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无敌勇将关天盛-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无敌勇将关天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县城不大,道路狭小,不过路面倒夯实的极为实在,在大雪过后也没有显得太过泥泞。

    街道上的行人不少,却各个都行色匆匆,一脸的愁容,而且很多人都佩戴了刀剑,就连吃饭都须臾不离身。

    固安县只有一条商业街,两家提供住宿的酒楼,一家名为樊家酒楼,一家名为平安。

    陈子昂一行人进的就是这家平安酒楼,酒楼不大,幸好剩余的房间还够几人休息。

    跑堂的小二是老板的小儿子,后厨由大儿子夫妻掌握,老板是个矮壮的老者,声音洪亮说话都是以吼得方式说出来。

    现在他就在吼。

    “婆娘!赶紧把楼上剩下的四间房间收拾干净,有贵客要住!”

    一个身材消瘦,脸上满是褶子的妇人不声不响的从后面跑了出来,麻利的上了二楼,整个过程一声不吭,比陈子昂还像个哑巴。

    掌柜的看着自己婆娘的眼神却透着满意,能干活,没牢骚,吃的还少好养活,这就是他的好妻子!

    “赶紧给我们拿吃的,吃完了我们好早点休息,眼看着这天色都快黑了!”

    剑煞孙候不耐烦的拍了拍桌子,催促了两句。

    “几位稍等,马上就来,我先给您上几碟现成的熟食、酒水,你先用着。”

    “赶紧的。”

    孙候黑着脸点了点头。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街面上的行人也已经各自返家,几人都是满身疲倦,只想着早早的休息,也难怪剑煞的态度有些恶劣。

    夜,大地已经陷入一片宁静之,窗外只有微风徐徐之声,偶尔远处也会响起几声犬吠,除此之外冷清的街道上一片寂静。

    一直躺在地上的小榻上辗转反侧的董芸儿也受不住睡魔的煎熬,陷入了沉睡。床上,被褥已经给了地上的小婢女,陈子昂正盘膝而作,两掐印举在头顶,呼吸似有似无陷入到了定境之。

    耳边似乎响起一些嘈杂之声,陈子昂眼睑微动,猛地睁开双眸,眉头一皱已经下了床来,伸推了推地上睡相甜美的婢女。

    “啊!你想干什么?”

    董芸儿双死死的攥着身前的被褥,扯出道道褶皱,一双迷茫的双眸透露着惊慌。

    陈子昂摇了摇头,不理她自以为是的感受,快步来到窗前,伸推开了窗扇。

    冷风袭来,让身后的董芸儿身子一缩,伸头往外一看,小嘴不由得大张开来。

    只见远处不知何时燃起了一团大火,从这里都能看到那冲天的火光,把附近的天色都染上了一片橘黄。

    嘈杂声越来越响,渐渐清晰可闻。

    “少爷,有贼人攻入城了!”

    董芸儿身子猛打一个激灵,张口惊叫。

    ******

    几个时辰之前,在陈子昂几人入城的城门之处,吊桥早已升起,上百兵将正一脸严肃的守卫者这座城门,不远处的城内还有着一个不小的军营,更多的兵丁驻扎与此,城墙之上一有异动就能够快速驰援。

    火把熊熊燃烧,铁盆里的火炭映照着来回巡视的兵丁一脸的微红。

    “穆大哥,这么早就来接班啊?”

    那位守城的军官笑嘻嘻的迎着一位披甲壮汉行了过来。

    “时辰到了,我怕我要是还没到的话,会被你这猴子在心里给骂死!”

    穆姓军官大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对了,李兄弟今日的收获如何?”

    “托大哥洪福,今日的收成算是不错。”

    李姓军官身子一矮,脸上皱成一团,“还有,穆大哥别再拍我的肩膀了,我可受不住您的力道。”

    “我看你是该练练了,身子这么虚不是给伯父丢人吗?”

    穆姓军官摇了摇头,看着面前身材瘦小的朋友脸露遗憾。

    “再说,再说!”

    李姓军官打了个哈哈,又摆道:“我今日安排了樊家酒楼给哥哥预备了一桌酒菜,哥哥晚上就当解闷吧!”

    “哦!”

    穆姓军官双眸一亮,喉骨来回滚动了几下,笑道:“兄弟有心了,哥哥就却之不恭了!”

    “你我兄弟俩还客气什么!”

    李姓军官笑了笑,两人才施礼告别。

    不多时,几个小厮就推着一辆小推车朝着城门行了过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大晚上的外出可知道是禁止的!”

    两个守城兵丁提着长枪就迎了上去。

    “喊什么喊?他们是酒楼给老子送菜的,让他们过来!”

    城墙上的穆姓军官探出了头,朝着下面大喊。

    “是,将军!”

    两个兵丁让开道路,几个小厮推到城门之前,麻利的卸下板车上的东西。

    “咦,今天的东西这么多?”

    下了城墙的军官诧异的看了看眼前的食盒,和堆积成山的酒罐,倒没有注意到今日送菜的小厮换了几个人。

    “禀将军,我们都是跑腿的,只是按东家的吩咐办事,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不过您这里这么多人,这些酒也不多吧?”

    一个小厮低头哈腰的回道。

    “你懂什么?他们怎么能喝酒,还守不守城了?”

    穆姓军官虎着脸吼了一声,又一脸苦恼的拍了拍面前的酒罐,低声道:“这么多酒,小李那家伙不会给这里每个人都预备了吧?”

    他身旁的小厮闻言上前一步就要张口发言,却被他身后的一人给悄悄拉了一下,又闭上了嘴巴。

    “算了,这种天气喝点酒暖暖身子也误不了事,你们走吧!”

    “是,是。我们樊家的酒可是闻名乡里,诸位将军慢慢品尝吧!小的们告辞!”

