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92 玄阴教主(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2 玄阴教主(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阴教,传承已有一千多年,是徐州第一大教。

    玄阴教教主朱七,宗师高手,修行玄阴斩道心法,可勾连人体七魄中的精魄。

    玄阴斩道剑气,可引动奎木星辰之气融入己身,与自身真气相合,化作无坚不摧的杀伐剑气。

    在本体所在的世界,精气神三者相合,合成道基。道基之后,真气化作法力,肉身也被称之为法身,神魂化为神识,三者都有了质的改变,与先天之时有天地之别。

    而法力也会因为修行的功法不同,呈现不同特色。

    如修行火行功法之人,法力往往具有火焰性质,出手间满天红光,彩霞翻飞。

    当然,通常也很少有人会直接运用法力出手,大都是以法力为撬杆,引动天地元气化作法术,或者驱动法器等种种手段对敌。

    但法力已经变质,与先天真气远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东西。

    而在这个世界,步入宗师,以精气为主的武道修行之人却无法转化为法力,而是另辟奇径,在真气内熔炼诸天罡煞之力,这样虽然少了法力的灵动,也无法驱动法器。但单纯的威能,却要远超法力本身。

    这种方法,倒是像极了神通秘法。

    而神通秘法,传闻又是远古之时修行者的修行功法所改良而来。

    聂红衣在得到谷天忘的记忆之后,才对此有了些了解,也有了些许猜测。

    玄阴教的玄阴斩道真气,就是融入了白虎七宿中的奎木星辰之力,专功杀伐之道,威力惊人。

    剑气普一出现,天空中就像多出了三十六道漆黑细长的印痕,组成奎木星宿之相,朝着大战之后精疲力尽的聂红衣当头斩下!

    “玄阴斩道剑气!玄阴教教主,朱七!”

    此种剑气,当世独属一家,更是只有一人修成,苏散花自然能够一眼分辨的清楚。

    聂红衣自然也能明白,而且那种毛骨悚然,死意来临的感觉更是让她明白来人对自己的必杀之心。

    危急之刻,聂红衣并未慌乱,心头佛音禅唱更是压下了心头的杂念,心神一沉,进入到一种无喜无悲的境界之中,虽不能临阵爆发,却也能最大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身后披风一抖,运起清风遁法,逍遥游身术一动,聂红衣已经身化一道流光直冲天际。

    但朱七蓄谋已久,怎会这般轻易的让聂红衣遁走?

    四周的剑气陡然一盛,剑光一展,周围的虚空当即冻结,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一般,把聂红衣死死的困在其中。

    一道红芒在虚空游走,却被那剑气压迫的不停朝后移动,渐渐的压缩着聂红衣可以移动的空间。

    “朱七,枉你为一代宗师,竟然如此不要脸皮!”

    苏散花也并未在一旁干看,作为决斗的证人,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趁人之危,插手决斗之中。

    在剑气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动了手,脚步一踏,四周星辰虚浮,正中紫微星辰闪耀,方圆数里之地宛如星宫。

    傲仙宫沟通的是天冲魄,主神魂。

    其镇宫法门,降星仙术可以以神魂引动诸天星辰之力,化作灭世之光,威能无俦。

    紫微星闪烁,蓄势待发,星力更是镇压虚空,搜寻朱七本体的藏身之地。

    “聂红衣为人做事实在太过,她要在,指不定哪天就跑到我玄阴教门上来。今日刘开元胜了也就罢了,输了,聂红衣却也不能活着!”

    奎木星宿之力专主杀伐,功法与心性相合才能有所成就,所以玄阴教历代教主也是杀伐果断之人。徐州有聂红衣的徒弟赵桢在,以她们的做法,动辄灭人满门,朱七自然如坐针毡。

    虽然他不怕,但为了避免以后被聂红衣找上门来,让玄阴教途遭磨难,朱七觉得还是自己先下手为强为好。

    “就凭你,藏头露尾的东西,也配!”

