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411 内心之恶(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11 内心之恶(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咳咳……”

    枯树之下,一位长相秀美绝世的红衣女子仰躺与地,轻声微咳。

    “你……你没事吧?”

    身前倩影飘飞,一身海青僧袍的聂灵儿陡然出现,像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原地还微微晃了晃。

    她那清亮明亮的双眸中满是关切、自责,内有泪珠滚来滚去,眼见便要哭出声来,容色极为可怜。

    “扶我起来!”

    聂红衣把眼一闭,缓缓的喘了一口气。

    她的脸上无喜无悲,刚刚成就的人转眼就来对付她,却不知她心中有何感想?

    “好……好……,我扶你起来!”

    聂灵儿慌忙点头,一抹眼角的泪花,清秀绝俗的脸上挤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弯身把聂红衣搀扶起来。

    “我……我刚才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现在会有这么大力气……”

    她低着螓首,一手揽着聂红衣的腰肢,一手紧张的捏着自己的僧袍。

    “妙音!你在干什么?”

    云师太愤怒的吼声在不远处响起,不用去看,也能猜得到她满脸的狰狞之色。

    “放下她!杀了她!”

    “赶快杀了她啊!”

    云师太的声音,嘶哑、竭斯底里,混不像一个出家人。

    聂灵儿娇躯一颤,却是把头低的更狠,但搀扶着聂红衣的手却未有丝毫松开。

    “妙音师太,我们知道你和血衣修罗有旧,但大义在前,为了你云师叔,为了江湖同道,这个魔头是万万留不得的!”

    说话之人留着三寸胡须,腰挎长剑,相貌端庄,却是贡山剑派的掌门人,有鬼剑客之称的李天成。

    “没错!”

    地上的另一人开口结果,却是花旗门的门主,八臂神猴凌混。

    “血衣修罗生性残忍好杀,你不杀她,她定然是要杀我们的!你难道忍心看着云师太惨死她的手中?”

    他绝口不提自己,只是点出与聂灵儿关系亲密的云师太。

    “不……不会的!”

    面对众人的口舌之剑,聂灵儿把螓首拼命的摇晃,甩出点点泪花。

    “不会?你问问她,她会不会放过我们?”

    地上除了云师太之外唯一的女子,灵蛇派的火行蛇杨谨冷笑着开口。

    聂灵儿停下动作,把眼看向聂红衣,明亮的双眸中带着渴求,希冀她说出放过几人的话来。

    奈何,对方却是位不屑于对手口舌争辩之人。

    “我说我会放过他们,你信吗?”

    聂红衣静静的盯着聂灵儿的双眸,许多年前,自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面对的就是这双眼睛。

    但当时眼睛中有惊喜、有同情,今日的则满是慌乱、挣扎。

    “我……我……”

    聂灵儿双唇颤抖,欲要欺骗自己说相信,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是急的双眸冒泪,娇躯轻颤。

    “灵儿,你忘了!你娘生前就对你说过,莫要与她产生瓜葛!当年我还不怎么明白,今日我算是明白了,此人就是一个恶魔!杀人无数的恶魔!”

    云师太缓了口气,不再步步紧逼,试图换一个方法说服聂灵儿。

    “今日你若放过她,以她的性子,以后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会惨遭毒害!”

    “你想想我们慧慈庵三百多人,她们都是你的师姐师妹,每日吃住同行在一起,难道你希望她们以后平白枉死不成?”

    “是啊!是啊!还有我齐家上下上百口人。”

    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急忙开口附和,他是金城齐家的家主,齐芥川。

    “灵儿姑娘,聂红衣现在身受重伤,你只要轻轻一剑,你今日所担忧的事就都会不在发生,江湖也会恢复平静。”

    李天成挣扎着抬起头。

    “你如果可怜她,可以点她的昏睡穴,这样会让她走的没有丝毫痛苦。”

    而被聂灵儿搀扶着的聂红衣,则是双眸冰冷,任由他们口舌讨伐,劝说聂灵儿下手杀她,至始至终不曾言语。

    “够了!”

    众人的声音直钻脑海,让聂灵儿娇躯乱颤,心思不停的来回挣扎,最终猛然一跺脚,头一仰,妙目怒瞪地上的几位。

    “有本事你们就自己动手啊!”

    “你们设计让我害她不成,还要让我亲手杀她!你们果然都是大仁大义之辈!”

    “在我身上做手脚的是谁?把我救过来的又是谁?我不傻,我还分得清!”

    聂灵儿双眸通红,呼吸急促,单手指着几人手指颤抖。

    “你……你……你们又是什么好东西不成?持强凌弱!为非作歹!你们就是一个个干干净净的人不成?”

    “聂首领做的事,至少光明正大!不比你们假仁假义强上百倍!”

    “妙音!”

    云师太双眸一睁,不可置信的看着聂灵儿。

    “师叔,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杀她的!”

    “我不仅不会杀她,我的命都是她给的,就算她要杀我,我也不会抵抗的。

    聂灵儿把头一低,声音慢慢的变得低沉。

    “妙音!你疯了!”

    “是啊,在很多年前,我就已经疯了!”

    聂灵儿仰起头,眺望天边,低声苦笑,随后身上僧袍一抖,两人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无名山峰,树木茂盛,蔓藤密布山体之上。

    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尼双手抱着双膝,蹲在山岩之上,痴痴呆呆的看着对面一位相貌更加出色的红衣女子。

    只是那女子眉峰太厉,显得有些霸气,少了女儿家的娇媚。

    “聂首领,你说,我们隐居起来好不好?就在这里,人迹罕至,没人打扰,也不会有江湖纷争。”

    女尼像是在对对方诉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说着说着,女尼陡然泪流满面。

    “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多年经常会想起你,每次想起你,我都要诵经百遍。只有这样,我觉得才能消减自己的罪孽!”

    “我是一个罪人!我是一个从心里就不干净的人!”

    “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自杀,以求解脱。是师傅救了我,她说人这一世如果过的不好,定是前世做的孽,才会受苦,只有受够了苦,才能得到解脱。”

    “想来我前世定然是很对不起你,做了很多孽,菩萨才会让我今生碰到你,让我每日都要遭到内心的谴责!”

    “我想忘了你,可我就是忘不了你,一时一刻都忘不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呜呜……菩萨……,我应该怎么办?”

    哭泣之声隐隐传来,经久不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