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11 三阴(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11 三阴(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阁下何人?为何夺我法器?”

    突生变故,几人不由一惊,被人夺走了秘宝的孙隐更是急声怒喝,脸上浮现一抹狰狞之色。

    同时身侧金光一晃,显出一具金灿灿的铜镜,铜镜之上锋锐的庚金气息直逼在场众人的眉峰,浓郁的杀意更是毫不掩饰的从他双眸之中透出。

    他之所以没有动手,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出现的诡异,修为看不出深浅,更重要的是在那年轻人出现之后,他身旁虚空晃动,竟是再次显露出五个人的身影。

    其中一人背后的漆黑披风回缩,竟是用它避开了在场众人的神识,也不知他们何时来的,来了多久?

    其间孙隐几次运转法力,欲要催动那被自己炼化的古鼎,却始终得不到回应,看来对方手中的那奇怪丝网竟是有隔断他人心血联系之能!

    “夺你法器?你夺我家看家灵兽,又作何解释?”

    年轻人嘴角一撇,脸带邪魅冷笑。

    此人相貌英俊,但眼带邪意,双眉含煞,面对四个道基修士,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胡说,那蜈蚣精分明没有认主,何来你家灵兽之说?”

    孙隐再次怒喝,心中却是有吃惊,因为他虽然看不出这年轻人的身前,他身后的一人却毫无掩饰的展露自己的修为。

    道基中期,七重天修为!

    “陈宝,你竟然没死!”

    恰在这时,万应天突然插口,看向对面其中一人,脸上浮出浓浓的不可置信和愤怒。

    “师叔,我当然没死!这蜈蚣精既然是我引来的,我自然有办法避开它们。”

    那陈宝是位黑衣道袍中年男子,脸色阴沉,他对着万应天冷笑。

    “当日我见你逃过一劫,就料到你迟早会前来报仇,果不其然,不过区区数年,你就再次出现,怕是伤刚养好就联络人手了吧!”

    陈子昂不明道理,却不知原来这陈宝是万应天师兄的徒弟,向来性格阴沉,不讨万应天喜欢,师兄过世之后,他继承九华山道统,更是冷落与他。

    而这陈宝为了自家的修行,偷盗凤梨仙果,换取修炼丹药,却被门人识破,本要门法处置他。

    结果此人竟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引来了修炼成精的千足金背蜈蚣,导致九华山山门被占,弟子死伤殆尽,只有孙隐一人逃脱一难。

    要不然一九华山千年的积累,没有人从中破坏,那千足千足金背蜈蚣精也不可能破的了他们的守山阵法。

    这事本是门派之耻,因而他也未曾对人说起过。

    本以为陈宝也已经当场丧命,却不想他也逃了出来,而且还另有机缘。

    “你竟然成就了道基!”

    “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

    陈宝朝着万应天哈哈大笑,嘴角尽是鄙视与阴冷。

    “你一直说我成不了气候,丹药什么的自从我师父走后就再也没有给过我,甚至师父留给我的筑基丹都被你夺了给了师弟。”

    “现在哪?你再看看,你所期待的人全都完了,只有你眼里最看不起的我成了道基!”

    “哈哈……,是不是很伤心?是不是很生气?”

    “你个畜生!”

    陈宝一脸得意,洋洋自得,激的万应天陡然发出一声怒吼,身侧的引雷剑轰然一炸,化作一道雷光斩向陈宝。

    “哼!”

    对面一人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冷哼,单手朝前一伸,一片鳞甲突然浮现,鳞甲之上有淡淡水光,随风一涨化为门板大小,随心一动就挡在了引雷剑之前。

    “叮……”

    两者相撞,竟是发出金铁之声,无形的冲击波从相撞之处升起,疯狂的气浪紧随其后产生,虚空似乎都因为碰撞而微微一晃,不远处的九华山更是猛然一个摇摆,不时还有巨石滚落。

    出手那人正是孙隐忌惮的那位道基七重天的修士。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收容我师门叛徒,还强夺孙道友的法器!”

    万应天眼神一缩,已经收回飞剑,周身法力运转,雷光隐隐笼罩全身,对方虽然强大,但宗门传承之地就在脚下,却也不能让他退缩。

    “在下宋九,三阴教教主之子。”

    那一开始最先出手的年轻淡淡一笑,一手提着丝网,一手一指不远处的九华山。

    “此地是我教新教众陈宝的洞府,守在这里的蜈蚣精自然就是我们的看家灵兽,有何不对?”

