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三十九 天下大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 天下大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笃笃……”

    门声轻响,陈子昂放下的书籍,拿起边的一个小木锤,朝着桌上的一个小锣轻轻敲了一下。

    听到锣声,书房的小门被人轻轻推开,董芸儿身穿绣花的婢女青衫缓缓行了进来。

    “少爷,老爷让人把这柄剑给送了过来,还下了指示,禁止少爷这个月再出府外游。”

    董芸儿上托着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赫然是镇山剑步叔乘的佩剑。

    陈子昂起身接过,看了看董芸儿仍旧苍白的脸色,上比划了几下,眼露出一丝关切。

    “少爷是在担心我?”

    董芸儿犹疑了一下,迟疑的问道。

    见陈子昂点了点头,她心头一热,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多谢少爷关心,我没事,大夫说了静养几日就好!”

    “对了,老爷来的人说这把剑的主人是十路反贼……反王,大圣王座下的有名人物,在大圣王下众多武将当,步战可排前!”

    这个时代步战不比马战,毕竟战场厮杀通常靠的都是马战,也是因为如此步叔乘才会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任务。

    但能在武将众多的大圣军步战排到前,也足以说明步叔乘的实力高超了。

    陈子昂点了点头,把长剑摆到房间里的一个百宝阁货架之上。

    “扑通!”

    陈子昂一愣,却见到董芸儿竟然面对自己屈膝跪在了地上。

    说起来董芸儿不做她的董家小姐还没过去多久,在樱桃的恭维和陈子昂的放任之下,一些小姐习性还没有改过来。

    比如她对着陈子昂说话之时从不自称奴婢,都是以‘我’开口,下跪也只有在外人在场的时候才会出现,单独面对陈子昂之时她还从未跪下来过。

    张了张嘴,陈子昂也知道她是有事求自己,不过他还是上前搀扶过去,毕竟他并不喜欢跪拜这种礼节。

    “少爷,求少爷教我武功!”

    董芸儿以头触地,身躯奋力下压不让陈子昂搀起。

    摇了摇头,陈子昂上再次用了点力,少女还在抵抗,大有你不同意我就一直跪着的架势。

    ‘哎,真是麻烦!你不抬头看看,怎么知道我同不同意?’

    直起身子,陈子昂返回桌上拿出一张白字写上个大字,又再次返回。

    “同意了!”

    白字黑字个大字塞到少女面前,让她一脸尴尬的站起身来。

    ‘丢人了,太过激动竟然忘了少爷不会说话了!’

    脸红燥热,董芸儿在满心欢喜的情况下走出了房门。

    第二日,当董芸儿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书籍之时,陈子昂才暗道要遭。

    “少爷,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头发?”

    “还有,佛是什么东西?”

    “慈悲是什么意思?和仁慈是一回事吗?”

    “罗汉又是什么人?一样剃了头发为什么他们不叫做佛哪?”

    一连串的问话让陈子昂头脑发懵,心底里暗自后悔不应该把这门功夫教给她,当时只想着教给她还能给自己积累点经验,却忘了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佛教的传承,有些专业术语这里的人根本无法理解。

    想了半响,陈子昂尴尬一笑,只得回房再次按着记忆换了门功夫。

    ‘丫头,看来少爷的神功与你无缘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这些笨功夫吧!’

    陈子昂耸了耸肩,在心暗自嘀咕。

    ******

    而在陈子昂关禁闭的这一个月里,天下间却风云突变!

    宋府。

    宋府早已经变为了宋修处理政务的场所,原本的家眷奴仆早就另外安置在别的院落。

    宽敞的大厅之内,宋修府上的主要人物全都于今日齐聚一堂。

    宋修坐在主位,这些时日他完全执掌一郡事务,一句话就能掌控霸下无数人的生死富贵,也让他威严更重,只是坐在那里的气势就能压得堂下众人莫敢出声。

    “皇帝死了!京城前日传来的消息,死了已经日了!”

    宋修幽幽的张口,静静的观察着堂下众人的各自反应。

    众人脸上的表情千奇百怪、五花八门,有的惊讶,有的一脸恐慌,还有的眼露出窃喜之色。

    “不必质疑消息的真假,这件事已经捂不住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轰传天下。”

    宋修把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再次缓缓发声。

    “主上,当今皇上年不过十许,传闻更是身体健壮,能夜御数女,怎么会好端端的死了?”

