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04 飞鸟(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4 飞鸟(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餐桌宽大,上面摆满了吃食,珍果佳肴、各色肉食琳琅满目,国主连同他的几个孩子盛装打扮一同作陪。

    这里招待客人是人越多客人越尊贵,家里人一同上阵,可见有多隆重。

    “景国主,风生国的事是怎么回事?为何闹到这个份上?”

    陈子昂一边品着一种名叫蓝花的酒液,一边朝着国主开口问道。

    “哎!此事一切的起因都是我儿。”

    国主叹息一声,一指身侧的大儿子景翰。

    “几年前,千花国国主为女儿招夫婿,邀请周边数国年轻才俊前去,我儿景翰也在其中。”

    “千花国国主无子,只有一女,而且那女子非是强势的性子,不适合当国主,因而娶了那女子,以后自然就会继承千花国的基业。当时数国才俊齐聚千花国,彼此也是对手,气氛自然也就很紧张。”

    陈子昂点了点头,一边给自己斟满酒水,一边示意对方继续。

    “风生国的王子也在,与我儿发生了争执,结果两方大打出手,我儿出手一个没有节制,就把风生国的王子给当场打死了!”

    国主一脸的无奈,身躯都显得佝偻许多。

    “风生国的国主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自然不会放过我们。”

    “父王!”

    那景翰猛然站起身子,脸色通红对着国主大喝。

    “那风生国的王子是我打死的没错,不过那人骄横跋扈,不过是一点小事就把我两个侍女杀死,怜儿她们自幼随我一起长大,我怎能不为他们报仇?”

    “你给我坐下!”

    国主脸色一冷,声音也是一提。

    “依你所说,那风生国国主的儿子被你杀了,他找你报仇岂不也是应当?”

    “万事以和为贵,当初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伤他性命!你一时冲动,却要连累我国十几万百姓啊!”

    “两位别急,先坐下,坐下!”

    陈子昂急忙摆了摆手,示意那景翰坐下,口中的话题却是一转。

    “那千花国国主的女儿最后选了谁?”

    “嗯……”

    国主脸色突然浮现一个尴尬之色。

    “她谁也没选,和一个宫里的护卫跑了。”

    “呃……”

    陈子昂呆了呆,嘴角抽了抽,想笑又停了下来。

    “跑了,没有追回来?”

    “最后是追回来了,不过那女子已经怀胎三月。”

    国主脸上的表情越发难看,急忙端起长嘴酒壶给陈子昂斟满酒水。

    “仙师,那风生国的仙师定风伯去年来过一趟,但剑君仙师不在,他就怏怏而走,不过若是再无仙师为小王说情的话,我怕那风生国会真的进攻我国啊!”

    “风生国有飞天雕大军,可以从任意位置进攻我国,我**队怕是敌不过他们。更何况,他们身后还有仙师坐镇。”

    “嗯,我这几日就去逆风谷一趟,与那定风伯见一见。”

    陈子昂点了点头,算是把此事应下,身在这附近,以后自然少不了麻烦中曲国,虽然陈子昂并不稀罕对方每年的供奉,但这也是他了解修行界的一个契机。

    “多谢仙师,多谢仙师!”

    国主急忙直起身子,后退几步,双膝一软就欲跪倒在地。

    “国主客气了,这本是我应该做的。”

    陈子昂摇了摇头,单手一挥,已经拦下了对方的动作。

    “更何况,我觉得景翰王子做的也没错!”

    对于他来说,辨识凡人的谎言,还是轻而易举的。

    “啊……”

    国主一呆,也没有坚持下跪,缓步再次走了过来,倒是几个王子王女看到陈子昂一摆手就能控制人的手段,眼中都是极为艳羡。

    尤其是那位景翰,再听到陈子昂赞同他的做法之时更是眼中一喜,猛然站起,就跪倒在地。

    “仙师,在下自幼就一直仰慕仙术,恳求仙师收我为徒!”

    “胡闹!”

    国主猛然瞪眼,一副愤怒之色,不过眼神还是小心翼翼的飘向陈子昂,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呵呵……,我可没有时间教徒弟。”

    陈子昂笑着摇了摇头,眼神却微不可查的一暗,上个世界一个徒弟背叛自己,妄图致自己于死地另一个徒弟成婚之后与自己的情分也是越来越淡,最后怕也是知道有人要害自己,要不然也不会许多年不来见自己一面。

    “恳求仙师收我为徒!”

    景翰却不死心,死命的把头往地上撞去,撞得大理石地面碰碰作响,甚至出现了裂缝。

    这里的人整日与凶兽为伍,各个肉身强横,气血庞大的惊人,加上练了一些武艺,健步如飞,生撕虎豹不在话下。

    像国主和景翰这些强大的,甚至可与后天练气巅峰之人比肩,不过没有心法,几乎不可能成就先天罢了。

    当然,有人天赋异禀明悟天地,在体内生出先天真气,也未必不可能,这样的人自然也会成为各个仙师争强的传承之人。

    “收徒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是相学仙术的话,倒也未尝不可。”

    陈子昂沉思片刻,突然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吃惊的话。

    “啊……”

    景翰先是一呆,随后就是狂喜。

    “还请仙师赐下仙术!”

    国主也是神情激动,朝着陈子昂深深一礼。

    “还请仙师赐下仙术!”

    “要想学仙术也可以,不过你们要先完成一件事。”

    陈子昂微微额首,国主一家人都陷入狂热之中,并未察觉到陈子昂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请仙师吩咐,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在下一定完成。”

    景翰双眼坚定,直视陈子昂。

    “没那么夸张,只是看看你们适不适合修习这门仙术罢了。”

    摆了摆手,陈子昂单手朝外一伸,一道光芒猛然穿出,在庭院之中的一颗迷桂树上一绕,已经卷着一截树干返回大厅之中。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听清楚陈子昂说的是你们,就连其他王子王女竟然也有份,自然早已屏息静气,按耐住心中的激动,看着仙师大展身手。

    黑褐色的纹理象征着这棵迷桂树的年纪已经超过百年,陈子昂单手往上一按,片刻后缓缓收回手掌,一大堆大小、形状各异的木块当即落地。

    轻轻一摆手,木块分成七堆。

    “你们看好!”

    声音一肃,陈子昂起步来到其中一堆木块之旁,随手拿起一块木块,然后就一块块的拼凑起来,不过盏茶功夫,一具徐徐如生的木鸟就出现在陈子昂的手中。

    “我给你七天时间,若是七天之后你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拼成这只木鸟,我就传你一门仙术。”

    看着景翰,陈子昂缓声开口,又转首看了看其他几个王子王女。

    “你们也一样!只要能完成,我就传你们仙术。”

    说话间,单手朝外一伸,玄阴摄魂擒拿手已经摄取了一头飞鸟的魂魄,把它打入木鸟之中,输入法力,木鸟当即绕着大殿翩翩飞舞起来。

    “这……这……,飞了?”

    “飞起来了,木鸟飞起来了!”

    几人目瞪口呆看着那木鸟上下飞舞,如同活物,最小的那位王女更是拍着巴掌兴奋的大笑。

    “好了,就是如此。”

    陈子昂一笑,那飞鸟之内并没有铭刻阵法,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法力之称,可坚持不了多久,挥手让那飞鸟飞出大殿,片刻后消失不见,才转身看向那一脸激动的中曲国国主。

    “国主,现在该说一说那恶蛟的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