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95 灭佛一拳(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5 灭佛一拳(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金刚拳印乃是佛门至高无上的降魔密法之一,拳印一结,三密相合,具有无限威能,可荡尽一切邪魔。

    拳印所化烈日,映入双眸,竟能引起神魂之中意念的沸腾,换做他人,此拳一出,怕不是意念全消,脑海一片空白,任由对方施为。

    即使可以抗下这股拳意,反应也会慢上半拍,高手相争,慢上一瞬也是生死之别。

    另一边,一根金刚降魔杵携带着金刚愤怒之力,轰然击出,四周虚空晃动,杵下劲风甚至撕扯的虚空成了梭行状,围绕杵身旋转。

    怒目金刚手中的金刚杵本是虚像,但在这一翻一压之中,杵身金光凝实,宛如实物。

    金刚降魔大阵本是攻伐之阵,不善守护,因而慧定他们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先发制人,只要对方接上这一招,就可以以一招已过为借口轻易获胜。

    如若对方不接,有佛眼定住、金刚拳威压、金刚杵砸实,就算是聂红衣是宗师,也要她好看。

    下方的聂红衣背负双手,眼中带着赞叹,身周光芒一盛,化作一个圆形护盾,把她自己罩在其中,裹得严严实实,竟是不闪不避,真的打算硬接对方这一招。

    而且她还有闲暇仔细的观看对方这金刚降魔大阵的运转路线,真气变换之法。更是瞬息之间扫过那金刚降魔杵,把那杵身看的一清二楚。

    这柄有虚化实的金刚杵通体金亮,花纹繁复,一端成三棱带尖之状,中间有三个佛头为柄,一做笑状,一做怒状,一做骂状,代表着佛门降伏魔怨之心,也有这击杀妖魔之力!

    “轰……”

    浩大的金光落在那单薄透亮的护罩之上,沉闷的声响猛然响起。

    大地一沉,占地数亩的广场地面瞬间下陷两尺有余,四周烟尘四起。

    受此震动,广场中间的八具铜鼎猛然一跳,朝着天空飞了十余米之高,又重重落地,砸出一大片灰尘,腾起漫天的香灰。

    但这八具大鼎竟是纹丝不差的落在原地,分毫未移!

    天罡霸体到了聂红衣这一步,早已可以勾连虚空大地,甚至强行把脚下数亩的地面和自己的护身罡劲捆绑在一起。

    任何外力的打击都会分毫不差的平摊到这广场之上,这也是聂红衣可以不闪不避的根本原因。

    当然,此法虽然巧妙,但也就是能欺负欺负不入宗师的人。入了宗师,一举一动威能凝实,绝不会被人轻易卸去劲力。

    而罗汉降魔大阵虽然威能强大,但到底还是由几十个人组成,不可能把全部的力道熔炼如一,在聂红衣这等高手眼中,更是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一层层或强或弱的真气力道。

    “阿弥陀佛!”

    一击过后,众僧全都心头一沉,慧定口诵佛号,声音中竟是隐隐透着股悲戚和大无畏之意。

    “阿弥陀佛!”

    后方诸僧同时低喝,合十双手朝前一伸,双掌按入身前之人的后背,把全身真气渡入对方体内。身前之人又按入在前一排之人,最后落入两位老僧后背,两位老僧身躯一颤,面上红白之色不停变换,像是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涌来的浩大真气,随后各出一手,按在主持慧定的后背之上。

    “咔嚓……”

    慧定身上的黄色僧袍猛然爆开,露出他筋肉纠结,高高鼓起的上半身。

    笼罩全场的金光法相猛然回缩,落入慧定的身上,让他整个人化身一位金色的佛陀,带着怒骂苍天之色,一指点出。

    “嗡……”

    虚空晃荡,一层层涟漪浮现,瞬间弥漫到了聂红衣的身前,而那慧定,则是全身渗血,血色与金光同耀,满是与敌同陨之意。

    “好和尚!”

    聂红衣脸色微动,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一击过后,就算他们得胜,慧定也是必死无疑。

    不仅是他,就连他身后的两位,两位身后的四人也绝对难逃一死,甚至除了后面一排之人外,其他人即使不死,一身功力也是废了!

    “接我一拳!”

    虽然感叹对方的决心,但聂红衣却未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面色一正,她迈步出拳!

    聂红衣的拳头晶莹、无暇,有如美玉雕成,完美无缺,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但此拳一出,天地倏忽一暗,所有的焦点都落在她的拳锋之上,就像是漆黑之夜的火烛,它的光芒掩盖了一切。

    虚空像是静止一般,只有这拳锋在前进,最后轻轻的碰到那一处涟漪之上,滔天之力轰然爆发!

    虚空一片混乱,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透明波纹瞬间覆盖了方圆十余丈的距离,把组成金刚降魔大阵的乐山寺诸多高僧全都笼罩在内。

    透明的波纹像是一个巨大的琉璃世界,里面的人就如困入其中的飞虫,面目清晰可见。

    铮亮的光头,惊讶的双瞳,决死的眼神,泛黄的僧袍,苍白的五指,一切都栩栩如生,却凝固其中,透着股毫无生机的死寂之感。

    “轰……”

    琉璃世界轰然破碎,晶莹剔透的世界里猛然填充上了无尽的血色,八十一位乐山寺高手,像是碎裂的水晶一般,支离破碎,轰然爆开。

    广场上血光漫天,没有残肢,没有碎肉,只有血色。

    短暂的静止之后,血色扑天盖地,宛如血色海浪,扑天盖地的涌向四方,笼罩天际。让这佛祖常驻之地,化作修罗炼狱,却偏偏还透着股奇异的美感。

    “呼……”

    像是呼吸之声传来,立与血海之中聂红衣单手一身,晶莹如玉的手掌在那血海之中越发引人注目,手掌五指微收,漫天血海随之收缩,万流归源一般没入那手掌之中,最终消失不见。

    微风在广场之上吹拂,刮的地上那一片凌乱的僧服飘飞,念珠滚动。

    而原地那乐山寺八十一位高僧则消失无踪!

    “一招。”

    聂红衣放下手掌,身躯笔直而立,伫立当场。

    绝世容颜俏丽依旧,眸子中的血光仍在起伏,双眸扫过在场僧众,她淡然一笑,缓缓开口。

    “你们输了。”

    “妖……妖……妖魔!”

    不只是何人颤抖的声音响起,随后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几位乐山寺和尚双眸变得癫狂,手足舞蹈,毫无章法的就扑了过来。

    扑来之时,还在疯狂大叫,言语不清。

    看样子,竟是像已经疯了一般。

    “哼!”

    聂红衣眉头一皱,猛然低哼,风雷震荡的音波之力一闪而过,冲来的几人身在半途,就猛然爆开,化作漫天血肉,污浊了这佛门殿堂。

    “怎么,你们不服?”

    淡淡的声音飘来,剩余的僧众身躯陡然一颤,有不少人更是大小便失禁,腿脚发软,当即瘫倒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