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53 御灵(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53 御灵(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界的百汇山脉,山脉之内终年有雷霆沸腾,凡人绝迹。

    这一日,其中的一个山头之上雷霆狂涌,雷光却是罕见的蔚蓝之色。

    雷光撕裂虚空,破开时空的界限,带着四人一兽陡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

    “嗯?”

    凝固的灵气,天地气机满是阴郁,就连着浩荡雷霆也多了一份晦暗之感。

    体内的法力运转艰涩,外延的神识压缩的离不开身前百米,让习惯了神魂感知天地的几人都是头颅一懵,大感不适。

    “这是哪里?”

    张玉儿美眸一转,看向陈子昂。

    陈子昂不由暗赞此女聪慧,竟然如此快的就定下心绪,还能想到唯一知道情况的自己。

    不过这个世界的规律确实奇怪,竟然连结丹的雷劫都能隔绝,让刚才还神感天地,有操纵四方之能的张玉儿再次变的虚弱起来。

    “一个奇怪的小世界,我也未曾来过,不过,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话之间,陈子昂已经以神魂之力包裹身躯,以比原来的速度慢上百倍不止的遁速朝着远处遁去。

    纵地金光遁也需要感应天地气机,以法力做驱动,在这个世界,施展出来还不如蛮力硬推来的快。

    张玉儿紧随其后,双剑灵光闪动,不再化光,而是剑斩虚空,以凡人武技,一闪一闪的往前遁飞。

    “定!”

    后方的无崖子脸色阴冷,这个世界对于金丹修士的压制更是惊人,圆满运转无碍的金丹像是陷入停滞一般。

    金丹宗师只是神魂一动,几十种法术就能瞬间使出,却大都毫无反应。

    只有最简单的一些还可运转。

    无崖子单手朝前一身,虚空凝固,玄天无极劲隔空击出。

    金丹宗师即使是施展凡人武技,也是惊世骇俗,更何况他无视空间距离的特性还在。

    劲力相隔十余里,陡然轰在张玉儿的双剑之上。

    “轰……”

    凝固到极点的劲力即使没有天地之力的加成,也让张玉儿身躯一颤,口中鲜血狂喷。

    陈子昂脚步一踏,一拳轰出。

    霸拳!

    虚空一晃,禁锢之力消失,他单手一扣身后的张玉儿,十方步接连迈出,已是直奔百里开外。

    十方步纯以肉身之力,在这里应用无碍。

    “哪里走!”

    一道奔雷紧追而来,刘铨的雷狱刀经威力竟是未有多少减弱,如同春雷爆極,横斩而来。

    “怎么会?”

    心头一惊,本来以为这里是自己的主场,要不是肉身因为接连爆发而实力大减,陈子昂甚至觉得直面金丹也能战而胜之。

    却不想这刘铨的功法竟然也未曾有多少削弱。

    反身踏步,一门因为上个世界身体陷入低谷,专门应对绝境的功法运转而出。

    御气化灵功!

    本已残破不堪的躯体在功法运转的瞬息之间再次变得完美无瑕,低弱的气息更是猛然高涨。

    斗战之法,霸拳!

    “轰……”

    天地晃动,雷霆四溢,惊天的轰鸣之声接连响起。

    半个时辰之后。

    百汇山脉之外,两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入一处密林之中。

    “这个世界实力强大的人有两种,分别被称之为魂修和体修,其中体修一般都是作为魂修的附庸,地位和实力都远远低于魂修。”

    “一个甲子之后,此地与修行界的通道会再次开启。”

    陈子昂看上去面色无常,同时神魂传音把自己知道的这个世界的情况全都告诉对方。

    “我们就此别过,江湖路远,后悔有期!”

    “看来陈道友对自己能逃过这一劫信心十足,那我们就六十年之后在此再会!莫要爽约!”

