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95 故人(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95 故人(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排山以南三百里有一座城池,此时这里已经成为了万象门对抗魔门的一个基地,七彩豪光笼罩了整个城池,无穷云气成氤氲之状覆盖天地。

    陈子昂手持功绩玉牌进入阵法范围之内,瞬间就感觉到不知有多少波动扫过全身。

    也就是是他的手段够多,换个二人,就算是道基后期的修士,也不可能如他这般躲过这些探测。

    “走吧!”

    沿着接引通道前行百米,前方已没有了迷惑人眼的法阵,但限制神识外延、禁锢天地灵气的阵法还在。

    陈子昂一马当先,四人相继进入了城池,这座城池本不算大,现今却有上万人在此备战,显得极为拥挤。

    尤其是高手的密度,更是惊人,外界难得一见的先天高手,在这里也是一抓一大把。

    “我先问下我的任务情况,你们在这里等我片刻。”

    城内也有一个简单的任务大厅,门口进出人流如织,对着孙家三人开口,陈子昂就欲迈步上前。

    “嗯?”

    大厅内此时恰有三人走出门,见到陈子昂之时其中一人猛然一愣。

    “恒平!”

    屈冰彤愣神之后就是大喜,长久以来压在心头的阴郁一扫而光,大叫一声就奔了过来。

    虽然陈子昂微微变换了相貌,显得成熟了许多,其他人有可能认不出来,但却瞒不过一起生活数年的屈冰彤。

    “屈冰彤,是你,倒是真巧!”

    偶遇故人,陈子昂的心中也是一喜。

    “等一下!”

    一旁的风铭却猛然拉住了前奔的屈冰彤皓腕,同时一脸谨慎的看着陈子昂。

    “你干什么?”

    屈冰彤大怒。

    “宋恒平可是被抓到西海碧波岛去了,他可是哈元生的夺舍元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风铭脸色不变,身躯却已是绷紧。

    “没错!”

    身后的陆云宵也是缓缓点头,眼中雷光乍现,直视陈子昂。

    “碧波岛现在已经成了妖魔的老巢,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陈子昂一脸苦笑,看来那戚少商并没有把自己逃脱的事告知太玄派,或者他本人根本就落入了其他妖魔的手中,没能去成万象门。

    “你们有所不知,哈元生其实本就是重伤之身,他的一班徒弟更是突然联合出手偷袭与他,把他置于死地,我就趁乱逃出了碧波岛。”

    “这事哈元生的四徒弟戚少商也知道,他还是和我一起逃出来的,不过半路上我们就分开了。”

    “是吗?”

    陆云宵眼中犹有狐疑,而这时任务大厅的门前已经围满了人群,更是从后面走出了一位道基修士,他显然也与陆云宵相熟,当下并未出言制止几人围堵大门的行为。

    “是的……”

    陈子昂点头,身形却是猛然一晃,出现在后方街道之上,横跨间距足有百米。

    一道雷光正落在他原本所立的位置,大地上的石砖当即开裂,露出新鲜的裂口。

    “你干什么?”

    陈子昂冷眼直视对方。

    “好身法!”

    陆云宵也是双眸一眯。

    “道基修为!这你该怎么解释?”

    “师叔,宋恒平定然是被哈元生给夺舍了!”

    风铭双目圆瞪,手里也出现了一柄造型古朴的七星古月刀。

    十几岁的道基,除了被老怪物夺舍,没有其它的解释!

    “啊……”

    此时就连屈冰彤也呆住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子昂,双眸含泪,悲意上浮脸颊。

    “我没有被人夺舍!”

    陈子昂苦笑,但四周的人已是满是警惕的拿出各自的兵器,就连此地的阵法也是蠢蠢欲动。

    哈元生的名头在小元界可是大名鼎鼎,现在一群道基后期的大妖更是魔门的一大臂助,唯独哈元生不见踪影,若是他夺舍之后潜入六大派内部,那就全都说得清楚了。

    “有没有被人夺舍,你说的不算,还是陪我回一趟宗门吧!倒时自有公断!”

    陆云宵头顶雷光跃动,已经浮现一枚金青色的牌,一个暗紫色的钟,牌上有电光环绕,钟上雷霆四溢。

    身上也出现了一展披风,披风如同电网,笼罩他周身上下,电网节点有雷球转动,蕴含庞大的威能。

    他竟然炼化了三件雷属法器,而且看上去各个都是上品!

