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四十六章 天罡斧法-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天罡斧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兀那汉子,身不错啊!给你个会,加入俺们太平军,今日就饶你不死!”

    段彝朝着杜武闷声大喝,声音在整个酒楼内来回激荡,显示出他强大的五脏内息。

    杜武深吸一口气,压下体内激荡的气血,冷声道:“阁下武艺不凡,却为难一对妇孺,不觉得丢了身份吗?”

    “丢什么身份?老子一开始就说不能放走一个人,他们跑了那不就是让老子失信于人!那可不行,我不管跑的是谁?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反正老子都要把他们干掉!”

    段彝虎着脸大吼,眼神格外执着,说完又一提板斧,喝道:“再问你一遍,加不加俺们太平军?”

    “太平王李顺的大名在下也是久仰已久,却想不到他的下却是尔等这般人物,请恕在下谢绝好意了!”

    杜武一脸冰冷,双眸杀隐现,这人竟然为了一个面子,就残杀妇孺,做法实在是让他心生愤怒。

    “他奶奶的熊!你呱唧的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同意了?”

    段彝眉峰一紧,扯着嗓子大吼。

    杜武一愣,这才仔细看向对方的神情,片刻后突然展颜一笑,道:“原来是个憨人!可惜了!”

    “可惜什么?慢着,你说老子憨?”

    段彝脸色一变,双眸泛起一片红光,抓着斧柄的双也是一紧。

    “可惜你今日难逃一死!”

    响亮的声音从楼上响起,宋谕远等人不知道何时已经再次出现在楼道之上。

    “李成、李候,你们和刘安几个看住大门,不要放走了一个。”

    说完又扭头看向陈子昂,缓声道:“哥,这个憨子就交给你了!”

    陈子昂点了点头,提了提的乌黑铁棒,从楼上一跃而下,落在杜武身边。

    这次出来轻车简从,那对擂鼓瓮金锤自然带不出来,陈子昂只好再次拿出了原来的棍棒,不过以他的本事,天下间能值得他用锤的对应该不多,倒也无妨。

    刀剑双煞更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酒楼大门之前,刀剑早已出鞘,和个护院一起满是杀的盯着屋子里的一群兵丁。

    楼上的宋谕远却缓步来到不知何时走出房门的程攸身边,眼带笑意的看着对方。

    程攸悄悄把自己的右从腰间伸出,两一摊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而董芸儿这个小丫鬟却拿着长剑不知道应该往哪去,最后只得站在楼上探头朝下观看。

    ******

    楼下。

    段彝看着面前的陈子昂和杜武,却在哈哈大笑。

    “哈哈……,胡吹大气,就凭你们几个还想要了俺的性命?做梦去吧!”

    话音刚落,一对颈长八寸,刃阔五寸,柄长尺的的板斧已经在大厅内掀起了一片斧影。

    段彝性子憨直,头脑缺了根筋,但却比常人少了许多杂念。他师傅传他一套天罡十六路斧法,他只练会了前面招式简单的十八斧,却在数年之后打的自家师傅毫无反抗之力。

    他性子虽然憨直,但并不是真的傻子,自然知道对方如此自信,对面之人应该不易对付,而且他也不与常人一般小瞧了矮小的陈子昂,此时一出就是用上了全力,双斧以老马奔槽之势朝着两人攻来!

    大厅里流光转动,斧影如风,其速快若闪电,其势爆若巨雷!

    段彝气血沸腾,筋骨攒动,浑身杀气凌然,让他周围的几个兵将汗毛一肃,浑身冰凉,整个人就像落到了冰窖之。

    天罡十六路斧法之横江飞度!

    此招功敌必守,全力所住,不留余力,也是段彝所学斧法最为威猛的一招。

    面对全力发动的段彝,杜武面无表情的倒退两步,没有想要上前帮的准备,那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家的这位少爷是多么的可怕,第一次面对陈子昂时,他几乎以为他是下凡的天神。

    陈子昂冷眼直视对方,等到段彝临近身之时他才开始有了动作。

    “呜……”

    大堂里突然响起一声飓风刮起的风鸣,一道棍影猛然探出,犹如毒龙出水般贯入漫天斧影之。

    “滋啦!”

    斧影闪出两道闪光,细如发丝的电火光在凌晨的黑暗格外清晰。

    一条乌黑长棍猛然一绕,抖出一圈的残影,漫天斧影消散,两柄巨斧已经从段彝的抛飞,冲天而起。

    陈子昂脚呈八字,大腿筋骨抖动,身上犹如一道波浪般把脚下之力运入腰腹沿体而上直入双臂,气血运转下他臂上的肌肉似乎都微微膨胀了一圈,呼呼两声,长棍已经点在了段彝身上的铁甲之上。

    “噗!”

    段彝吐血飞退,胸前铠甲上两个破洞之处清晰可见。

    “呲……”

    陈子昂长棍脱飞出,快似闪电般从其一个凹陷处贯入他的胸膛,不顾段彝双的阻挡,直接透体而过,把身后的铠甲也给撞出一个豁口。

    “啪!”

    段彝的身子终于退到了门墙之上,他微微张口,一股鲜血已经率先涌了出来。

    “他……他奶奶……的熊……!”

    段彝双放在胸前的铁棍之上,还妄想用力往外拔出,却终究力不能逮,低垂头颅而亡!

    陈子昂一跃而起,半空的双斧已经落入他的。

    落地之后,脚下一踏,地面微微一沉,他的身子已经出现在那群兵将之。

    斧影飞舞,具残尸抛飞而起,双分别往两边一掷,两个兵丁已经被板斧贯入胸膛倒飞而出,眨眼间他竟然又连杀五人,且都是披甲之兵!

    楼上的程攸嘴巴虚张,喉咙下意识的来回滚动,双目早已失去了焦点,只有一只颤抖的指着楼下的陈子昂,嘴里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刀剑双煞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刀光连闪,已经圈住了个兵丁,剑影纵横也拦下了另外人,倒是宋家那位武艺不凡的护院只能群起围攻最后剩下的一位。

    片刻之后,大厅里躺满了尸体,鲜血像是给地面染上了一成颜色,场景分为骇人!

    “杜师傅,去后院牵马,我们要赶紧出城!”

    宋谕远深吸一口气,上提着的宝剑也紧了紧,他知道,接下来几人能不能逃出城去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几位,别牵马了,还是步行吧!固安县道路狭小,能供马匹奔行的都是大路,几位不会还想走大路吧?”

    程攸却在一旁苦笑着开了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