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96 世事(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96 世事(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形的光罩笼罩丈许方圆,一根高达两丈有余的阵旗矗立在陈子昂的身前,旗杆以墨玉炼制,外表光滑,内有光晕流动,那是接引的天地灵气。

    上方的旗幡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时而东飞,时而西舞,旗幡上繁复的花纹更是闪烁不定,与上百具阵旗一起,连成笼罩此地几十里地域的巨**阵。

    头顶上方,有一黑一白两道气息落下,彼此纠缠,消磨着大阵之上的光芒。

    四周更有无穷阴煞之气弥漫,不时的就能看到一两个鬼物在近前拿手爪对着那氤氲之气扑击。

    这里是阵法的最前方,离得外面的那些鬼物不过十几丈的距离,大阵一旦告破,陈子昂首当其冲就会遭到魔门修士的攻击。

    很明显,他们对于陈子昂并不放心。

    不过这里的阵法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在里面很容易破坏,但在外面可就不行了。任由阴阳魔气消磨,万鬼攻击,都被那轮转不休的五行之气卸去,无法真正破掉法阵。

    同时五行轮转,天地灵气变幻不定,演化出万象,风雨雷电笼罩方圆数百里,仗着阵法之威,不停的对着四方狂轰乱炸,每时每刻都不知道有多少冤魂就此消散。

    这也是此地常规的战斗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上一次。

    “宁道友,为何万象门地域的魔门如此猖獗?碧月派地域内的魔门修士可远不如这里的多。”

    陈子昂一手托着灭魔神雷,一手升起先天真火,炼制着自己的齐天棍,片刻时间也不耽搁。

    “道友有所不知,魔门与我们万象门向来不怎么对付,自从我宗门老祖陨落之后,更是如此。”

    宁守言,万象门的道基后期修士,他离得陈子昂不远,主持着一处阵法节点,顺便监视陈子昂。

    只见他一边往身前打入道道印诀,一边开口,倒也不显敌意。

    “万象老祖陨落了?”

    陈子昂一呆,他对上界的认识都是来自孙天君,但孙天君所在的地域远离六大派,对于六大派的情况也不清楚。

    “道友不知道?”

    宁守言眼眉动了动,若是哈元生的话定然是知道的。

    “千年前我宗老祖探索异域,命灯熄灭,此事人尽皆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想不到就连元神真人也有陨落的一天!”

    陈子昂轻轻一叹,元神真人号称万年不朽。

    有的如魔门青帝,据闻因为功法特殊,可以与天地同寿,想不到这样的人也是说死就死了。

    “元神真人的四九天劫可不是好过的,陨落也并不奇怪。”

    宁守言脸色淡然。

    “在下见识浅薄,倒是让道友笑话了!”

    陈子昂轻轻一笑。

    “嗯……,听说道友年岁还不满二十?”

    宁守言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庞有些扭曲,他出身在修行界的名门大派,资源功法都是十分充足。

    修行不足八十岁成功入道,已经被人称之为天才了,却想不到竟然见到陈子昂这样的怪胎。

    当然,也许他是被哈元生夺舍的也说不定……

    在这一刻,他甚至希望陈子昂确实是被人夺舍才导致有如此的修为。

    “呵呵……,让道友见笑了,在下自幼就被人称之为学武奇才的!”

    陈子昂脸皮也是够厚,笑呵呵的继续打击对方。

    “其实,道友若是没有正式加入门派的话,可以考虑我们万象门。”

    宁守言突然压低声音,悄悄开口,小元界六大派的内门弟子并不算真正的入门。

    他现在倒是有些相信陈子昂没有被人夺舍了,毕竟哈元生的性子都很清楚,凶狠残暴,毫无人性,与陈子昂的表现差的太多。

    “我们万象门虽然没有元神真人坐镇,但有九件灵宝,魔门虽然势大,也不敢轻易招惹我们。而且只要道友结成上品金丹的话,定然是能够择一炼化的!”

    灵宝,元神修士的随身法宝,威能强大,内蕴大道之意,炼化之后不但能够拥有强大的实力,对于以后进阶元神也是有偌大的臂助。

    灵宝炼制不易,通常一位元神真人也就一两件,只有万象老祖比较特殊,因为功法的原因,炼制了很多件。

    “加入贵宗,是不是也要让人审视神魂识海?”