    几个小厮推着板车原路返回,渐渐消失在黑暗之。

    “你们这些惫懒货,今日有口福了!几人一罐,拿去分了吧!”

    穆姓军官扫了一圈咽喉滚咽的一群兵丁,大笑着开了口。

    “多谢将军,将军仁德!”

    “谢谢将军啊!”

    一众士兵纷纷拱道谢,有的心急的已经跑了过来,五六人一罐分吃了起来。

    “我告诉你们,吃酒归吃酒,可不能误了正事!”

    穆姓军官笑骂了几声,也提了谭酒,招呼了几个走的近的兵将拿起吃食进了门楼下的小屋。

    几炷香之后,城门附近一片寂静,守城的兵丁都不知为何没了声音。

    十几道身影无声无息的从远处扑了过来,各个身法敏捷,孔武有力,其几人赫然是不久前送来酒食的小厮。

    门楼下的小屋内,炉火通红,让小小的房间满是暖意,但穆姓军官的心情却冰凉透底。

    他挣扎着身子愤怒的瞪着面前的男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位面貌老实的马坚,竟然会下如此辣。一桌六个同僚,他本以为都是相交莫逆,可以托付生死,却不想这位兄弟马坚竟然在他面前一刀刀把其他四人给捅了个透心凉!

    “你……,我穆春真是瞎了眼,竟然认你做了兄弟!”

    穆春浑身筋骨酥麻,全身使不出一丝力气,只有双目瞪得血丝满布,恨不能生噬了对方。

    “穆大哥,真是对不住了,这些日子多亏了你的照料,是做兄弟的对不住你,以后兄弟到了下面再对你赔罪!”

    马坚面貌憨厚,体格雄壮,此时正一脸的感慨,话音落后,他把朴刀在身旁一人的尸首之上擦拭了几下,抹去了上面的鲜血。

    刀光一闪,穆姓军官已经人头落地,之余满脸的悔恨!

    “诓……”

    小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位一身夜行装的年汉子行了进来,男子双目凝然,眉毛粗厚,脸上的皮肤透着股奇异的红光。

    “焦挺大哥,这里已经解决了。”

    马坚收起上的朴刀,一脸恭敬的拱施礼。

    “嗯,马兄弟做得好!”

    红面大汉焦挺点了点头,反身出了门,伙同门外的几人朝着城楼之上跃去,八米高的城墙,楼梯长有十几米,焦挺竟然步就跃了上来。

    打眼一扫,还站着的几人都是自己的兄弟,点了点头他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竹筒之下有根细绳,一头对准天空,焦挺一拉细绳,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在高空闪耀了几下就消失不见,如果没有特意留意的话,没人会发觉。

    “轰隆隆……”

    万马齐奔般声响遥遥传来,城门的吊桥也缓缓降下,迎接着远处黑暗涌来的人群。

    “驾!”

    马蹄之声越来越响,城门火烛照耀下已经能够看到朦朦胧胧的身影,那是多达上千的披甲精骑正狂奔而来,而且身后隐隐约约还传来步军行走的踏地之声。

    “哗啦啦……”

    前方几骑上的骑高举一杆玄黑旗帜,上书四个血红大字:太平王李!

    赫然是太平王李顺的大军攻了过来。

    战马奔腾,络绎不绝的涌过城门,当首一人身上无甲,反而一身襦袍,相貌也是极为儒雅,只有双眸精光外射,摄人心神。

    “单明,你带五百人去往军械库!宋定国,你率人前往粮仓,务必不要被人焚烧了粮食!”

    那人声音铿锵有力,满是自信,让人听了之后不由得心生叹服。

    “喏!”

    单明头戴红缨,身披乌黑铁甲,胸前一护身明镜,脚踏乌云靴,身材雄壮,脸上菱角分明,一脸冷然。

    “知道了,魏先生。”

    宋定国一身软甲,外披一件绣满走兽的锦袍,长发随意的用一根丝带扎在一起,原本俊秀的脸上被人用利器花了许多道口子,留下道道疤痕,这人却一脸的随意,声音更是满是懒洋洋的意味。

    魏先生点了点头,又对身旁一位男子缓声道:“关将军,还请你把县城的守军杀退,不要让他们聚在一起,天亮后我们再慢慢清理。我带其余人前往县府,拿下柳家人。”

    “魏先生请放心,交给我吧!”

    这男子面若重枣,唇如涂朱,双眉入鬓,两眼炯炯有神,端的是好相貌。

    他一身重甲,身披墨绿长袍,提一柄方天画戟,端着在马背之上自有股凌凌之威。

    几人说话间,身后的兵将也开始各自分开,前方轰隆隆响起,几骑战将携着数百人已经出现在街道的尽头,县城的守将终于清醒过来,妄想夺回城门。

    “来得好!”

    持方天画戟的关天盛一夹双腿,胯下骏马已经猛然穿出,迎着对面的个身披战甲的守将冲了过去。

    “来者何人?为何攻我县城?”

    对面当头一人一边驱马上前,一边大声呼喝。

    关天盛一举的方天画戟,喝道:“接我一招不死,就告诉你我的名号!”

    “好大的口气!”

    那人大怒,长枪一擎,已经朝着关天盛冲了上去。

    “呲……”

    兵刃交击,发出刺耳的声响,一道火花沿着枪杆掠过那人的脖子,一颗大好头颅已经冲天而起!

    “将军!”

    身后两人一声悲呼,一人持枪,一人拿一柄重达百斤的独臂铜人疯狂的冲了过来。

    “好!”

    关天盛哈哈一笑,马步不停,人马合一握着方天画戟与对面两骑交错而过。

    “噗!”

    两具半截尸首猛然坠地,五脏肠胃洒满一地。

    满场具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