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96 中州天龙(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6 中州天龙(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年前,那场大战,玄阴教教主朱七偷袭聂红衣,以玄阴斩道剑气重伤于她。

    玄阴斩道剑气中蕴含奎木星辰罡力,侵入体内后,攻伐**、内脏,极难清除。

    聂红衣花费大量时间一点点消磨干净,身体才得以恢复过来。

    四年已过,聂红衣身上的伤势早在两年前就已恢复。

    但因为其间手下人在中州寻得了齐缨的弟弟,让她得了双枪王的传承,明了力魄勾连之法,为了成功勾连力魄,才一直闭关未出。

    靠着她那超出常人的体力,终于在不久之前,力魄与身相合,身体之力再次打破极限,天罡霸体也再进一步,防御力成倍增加。

    而力魄主人体的力量,用在斗战之法之上更是可以让她发挥的实力陡增数倍,自问实力足以自保,又欲吞噬精气,让自己的实力再次到达力魄所能承受的极限,聂红衣才出了关来。

    现在体内有了吞噬而来的八十一位高僧精气,实力自是一步一层楼的猛增。

    聂红衣相信,如果再碰到朱七的玄阴斩道剑气,自己的护体罡气绝不会再像四年前那般不堪一击!

    而如果对方这些年要是进步不大的话,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更何况,四年之中,除了养伤之外,她更是运转诸法奥妙诀,另创出了几门和自己相合的功法。

    诸法奥妙诀看似神奇,其实也是有极限所在。

    那就是这个秘法神通其实利用的是施法之人的潜意识一般的东西,所以创出来的功法并不会超过拥有者的见识、理解的极限。

    要不然拥有此法的天道宗恐怕早就走出了另一个长生大道了。

    但聂红衣拥有孙天君的传承记忆,论见识,论对功法的理解,论身怀功法的奇妙,都远远超过了谷天忘甚至这个世界的所有人。

    霸拳!

    就是刚刚一举击杀乐山寺八十一位高僧的拳法。

    融合了轰天劲,风雷震,各种拳法,可以把她的拳劲在空间任意角落全力爆发的霸道拳法。

    面对这种拳法,若要抵抗,必须要有比聂红衣更强的力道、更强的肉身才行。

    此拳初创之时,聂红衣曾经一拳把一座百米的峰头轰成粉末!

    在孙天君的记忆中看,本体所在的那个世界,还从未有过这般霸道威猛的拳法招式。

    当然,那个世界道基之人的法术和法器传承千万年,威力自然要比单纯的肉身之力要强得多。

    但聂红衣相信,当自己一步步的把三魂七魄全都融入肉身之后,自己的身体绝不比那些法器要差!

    “怎么,你们不服?”

    平淡的声音,内蕴浓重的杀机,也惊醒了一众乐山寺的和尚。

    “南无阿弥陀佛……”

    了智眼中满是悲苦,整个人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一般,把目缓缓一闭,压下欲要低落的泪珠,他缓声开口。

    “我乐山寺愿赌服输,从今以后,一切都听从贞王调遣。”

    了智本名吴山,是位孤儿,自幼被生父母抛弃在乐山寺寺门之前,身上只有一块刻着姓名的玉牌。

    自幼生长在乐山寺,这里就是他的家。

    少慕知艾,闯荡江湖之时遇上了他的挚爱,从此茶饭不思,一心还俗。

    坐师也曾开口挽留,却最终放他下山,与那女子同结连理。

    一晃三十多年已过,发妻早早逝去,子女也已成家立业,吴山却再次升起了向佛之心。

    今日乐山寺大难临头,曾召集俗家弟子声援,来者了了。

    而吴山则是义无反顾的舍家弃业而来,更是剃发再次为僧,恢复了原本的佛号了智。

    又得主持师叔临终嘱托,主持大局。

    今日师叔、师弟一众相交几十年的前辈兄长被人一举轰杀,他却只能眼睁睁的干看着,就连为他们报仇都不能。

    心中之悲苦,可想而知。

    “既如此,带我前去你们的藏经阁。”

    聂红衣微微额首,就欲迈步朝着山上行去,却又突然间抬头上望。

    却见那遥远的天际,正有一头苍鹰在空中盘旋。

    凝神细望,那苍鹰长有四五米,双翼一展更是可达两丈有余,褐色羽毛,根根成尖细的柳叶状,鹰爪似刀锋,鹰眼似铜铃,威风凛凛朝下而望。

    见到聂红衣抬头,那苍鹰猛然发出一声鹰啸,啸声尖锐刺耳,在高空回荡,竟如拥有雄浑的内功一般,震荡出层层音波。

    而聂红衣的目光却并未在这凶猛的苍鹰之上逗留,而是投向鹰背,那里立着两位男子,都是身着黑白阴阳道袍,长发用一根玉簪在头顶挽了一个道稽。

    一老一少,老者头发花白,双目深邃,面上古井无波,见到聂红衣看来微微打了一个稽首,大袖一摆,身下苍鹰当即破空遁走。

    少者不过二十出头,年轻气盛,双眸炯炯有神,看向下方的眼神中更是透出一股浓浓的占有欲,也是让聂红衣杀气一露,激的那老者告辞离开的元凶。

    “天龙道!”

    “哼!”

