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84 叙旧-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84 叙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司马家主城一条人迹罕至的街道之上,正有一男一女并肩前行。

    男子五官如玄,眼眸灿若繁星,肌肤温润如玉,气质淡然平和,一身素色常服,背负双手淡然而笑。

    女子鹅黄长裙,相貌明艳不可方物,黑发简简单单的在背后挽起,柔顺的披下。

    黛眉星眸,莹若秋水,身躯修长笔直挺立,整个人如同一柄刺破苍穹的宝剑。

    两人如同一双璧人,皆是气度不凡,虽然两人未曾深交,但此时此地见面,却如多年好友相逢,各自面上皆升起发自内心的喜悦。

    “未曾想到,竟然会抢了张道友的东西。”

    即是故人,东西自然要归回。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法器还是灵器,都驱动艰涩,更是引动不了该有的效果,远不如这个世界传承几十万年的锻造技术打造出来的兵刃。

    况且这件兵器还是来自仙墟,材质虽然不清楚,但坚硬、锋利都是顶尖无疑!

    张玉儿嘴角微翘,也不客气,接过后当即背在背后。

    这柄剑即厚又长,与她纤细的身姿有些不配,却在她身上的那股磅礴剑意刺激下自动发出一声剑鸣。

    如同长剑通灵一般!

    “看来张道友别有一般机遇,可喜可贺!”

    陈子昂拱手称贺。

    初见张玉儿之时,她气质柔和,气息内敛,如不是拔剑出鞘,定然不会出现剑意控制不住的情况。

    但现在,两人并肩前行,张玉儿给陈子昂的感觉却像是一柄浩瀚无边的长剑,那股剑意之庞大、纯粹,让人心惊!

    “机缘巧合,碰到了一个我无法拒绝的道韵。也许以后有可能会限制我的道路,但目前来看,利、远远大于弊。”

    张玉儿一笑,眼眸流转中都有剑意涌出,能够让一位可以凝结上品金丹的修士都控制不住的剑意,想来定然是极为高明。

    “那日我一路奔逃,一直来到司马家的地域,恰好碰到静儿外出游历。她的性格蛮合我的性子,就收了她为徒,这些年倒是多亏了有她在,少了我很多麻烦。”

    继续缓步前行,张玉儿口中淡淡的叙述着这些年的经过。

    “陈道友这些年又是如何过来的?当时无崖子、刘铨两人想来也不会轻易放过道友吧?”

    “说来话长!”

    陈子昂脚下随行,声音平和。

    “我当年可算是九死一生,沉寂十几年,这才刚刚调养好身子。”

    “可以想象道友当时的艰难,陈道友未合道韵?”

    张玉儿先是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又略显奇怪的看向陈子昂。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世界的道韵可是一种千载难逢的机遇,合适的道韵更是可以给他们在修行之路上指出方向。

    陈子昂摇了摇头,神魂一展,魔猿显形。

    他体内的魔猿道韵已经与他融为一体,若不是他自动显露,外人绝无法感觉的到他体内已经合了道韵。

    显露道韵,即是因为以后瞒不住,也是有些问题想与张玉儿请教。

    “陈道友当真了不起,竟然可以打破道韵的窒碍!”

    张玉儿美眸一亮,她自然明白这代表了什么情况,她自己也曾试过,但她神魂之中的道韵比较奇异,不能打破,只能参悟理解,以求以后超脱。

    “我也是机缘巧合。这个世界上的道韵神奇,却不知张道友可是了解多少?我等若是合道韵的话,可是能否多合几个?”

    “陈道友气机稳定,与外界相合,想来也是服用了两界花了?”

    张玉儿不答反问。

    这个世界和修行界就像内陆河和大海,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他们进入此界,就如习惯内陆之人进入了大海,自然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而服用了两界花,就相当于他们身上长出了鱼鳃,一举一动再没了往常的限制,虽然还是比不上在内路上便宜,可以发挥全力,但已经行动无碍,不受限制了。

    这种气机的感应对他们来说,是绝对错不了的。

    “没错!”

    陈子昂缓缓点头。

    “既然服用了两界花,道友定然知道仙墟了。”

    说起仙墟,张玉儿的眼神突然变得飘渺,就如修行界南荒万国的凡人仰慕仙师的目光。

    “关于道韵神石,这些年我也多方打探,所知却是了了,不过答案定然是在仙墟之中就是了。”

    “至于多合几枚道韵?”

    “据我说知,每一枚道韵都有它独一无二的性质,彼此多有冲突,以我等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宜过多感悟,要不然难免会照成道心不稳,前路不仅不会得到扩展,反而会因此闭塞。不过道友的情况比较特殊,倒是可以在尝试一下与你道路相仿的道韵。”

    陈子昂点了点头,张玉儿的话和他的打算相差无几。

    “他日我等若是元神有成,自然就可以旁观其他道韵,而不受影响了。”

    “道友觉得这些道韵遗留之人的实力不如元神真人?”

    陈子昂侧首。

    “有些确实是不如。”

    张玉儿与之对视一笑。

    “应该说下等世界的道韵,他们的本体最多也就是元神真人的境界,这也已经很可怕了!我从未听说过有哪一个小世界有那么多高手存在。”

    “有可能他们是来自修行之道更为繁华的世界。”

    “也许!”

    “至于中等世家,大部分都拥有元神真人才有的特质,不过这个世界的人无法真正理解道韵所蕴含的含义,因而与元神真人相差实在是太远。”

    “上等道韵哪?”