    “所有人都散开!”

    洪亮的声音在大厅门前响起,白金、青木、红火、黑水、黄土五行之力化作一张大网,已经从天而降,五行光芒转化,演化万象,困人杀敌无说不能,正是万象门的五行生杀阵已然发动。

    “这是怎么回事?”

    立着陈子昂不远处的孙夫人一家三口膛目结舌,对这突发的情况不知应该作何反应。

    “别逼我啊!”

    陈子昂无奈一叹,单手一伸,一枚灭魔神雷已经出现在了手中,法力一催,那股毁天灭地之力就让在场的两位道基脸色猛然一变。

    四方光芒闪耀,又是几位道基修士显出身形,不过都是远远眺望,显然也是十分顾忌陈子昂手里的东西。

    灭门神雷是上个世界上古秘传下来的雷法,在这里一旦爆开,威力绝对会笼罩整个城池。

    到时道基中人在阵法的守护下还有可能免遭于难,但其他近万人却是死定了!

    “等一下!”

    一道白光从远处遁来,光芒散去,化为一位白衣女子,女子面容俏丽,眼神冷清,一身修为不加掩饰,却是几日前陈子昂见过的那位太玄派道基后期修士。

    “木师叔!”

    “木师祖!”

    陆云宵和风铭急忙躬身,朝着来人行礼。

    “嗯。”

    女子点了点头,把眼放在陈子昂的身上。

    “你就是宋恒平?”

    陈子昂微微耸肩。

    “其实我叫陈子昂。”

    “嗯,我听说过你,宗门也曾派人前往陈国询问过你的身份,陈国镇南王的儿子,天资不凡。”

    女子缓缓开口,声音清冷悦耳,隐隐还带着股奇异的力道,也让陈子昂心神提起,不敢丝毫放松。

    谁能想到戚少商会没有通知太玄派,而在这里又这么巧的碰到屈冰彤这个唯一能认出自己的熟人。

    “那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也是被逼无奈,并非有意隐瞒姓名欺瞒你们的吧?”

    “但你的修为进展的太快,这很不合理!”

    女子眼眸闪动,声音中的那股奇异力道却已消散,显然发觉对陈子昂没有作用。

    “那你们想怎么办?”

    陈子昂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更是通知身在附近的傀儡分身往此处赶来。

    “你放心,我们并不是要把你怎么样,只是你可能是哈元生的夺舍之身,不得不提防。”

    “那好,你们放我离开,我以后也不出现在你们眼前,就当彼此未曾相见,如何?”

    陈子昂直视对方,两人四目相交,都欲看透对方内心的真正想法。

    “你既然说自己不是哈元生的夺舍之身,何不与我去一趟宗门,自证你的清白?”

    女子缓缓开口,提出建议。

    “我可不习惯受人所制。”

    陈子昂冷笑。

    场中的情形再次一僵,双方彼此都不肯让步。

    “不好了,魔门攻城了!”

    远处有人大吼,一阵阵轰鸣声不断响起,城池上方的虚空掀起涟漪不断,此地的情况也越发尖锐,陈子昂出现的如此巧合,也越发让人生疑。

    ‘这么巧?’

    这下就连陈子昂也是无语了。

    “收起你手上的东西,我们可以放你离开。”

    一道身影从远处飞来,却是位万象门的修士,与那女子相同,也是道基后期的修为。

    看来他是忍不住了,外面情况紧急,只想着早点解决里面的混乱。

    但这个时候,陈子昂也不能走啊!

    “我非是魔门中人,现在出去不是送死?”

    摇了摇头,毫不客气的否定对方的提议。

    “我知道这个阵法之中定然有一处阵眼,虽然不能操纵阵法,但也必不可少。你们把我放在那里,等魔门的攻势过后,我再离开,你们看,如何?”

    陈子昂抛了抛手上的神雷,继续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搞破坏,我要真的搞破坏的话,在哪里都行。”

    万象门的修士和那女子对视一眼,片刻后已是点了点头。

    “好,道友既然如此说了,想来也不会是魔门中人!请跟我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