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三十八章 三拳打死-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三拳打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陈子昂一轻轻拂过少女的眼颊,又缓缓把她的身子放了下来,脚下一踏整个人竟然直冲宋鲁而去。

    “孽障!你想干什么?”

    今日的宋鲁全身披甲,头顶黑缨,身披罗袍,持凤翅镏金镋,对着陈子昂怒目圆瞪,见陈子昂来势凶猛,牙关一咬,凤翅镏金镗已经当头劈了下来。

    陈子昂的身躯在半空违反法则般的一扭,避开了兵刃,右握拳狠狠地朝着宋鲁撞了上去。

    “呀!”

    宋鲁一声大喝,双臂一拧,把镗杆往胸前一格,硬生生接了陈子昂一拳。

    “嘭!”

    “希律律……”

    拳杆相碰发出闷响,宋鲁双腿用力,胯下骏马前蹄上扬,仰头悲鸣,马躯竟然贴着地面向后滑了数米才停下来。

    “呸!你个孽障!你真的想要老子的命啊!”

    宋鲁虎口开裂,张嘴吐出一口血痰,怒视陈子昂,一众兵丁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均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

    “犯人要逃!”

    有人眼尖,看到躲在马腹之下的步叔乘趁翻身拽住秦谈亮,背在自己后背之上,朝着一旁街道里的酒楼极速的冲了过去。

    陈子昂猛一转身,劈夺过身旁一位士兵的长枪,屈膝仰身,奋力一掷!

    “呜!”

    长枪破空,直奔两人而去。

    “步大哥快走,不要管我!”

    秦谈亮一直注视着身后的动静,此时一拍步叔乘的后背,身子一跃而起迎向了破空而来的长枪。

    “噗!”

    长枪透体而过,余势不绝继续没入他身后的地面数尺,差了一丝就蹭到步叔乘的腿部。

    “扑通!”

    秦谈亮张了张嘴,身躯晃了晃当即就栽倒在地,眼看是活不成了。

    “书生!”

    步叔乘脚步一顿,转身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身子朝后一靠,哗啦啦声已经撞开了门板落入酒楼之内。

    “滚开!都给我滚开!”

    步叔乘一边大吼一边朝后门狂奔。

    酒楼内一片慌乱,几个来不及躲闪的客人被步叔乘一撞,就像被狂奔的骏马撞了一般,朝着两侧倒飞而去,重重的砸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外面的陈子昂脸色未变,急冲几步,一脚垫在酒楼门前的木桩之上,借力跃起上跃数丈直冲屋顶。

    “啪啪!”

    陈子昂脚下用力,屋顶瓦片脆响,两个瓦片已经落入,身子前冲几步,下方小巷里就出现了步叔乘狂奔的身形。

    “嗖!嗖!”

    陈子昂上瓦片瞬间脱,直奔步叔乘后背,身形紧随其后一跃而下,五指虚伸成爪,骨节脆响,整个人犹如从天而降捕食猎物的苍鹰,朝着步叔乘当头抓下!

    步叔乘疾奔的身子猛然一晃,躲过了后方袭来的暗器,也看到了从天而降的陈子昂,伸朝一旁一探,不知谁家的大门门板就被他扯了下来,大喝一声就朝着半空的陈子昂拍击而去。

    “轰!”

    本就不结实的门板四分五裂,朝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去。

    场面一静,陈子昂与步叔乘对面而立,两者相距已经不足五米。

    步叔乘心一叹,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死,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双目一凝双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口静静的颂道:“是法平等,无分高下!”

    遽尔浑身气质收敛,一上前一朝后,直面陈子昂道:“宋郎莫要得意,今日我等兄弟几人虽然死于你,他日却自有方圣公为我等报仇!”

    陈子昂心冷哼,也不二话,脚下一垫身躯已经穿了出去。

    “呼!”

    右拳一探,平地里就刮起了狂风,步叔乘两一错,筋骨齐鸣,身成十八盘之势朝着陈子昂迎了上来。

    “嘭!”

    步叔乘身躯一震,拳架在陈子昂一拳之下崩散开来。

    屈步上前,陈子昂再次出拳!