    身材干瘦,留有寸胡须,目前负责霸下吏部的司马先生,上前一步朝着宋修拱问道。

    “据闻咱们的这位皇帝陛下就是因为女人而死的,那日夜晚就死在了慧妃的身上。”

    宋修身侧站着的孙先生代宋修做了回答。

    “哼!哪有那么简单,我估计就是某些人等不及了!”

    脸色苍白,身怀寒疾的徐维冷哼一声,不知为何,他身有寒疾却一副火爆的性子,这并不是说这人性格鲁莽,恰恰相反,徐维心思缜密,在诸多幕僚当作也是数得着的人物。

    “徐先生所料应该不差!现在新皇已经确定了下来,是皇上的十子周况殷。”

    宋修点了点头。

    “皇上的十子年岁不大吧?”

    人群有人问道。

    “上个月刚过了岁的生辰,而且他的生母是个婢女,身后没有门阀支持。”

    孙先生回道。

    “呲……,真是有够明目张胆的!皇宫的护卫统领是陈郡谢氏的人,京城的守城大将是江东沈家的人,那现在京城是谁说了算?”

    徐维一脸的苍白,眼却像燃烧着火焰,目光如炬的盯着上首的孙先生。

    “沈家!护卫统领谢长壁上个月因为护驾不力被免了职。”

    孙先生像是对京城之事了如指掌。

    “还有,定远侯顾安也死了,前天夜里被人灭了满门,还被人放火焚烧了侯府,大火整整烧了一个晚上才熄灭!”

    宋修再次开口,却震得全场一片混乱,竟然比死了皇帝还让他们震惊。

    “那居庸关可还在?不是,我说的是居庸关有没有被反王攻破!”

    徐维慌忙问道,定远侯负责镇守居庸关。

    他身侧一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缓声道:“徐兄不要激动,居庸关没那么容易被攻破的,况且居庸关要是打开了,我们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是欧阳亭,相貌俊美犹如女儿身,而且他不仅是宋修的智囊客卿,还兼了整备武库的职责,是位能能武的人物。

    “没错,居庸关挡在原九郡与外域十八郡之间,是一道天然的凭仗,原的那些门阀不会轻易把它交出去的。”

    宋修点了点头,又缓缓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办?”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起事不久,下兵弱将少,只要被人盯上那就是死路一条。”

    宋修眉头紧锁,声音低沉。

    “父亲大人不必太过担忧。”

    说话的是宋修子宋峰远,只见他拱了拱继续道:“我们霸下偏居西南,土地贫瘠资源稀少,身后只有更加贫困的泰安郡,对那些妄想入主原的人来说毫无威胁,想来他们也不会把注意力放到我们这儿的。”

    “话虽如此,但也不得不防,我们霸下虽然居于西南边陲,但有关山之险,只要占据关山之地就能坐观天下纷争以养自身,到时不说有望天下,但一个地方霸主之位却是妥妥的!”

    宋谕远也站了起来,道:“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觉得我们还是做好被人针对的准备。”

    “谕远说的没错,不管结局如何,只要我们拿下关山,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宋修点了点头,一拍座椅站起身子,对着堂下众人大喝道:“诸位!时逢乱世,是我等的不幸,但同时也是我等的大幸!诸位大多都是出生草莽,无缘与高位,但现在会来了!成败如何,就让我等一起来见证吧!”

    “张将军,你带人进攻关山,一定要一鼓作气的攻下来!”

    “喏!”

    张将军是宋修发小,彼此相交多年,还结为了亲家,也是协助宋修掌控霸下的最大臂助。

    “秦川,你去泰安郡,告诉那里的人,计划可以发动了。”

    “喏!”

    秦川身材修长消瘦,鹰眼勾鼻,双眸满是阴森之气。

    他是宋修的影子,一些暗地里的事务都是他来处理,也是众人唯一没有朋友的人。

    “启远,你传我命令,打开与泰安郡的关防,任由流民进入,但每一个进来的人,只要年满十周岁,身高超过车辙,都要无条件为我宋家工作一整年!不服者,杀!”

    “喏!”

    宋启远抱拳施礼。

    “峰远,你负责组织流民前往关山,让他们在这一年内让关山成为无路可走的天险!”

    “喏!”

    “谕远,你负责我们与诸多起事之人的联系,密切关注外界的消息,我会让秦川把他上的东西交给你。”

    “喏!”

    最后宋修又长长的一叹,低声道:“希望一切都不会太晚!”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