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逃亡之路-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逃亡之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百思不得其解的程攸还想再开口,前方突然停下了步子。

    “小心,都靠边藏好,有一队骑兵过来了!”

    宋谕远严肃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几人急忙紧贴着小路的一边蹲下,就连呼吸声都像瞬间停顿了下来一般。

    马蹄声从前方不远处的街道上响起,轰隆隆的越来越响,正对着小巷的街道上出现了人影,却是一群慌乱的逃兵。

    这些逃兵大多身穿大越军方的制服,在灰暗的晨光下隐隐约约能看到那背后的大红勇字!

    “有条小道,进小道!”

    两个逃兵眼神犀利,一个扭身就钻进了众人隐藏的小巷之,而其他人却没那没那么好运了,一群骑兵已经冲到了他们的身后,骑的长枪长槊已经凶狠的击了下来。

    “啊……”

    惨叫声连连,巷子里的钱家众人身子更是止不住的发抖,惨叫声渐渐停止,马蹄声也奔过了巷口,追着其他逃兵而去,马蹄声也越来越远。

    巷子里两个逃兵则持刀而立,一脸警惕的看着黑暗藏着的一群人,他们猛一进来就看到这一群默不作声蹲在这里的人,各个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当时两人嗓子眼一跳,差点当场就叫了起来。

    不过两方虽然一直都在对峙,但始终没人愿意发出声来。

    “我们要出城,两位官爷有何打算?”

    宋谕远率先开了腔,现在时间紧迫,可没有时间耽搁。

    “你们要出城?正好,一起一起!”

    两个兵丁对视一眼,其一人收刀入鞘,一脸亲热的靠了过来。

    “怎么走?这一路上我们兄弟俩也可以护送几位一下。”

    看来对方也不愿再呆在不知道情况如何的县城之,想搭个顺风车,一同出城。

    “别出声,跟着就行!”

    宋谕远冷冷的回道,拍了拍钱贵的肩头,示意他赶紧头前带路,现在天色还行,往巷子里一藏借着暗处还能掩人耳目,但天色越来越亮,过不了多久这样的方式就行不通了。

    “这边,快走!”

    钱贵也反映了过来,弓着身子小跑着穿过街道来到另一条小巷之。

    一群人像条长蛇一般无声无息的沿着道路疾奔,却不想被远处落后的两骑骑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边还有人!”

    两个骑也是大胆,分明看到陈子昂一行人人数众多,仍旧呼喝一声驾马冲了过来。

    来到近前之时一群人已经没入了对面的小巷,两个骑对视一眼翻身下马,一人持狼牙棒,一人拿长枪朝着小巷冲了进来。

    巷子相对外面又黑了一层,两人刚进到巷子里难免会双目一眯适应片刻,奈何还没等两人适应下来,一双铁拳已经突然出现,凶猛的击在了他们的胸口之上。

    两人虽然身披战甲,体格雄壮,但也抵不住这股凶猛的拳劲,胸膛猛然一陷,体内脏器开裂,一口鲜血已经止不住的喷了出来。

    ‘有高!’

    最后一个悔恨的意识升起,两人的尸体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来。

    杜武收回双拳,脚下步子一转,双脚犹如趟水一般,脚不离地来回交错的朝前纵去,不一会儿已经跟上了前方的队伍。

    “还有条街,再穿过一个小巷子就好了。只是前面这条街是条主道,要走一段距离!”

    钱贵此时浑身血液上下攒动,浑身都有些颤抖,说话声也带着股颤动,只是他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而已。

    短短的一柱香的功夫,几人已经碰到了好几批太平军的士兵,杀退了一批的同时,自家的队伍又增加了人。

    “无妨,你只管带路,其他的你不用管!”

    宋谕远脸色紧绷,的长剑已经出鞘,剑身之上沾满了血迹。

    “走!”

    钱贵一咬牙,猛然从巷子里穿出,来到大街之上,大街上还有一群逃散的官兵无头苍蝇般乱串,有的人更是砸开了街道上屋主的房门,强闯了进去,引起屋内一片嘈杂之声。

    陈子昂一群人却不管不问,跟着钱贵闷头直冲,倒是把一些官兵吓了一跳。

    “这里还有人!”

    街道尽头有人发出一声大喊,一群太平军的步兵已经迎着陈子昂一群人冲了过来。

    “杀!”

    宋谕远长剑一指,身旁的刀剑双煞和个护院已经冲了上去。

    对面的兵丁不过十余人,而且都是一身常服未曾披甲,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只能稍微耽搁一下时间而已。

    剑光率先闪出,剑煞孙候身形飘忽,在昏暗的晨时更是犹如鬼魅一般,长剑招式也极为刁钻,剑尖所指都是人体疏于防备之处,人影晃动之,已有人倒在他的剑下。

    只是倒下之人虽然身受创伤,伤口却并不致命,还是后来的护院再次补刀,才断绝了人的气息。

    刀煞刀式凶猛,大开大合,变化虽少但威力极大,在他滚滚刀光之下,四五个兵丁已经身重伤,倒地不起,即使不用补刀也熬不过一时刻。

    宋谕远也跟着冲了上来,他的剑法堂堂正正,辉煌霸道,却也杀气十足,不是贯胸而入,就是一剑斩下对方头颅。

    几人就如猛虎入羊群,一阵砍杀后,只有两个兵丁眼看不妙早早的逃了出去。

    “走!”

    宋谕远一声低喝,带头狂奔,身后一群官兵有几个灵的,对视一眼也加入到陈子昂这群人当。

    走在最后的程攸不紧不慢的跟着人群,眉头却开始紧锁。

    ‘太平军出现零散的步军了,看来城里的官兵已经被完全打散了,太平军已经不需要在集全力攻打军队,开始分散开来清扫官兵的残余势力了!情况越来越麻烦了!’

    “驾,驾!”

    街道的另一头突然传出六骑骑兵,其人披甲,一人顶盔,看样子是个城防的将军,现在六人却一脸的慌张,死命的甩打着皮鞭,急急的催促着战马狂奔,好像身后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在追赶一般。

    “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从更后的方向传来,马蹄声清脆悦耳行动间极有韵律,让程攸瞬间就能把它和前方的六骑分了开来。

    “他追上来了!”

    一骑朝后一看,脸上更为惊慌,甚至透着股绝望之色。

    “他妈的,我跟他拼了!”

    最落后的一骑突然一扯缰绳,马匹直立而起,后腿撑地原地转了一圈。

    ‘好骑术!’

    程攸双目一亮,心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

    亮光一闪,那骑大好头颅已经冲天而起,的长枪就像摆设一般僵在原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