    “三阴教!”

    对方虽然强词夺理,但三阴教的名称却也让孙隐几人脸色一变。

    倒是陈子昂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拿出一个灵兽袋,把下方昏过去的四个金背蜈蚣收起,悄无声息的后退数里,打定主意是不参合此事。

    不过他在这里收东西,却没有注意到那陈宝眼中的阴冷之色。

    “少教主,陈宝是我九华山的叛徒,此地更是我宗门所在,怎能凭他一个叛徒的话就成了你们的地方?”

    万应天气急,身侧的风波恶神色却是变幻不定,一方是自己的好友,不帮的话自己会内心不安一方却是做事狠辣的三阴教,据说这三阴教有一正二副三位教主,都是道基后期修士,在南荒之中也算是小有势力,自己孤身一人,可得罪不起。

    不过……

    他侧首看了看一旁的万宝洞洞主孙隐,他的背景也不简单,也未必会怕了三阴教。

    “叛徒?你说他是叛徒他就是叛徒?他还说你从他师父手中强夺了九华山哪?谁能作证?”

    宋九不屑一笑,九华山一脉现在就两个人,宗门法阵也被破,凤梨仙果更是个好东西,怎能说让就让。

    “宋公子,在下孙隐有礼了!”

    另一方,一直阴沉着脸的孙隐突然开口。

    “怎么,想要回你的古鼎?你强夺我家灵兽,我还没有找你算账,这个东西就当赔罪了!”

    宋九冷眼看了孙隐一眼,冷然开口。

    “等一下……”

    宋九身后的那位道基中期修士突然开口,一脸慎重的看着孙隐。

    “道友是万宝洞洞主孙隐孙道友?”

    “正是在下!”

    孙隐不卑不亢的拱了拱手,又道:“不知道友是三阴教的哪位堂主?”

    三阴教有正副三位教主,七位堂主,教众几十,都是道基修士,遍布附近数万里地界。

    “在下况玄子,来自暗石山。”

    况玄子双手一拱,语气竟是带着客气。

    “青山老姆前辈一向可好?”

    “我姑妈身体一直很好,就是脾气不太好,尤其是见不得晚辈被人欺负!”

    孙隐的话里软中戴硬,就算是青山老姆道基后期的实力不提,他孙隐可也是交友广阔,也不是可以让人随意拿捏的人物。

    “呵呵……”

    况玄子呵呵一笑,一手缕了缕自己的长须,侧首看向宋九,眼神中透着探寻,本欲传音劝上几句,毕竟这位也不好惹。

    但宋九却已经脸色一冷,开了口。

    “青山老姆,我听过这个名字,我父亲的手下败将。你如果想拿她要挟我的话,那你就失望了!你去打听打听,在这方圆十万里之内,本公子向来都是横着走,怕过谁来着?”

    这话说的霸气,就连陈子昂都不由得动容。

    好一个修二代!

    不过就阁下这个心性,竟然能够成就道基?

    虽然只有一重天的修为,但也真是一个奇迹,也不知三阴教教主在他这个宝贝儿子身上下了多少功夫,才能把这样一个心智都不健全的智障堆成了现在这个修为。

    “看来阁下是不给面子了?”

    孙隐眼中怒火一盛,声音冷厉。

    “哼!”

    宋九这次连回答都不屑于回答,把头一昂,仰首望天。

    “况道友?”

    孙隐把目光放在况玄子身上。

    “咳咳……,孙道友,此事我家公子既然开了口,在下自然要遵令行事。”

    况玄子脸色有些尴尬,但还是避开了孙隐的眼光。

    “好……好得很!三阴教的霸道在下算是见识了,告辞!”

    孙隐钢牙一咬,一脸恨恨。

    “不送!”

    宋九嘴角浮现一丝不屑的弧度,一摆衣袖轻笑开口。

    一边的况玄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一拱,却脸色陡然大变,侧身一看,身旁的少教主眉心位置突然多了一抹嫣红,一根眉毛粗细,五六寸长短的金针透颅而出,在那丝网上一绕,卷起丝网古鼎就直奔孙隐而去。

    金光针!竟然无声无息破了我的防御法器!

    “孙隐,你找死!”

    心头一顿,下一刻惊恐、愤怒已经让况玄子的口中发出惊天怒吼,一股黑云瞬间弥漫开来。

    三阴秘法,三阴秘魔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