    陈子昂面露好奇,司马家的道韵雷神道韵,就是上等道韵,张玉儿久居司马家,想来了解很多。

    “上等道韵已是可以虚空造物,无中生有,这种本领已经超出了元神真人,至少我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元神真人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张玉儿眼带艳羡,在修行界顶尖的修士都无法做到的事,这个世界的人却可以!或者说某种程度上可以。

    “虚空造物?”

    陈子昂眉头微微皱起,他在南荒修行过一段时间,也曾看过一本杂书上写起过传闻中元神之上的那些存在的特质。

    道基之下是为凡人,主要锻炼肉身、强壮精神,达到可以感知天地气息的程度,甚至有限的操纵天地之力。

    而道基到元神,则为修行之人,主要是强壮自身对于天地之力的感知、操纵情况。

    从道基修士改天换地的法术,金丹宗师的天地合一的神威,到元神真人的心想事成,都是如此。

    但这些都要受天地之力的限制,就算是元神真人洞悉过去未来,说起来也不过是人和天地意志交汇的体现。

    而元神之上,则已是超脱了天地之力的局限!

    他们可以凭借自身自力再造乾坤,甚至有些小世界就是那些传说中的仙人所创,这些小世界的天地规则有可能都各有不同。

    “除此之外,上等道韵之上应该还有一种顶级的道韵!”

    张玉儿脸色一正,眼眸凝然。

    “顶级道韵?”

    陈子昂愕然,随后猛然看向张玉儿,看向她身上那股无法形容的剑意。

    “没错!这种道韵应该没有血脉流传下来,武修也只能感悟一点皮毛,外在不显,但它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的。”

    张玉儿点了点头。

    “就如无崖子的虚空邪神,和我的……剑神道韵!”

    在说的自己感悟的道韵之时,张玉儿微微一顿,不过她的性子真诚直率,一旦确定对方信得过,就不会有意隐瞒。

    而陈子昂与她相交虽然不多,但却被她视为良友,自也不会瞒他。

    “你见过无崖子?”

    对于他人的底牌,陈子昂并未有刨根问底的打算,而且他自己的魔猿道韵也很奇怪,绝不比这个世界上的上等道韵差了。

    倒是对于张玉儿见过无崖子他十分惊奇,两人既然见过面,自然会做过一场,而张玉儿竟然能在一位金丹宗师的手下逃脱。

    他见过无崖子留在姒弃身上的手段,就算是他现在实力大进,也没有多少把握可以对抗。

    张玉儿心中一松,虽然不愿欺瞒朋友,但底牌手段自然是隐藏起来作用更大,而陈子昂未曾深究,也证明了他的为人。

    “见过,三年前的一次外出,与他偶然碰了一面。斗过一场,彼此不分胜负,各自带点轻伤罢手。”

    “他的实力现今如何了?”

    张玉儿的底牌不方便问,无崖子的却不能放过,这可是他日的大敌,能多了解一些自然要多了解。

    “他也服用了两界花,合的道韵乃是空间性质的天外邪神,可撕裂空间、虚空挪移,五十里之内几乎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一身实力比修行界之时也是相差不多。”

    在修行界,有法器、法术,手段众多,而这个世界的道韵虽然神奇,却受到限制,只有某方面的特质,自然无法与修行界相提并论。

    不过一旦带着这个世界的收获返回修行界,怕是他们的实力会狂增数倍不止!

    “这么麻烦?”

    只是从张玉儿的话中,陈子昂就能想象的出面对无崖子的可怕。

    一个虚空挪移就几乎让他陷入不败之地,而撕裂空间的手段,就算是以陈子昂的肉身来说也是无解。而且他的力量虽然大,但就算爆发全力,也不可能对空间本身造成伤害。

    这是境界的差距,非是单纯的力量可以弥补的。

    不过猿魔棍法的中间三式就涉及到了空间时间的范畴,就如他现在可以勉力使出的灭法天地击就有轰破空间的手段。

    也未必不能拼一拼。

    倒是张玉儿的剑神却不知是什么道韵,竟然也能挡下无崖子,甚至还能给对方造成伤害。

    “据我所知,现在这个世界魂修世家的混乱就是无崖子搞出来的,有可能刘铨也在其中,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无外乎找到道友你,问出回去的路子罢了,或许趁机可以在这个世界收刮一番,再探一探仙墟的秘密。”

    所谓当局者迷,陈子昂只是觉得他们想要的是权力。却未曾想到,对于无崖子他们来说,找到他,返回修行界也是极为重要的。

    “呵呵……,是我糊涂了!”

    陈子昂洒然一笑。

    “如此正好,我们恰好可以借助世家之力,趁机除掉无崖子!魂修世家的力量,可是也不弱的。”

    张玉儿背后的长剑清鸣,仿佛被剑意的斗志激的兴奋起来一般。

    而在两人的后方,刘嫖则正在与司马静嘀咕。

    “你说,你师尊和他,谁更强殿啊?”

    “当然是我师尊了!”

    司马静秀美一挑,心中想着却是如何才能让他们两人比试一场,分个高低。

    却不知她们的心思在陈子昂两人看来却是显露无遗,不过却是一笑而已。

    他们两人全力出手,不说其他,就是这遍地结界、占地百亩的司马城池,也是两三击之下就是彻底毁灭的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