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87 天龙八音(感谢书友肯谷爹的堂主打赏!)-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87 天龙八音(感谢书友肯谷爹的堂主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聂红衣,你别太过分了!”

    刘开元冷着脸立于虚空,身前飞剑悬浮,眼中杀机外露。

    “什么叫做过分?我的规矩就立在那里,后果也放在那里,既然犯了我的规矩,就要承担它的后果!”

    聂红衣红袍,血色披风,如墨长发舞动,绝世容颜上煞气逼人,面对刘开元丝毫没有想让的意思。

    “没人可以例外!也没人能够例外!”

    她的脸上一片冷然,说话间身在半空,筋肉一嘣,一拳就朝下击出。

    晶莹如玉的拳锋以泰山压顶之势轰然砸下,简简单单的一拳,毫无花哨,但其中凶残蛮横的拳意却已经笼罩了刘开元及他身后的风如醉!

    “你真的是太嚣张了!”

    一向以淡然示人的刘开元也不由的脸上变色,双眸中精光一闪,身前的寸许小剑已经化作一朵朵七彩莲花,一层层绽放开来的剑莲带着股无始无终的意境,消磨着袭来的拳劲。

    多年修行,刘开元早就明悟到了御剑唯心的道理。

    他的飞剑就如同画圣手下的画作,书圣笔下的书法,刚柔意蕴内藏其中,已经超脱了技艺的层次,触摸到了道韵的边缘。

    “今日先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天高地厚!”

    冷哼之中,剑式变换,由绵绵不尽的剑莲化作十余道狠辣无情、至刚至猛的晶莹剑光,急斩而去!

    “哼!”

    聂红衣冷哼一身,身躯外放光芒,化作一个带着金刚般坚不可摧的圆形护身罡劲,把她的肉身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

    “我也一直想见识见识刘盟主的剑法!”

    十余道剑光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撞在聂红衣的护体罡劲之上,却不能让那罡劲晃动分毫。

    “看来不过如此吗?”

    聂红衣冷冷一笑,脚下一踏,虚空中无形气浪轰然涌向四面八方。

    空中的女子单手握拳,身躯如同一弯张到了的弯弓,拳锋似箭,轰然朝着下方轰出。

    此拳一出,虚空晃动,刚猛暴烈的拳劲透着虚空传到了刘开元身前,让他身周附近的虚空都呈现出波折之景,光晕流转,那方圆数丈像是与世隔绝一般,轰然炸裂。

    一道坚毅而纯粹的剑光在那混乱之中冉冉而升,猛然一抖,化作七彩豪光,卷起身后的风如醉,没入渺渺高空之中。

    “聂红衣,二月二,我再灵山等你!”

    光芒破空遁走,虚空中只留下刘开元的冷然之声。

    “算你跑得快!我倒要看看,到了那日,你又能奈我何!”

    聂红衣双眸微咪,盯着剑光消失的方向默立半响,才一抖身后披风,化作一道红芒,横贯天际,消失无踪。

    “宗师!”

    王无影脸上的肌肉紧绷。

    “聂红衣竟然是宗师!”

    柳淡烟倒是双眸中异彩纷呈,显得极为兴奋。

    “看来这位血衣修罗得到的传承果然非同一般,二月二的决斗有得瞧了!谁胜谁负还真的说不准!”

    “应该是为了救下风火山林风如醉,刘开元今日应该未出全力。”

    王无影眯了眯眼,暗自与宗门记载的刘开元曾经的动手情况对比。

    “聂红衣也是留了力的。而且,她的护身罡劲带着股坚不可摧的意境,刘开元如果不能破开她的护身功法,这场仗他根本就赢不了!”

    柳淡烟倒是十分看好同为女子的聂红衣。

    “二月二,可惜我们不能呆到那个时候,要不然有缘目睹两大宗师高手过招,对我们绝对受益匪浅。”

    王无影又叹了口气,当然他也知道,宗师交手,像他们这样的实力,有可能被余波一个波及,就会身死道消!

    “铮……”

    像是琴弦拨动之声响起,瞬息间又化作风吹林木、泉石相激之声,声音空明悦耳,宛如天籁。

    声音传自城中西郊,瞬间响彻整个同城,让人闻之迷醉,神情恍惚,嘴角不由自主的带出淡然笑意,凡俗之情似乎都在这琴声之中得到升华。

    “天龙八音,申师叔!”

