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07 定风(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7 定风(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孙天君的记忆里,有这位定风伯的记载,毕竟那么多年的邻居,就算是孙天君人再宅,也会把周边的人认识了一遍。

    定风伯风波恶,道基四层修士,原本是中域仙道大派青云门的外门弟子,不过因为天资不行,早早的就摆脱了宗门,前来南荒寻求机缘。

    后来不知怎么就成就了道基,和当时的风生国国主结了婚,当初的国主是位女子,从那以后就成了风生国的供奉仙师,至今已有三百年有余了。

    他身上最少有三件法器,定风珠、七彩扇、八角翼,各有奇效。

    “风道友,明知在下来访,为何闭门不见?”

    逆风谷外,一处云头之上,陈子昂正定睛打量着这逆风谷。

    此地天然形成了一处风口,被风波恶以阵法驱动,形成了这弥漫几十里的涛涛风浪,隔绝了神识窥探。

    不过这阵法可不怎么上得了台面,只要陈子昂愿意,轻易就可破掉。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般身怀一个阵符教派的完整传承的。

    “剑君道友与我相交多年,交情深厚,他若离开,怎会不与我言语一声?况且,我从未听他提过阁下的性命?”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谷内升起,风声越发凄厉,尖锐的刺人耳膜,身旁的风羚更是闷哼一声,耳窍开始朝外渗出鲜血。

    “风道友莫要说笑,剑君道友性子冷淡,好友只有两三位,却绝不会与阁下有什么深厚交情的。”

    陈子昂摆了摆手,同时祥云一裹,把音波拦下,免得身旁的风羚身死当场。

    “哼!我看你就是一个邪修,夺了剑君道友的洞府,先接我法术!”

    谷内之人大喝一声,下方风声一涨,那旋转不休的狂风在不知名的力道下猛然升腾而起,像是滔天海浪一般,遮蔽天日,带着狂风呼啸,朝着陈子昂压来。

    狂风之中烈风狂飙,切割万物,眼前尽是白茫茫的一片,也让刚刚回过神来的风羚脸色惨白,双眸中全是绝望。

    “久闻风道友的七彩扇有控风之能,威力强大,今日得见,果真惊人!”

    陈子昂倒是不疾不徐,口中不停,声音轻缓,却不被那狂风呼啸之声所压住,单手朝前一指,一根绣花针当即从丹田之中跳出,迎风变涨,化为一根漆黑棍棒。

    棍棒朝前一杵,那遮蔽天日的风浪当即停滞,遁光一起,已经带着陈子昂破开层层风浪,出现在峡谷上方。

    镇渊困龙桩拥有镇压灵气之能,现在陈子昂的齐天棍更是重达两万多斤,在它面前,能够破不开的东西可是不多。

    “好法器,好功夫!”

    狂风一收,谷内开口发出赞叹,陈子昂的法器很明显不仅仅能够镇压飓风,还有那瞬间破开风浪的极速身法,都让他不得不惊叹。

    话音刚落,下方风浪之中突然开出一道裂口,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踏着狂风走了出来。

    “仙师,老祖请您入府!”

    男子朝着陈子昂躬身行礼,眼神落在风羚身上之时,还透着关心。

    “还请带路。”

    陈子昂点了点头,知道这是通过了风波恶的考验,证明了陈子昂与他有平辈相交的资本。

    这里的阵法如此简陋,也只能对刚刚进阶道基的人起到作用,因而仙师之间进入他人洞府之中做客都是常事,并不会因为担心对方暗害而另选地址。

    蔓延几十里的狂风之中,有一处暗黄的山头,数亩大小,百丈之高,纹丝不动的镇压在山谷正中。

    山头顶端有一枚硕大的圆珠,圆珠不停旋转,发出一道道风浪,扯动着山谷内的狂风永不休止。

    “这般大一座黄铜山,风道友好大的手笔!”

