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四十七章 出城之路-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 出城之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多谢程先生相告!”

    宋谕远拱了拱。

    “不客气,等下路上还要劳烦几位照料一二。”

    程攸脸上的笑意更加苦涩。

    “哦!程先生也要和我们一起走吗?”

    宋谕远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程攸摇着头叹道:“宋公子何必明知故问,你们在这里杀了大圣军的人,而且我要是没猜错的话,楼下那人应该是莽汉段彝,他不但是大圣军的一员猛将,更是大圣王李顺的娘家人。等下你们一走了之,大圣军的怒火还不知道泼在谁的身上,我可不敢在这里呆着等死!”

    “段彝,原来是他!”

    宋谕远眼神转动,点头道:“这一路上能有程先生相伴,倒是我等的荣幸。”

    “宋公子客气了!”

    程攸声音颓废,满是不情愿。

    楼下杜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酒楼老板一家人也愁眉苦脸的拿出大包小包准备跑路,其一对身宽体胖的男女还不时的发着牢骚,满嘴都是对老板的抱怨,看样子应该是老板的大儿子和他媳妇。

    酒楼老板也不做反驳,只是低垂着头收拾东西。

    “恩人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

    招来麻烦的女子突然缓步上前,跪倒在酒楼老板面前,同时把孩子轻轻放在一边,头颅低垂就朝地上叩去。

    “咚咚咚!”

    声轻响,女子光洁的额头之上已经出现一片殷红。

    “家父是本县县尉,来自徐州柳家,小女子夫家在当地也有些名望,如果此次能逃脱大难,恩人的救命之恩必竭尽所能为报!”

    女子声音清脆,吐字清晰,遭逢大难心思也毫不慌乱,到让从楼上下来的宋谕远与程攸高看了一眼。

    “快起来,快起来。”

    老板急急忙忙上前搀扶起对方,口低低道:“我救你也不是为了图报酬。”

    那女子挣扎了两下没能挣开,缓缓起身,抱起孩子又道:“是小女子害的恩人抛家弃产,报答也是理所应当,等回到徐州,我必会为恩人再建一栋酒楼!如果恩人不愿前往徐州的话,可以留下一个地址,只要小女子还在,到时自有回报!”

    那老板还未出声,他那肥壮的大儿媳妇已经挤了过来,她一扯开老板。本来满脸的愁容也挤出一丝讨好的笑意:“小娘子说话可是算数?我们一家子现在已经没了去处,倒是可以陪你们一起去往徐州。”

    “姐姐放心,小女子家境还算富裕,况且一座酒楼也不足以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情。”

    女子点了点头,声音虽然柔弱,但其的自信任谁都能感受得到。

    “先不要说这些了,现在我们能不能逃出城去还是两说,我现在只希望能够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就行了。”

    酒楼老板一脸无奈的看了看自家的儿媳妇,缓缓的摇了摇头。

    老板名叫钱宝,名字很吉利,他的大儿子钱富二儿子钱贵的姓名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次救下这个女子,他本就心暗生悔意,此时一听这女子是县尉的女儿,来头极大。如果真的能逃往徐州,倒也是算是因祸得福了!

    徐州郡属于原九郡之一,其繁华程度远不是偏远的固安县可比,那里的一栋酒楼抵这里十座也错错有余了。

    奈何此去千里,路途遥远不说,一路上更是绝对不会安宁,能不能平安到达,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几位恩公,小女子柳穗英拜谢!”

    楼上的宋谕远此时也走了过来,那女子看到后再次屈膝下跪,却被宋谕远拦了下来。

    “夫人不必如此,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早些出发吧?”

    “一切听从恩公安排。”

    女子也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得出去,看的不是好心的酒楼老板,而是这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而且此人风度不凡显然出生高贵,用金银诱惑没什么用处,只能寄希望与对方的心善了。

    “钱老板,本县除了四座城门之外可还有别的出城路子?”

    一身黑色长衫的程攸凑到钱老板身边,双目间炯炯有神的问道。

    “嗯,城西孙家大院紧靠着城墙,从他们家屋顶搭个梯子也能出城,但那里紧靠着城防的军营驻扎地,很容易被人发现。”

    钱老板思索片刻,倒真的想起来一条路子。

    “爹,还有离这里不太远的那个狗洞,虽然小了点,其实也是能过人的。”

    他身后的二儿子钱贵上前插了一嘴。

    “对,对。那里是前不久是有人挖出来的一个小洞,不过听说县尉大人已经派人去堵上了。”

    “多久的事?”

    程攸身子一动,急忙道。

    “不久,五六天之前的事。”

    钱老板思考片刻回道。

    “哦,那应该还来得及。”

    程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头对着身边的宋谕远道:“宋公子,我们先去那个狗洞那里,如果不能通行的话再到孙家的大院。”

    “就是让宋公子钻狗洞,不知道公子能不能受得了这种委屈?”

    “程先生说哪里话,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受不受得了的委屈。”

    宋谕远一笑,转头看向门前的陈子昂。

    陈子昂正抱着自己的铁棍斜靠在门边,静静的注视着远处的动静。

    外面晨光微露,街道上、屋檐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粉红,透着股奇异的通透感,让这些死物也有了股生之感。

    这个时辰在冬日人们本来应该还在睡梦之,但今日的固安县内却绝对不会有人还能睡得着,城内的厮杀声连绵不断,离得近的甚至就在隔壁的街道上传来。

    远处那片不知何处生起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照耀着半边天空一片赤红。

    整个县城都陷入到一片混乱当,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全出城,又岂是一件易事?

    “走了,哥。”

    宋谕远提长剑行了过来,对着陈子昂招呼一声就朝外行去,一身玄黑锦服在黎明未亮之时到极易隐藏起来。

    钱老板拉着自家沉默的老伴,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酒楼,叹了口气紧随着出了门。

    “走小路的话要从这边!”

    二儿子钱贵声音透着沉重,他小跑着在头前带路,上只提着一个小包裹。

    后面跟着的就是宋谕远和刀剑双煞两兄弟,在后面则是钱老板一家子和那逃难而来的一男一女和一个孩子,这一对男女倒不是夫妻,男子名为廖远桥,是本地柳县尉从老家带来的一位护院。

    最后跟着的就是陈子昂主仆和杜武了,倒是那位兖州名士程攸不知为何也慢慢的留在了最后,还不时的偷偷打量陈子昂,眼神琢磨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离开之前,杜武在酒楼里吼了几嗓子,告知剩下的人赶紧离去,仰或和主人一同找出城的路子,结果却无人搭腔,看来剩下的人是各有打算了。

    “这位壮士,一身武艺真是高明啊!我程攸也算见多视广,像壮士这般的伸,倒是生平仅见!”

    路上,程攸一边迈着步子,一边贴过身子对着陈子昂真诚的恭维。

    被人称赞,以陈子昂的性子本来应该大为得意,如果能够开口的话,他肯定还会仰天哈哈大笑两声,再摆摆谦虚几句,摆一摆微风。

    可惜此人看他的目光实在是不对,让陈子昂下意识的想回避对方的目光,心已经把对方归为有断袖之癖的人群之。

    说以他现在只是咧着嘴朝对方傻笑两下,然后紧紧的靠在自家小婢女的身旁离得对方远些。

    ‘你个死基佬最好离老子远一些!要不然老子对你头上就是一棍子!’

    “呃……”

    面对陈子昂那诡异的笑容,程攸倒是一愣,饶是他聪明绝顶,却是半响也没有理解得了陈子昂的意思。

    ‘他这是知道了我要招揽他,所以才没有开口回话?可他一脸笑意是什么意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