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92 天下大乱(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2 天下大乱(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

    天际响起爆鸣之声,一股无形的震荡之力横扫方圆十余里,东灵山山巅像是被人用巨刃削过一般,被切成一个光滑的截面,山峰的尖头被飓风吹裹着飞向天边。

    漫天剑影纵横,剑气狂飙,天际寒光滚滚,杀气逼人!

    漫天掌印坠落,浩大的劲气,让虚空动摇,地动山摇!

    两道人影纠缠在一起,疯狂对撞,一道道无形的冲击波像海浪一般不停的朝着西面八方涌去。下方东灵山山体,巨石滚落,树木拔地而起,一片混乱。

    此时的聂红衣脸色发白,嘴角含血,背后披风已经被剑气绞碎,七八道深可见骨的剑痕狠狠的印在她的后背,而朱七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头发披散,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丝,手中宝剑暗淡无光显然已经受损严重,三十六道玄阴斩道剑气已经彻底消散一空。

    就连他体内的真气,也是枯竭到了极点,几乎无力虚空悬浮。

    他头顶的金黄铜牌乃是一枚地底金精奇物,天生可吸纳金精煞气,本是藏于地底,被玄**几百年前的一位前辈取出,经过历代祭炼,成为教中至宝,可以放出金精煞气杀敌或者护持自身。

    不过今日过后,此物却是已经毁了!

    不同于刘开元和聂红衣这等散修,朱七身为玄阴教教主,背后有千年大派做后盾,奇功妙法先不提,各种奇物神兵也是层出不穷,但就算如此,他竟然在聂红衣击败刘开元之后偷袭也不能占上上风。

    至于劫杀聂红衣,此时更是成了一个笑话!

    要不是苏散花放手,甚至朱七自己今日都难逃一劫!

    “轰……”

    两厢对撞,两道人影最终摇摇晃晃的隔着里许之地立于虚空。

    “聂红衣,我们没完!”

    恨恨的看了一眼手中碎裂的铜牌,朱七咽下涌到喉咙的血液,强压身上的伤势,朝着聂红衣怒吼。

    “彼此彼此!”

    聂红衣说话间也是脸上的肌肉抖动,却是被侵入体内的剑气激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苏宫主,今日多谢手下留情!他日我再登门拜访。”

    朱七对着聂红冷冷一笑,手中宝剑猛然爆出一股清光,往他身上一罩,猛然遁走。

    临走之时,还不忘开口感谢一下苏散花。

    而苏散花则是脸色发白,虽然朱七有意把自己推到聂红衣的对立面,但刚才在他们两人战斗的最激烈的时候,自己袖手旁观也是事实。

    “聂首领,在下身后还有傲仙宫千百人,实在是不便得罪玄阴教……”

    苏散花的眼神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宫主不必解释,一开始阁下的出手相帮之情在下记在心里。”

    聂红衣面无表情的对着苏散花拱了拱手。

    “今日在下力疲,不能久留,先行告辞!”

    说完脚下一顿,身周清风一裹身躯,就朝着下方遁去,瞬息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苏散花呆立当场,双眸中光芒闪烁不定,最后轻轻喟叹一声,一摆袖袍,朝着远处飘去。

    不久之后,血衣修罗聂红衣大败义薄云天刘开元轰传江湖,更有玄阴教教主偷袭聂红衣,结果两败俱伤作为落幕!

    天下震惊!

    聂红衣也一跃成为江湖中顶尖宗师的存在。

    不过自此之后,徐州江湖形势日渐严峻,贞王府与玄阴教大小摩擦不断,时不时的还大战两场。

    玄阴教高手众多,更是屡次偷袭贞王府,同城城主司徒成父子先后身亡,倒是赵桢像是奇迹之般,屡屡逃过暗杀,更是站稳脚跟,把同城整治的固若金汤。

    另一方面,南宫无望偶有出击,率领数千兵将,近百先天高手,攻伐徐州境内的富贵山庄、清风观、飞鹏帮,靠着战阵之利,无人可挡!

    整个徐州的地盘开始渐渐收拢道贞王的手下,除了玄阴教所在的南阴郡。

    赵桢仿制周朝军制,设立武部,贞王亲自出任为武部总领大将军。

    下设骠骑、虎威、中军、抚军四将军,每将下辖四位中郎将,其下再有校尉、百夫长、十人队长等职。

    设天下武库,收拢各门各派秘籍,凡是军中将领,可凭职位、功绩前去换取相学功法,一时间,万民相拥,贞王府兴盛的如火如荼。

    只是寥寥四年的功夫,徐州贞王赵桢的手下已有三万常驻军队,其中炼气之人足有四千,先天高手也有近三百余人!

    但自从当年东灵山大战之后,聂红衣和朱七再也没有露过头,世人猜测他们两人应该是身受重伤,行动不便,或者可能已经身陨也说不定。

    当今天下虽然混乱,但贞王如此动作却也不可能不被人惦记,但这个时候却已经无人关注。

    三年前,并州曹猛造反,又有魔教作为后盾,月余功夫就攻下大半越州,率军挺近,直逼其后的蜀州、宜州!

    而曹猛之所以有那么快的进攻速度,则是因为他的军队里竟然也是有了战阵之法。

    扼守并州的莲山关卡被一日之内攻破,数支上万军队所组成的战阵无人可挡,瞬息之间横扫中原大地。

    越州第一大派,齐云派,掌门人长白仙剑大战魔教右护法,不敌而逃,昭示着越州已经彻底落入魔教的手中。

    前年年节之时,贞王大开武库,并州曹猛自立为魏王,宣告并、越两州与大周分开,另成一国。

    第二年,魏军再次出征,兵分两路,入宜州、蜀州。

    天龙道宗师宫九立于宜州平原,大战魔教左护法魏冉,不分胜负。

    蜀州自古就是修行术法之地,其内更有天下顶尖大派天剑宗,因而魏军的攻势陷入僵持。

    总之,此时天下大乱,人心惶惶。

    东灵山,山巅之上。

    几年前这里被削平,现在又被人在那平顶山巅之上建起了一个七层的楼阁。

    楼阁通体都是以坚固的天青刚岩铸成,高有十余丈,占地数百平,几乎就是一个小小的峰头。

    楼阁内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籍,有经史子集,有兵工农商,更多的则是武学典籍。

    七层楼,每一层的武学典籍都要高深一个档次,而第七楼,则是孤零零的放着两根短枪。

    此楼名叫红衣楼,虽然里面摆满了江湖中人人向往的功法典籍,却极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聂红衣,今日的太行山脉不为人知的总盟主,这两年里都一直在这里闭关修炼。

    “咯吱……”

    门开,一位女子缓步进入,四下看了一眼,噔噔噔的直接跑到了第七层。

    “师尊,贞王让我给您的信。”

    女子身形姣好,面容俏丽,长发挽成凌云鬓,身着黑白交杂的长袍,却是聂红衣的女弟子齐缨。

    她见赵桢年纪比她小,就是不叫他师兄。

    “嗯,放下吧!”

    阁楼四角,有檀香袅袅,中间有一蒲团,一位绝色女子正盘膝端坐蒲团之上,女子身前悬浮两杆短枪,短枪起起伏伏,像是与女子的呼吸相合。

    “师尊,您的伤势没事了吧?”

    齐缨关切的问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

    女子缓缓睁开双眸,室内像是电光闪过,虚室生光。

    “双枪王所修的七魄竟是力魄,倒是出乎我的所料,不过却是正合我的需要。”

    喃喃自语之中,聂红衣把手一伸,信件落入掌中。

    “乐山寺,罗汉降魔大阵!”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