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16 第一场始(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16 第一场始(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了大堂,正中端坐一人,黑衣黑发,身材魁梧,气质如山,脸盘方正,霸气侧漏,正是当代魔教教主曹正阳。

    曹正阳成名江湖已经有一百多年,但相貌仍如中年,见到聂红衣进来他双眸不由得一动,脸上笑意一展,豪迈笑声当即传来。

    “血衣修罗聂红衣,久有耳闻,早就想登门拜访,奈何诸事缠身,今日才得见真容,甚撼!”

    “虽然早就听我教圣女说聂首领姿色出众,超凡脱俗,却未曾想到,竟是如此美貌绝世!”

    曹正阳感叹一声,大手一摆。

    “聂首领请这边坐!上茶!”

    “多谢!”

    聂红衣点了点头,双眸中红光微微晃动,移步坐在曹正阳左侧下首第一个位置。

    按理来说她一个外人,名声也不是太过显眼,不应坐在这里,但在场那么多人,却无人出声反对,可见曹正阳的威势有多大!

    这位曹正阳给聂红衣的感觉极为危险,对方身上那股庞大、暴躁的气息让她觉得自己就处于一个欲要爆发的火山之旁一般。

    自从入了宗师之境,这种危险的感觉聂红衣还是首次碰到。

    不过他连自己的气息都控制不住,看来这位曹教主所修炼的功夫定然还未圆满。

    “我为聂首领介绍,这位是有苗疆蛊王之称的沙芬陀大师!”

    曹正阳右侧下手一人身材干瘦,一身七彩百衲衣,头发一缕缕的用用细绳缠起,赤脚盘膝坐在椅子上,从打扮到坐姿都是不伦不类,像是化外山民一般。

    “久仰久仰!”

    聂红衣缓缓开口,这位沙芬陀身上的气息杂乱不堪,不像是一个人,倒像是一群东西的结合体。气息有些庞大、有些则细微阴森,怕是他身上藏了不少‘好’东西。

    “女娃娃,你很好!”

    沙芬陀咧嘴一笑,牙床外露,腐臭之气扑面而来,声音如鸦鸣,让人的气血都为之躁动不安。

    聂红衣微咪双眸,淡淡的点了点头。

    “风游仙,你昨日已经见过了。”

    风游仙还是那般打扮,只是正拿着一个猪蹄在那里撕咬,他吃东西很认真,眼眸里透着的都是满足。

    听到曹正阳的话,他也只是抬起头,朝着聂红衣笑了笑,继续埋头苦干,在场这么多人,也只有他身前有吃食。

    “我教的左右护法,谢山、谢琳!”

    “见过聂首领!”

    “两位客气。”

    三人拱手,谢琳谢山是一对龙凤胎,相貌倒也算出众,但估计是修炼的功法的关系,脸色有些青黑,但至少比前面那两位正常的多了。

    “青竹夫妇!”

    “小寒山空忍大师!”

    一位唇红齿白的俊俏和尚对着聂红衣双手合十,口诵佛号,躬身一礼。

    但对方身上那股淫晦之气,和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双目却让她眉头一皱,心头杀机立起。

    “听说过,久闻空忍大师大小旃玄功精妙,不置可否让在下见识一般?”

    “嘿嘿……,聂首领怕是听岔了,小僧最擅长的其实是欢……”

    那空忍和尚对面前的杀意视若未见,仍旧目露**光,开口调笑。

    “空忍,住口!”

    曹正阳猛然冷喝一声,又朝聂红衣柔声道:“聂首领莫要见怪,这和尚就是口花花惯了,你别于他一般见识!”

    “曹教主,在下非是开玩笑,而是实心实意的想向大师请教功法,就不知大师可有空暇?”

    聂红衣冷冷一笑,滔天杀意从心头沸腾而起,毫无遮拦的猛扑而出,激的在场众人各自的气息自动激发反应。

    “呃……,玩笑话,玩笑话,聂首领别介意。”

    那空忍心头一跳,身上当即浮起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强笑两声,眼神也是收敛起来。

    他却是未曾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会因为一句话就对自己起杀心!

    心生警兆之时也是怒气上涌,只是不曾显露出来罢了。

    “哈哈……,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这等小事争执,聂首领请息怒。空忍,你也太不像话了!”

    曹正阳训斥了空忍和尚一句,就见对方把头一低,咧嘴阴笑,知道这人就是表面附和。

    而聂红衣虽然不动声色,但杀气弥漫,看来也是没有把自己的话真的放在心上。

    当下心中暗怒,打定主意这两日先放过他们,等过了这几日,再把两人炼入十方天魔道之中,慢慢炮制!

