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三十七章 死生之叹-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死生之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阁下何人?在下步叔乘,承蒙道上的朋友抬举,给起了个镇山剑的绰号。现为大圣王方昊座下头领,却不知我等何处得罪了阁下,竟惹得阁下下如此辣!”

    步叔乘长剑一挺,心虽然焦急,面上却一片凛然,大有不给个解释就给你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陈子昂倒是一愣,这就是传说的报名号啊!按理来说自己应给背负双,淡淡的回上一句我乃霸下无敌大将军宋恒平之类的话。

    奈何自己有口难言,摆不了这个范啊!

    “步大哥,他就是宋家子,宋恒平!”

    重伤吐血的辣书生秦谈亮强撑起身子,死死的盯着陈子昂。

    “步大哥不必与他多费口舌,他就是个哑巴!哈哈……哈哈……”

    说完还仰头大笑,双目满是蔑视,等到胸口一闷,伤势发作才停下笑声。

    陈子昂微微摇了摇头,这家伙真是死到临头也要恶心一下别人。

    老子是哑巴,那也是天生的练闭口禅的好料子!

    “啊……,去死吧,你个死矮子!”

    轰隆隆的巨响从不远处传来,一个肥硕的身躯从远处狂奔而来,两柄特大号的杀猪刀来回舞动,反射着耀眼的寒光。

    却是莽屠夫程不二也随后赶了过来。

    不同于冷面神几人,莽屠夫程不二可是一地的富户!

    他家专营杀猪,每日杀猪要有十余头,在贫瘠的霸下郡,平日无事时一个县府一日才能销售的了这些猪肉、下水。

    作为当地县府的垄断行业,程不二家产不说万贯,那也是富甲一方,下专职运送猪肉,宰杀肥猪的庄客就有上百余位。

    但他却不是个做安稳富家翁的性子,反而好争强斗狠,喜欢舞枪弄棍,平日里杀猪都是他亲自抄刀,这才有了莽屠夫的绰号。

    他整日对猪一刀断喉,刀锋刮毛,开膛破肚,骨肉分离,早早的就练就了一杀猪的好艺。

    而且他有时还会掺杂一些毁尸灭迹的活计,让不少吃过他家猪肉的人长出一双双绿眼眸。

    后来受到秦谈亮的邀请,相约一起干票大的,秦谈亮入狱后步叔乘找到他,他二话不说散尽家产就加入了进来。

    此时一见自己的几个兄弟躺在地上不知死活,二话不说挥舞着两把杀猪刀就冲了过来。

    “程兄弟,小心!”

    旁边的步叔乘心一惊,脚下一垫,步子连点,身子已经紧随其后穿了出去。

    ‘是他!’

    陈子昂嘴角微微一撇,心暗自冷笑,前不久没能教训你,现在正好送你上西天!

    脚下马步一扎,陈子昂双拳收于腹间,在程不二双刀近身之时,双拳猛冲,犹如炮弹出膛,霸道凌厉。

    啪!

    程不二身子一顿,只觉得双掌一痛,一股巨力抵住了自己前冲之势,上五指像被巨石辗压一般骨节粉碎,双刀更是脱而出消失不见。

    俗话说“十指连心”,十指断裂何等痛苦,程不二当下不由痛得仰天张口大吼,同时右脚一抬,凶猛的踹向陈子昂的胸腹。

    陈子昂身体一跃,避开对方一脚的同时也接过了半空的杀猪刀。

    刀光连闪,程不二的身躯陡然一僵,大好头颅紧接着就滚落下来,身驱又是一倾,上半截身子从腹部断开缓缓滑下,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五脏肠胃滚落一地,各种颜色混合着尘土覆盖了一大片的地面。

    “啊……,你该死!”

    一柄长剑夹杂着持剑之人愤怒的烈火,急斩而下。

    “当!”

    本就卷刃的杀猪刀断成两半,陈子昂借力飞退,避开了对方的追击。

    步叔乘身随剑走,剑光闪耀如腾龙气势凶猛如山崩,紧追陈子昂而来。

    陈子昂脚下神行,身形变换,在步叔乘疾风骤雨般的剑势攻击下辗转腾挪,双不时拍击擒拿,与步叔乘战成一团。

    步叔乘全身衣衫猎猎作响,须发贲张,形态威猛无涛。呼吸间五脏声似闷雷,吸引的周围空气呼呼作响,就像一具巨大的风箱在不停开合一般。

    内练五脏,炼体顶端!

    这位镇山剑步叔乘竟是一位炼体巅峰的高!

    陈子昂也暗自心惊,以他的了解,宋府也只有仲孙远和一位拳师刚刚踏入内练五脏的阶段,却远不及这位步叔乘这般气息雄厚,力道惊人。

    奈何今日你碰到的对是我!

    陈子昂只是心一讶,动作却不会稍缓,双不时的击在步叔乘长剑之上,身躯如龙在数米方圆纵横穿梭,任由对方急风骤雨的剑势攻击也不能伤及分毫!