    陈子昂却是不为所动。

    “不管何门何派,都要如此。”

    “那就算了!”

    微微摇了摇头,他的神魂中可是有混元宗的掌教信物,而混元宗与六大派和魔门可是有灭宗之仇的。

    “看来道友身上确实有秘密啊”

    宁守言微微一叹,倒也并不感到奇怪,要是没有点秘密就能在传承断绝的小元界年纪轻轻晋升道基,那才是奇怪。

    “恒平?”

    细微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回首一看,却是屈冰彤悄无声息的跑了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

    陈子昂愣了愣。

    “我师父说这次魔门的进攻并不强,用不着我帮忙。”

    屈冰彤上前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陈子昂,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真的没被那妖魔夺舍啊!”

    也不知她从哪里看出来的,不过陈子昂还是翻了翻白眼。

    “当然,区区哈元生,随我来说不过是小意思啦……”

    “嘿嘿……,害我替你担心那么多年,你既然出来了,干嘛不会宗门?”

    屈冰彤展颜一笑,仿佛又回到当初年幼的时候。

    “哎,我这情况怎么回去?回去了不被人抽筋扒皮细细研究一下?还是在外面来的自在。”

    陈子昂摇了摇头,他现在不缺功法,有了吞天神功也不用在乎丹药资源,宗门对他来说用处不大。

    况且,自己本是散漫性子,加入宗门受人约束,又怎能痛快?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去修行界,四处逛逛,看看风景。听说修行界无边无际,想来够我转的了。”

    陈子昂收起手上的棍棒,一手托着灭魔神雷,一边一脸的向往。

    “对了,齐凝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齐凝带着她的孩子去了上界太玄派正宗,在那里住下了,她的孩子入了门派学院。杜先生前段时间遇害了,杜轻雪现在也去了上界,她的天份不错,上界的资源充足,想来以后也会有出息的。”

    屈冰彤细细的把这几年的往事一一道来,齐凝与丈夫的彻底闹掰,找她诉苦,她是如何帮助她们前往的上界,杜文生遇害,杜轻雪性情大变,都是一一说来。

    “短短几年,一切都已是大变,情移事移,物是人非。”

    说话间,她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脸色的表情变幻不定,喜怒哀愁一一流转,最后渐渐变淡,只有幽幽一叹。

    “我记得你说过,每个人所走的道路都会不同,能够陪在自己走下去的,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

    “你也不要太过悲观,双修道侣不是也挺多的吗?”

    陈子昂倒是劝慰起她来。

    “你当初不是说心有所属吗?这几年进展如何?”

    “我……”

    屈冰彤一呆,倒也没有羞涩,只是双目发呆的看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师叔,如何?”

    在后方,仗着阵法的掩盖,正有两人朝此悄悄窥探。

    陆云宵立于那位女子身后,缓声开口。

    “不像是被夺舍。”

    女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哈元生一介妖魔,性情与人相悖,要改可不那么容易。而且夺舍之后也需静养修身,要不然会出现身魂不合之状,但此人身上却看不出这些破绽。”

    “那就是说他没问题了?”

    陆云宵微微松了口气。

    “不,他的问题很大,比夺舍还要大!”

    谁知那女子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

    “为何?”

    “还能为何?”

    女子伸手前指。

    “他今年几岁?十七而已!”

    “小元界是什么情况?按照约定,六大派下放的功法都是不完整的!资源更是贫瘠到了极点!”

    “这种小世界,根本不可能诞生道基修士!更何况是这般的年纪!”

    “就算是金丹修士重生,在这里也未必有他这种进度!”

    陆云宵眉头一皱。

    “那怎么办?小元界已经被几位真人下了禁制,金丹宗师无法入内,而在这里,怕是无人能够生擒的住他!”

    “不管如何,此人不能放走,他身上的秘密,定然不简单。”

    女子突然又一拂袖,冷声道:“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处,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魔门的法阵已经打入了排山附近,一旦运转超过七日,阴阳魔气侵蚀大道,再想破坏可就难了!”

    “过几日带上他,我们一起去破了魔门的阵旗!”

    “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