    “好了,天龙道那边的三人已经出来了。”

    压下心头的怒火,曹正阳换了个话题。

    “对方三人分别是天龙道的斩龙道人方远山,大周护国将军神枪苗青,天剑宗醉道人柳心源。”

    “我方出战的三人,有我徒徐钺,风游仙,还有聂首领。”

    “斩龙道人方远山指名要与聂首领做过一场,聂首领意下如何?”

    聂红衣收起杀意,双眸冰冷的点了点头。

    “正好,我也想会一会这位方家的老祖!”

    “风游仙,你与天剑宗的人向来不对头,醉道人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明天我就取那老杂毛的性命!”

    风游仙用袖子摸了摸自己油乎乎的大嘴,满脸的不在乎。

    “既如此,就这样定下了,来人,上酒菜!”

    “在下不喜喧闹,就不留在这里用餐了。”

    聂红衣直起身子,朝着曹正阳点了点头,也不等对方回答,当即就起身离开。

    身后一群人冷了一眼,穿出几人的冷笑之声,也未有人再出言相邀。

    一群妖魔,就连面子工程也不屑去做!

    翌日,九月初八,麓山山巅。

    此处有亭台楼阁,应是某户人家的观景游玩所在,两方人马遥遥相对,间隔里许。

    一方以魔教曹正阳为首的邪魔妖道,一方是以天龙道为首的大周朝廷。

    一方阴气森森,诡异莫测;一方大气磅礴,气息醇厚。两方虽未碰面,但气场已经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今日三战,生死不论。当然,若是一方认输的话,也不必定要下杀手!”

    天剑宗当代宗主清微道长悬浮于虚空之中,手中拂尘挥洒,周身清光跃动,衣衫猎猎作响,一副得道仙人做派。

    “哼!清微杂毛,不必多费口舌,能够逃得了性命是你们的本事,第一场我来!”

    风游仙身躯一晃,出现在天空,对着远处一群人大吼。

    “那个什么醉道人,出来吧!”

    “哈哈……,风游仙,我宗后山的镇妖塔许久未曾镇压过大妖了,今日就拿你回去,镇压炼化!”

    朗笑之声中,一道剑光穿出,在空中一闪,露出一个腰胯朱红葫芦,酒糟鼻,朦胧眼,倒持长剑的懒散道人。

    正是天剑宗醉道人,柳心源。

    “呸!杂毛道士,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家山门掀了,那什么鬼塔也给捣了!”

    风游仙尖啸一声,也不二话,身形闪动,如惊电一般直奔醉道人而去。双手前伸,十指弯曲如勾,指甲寸许来长,铮铮发亮!

    醉道人见对方来势凶猛,攻势如电,心神动念,与自己神魂相合的神木降妖法剑已经在刹那之间于身前织出了一成剑网,先把自己死死守住。

    风游仙双爪与那剑光一碰,当即在空中炸出黑色、白色的光点,更是长驱直入,瞬间洞穿剑网。

    “咤!”

    醉道人口中轻咤,单手已经扣在剑身之上,身形一晃,剑光蓦然大盛,仗着剑法精妙,人剑合一之下在那黑梭之上连点十余记。

    天剑宗御剑术天下无双,讲究以意御剑,心动剑至,最是不怕风游仙的惊人身法。

    虚空几十里的天地元气朝着此处汇聚,加持与剑身之上,让醉道人的天剑剑法威力更增数筹。

    一举一动都有天地相助,沛莫能挡!

    而醉道人原本懒散的表情也已经消失不见,堂皇正大之气,随着剑法的运转铺满全场。

    “哈哈……,痛快!”

    风游仙畅快的大吼,猛然显出真形,大鹏展翅,天空中长啸之声直冲天际,一道绚丽的流光闪过,钢爪凭空一掏,与那剑光撞去。

    “轰……”

    大气震爆,无边气浪翻涌不休,一人一鸟倒退数里,醉道人挺剑稳住身形,剑诀变化,就欲再次攻去,却见眼前流光一闪而逝,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胸膛。

    光芒漆黑中带着淡黄,在他身后猛然出现一个尺许长的黑色梭行之物,此物一出,天空狂风四起,飓风呼啸。

    风游仙身前悬浮飞梭,双爪捏着一个热乎乎的心脏。

    鸟嘴一张,人心入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