    在所有人都被沉浸在这突然出现的玄妙琴音中之时,王无影和柳淡烟却脸色猛然一变。

    恰在此时,琴声一变,由高渺天籁化作金戈铁马、杀气腾腾,状似千万人冲锋沙场,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止。

    “噗……”

    不远处有人猛然口喷鲜血,踉跄倒地。而身子弱些的,更是有不少被上涌的气血一冲,当场昏迷过去,倒也免去了音波的持续杀伐。

    “怎么回事?”

    还未等两人回过神来,琴声再变。

    龙吟虎啸之声在心头回荡,天空云雾变换,飓风骤起,风声与那琴声相合,犹如龙凤相合,齐声引动天象变化,乌云压头,天昏地暗!

    上扬的琴声越发高昂,就连远在此处的王无影等人都要开始运功抵挡,可想而知靠近琴声周边之人又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铮……”

    高昂的琴音在冲入云霄之时戛然而止,像是引吭高歌之人猛然被捂住了口鼻一般,烟消云散!

    “不好!”

    王无影脸色惊变,身躯一纵就要朝着琴声传来之处奔去。

    “别去!”

    柳淡烟单手一挥,紧随其后拉住王无影的衣袖。

    “你干什么?师叔有危险!”

    王无影猛转头颅,怒声大叫。

    “就连师叔都不是对手,我们去,只是白白送死!”

    柳淡烟一脸冷然。

    “去找南宫无望,让他带兵前去!”

    ******

    同城西郊,同福客栈后院,一个单独的院落内。

    一位白衣胜雪,容颜秀美的绝色女子悄然而立,她赤足立在一座假山之上,一身白衣随风飘荡。

    “申诗情的天龙八音果然不凡,就连我都差一点着了道。”

    女子腰间斜跨一柄血色长刀,虽然是在夸人,但语气淡然,出尘如仙,只是双眸中时而闪过灵动之色,让她的出尘之姿多了份亲切之感。

    “再强,不还是败在了师尊的手中?”

    一位身着碧罗裙,十二三岁的少女从假山后面悄悄转出了,看着庭院正中那趴在琴上的一位道袍女子吐了吐舌头。

    “碧柔,你以后可要离开师尊身边了,千万要自己小心。”

    女子低下头,对着少女脸上露出一抹和蔼之色。

    “赵桢自幼生在皇宫,规矩深严,除了她的亲人之外,身旁没有一个亲近之人,这是你的机会。”

    “知道了,师尊!”

    那碧柔脸上露出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委屈的躬了躬身。

    “你也别委屈,聂红衣如果过了二月二那一关,赵桢可就是小卒子过了河,不再是一介困于一隅的小王爷了!”

    那女子微微一笑,侧首看了眼远处,袖袍一挥,卷起少女消失的无影无踪。

    “咣……”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南宫无望一行人蜂拥而入。

    王无影、柳淡烟两人紧随其后,一眼就看到那趴伏在七弦琴上的道姑。

    “师叔!”

    柳淡烟飞身落在道姑身边,手往上一放,脸色就已经苍白的没了一丝血色。

    “死了?怎么可能?”

    “天下间有谁敢对天龙道的人动手?”

    南宫无望眉头紧锁,上前两步,帮助两人把尸首平躺放好。

    道姑相貌清秀,但脸色有些狰狞,脸部的肌肉也是绷得很紧。

    “刀伤,化血神刀,魔教的人!”

    一个刀口贯穿了道姑的心脏,吸走了她体内的血液,这么明显的伤口,也昭示这下手人的身份。

    第二日,贞王府后门,管事的打着哈欠走出门外。

    “大伯,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较弱无力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管事的一扭身,就见一个一身破破烂烂的小女孩正蜷缩着身子蹲在那里。

    小女孩十岁出头,脸色蜡黄,双唇干裂,双目无神的看着管事。

    本来已经见惯了这种事的管事对上女孩那无助的眼神,陡然心中一软。

    “哎,可怜的孩子,起来吧,正好府里要找几个佣人,你要是想讨口饭吃的话,就跟我来吧!”

    “谢谢大伯,谢谢大伯!”

    那女孩猛然跪倒在地,把头撞在地上的石砖之上,一下就碰的额头青肿,却仍不停歇。

    “哎……哎……,别磕了,别磕了!赶紧起来。”

    管事看的一阵心疼,急忙把女孩搀扶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碧柔。”

    小女孩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

    感谢书友肯谷爹的一万九千打赏!感谢胖子宏宏的一千打赏!感谢书友要饭男神的五百打赏!感谢书友嗤天、不爽不是爽文、8/70203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