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五章 霸下痴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霸下痴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持擂鼓瓮金锤,力举千钧能扛鼎。天下英雄皆俯首,吾乃霸下寸丁!

    脑海里一些零碎的记忆仿佛古旧的电影胶片一般噼里啪啦的闪过,陈子昂被突然冲击过来的记忆整的思绪一乱,一脸呆滞的定在原地。

    幸好年轻小将早就习惯了自家哥的这副样子,毫不奇怪的拉着他的急急地去往了隔间。

    “赶紧伺候我哥更衣,把皇帝赐的铠甲拿来,给我哥换上!”

    小将刚进了屋,就对着屋里站着的两个健硕妇人大吼,一边又去往里间拿出了一柄黑乎乎的棍子,往地上一杵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显然分量不轻。

    两位妇人一声不吭的围了过来,一件件衣衫麻利的套在陈子昂的身上,最后拿来一套明光白银战甲,一顶束发乌金冠,一双虎头朝天靴。

    陈子昂只觉着身子被人来回摆弄,等再次从混乱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身打扮,伸抬膝看了看一身披甲,摸了摸头顶金冠,虽然明知道自己这一世穿越的也是富贵人家,可心里面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因为透过对面的青铜巨镜,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现在的一副尊容。一个两眼呆滞、毛脸雷公嘴、面色焦黄、骨瘦如柴、身高不过五尺的侏儒正和自己做着同样的动作。

    而且如果自己接受的记忆没有错的话,好像这人还有另一个毛病。

    他扭了扭头,对着身后的披甲小将,也是这一世的五弟宋谕远张了张口。

    “啊……啊达……阿达……。”

    没错,自己这一世不但是个侏儒,而且还他、妈、的是个哑巴!

    “哥,你想说什么?”

    宋谕远凑过头来,丹凤眼、卧蚕眉、唇方口正,额阔顶平,地格轻盈的英俊相貌让陈子昂突然升起一股妒忌之意。

    “啊……啊啊……”

    陈子昂闭上双眼,随意的啊了两声,反正你也不知道我说什么,你就死劲的去猜吧!你个小白脸!

    “哥,不管你想干什么,这个时候都不行了!姓董的已经到了我们家大门了,咱们要赶紧过去,要不然父亲又会责罚你我的,你也不想再次受到父亲的责罚吧?”

    宋谕远眉头一簇,摇头急急道。

    一股惧意本能的从心底升起,看来前身对这件事很害怕啊!陈子昂翻阅了一下记忆,看了看所谓的责罚,不由得嘴角一抽,原来所谓的责罚就是让自己的前身关在自己小院十日之内不得出来!

    傻孩子,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个小院一直没人看守吗?你想离开也没人拦着啊!

    “五少爷,少爷已经装扮整齐。”

    一位妇人声音憨厚的响起,宋谕远把里的棍子往陈子昂里一塞,拉着他就冲向门外。

    “滚开!让你叫个人都不行,要你何用?”

    宋谕远一脚踹开小院门口跪着的一个奴婢,双目一瞪,青涩的脸上竟然透出一股冷冽的杀意!

    “五少爷,少爷睡觉的时候是不让人打扰的,奴婢实在是不敢啊!”

    那奴婢匍匐在地上,浑身颤抖,声音更是充满了惧意。

    这人竟然宁愿得罪小将的惩罚,也不敢打搅到自己的休息,这可真是赤胆忠心啊!

    陈子昂习惯性的在心里默默吐了个槽,在脑海里翻阅了一下打扰自己休息之人的下场,不由得咧了咧嘴,真是好残忍!

    “哼!早晚找你算账!”

    宋谕远对着地上的人发出一声冷哼,再次拉着陈子昂的衣袖冲向远处。

    迈过几进院落,一个高头大门映入眼帘,左右威猛的石狮张牙舞爪,两侧的兵丁笔直的挺立。

    “到了,希望不会太迟。”

    宋谕远轻轻舒了口气,松开了陈子昂的衣袖,整了整衣衫对着陈子昂招呼一声,迈步走进了大门。

    ‘看来这个地方还是没有镇南王府来的繁华。’

    因为记忆非常零散而且混乱,陈子昂并没有准确的感受到自己这一世所住的太守府到底有多大,这一趟任由宋谕远拉着也是为了花精力记住道路,免得以后跟前身似的不知道东西南北。

    进了大门,跨过间矗立着一座假山的院落,两人依次进了厅堂。

    大厅里两侧站立着五六人,各个一身锦袍,相貌不凡,也给陈子昂带来一股熟悉的感觉,看来都是这一世的亲人。正坐着两位男子,右侧的那位面如冠玉,身体修长,年纪明明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却一副十来岁的英俊大叔模样,正是这一世的便宜老爸,宋家的族长、霸下郡的太守,宋修!

    “见过父亲大人!”

    宋谕远双抱拳,对着宋修行了一礼,又转头看向客人的方向。

    “见过慰抚董将军!”

    “好好,你就是有宋家麒麟儿之称的宋谕远吧?”

    董将军是个四十来岁的年大汉,身穿紫绣花袍,腰系骧玉环绦,脚踏绣金线青色朝靴,面目威严,一抚须。

    “正是谕远,董将军过誉了。我兄弟几个就我高不成低不就,哪是什么宋家麒麟儿?”

    宋谕远脸色不变,恭敬地弯腰稽首。

    “哈哈……哈哈……,就凭你这几句话,就当的麒麟儿字!”

    董将军哈哈大笑,又不目光投向宋谕远身后的陈子昂身上。

    “你就是得到陛下恩典的无敌大将军吧?”

    董将军话里带着笑意,却眼睛斜视,嘴角微撇,看来心里十分不屑。

    可惜陈子昂丝毫没有理他的意思,双交叉在胸前,两脚立个八字,杵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也是他的记忆里前身的一贯做法!

    我不认识你,我就不鸟你!

    “董慰抚,无敌大将军只是陛下的玩笑话,岂能当真?”

    宋修笑着客气了一句,又虎着脸对陈子昂喝道:“孽畜!不是告诉过你今天会来一位尊贵的客人吗?怎么还是睡到这个时候,看来你又是欠打了!”

    “哎,太守大人息怒,只是一个痴儿,何必为他置气。”

    董将军笑着侧了侧身,又道:“我听闻你这子恒平可是力能扛鼎!不知可否让本将见识一番?”

    宋修转过头来,苦笑道:“不满将军,我这痴儿性子极倔,他不愿做的事,没人能勉强他。”

    “太守大人也不行?”

    “我也不行。”

    宋修看对方有些不悦,又道:“不过我这痴儿和谕远关系不错,要不然我让他试试?”

    “哦,那就有劳了!”

    “客气,客气,应该的。”

    两人拱了拱,宋修再次转过身子看向宋谕远。

    “谕远,你给他说说,让他把门口的那个鼎扛一下!”

    “是,父亲大人。”

    宋谕远点了点头。

    在场的人说话也没有刻意回避谁,声音也在正常的范围,陈子昂当然听得很清楚,这是真把自己当傻子了,你们商量这事是不是应该背着自己,至少也别让我听见啊!

    还有门外一角的那个青铜大鼎,我本来还奇怪怎么会摆着这么一个玩意,原来那是专门用来溜我玩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