    步叔乘却暗暗震惊,他也曾听闻宋家子的名声,在秦谈亮两人被抓之后他还专门打听过,外面的传闻无不是宋家子痴傻、瘦小、天哑兼且天生神力。

    他听了这些传言并未把这位宋家子放在心里,毕竟一个痴傻之人不通武艺,对他来说毫无威胁。

    却不想真人竟然与传闻毫不相同,对面这人眼神清明,神志正常,而且一身武艺高深莫测,就是自己也只能仗着宝剑之利才能与对方勉强纠缠。

    传闻不可信啊!

    步叔乘长剑疾刺,剑锋呜呜作响,看似仍旧犀利,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的腕已经开始有些麻木,动作已经开始变缓。

    陈子昂身躯一侧,避了过去。后背脊椎甩动犹如莽龙翻身,腰胯为轴,大腿筋肉抖动,身子猛甩,右臂像一柄大锤一般猛然砸下。

    “嗡……”

    剑身翁鸣,步叔乘长剑横移胸前挡了下来,身子却承受不了这般大力,朝后疾飞。

    陈子昂脚下急踏,后发先至来到步叔乘身侧,一扣向他的肩头,身躯晃动避过了步叔乘勉力而为的一剑,再次出拿住了他持剑的腕,剑身横移朝着步叔乘的咽喉抹来。

    ‘我命休矣!’

    步叔乘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再也无法反抗陈子昂的动作,双目一闭,径自等死。

    “放!不想她死的话就给我放!”

    重伤的秦谈亮不知何时竟然穿到了一旁的酒楼之,擒下了樱桃走了出来,一还拿着一根筷子,顶在樱桃的咽喉。酒楼门前还趴着一个女子,看服饰身形应该是董芸儿,只看她抱着肚子在地上缓缓蠕动,也不知具体伤势如何?

    “嘤嘤……,少爷救……我!”

    樱桃早已泣不成声,小脸蛋上满是惊慌恐惧,双眸泪水盈盈。

    “你们认识吧?你也不想她死对吧?”

    秦谈亮咽了咽口唾沫,不放心的再次问道,他实在不敢肯定对方会不会为了一个婢女而放了步叔乘。

    “我数声!你不放人的话,我就杀了她!1……2……”

    秦谈亮的声调越来越高,双目赤红,双死死的攥住木筷。他知道今日能否存活下去就看接下来陈子昂如何应对,心更是满是焦急。

    陈子昂一脸的冷峻,死死地看着秦谈亮,双目几乎快要冒出火光。

    ‘卑鄙无耻!’

    深吸一口气,看了看一脸惊慌的樱桃,陈子昂强自挤出一丝笑意,以示宽慰,上用力夺了步叔乘的宝剑,一扣住他的肩头朝前一推,放了。

    “哈哈……哈哈……,宋家郎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秦谈亮停下喊话咧嘴大笑,一脸的激动,上的动作却毫无松开的迹象。

    步叔乘半身酥麻,踉跄几步来到秦谈亮身边。

    “宋郎,等我们上了马行到北门就会放下她。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跟着一同前往,你的速度我可是见识过的。”

    秦谈亮扣着樱桃缓缓后退,和步叔乘退到一匹马前。

    “还想走!白日做梦!给我放箭!”

    洪亮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紧随其后的就是密密麻麻扑天盖地的箭雨。

    秦谈亮身子一巻,瞬间缩在樱桃身后,步叔乘脚下一点,人已经出现在身旁骏马的马腹之下。

    “噗噗噗!”

    箭雨落下,樱桃柔弱的身躯瞬间被十余支利箭贯体而入,就连他背后的秦谈亮也被两根箭矢射了大腿而发出痛苦的哀嚎。

    轰隆隆!

    上百位身披战甲背负长弓的精锐士兵奔了过来,带头之人肤色黝黑,铜铃大眼,面貌就透着股鲁莽之气,正是宋修之弟自身的叔叔宋鲁!

    陈子昂嘴巴微张,身形晃动已经出现在樱桃的身边,两伸出却不知该往何处去放。

    只见樱桃柔弱的娇躯之上十余根长箭密密麻麻的贯入体内,有的甚至在后背露出一丝染血的箭头,而她的身子摇摇摆摆却始终不肯倒下。

    “少爷,我……我不……不想死啊!”

    小口一张,鲜血猛地涌了出来,樱桃一脸绝望的看着陈子昂,明亮的双眸满是对生的渴望,对死亡的无穷恐惧。

    陈子昂张了张嘴,一把把樱桃搂在怀里,一轻轻擦去她嘴角的血迹。

    他多想告诉她,她只是困了,睡一会就好,但却连这也无法做到。

    “我不想死啊……。”

    语声幽幽,怀的少女眼眸渐渐失去光彩,两还在费力的朝着天空虚抓,也不知她想抓到什么?

    “哼!妇人之仁!”

    宋鲁眉头一皱,对着陈子昂闷声冷喝。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