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34 邪异楼主-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34 邪异楼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后院响起丫鬟小兰凄厉的嚎叫之声,声音已经变了形,显出她此时不可遏制的动荡心情。

    闻听此言,聂红衣和智公禅师并未急着往后院赶,而是朝着陆城、凌玉儿夫妇看去。

    显然,他们都是怀疑两人在刻意避开做出选择,先是自污名声,见避不过去,干脆就让自己女儿离家出走。

    但凌玉儿两人的脸色却陡然变得惊慌起来,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后院之中。

    竟是不像在作假!

    智公禅师口诵一句佛号,脚下一跨,也来到了一处房门之前。身旁,则是一身红衣来回飘荡的聂红衣。

    他的心中一沉,自家神足通在短距离移动之上向来冠绝天下,却不曾想未能比对方快上一丝。

    而且,聂红衣步伐之中那股脚踏十方、心动即至之感,竟是像极了佛门心光之法!

    “嘭……”

    房间不大,装饰却十分精致,正中的檀木方桌雕镂华美,线条柔顺,如同少女的发丝,处处都透着女儿家的细致和柔美。

    此时这檀木方桌却被陆城一张拍成粉尘,在屋内来回飘散。

    “申无垢,你该死!”

    陆城显然是已经气急,声音中的杀机毫不掩饰,让一旁的小丫鬟呼吸一滞,脸色发白,连连倒退出来。

    “替身娃娃,是邪异楼的人”

    智公禅师踏入屋内,眼光自然而然的放在那少女床榻上的一个布娃娃之上。

    神魂感应之中,那里本应是有一个人在,气息尚存,还有微弱的神魂波动。但肉眼看去,却是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身上缠着一缕发丝的布娃娃。

    这种手段在江湖中赫赫大名,是一个名叫邪异楼的组织的手段。

    邪异楼,一个杀手组织,也是一个比较奇怪的门派。

    门派成员都是阴险狡诈之辈,杀人无数。而且大都有其他身份作为掩饰,十分不容易被人发现身份。

    邪异楼的功法诡异,有些像上古邪术,和苗疆巫蛊之术一同并称为江湖中最厌恶的两门功夫。

    “我早就该猜到的!那个家伙表面上堂堂正正,但眼神不正,气息也有些诡异,当初就该把他当场击杀,不该留下!”

    陆城咬牙切齿的开口,一旁的凌玉儿则是脸色惨白,目露惊慌。

    “听说邪异楼的楼主被曹正阳炼化为自己的魔将了?”

    聂红衣最后迈入屋内,扫了一眼那布娃娃,对邪异楼的功法也是心生惊奇。

    “阿弥陀佛,确实如此,邪异楼正副两位楼主全都化为了那位曹教主的两位魔将,分持白骨剑、血魔刀!”

    智公禅师缓声开口,大周朝廷的大军还在蜀州与魏朝对峙,两方交手频繁,这两年曹正阳也是偶有露面,手下的魔将据说更是已经再次收集到了六位,也不知是真是假。

    “两位,如果你们谁能够救出小女,我们夫妇二人就愿归顺与哪位座下!”

    凌玉儿陡然开口,双眸虽然含泪,但眼神坚定。

    “此话当真?”

    聂红衣眉峰一挑。

    “自然是真!”

    陆城也是朗声应道。

    他们夫妻二人年过百岁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可以说周雪君就是他们的一切!

    “阿弥陀佛,老僧先来试试。”

    智公禅师脚步一跨,来到那布娃娃之上,双手转动佛珠,口中诵念佛经,场中的环境陡然变得有些模糊,一层朦胧之光罩住了整间房屋。

    光芒之中有人影快速变换,等到智公禅师诵经之声一停,光芒内的场景终于变为正常。

    却见那光晕之中,有一男一女相互搂抱在一起,状似甜蜜,男子英俊潇洒,仪表堂堂,女子秀美脱俗,俏面含羞。

    佛门灵光回影**!

    可回溯过往情景,查漏无缺。

    见到那女子,陆城夫妇两人的身躯就是一紧,应该就是他们的独生女陆雪君。

    男子应该就是那邪异楼的申无垢了。

    一男一女说了几句,男子像是央求女子,女子扭身状似挣扎,却终究拗不过男子的哀求,点头同意了下来。

    随后申无垢就从女子头上取下一缕长发,缠在一个布娃娃之上,随手比划了几下,就拉着女子奔出门外,朝着东南方位跃去。

    “陆施主,看样子陆小姐好像是自愿跟着他人走的?”

    智公禅师皱了皱眉。

    “绝对不是!就算是,也是我女儿被他给迷惑住了!”

    陆城声音低沉。

    凌玉儿也是急急点头。

    “大师,此人心思险恶,为人奸诈,我女儿定然是被他骗了,我们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智公禅师点了点头,脚步移动,光晕随之变换,始终把那两人的动作显露出来,一行人追随着那场景朝外移动。

    聂红衣也不见外,紧随其后,出了城又行了十几里,却见那智公禅师陡然停了下来。

    “聂施主,你可由办法寻到周小姐的位置?”

    智公禅师不走,倒是急坏了陆城夫妇,但他们也知道智公这是要逼他们做出选择。

    选择他,他就会继续带着两人寻找女儿,要不然,他是不会走的。

    “和尚修了一辈子的佛,却没有修出来一个慈悲为怀的心肠,人命关天还在这耍这般心思!”

    聂红衣摇头一笑,一提手中的一缕发丝,却是不知她何时把那周雪君的发丝给拿了出来。

    单手往上一点,发丝悬浮虚空,缓慢的朝前飘去,方向与众人行走的方向相同,显然是一种锁定气息的高明手段。

    “既如此,我们赶紧走吧!”

    周城二人见此,急忙开口催促。

    智公禅师无奈的叹了口气,再次前行,一直奔出百多里之地,到了一处荒山绝岭之中,才停了下来。

    “应该就是这里了,这附近有阵法存在,贫僧的法术已经施展不出来了。”

    智公身前的光晕变幻不定,却是再也无法显露出来形状,而聂红衣也是一收前方的发丝,以离火精金瞳朝里看去。

    确实有一个阵法,而且还很复杂,看样子这里应该是那邪异楼的一个据点了。

    “那我们这就进去吧!两位,还是那句话,谁救回我们女儿,我们千机城就拥护谁!绝无二话!”

    凌玉儿娇声开口,单手一伸,一个巴掌大小的飞梭突现空中,随风就涨,化为丈许大小。

    “不急。”

    聂红衣却是缓缓摇头。

    “两位都是信人,说的话我也相信,但救人,其实是用不了那么多人!”

    她冷冷一笑,身旁的智公禅师已经脸色大变,身形变换陡然出现在一里之处,原地的虚空已经化为一片混沌。

    感谢书友画语落枫叶的一千打赏,感谢书友洛水天依的五百打赏,感谢书友武易诸天、honghui147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