    张玉儿脸色惨白,满头白发如雪,嘴角还有血迹流露,对着陈子昂微笑着微微拱手,已经身化一条残影朝着远处奔去。

    后面的两人一直紧追不舍,来到这里就算是张玉儿也不敢保证对方还会手下留情,此时还是各自分开逃命的把握更大。

    而且陈子昂马上就要进入最虚弱的状态,也不可能把安全交给对方,虽然这位琼花仙子应不会对他不利。

    一道阴魂飘来,在看到陈子昂之时,口中发出凄厉的怒吼,张牙舞爪的扑来。

    这是无崖子圈养的鬼物,原本虚弱的游魂在这个世界竟然可以显露成型,身上戾气也是大增,威力也是强大很多。

    不止鬼物,阴属性的功法同样也是如此。

    单手朝前一指,一道细若游丝的漆黑剑气已把幽魂彻底剿杀,看了看身后那道雷霆刀光,离开了这个山脉,刘铨的刀光也是虚弱起来。

    身上气息内敛,轻身功法运转而出,一道淡淡的虚影在密林中穿梭,直奔远方而去。

    这里神魂之力受到压制,要想逃走,对于一身手段的陈子昂来说,应是轻松的很。

    这个小世界并无白日,只有黑与更黑的区别,所谓的白日,就是天上繁星点点,照彻的世界化为通明之时。

    大齐国阳郡玉鼎镇以西十几里外有座无名小村庄,村庄靠山临河,村民倒也衣食无忧。

    “陈大哥,来我们家一起吃吧?”

    隔壁的阿花脸带羞涩的笑意,对着一位青年发出邀请。

    “好啊!欢婶今日做了什么好吃的?”

    陈子昂一笑,放下背部的干材,提着头野兔走了过来。

    “这头兔子就当加餐了。”

    “子昂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来吃顿饭还能收你东西不成?”

    一位大汉从屋内走了出来,灰巾罩头,满脸菜色,虽然口中埋怨,但脸上却是满是喜意。

    那阿花在听到自己父亲说都是一家人之时,脸上越发的羞涩,身躯扭捏的回了里屋。

    “爹、陈大哥,我去帮娘。”

    “好,好!”

    大汉点了点头,拉着陈子昂热情的进屋。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十年,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生活,陈子昂已经与这里的居民融为一体。

    当年估计是想从他的身上知道关于这个小世界的信息,无崖子和刘铨对他是紧追不舍,几番辛苦才摆脱了他们两人。

    而陈子昂也是身受重伤,身体几欲崩溃,就算是过了那么久,也只是恢复到了先天后期的实力。

    不过随着实力的恢复,身体的伤势也会恢复的越来越快,而且他寿命悠久,倒也不急。

    “哦!炖的狼肉,看来我是有口福了。”

    饭菜上桌,一大盆骨肉放在正中,还有一摞饼子放在一旁。

    “这还是子昂前段时间给的肉,要说有口福,我们还是占了你的便宜。”

    一位健硕的妇人走了出来,木讷的脸上带着笑容。

    “欢嫂,我们就别客气了,都坐吧!”

    这家邻居很热情,陈子昂当初从山上搬下来之时,房屋都是大汉帮着操持的建起的,几人经常围在一起用餐,也没有什么讲究,一人一碗边吃边喝,同时说起这段时间的见闻起来。

    “我昨日去镇上送兽皮,听说镇子里乌家的人和李家的人打起来了,死了好多人!”

    “哦!他们不是都是那什么御灵宗的人吗?”

    陈子昂结过话头,笑着问道。

    “不知道,听说是为了什么奇物?反正离我们那么远,管他干什么?”

    大汉摇摇头。

    “哦!”

    陈子昂点了点头,头颅微微一扭,侧首对着外面。

    “村子里的人都出来!都出来!”

    一句大吼从外面响起,同时密集的马蹄之声接连响起。

    “怎么了?”

    “不知道,出去看看吧。”

    留下女人在屋里,陈子昂与大汉一同出了门,和街坊一起,来到村中的广场之上。

    “来,都看看啊!”

    广场正中,站着一位身材魁梧,上身**的大汉,四周还有几位身着短打服饰的汉子围在一旁。

    “这个东西叫做阴凝竹,我们御灵宗需要它的根径,有人提供的,可获一百金!或者家里有年轻人或者孩子的,可以加入我们御灵宗武院,修习武技,若是成为武徒,就能成为我们御灵宗的正式门人!”

    大汉手举一副画卷,旋转一周,让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哗……”

    此言一出,场中大哗。

    要知道御灵宗的正式门人就连镇上的大老爷也要给面子,刚才陈子昂两人说的乌家和李家的家主,也不过是御灵宗的正式门人。

    “还有此人,一旦发现,立即禀告我们,若是证实,立即赏千金!入我门内的名额两位!”

    片刻后,又是一张画卷被大汉举起,其上一位尖嘴猴腮,两眼晶亮之人绘制的栩栩如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