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43 信与不信(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43 信与不信(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尘渊山雷,取自洞渊大派镇派之宝,千年来也只积攒了这四枚,可灭杀里许之内的一切生灵,宗师也不列外!

    况且山雷可引动地气,在这里引爆的话,威力更增十倍!就算是聂红衣,只要打中,不死也要重伤。

    这是宗师黄叶道人亲口所说,自然,他们三人也是信服。

    可惜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让三人的表情陷入呆滞。

    那不远处的墨发红衣女子,在地气汇入阵盘之时微微睁开双眸,本就完美无瑕的容颜之上更是多出了一份生机,那股绝世风采,就连身为女子的萧子衿也是为之夺目。

    “聂红衣,受死!”

    李明岳大喝一声,声音还未传出,他手中的四枚尘渊山雷已经被他以无影手手法投掷而出,朝着那血衣修罗飙射而去。

    “轰……”

    虚空晃动,三人的身躯禁不住原地摇摆,那四枚山雷先是压缩成一个漆黑的小点,然后轰然爆开。

    一张晶莹如玉、质若金刚的手掌陡然出现在爆炸的四方,大手一握,朝着中心合拢,股那可以撼动天地爆炸力道就此湮灭。

    “咕噜……”

    李明岳伸出的手臂还未收回,表情已经呆滞原地。

    三人本已经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言晋和萧子衿更是握紧了彼此的手掌,却见到那只是看见就毛骨悚然的力道被那女子一手掐灭,轻松的就像拍死一个蹦哒的蚂蚱。

    对方的实力,不仅超出了三人的理解,怕也是超出了几位前辈的想象!

    “天下第一果然厉害!”

    李明岳苦笑一声,身躯摆出一个神龙探爪的起手式,只是原本神意必备的这一招,此时看上去却是如此的软绵无力。

    身后的言晋和萧子衿对视一眼,也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绝望,松开彼此的手掌,言晋双掌一前一后伸出,言家转业拳!

    萧子衿则是一抖衣袖,一柄利刃缠绕着袖带穿了出来。

    “神龙探爪?你是神偷门的人?”

    法坛之上的聂红衣却是不疾不徐的直起身子,修长有致的身躯带着浓重的威压,淡漠的双眼中有火焰流转,身处上方的她,就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天神,正在低头俯览人间。

    “没错!”

    李明岳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脖子一挺,脸色涨红的大声回了一句。

    “飞龙手韩葛是你师叔吧?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位师侄天资不凡,年纪轻轻就已经入了先天,说的就是你吧?”

    对于李明岳的虚张声势,聂红衣只是会以淡淡的一笑。

    “哼,他才不是我师叔,他就是我们师门的叛徒!为了荣华富贵背叛师门,我是没能碰到他,要不然定然杀之以祭师傅、师祖他们的在天之灵!”

    听到韩葛的名字,李明岳的表情立马变得十分激动。

    “呵呵……”

    聂红衣摇头轻笑,不再理会李明岳,而是看向言晋。

    “言家的八脉轮转法运劲巧妙,大小转业拳法更是可以转卸天下万般劲力,在平洲江湖之中,也算一绝!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强夺他人典籍功法,占为己有,此乃江湖第一大不可饶恕之罪!血衣修罗,你如此行事,天下人不会心服的!你也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言晋双目赤红,大口怒斥对方。

    “世人闭门自锁,自会限制了武道的发展,交流,武道才会有进步!”

    聂红衣像是来了兴致一般,背负双手从祭坛之上缓缓走了下来,朝着三人行来,一步步都像踏在他们的心口之上一般,对方每进一步,三人的脸色都会白上一分。

    “况且我记得赵桢攻入平洲之时曾经说过,每一门自己珍藏的功法,都可以在他的武库里换另外两门同等级别的功法,这样算起来,你们并不吃亏!”

    “呸!我们家的功夫,凭什么要交给别人?”

    言晋张口即吐。

    聂红衣缓缓摇头。

    “迂腐!”

    说完不再理会一脸愤恨的言晋,而是眼神略带复杂的看向萧子衿。

    “萧家袖剑,你是哪一房的人?叫什么名字?”