    虽然从孙天君记忆中见过,但这样大打的一座小山峰全都是精炼的黄铜所制,也是十分惊人,就算是对道基修士而言,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这是老祖二百多年前从数千里之外的一处矿山挖出,耗时数年才移了过来,又精心炼化其中的杂质,才有了今日这般模样。”

    年轻人之中的男子一脸骄傲的昂了昂首,看向陈子昂的目光中隐隐带着敌视。

    他是风羚的儿子,自幼跟在风波恶身边学艺,现在已是先天中期的修为。见到父亲受伤,因而有些敌视陈子昂,不过把你父亲弄伤的可不是我,陈子昂心头暗自叫屈。

    他身边的那位女子是风波恶的徒弟,年岁不大,却已经先天后期修为,这是位修道天才,并非风生国之人。

    当初孙天君可是眼馋很久,还想过把她讨来交给自家师弟师妹培养,作为混元宗的接班人。

    “确实了得!”

    点了点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铜山脚下,一处铜门之前,两扇铜门之上的浮雕正是风生国的奇兽飞天雕。

    “咯吱……”

    铜门无风自动,径直朝着两侧打开,迈步进去,眼前一片金碧辉煌之境,座椅板凳、花雕扶梯、小桥楼阁,尽是金黄之色。

    在这金黄之中,有一位玄衣男子立于不远之处,一手持扇,遥遥朝着陈子昂躬身施礼。

    “陈道友,刚才多有得罪,风波恶失礼了!”

    男子形象清癯,风姿隽永,双眸堪然若神,身躯修长有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让人情不自禁的亲近,与他那风波恶的名字可是毫不相符。

    “无妨,自家多年的邻居突然消失不见,原本的房屋还换了主人,换做在下也会心里嘀咕一下的。”

    陈子昂淡笑摆手。

    “哈哈……,道友大度!来人,准备宴席,我要款待贵客。”

    风波恶哈哈一笑,轻轻拍掌,就有一群纸人纷纷动了起来,纸人端茶倒水、下锅烹饪、搬来桌椅板凳,利落的把这庭院变为一处宴席。

    “好东西,不过有伤天和。”

    陈子昂眉毛一挑,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这些纸人都是有修行之人拿活人的魂魄施法困在符纸之上,而且看这动作,怕是生前也是从事这些行业之人。

    “这是会仙盟的手笔,据说是用死刑犯人的魂魄所炼制,这样也等于延续了他们的性命。价钱不贵,用着还方便,最近几十年在仙师之中可是十分盛行,前几年我去集会,就换来了一套。”

    风波恶眼神微微一动,解释了一句。至于是不是真的用犯人的魂魄所炼,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几个人会真的在意。

    南荒地域辽阔,虽然都是散修居多,但也不乏一些大点的门派组织,会仙盟就是其中最大的散修联盟,势力遍及大半蛮荒。

    盟主据说乃是一位有望元神的上品金丹,不过这个组织比较散乱,擅长做生意,远不如其他几个门派的凝聚力大。

    “是我少见多怪了!”

    陈子昂扫去心中的伤感,在对方的招呼下坐下。

    酒菜上桌,宾客俱欢,交谈之间风波恶言语间也试探着陈子昂的来历,都被他以散修奇遇给敷衍了过去。

    “中曲国国主之子失手杀了贵国国主的儿子,贵国国主心痛报复也是情理之中。但两国百姓无辜,我见中曲国国主也是真心道歉,愿意做出赔偿,所以在下此来,也是做个说和,看看如何能够不起刀兵。”

    除了认识一下邻居,正事自然也不能忘记。

    “道友有所不知,我们这现今的国主只有一个儿子,他一死,就是动摇了国本啊!”

    风波恶缓缓摇头。

    “国主无子,但还有兄弟,兄弟也有子女,过继或者禅让与弟弟,应也无妨吧?”

    陈子昂侧首看了看那边的风羚父子,眼中意味悠长。

    对面的风波恶直起腰背,端坐起身子,一手折扇轻轻拍打着自己的手心,一副沉思之状。

    半响,他才看着陈子昂道:“既然道友这么说了,初次见面,在下就买道友一个面子,让中曲国国主表现他的诚意,此事就当作罢,如何?”

    诚意自然是金银财富,这也是应当。

    “多谢风道友!在下欠你一个人情,我敬你一杯!”

    陈子昂倒是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这么好说话,原本准备的说辞都咽回了肚子,举起手中的酒盅,遥遥一礼。

    “客气,客气!”

    两人各自饮尽,那风波恶当即开口。

    “其实在下也有一事相邀,不知道友可有兴趣?”

    陈子昂一愣,心中不由得苦笑一声,难怪刚才答应的这么爽快,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