    聂红衣身形在剑气之中游走,让剑气压缩的速度变换,开口冷哼之中,双手一扬,混元一气大擒拿手已经使出,两只巨大的手掌,带着股镇压天地之力,狠狠的捞向身前的两道剑气。

    同时双眸中红光大盛,直入里许之外的一处虚空之中。

    虚空晃荡,涟漪一般抖动,露出一位身着丹砂玄衣,腰挎长剑,肤色黝黑,眼中杀气外溢的男子。

    “哼!”

    朱七冷哼,不管不顾自己暴露身形,剑气周围的几道剑气猛然朝里一缩,压制聂红衣的同时也斩向那手掌。

    苏散花单手一点,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罩向朱七,同时几道寒星飘出,落向那围住聂红衣的剑气,欲要先把人解救出来。

    “休想!”

    冷喝声中,朱七腰间的长剑腾空出鞘,舞出千百朵剑花,洒落一道道剑影,挡向寒星。同时脖颈之间也飞出一块金黄铜牌,在他头顶停驻,化作浓郁的金精煞气,挡住了下落的星光。

    “苏宫主,聂红衣的为人你还不清楚?这种人就是天下祸乱的根源,救了她,得罪朱某,值得吗?”

    “如果朱教主想与聂首领公平一战,可以另选时辰,今日苏某作为中证人,却是无法坐视不管。”

    苏散花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却是摇了摇头。

    此事事关傲仙宫名誉,而且朱七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卑鄙!

    “姓朱的,你当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不成?”

    聂红衣冷笑声传来,被剑光压制的罡气擒拿手猛然一涨,轰然爆开。而聂红衣身躯一涨,双眸红光外溢,浑身惊人的杀气冲霄而起,如同一头骇人的凶兽,身躯一晃,竟是来到几道剑气之前。

    “给我破!”

    吼声如同传自远古蛮兽之口,震得虚空晃荡,聂红衣单拳扭动,轰然朝前一捣,身后的虚空猛然给人一种塌陷的感觉,一股超出朱七想象的沛然大力从那拳锋之中涌出。

    步入宗师之境,让聂红衣的肉身成倍的提升,而因为与真气相合,肉身的承受能力也是大大的增强,原本斗战之法一倍、两倍的增幅已经是极限。

    而现在则是五倍!

    所以聂红衣最强的一面一直不是防守,而是进攻!

    天下最为狂暴的拳劲爆发出来,那几道剑气像是巨浪之中的小船,只是微微挣扎,就被掀没。

    拳劲余势不绝,震动虚空,朝着远处的朱七涌去。

    虚空无有实质,但在那拳劲之下却像是被凝练的琥珀一样,挤压、崩散,化作片片碎片。

    “这不可能!”

    远处的朱七双目圆瞪,惊骇欲绝。那三十六道剑气可不仅仅是他的玄阴斩道剑气,更是他日日收纳星辰罡力如同远古之时修炼法器之术凝练而成。

    平时都是藏于体内,对敌也都是以普通玄阴斩道剑气对敌,并未使出。

    但一旦使出,无有不胜!

    今日为了避免聂红衣逃走,他才一口气全都放出来,却不想竟被人一拳轰灭数道!

    如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天下间竟然有人单凭拳头就轰灭了自己凝练几十年的剑气!

    “既然如此,今日就更加留你不得!”

    惊怒过后,朱七的杀机越发旺盛,一手点上头顶的金黄铜牌,抵挡袭来的拳劲余波。一手一掐剑诀,剩余的剑气猛然朝着聂红衣狂飙而去。

    红影经天,借着破开的空隙直冲朱七而来。

    远处的苏散花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手上的动作一停,以一种不可察觉的速度放缓了对朱七的攻势。

    “去死吧!”

    聂红衣一声狂啸,不管不顾身后袭来的剑气,眼中红光闪耀,透体一尺有余,双拳狂舞,照着朱七身前的精金煞气疯狂砸落。

    “你疯了!”

    朱七一脸大变,却是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疯狂,竟然不避自己的剑气,也要给自己来几下。眼中怒色一起,一口鲜血喷出,一边奋力支撑着身前的护身玉牌,一边狂催剑气,朝着聂红衣斩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