    三人未曾察觉,聂红衣对着萧子衿说话的声音竟是缓和许多。

    “萧家三房幼女萧子衿,见过聂首领!”

    萧子衿抱了抱拳,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她的动作显得十分僵硬。

    “聂首领果然是一时俊杰,通晓天下,竟连我们一个小小的萧家也能如此清楚。”

    神偷们和言家在江湖上名声不弱,被聂红衣知晓也属正常,但自家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家族,就连族长也只是一个初入先天的人。

    却想不到这血衣修罗竟然连自己家都知道的如此清楚,就连家有几房似乎都一清二楚!

    “萧子衿!不错,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虽然最近得了他人几十年的传功,但根基稳固,好好修行的话,几年后定然就是一位顶尖高手。”

    聂红衣不答,而是赞了对方一句。

    “你什么意思?”

    李明岳脑筋却转的很快,立马抓住了聂红衣话中的重点。

    “您打算放过我们?”

    心情一激动,他不仅声音开始打颤,就连你也变成尊称了。

    “萧子衿,我刚才见你运转阵盘,想来对阵法应该有些了解吧?”

    聂红衣不理会李明岳,缓步来到三人中间的那个阵旗之前,那里有一股土黄色的光芒笼罩住了棍棒和阵盘,已经与整个大阵连为一体,若想损坏,几乎不可能!

    当然,只是别人认为的不可能。

    “略知一二。”

    萧子衿一边回答,一边偷瞄两位同伴,都能发现对方眼中的不解和疑惑。

    这不对啊?这不是那个杀人狂魔聂红衣吗?我们不会是找错认了吧?

    “那你可知我今日所立阵法是作何用处的?”

    聂红衣单手伸去,视身前那据说不可突破的黄光如无物,轻轻深入,摸了摸那阵盘,在三人心惊肉跳的眼神中又缓缓收回手掌,竟是并未破坏那阵盘。

    “聚拢地气,供聂首领修炼。”

    萧子衿的声音带着颤抖,三人已经发现,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灭衣盟一干前辈们的想象。

    这次行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可能成功!

    “这只是其一,其二则是梳拢此地的地气,让这片荒原在数年之后化为可耕种的良田。”

    聂红衣微微一叹。

    “但你们这般弄法,却会让这里的地气越发复杂,一旦真正成功,此地怕是要变成绝域了!”

    李明岳抽了抽嘴角,眼珠子来回转动,而言晋的脸上也是阴晴变幻不定,只有萧子衿单手一捂自己的樱桃小嘴。

    “真的?”

    “我有何必要骗你们?”

    聂红衣笑着摇了摇头,又道:“对了,萧家的人在中州京城附近一个叫峄镇的地方定居了,你的父母也在那里,并未离世。”

    “真……真的?”

    萧琳月张了张嘴,一股激动的暖流从心口猛然涌出,涌入眼眸之中,让她眼前的一切都生出份模糊感。

    “你去了,就知道了。”

    聂红衣朝后摆了摆手,双目眺望远方。

    “你们的人来了,速度倒是不慢!”

    “我们立足晚,又大肆扩充实力,难免会被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混进来。”

    徐州,同城,贞王府。

    赵桢坐在大椅之上,正拿着一件件文件仔细阅览。

    “所以师尊设下大阵即是他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机会,可以借此机会看清楚,都是谁对本王有二心!”

    “嘭!”

    赵桢突然狠狠的一把把自己手中的东西洒满屋内。

    “但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把你们几个给引出来!我可是对你们深信不疑啊!”

    堂下的四人双膝已断,正自瑟瑟发抖的跪在地面之上。

    “王爷,王爷!小人也是被逼的,他们拿我妻儿的命要挟我,我……我……”

    “噗……”

    一柄长剑贯穿了那人的心口,也打断了他的话语。

    “哼!背叛我的人,全都要死!给我全都杀了!”

    赵桢冷哼一声,眼看着几人被拖出门外,惨叫声传来,他的表情却越发阴森。

    “看来,除了自己之外,什么人都不能够相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