    “啪!”

    拳掌相交,步叔乘浑身劲力涣散,骨节酥麻。

    陈子昂猛一吸气,后背脊椎一炸,肌肉收缩,身形猛然一窜,第拳轰然击出。

    步叔乘眼露绝望,奋力把双交叉抵在胸前。

    “轰!”

    一道人影轰然倒飞十余米远,直到撞在了一堵墙壁之上才停了下来。

    “哇!”

    步叔乘微微张口,五脏碎末混合着血液就喷了出来,身躯也从墙上缓缓滑落,屈膝跪在了冰凉的地面之上。

    “拳!呵呵……。”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猛然一软,仆倒在地没了声息。

    陈子昂缓缓收回拳头,冷冷的看了地上的尸首一眼,转身离去。

    大街之上,宋鲁一脸慎重的盯着缓步行来的陈子昂,拉起马缰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缩在一群士兵之。

    “少爷!”

    董芸儿面色苍白,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当时辣书生秦谈亮本来准备把她和樱桃一起拿下的,不过董芸儿父亲身为一方大将,她也学过一些防身的功夫,面对重伤的秦谈亮竟然躲了过去,只是被他一掌击在腹部,直到现在才恢复过来一丝力气。

    陈子昂点了点头,缓缓来到樱桃的尸首之前,屈膝把她抱起,挑了一个无人的方向缓缓行了过去。

    董芸儿面色凄然,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

    “哼!呆子就是呆子,就算开了窍也不明白谁亲谁近,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婢女跟自己的叔叔动!”

    宋鲁松了口气,看着陈子昂远去的背影低声咒骂,心口一闷,一口淤血再次呛出,心下不由得更加恼怒!

    “这位少爷,东西送你了,不要钱,不要钱!”

    一间香火纸马铺子之前,胡须发白的掌柜慌乱的递给董芸儿一个放满冥币的纸筐,对着两人鞠躬作揖只求两人赶紧离去。

    他虽然是做的死人的生意,却不代表欢迎死人进来。

    “少爷,樱桃无父无母孤身一人,不过她说喜欢城北桃园的风景,不如把她葬在那里吧?”

    董芸儿看着陈子昂抱着樱桃四下乱逛,引得路人纷纷探视,不由上前低声开口。

    身子一顿,两人朝着北门行去。

    城北是有一片不小的桃林,一位相貌俊秀的年轻人正在精心的打理着桃枝,期盼着来年的好收成。

    “那人姓赵,赵小六。这片桃林是郡城罗家的产业,他负责桃林的维护,算是一个花匠。听闻他是泰安郡前几个月逃来的流民,在一个董府的小婢女帮助下得到了这个职位。”

    “董府姑娘知道吧?不久前被宋大人灭门的那个董府。”

    一个老者指着年轻人对董芸儿介绍着。

    董芸儿冷着脸点了点头,反身回到了不远处一个山坡上,对着陈子昂重复了一遍。

    ‘原来你喜欢的不是桃林,而是桃林里的人啊!’

    低头看了看地上一脸平静的少女,陈子昂暗叹一句,起身捡来了些许枯枝堆成一跺。

    大火熊熊,映照着陈子昂略有些黯淡的面容。

    他虽然和樱桃相处不久,但心底里蛮喜欢她的个性的,想起当时自己送她水果时少女那开心的面容,两人蹲在地上捡拾豆子的情景,这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可惜,佳人已逝……

    董芸儿站在陈子昂身后早已泪流满面,她只觉得自己心绞痛,当自己痛失双亲之时是这个姑娘给了自己安慰;当自己无法接受地位转换之时还是她仍旧叫着自己小姐。

    而自己哪?却从来没有给她过一个好脸色,就连她一脸憧憬的说起城北桃林之时,自己也在抱怨着今年的桃子何等难吃。

    原来我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感受……

    微风徐来,把尸首燃烧后的灰尘吹向远方,落入到那正修建树枝的青年身旁,灰尘绕着他的身体缓缓旋转,久久不舍得掉落地面。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