    收回双眸,聂红衣冷冷一笑,继续迈步前行,四周的僧人像是碰到恐怖的恶魔一般,急忙朝着两侧避开。

    身后的南宫无望抖手朝着天空发了一个信号,通知山下的军队上山,接收乐山寺资产,搬运典籍。

    佛家的藏经阁又名法堂,是说法藏经之处。

    乐山寺的藏经阁是一栋宫殿式的建筑,分四层,一楼讲经,二楼藏经,三楼武学典籍、经文秘本,四楼则是古籍、残本,经卷之多,是贞王手下这些年收刮之最!

    四楼,聂红衣随意的翻看着一本道家八路散手。

    八路散手,每一路又有八式,招式精妙,相互组合,无有穷尽,更有配套的内功运转法门,神魂心法。

    这种功夫曾经是他梦寐以求的存在,现在也只能给他提供一些有趣的想法,为诸法奥妙诀提供资粮,功法本身对他却是没有丝毫用处了。

    “聂首领!”

    一位身材浑圆,脸上带笑的中年男子从楼下上来,一脸恭谨的朝着他拱手施礼。

    “贞王殿下欲要纳碧柔姑娘为妾,想请首领前往,作为长辈参加殿下的婚宴。”

    此人名叫王富贵,俗气的名字,却是徐州富贵山庄的庄主,绝顶高手,一手金钱剑法闻名江湖,在贞王大军横扫徐州之时,举庄投靠,现为贞王府内务总管。

    “纳妾请我?”

    聂红衣停下手上的动作,眼中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我记得他娶中州端木家的那位小姐为妻的时候,都没有请我。”

    “这个……”

    王富贵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最终还是小声的道:“王妃虽是出自中州端木家,更是皇上赐婚,但两人的关系并不好。”

    “而这位碧柔小姐,虽然只是府里的一个丫鬟,但独揽殿下之心。殿下对此女几乎百依百顺,有求必应。”

    这个世界皇权微弱,所以也没有那么多规矩,皇室娶妾也不怎么在乎身份。

    “哦!此女长相如何?为人如何?作风如何?”

    聂红衣把眼一眯,双眸中红芒跳跃,让王富贵心头一跳,头颅低垂,不敢直视。

    赵桢因为吃过一次大亏,这几年做事稳重,虽然年不过二十,却已经有君王之风,打理的同城也是井井有条。

    两人时常通信,开始之时聂红衣还能靠着几世的积累做出指导,但现在却已经渐渐放开,任由赵桢独自施为。

    总体来说让聂红衣还算满意,但赵桢毕竟年幼,心性容易被外物引导,如果身旁之人有心,很可能把他的心性带偏。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合伙人会成为一个沉迷女色的无能之辈!

    “碧柔小姐性子温顺,待人有理有度,对于贞王殿下也是倾心已久。至于长相,这个……,定然是很好的……”

    王富贵毕竟是下人,不便多说,但很明显,相对于端木家的那位大小姐,他更愿意这位碧柔成为赵桢的身边人。

    “嗯,何时成亲?”

    聂红衣点了点头,只要对方不是一个以美色惑人的妖精就成,其他的,她并不关心。

    而听王富贵话中的意思,对方明显不是那种以色娱人的狐媚子。

    “七日之后,徐州各位有头面的人物都会到,到时候殿下想让首领做长辈,受两人敬酒。”

    王富贵急忙开口。

    “好,告诉赵桢,我会去的。”

    “蹬……蹬……”

    脚步声从楼下响起,一人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王总管,金银统计完了。”

    “这么快?”

    王富贵倒是一呆,以往查抄其他门派,都是要忙个几天功夫的,而乐山寺这么大家产,他都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寺里有专门的统计账本,分门别类,相互对照很快就点清了。”

    那人脸上红光满面,十分兴奋,应该收获不小。

    “多少?”

    王富贵下意识的搓了搓手,两个小眼睛透着明亮的精光看着来人。

    “五十万两黄金!近千万两白银!金银珠宝另算。总之,这次是趟大收获!”

    那人激动的双腿打颤,说话时嘴皮子都在抖动。

    “呲……”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王富贵也是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这群和尚真是有病啊,藏着那么多钱留着带到西天不成?”

    虽然心中兴奋,但王富贵也不由妒忌的大骂起来。

    他身为富贵山庄庄主,但几辈子经营家产,竟然也不及对方的一个零头。

    而乐山寺却是不经营产业的,只是收租子,收他人的捐献,竟然藏了这么大一批金银!

    在聂红衣留在乐山寺藏经阁观看经卷之时,一头苍鹰已经飞过百里,来到了玄阴教驻地的上空,苍鹰绕空盘旋,久久不坠。

    “苏道友,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叙!”

    朱七洪亮的声音在下方响起,只见玄阴教中门大开,两列教众排好队,朱七带着左右护法,四位堂主,八位舵主一涌而出。

    “啾……”

    天空响起尖啸之声,一个年轻人从天而降,落在玄阴教门口。

    “朱教主,家师去同城了,那里几日后有热闹要看,命我先来一步。”

    年轻人头颅高高昂起,姿态高傲。

    “在下方左道,您放心,有我在,那聂红衣绝不敢拿你玄阴教怎么样”

    见朱七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方左道冷冷一笑,一拍自己的肩头,一柄长剑倏忽间直冲云霄,洒出万千紫色光辉,把天际都染成奇异之色。

    “紫霞仙剑?”

    朱七双眸一睁,不可置信的看着天际的霞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