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74 贞王有旨(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74 贞王有旨(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殊!”

    女子大吼。

    而那偷袭聂红衣的男子则是在她的掌中做着垂死挣扎。

    “给我停下!”

    聂红衣黑发狂舞,虚浮与空,秀美绝世的脸上猛然露出狰狞之色,一根根青筋微凸,不顾自己体内的伤势,周身窍穴陡然齐齐张开,疯狂的吸力陡然而生。

    “啪……”

    男子在她掌下消失不见,只有几件饰品掉落地面,发出细微的声响。

    虚空漂浮的聂红衣脸上一红一百,来回变换,脚下一顿,终于可以站立而起。

    “妖女,你给我去死!”

    下方一道人影穿出,刀光一闪,侧劈八方,绕身旋转。

    周围十丈之内的气流猛然飞速旋转,一股股锋锐的劲风在其中碰撞,把聂红衣包裹其中,陡然一合!

    一抹刀光舞做光圈,飞速切割。

    魔教神功——天魔连环斩!

    肆虐万物之力在旋转,风暴越刮越大,最后甚至直冲数百米的高空,卷动着天空中的云朵,撕裂者脚下的大船。

    本就频临破碎的钟家客船终于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开始发着‘咯吱咯吱’的声响,缓缓下沉。

    飞速卷动的龙卷让人分不清其中的情况,也无从得知胜负如何。

    但远处伫立海面上的端木长风却对自己的手下不报任何希望,口中轻轻咳出一口血水,他的脸色猛然变得苍老,头上的乌发也变得枯萎,整个人像是瞬间老了几十岁一般。

    但他的气势,却猛然大增,浩荡之力更是直扑方圆里许的海面。

    魔教镇教九大神功之一天魔解体**!

    立于海面的端木长风凝神看向那渐渐消减的龙卷,已经知道自己的左右手已经相继离世,当下身躯微躬,屈膝沉胯,手中的短枪随着肘部后缩而后退。

    天地间元气暴动,猛然朝着端木长风手中的短枪汇聚,四周开始掀起狂风,瞬息之间就掀起汹涌浪潮,海浪直冲几十米之高,把那客船狠狠的拍进海底。

    只有端木长风所立之处,脚下的水面波澜不惊。

    天空中的龙卷终于消散,聂红衣火红的影子虚空而立,背后披风迎风而舞,绝世容颜如初,神色冷清,静静的看着下方持枪对着自己的端木长风。

    而那魔教女子,则已经消失不见!

    “死!”

    端木长风口中发出声嘶竭力的低吼,脚下的水面猛然爆开,一股无形的冲击波沿着海面直冲百余丈,海面先是一沉,随后陡然爆发,浪潮冲天而起!

    一道闪电在虚空中乍现,短枪像是瞬移一般,前一刻还在端木长风的手中,下一刻已经到了聂红衣的身前。

    立于虚空的聂红衣眼神凝然,身躯筋肉猛然一崩,一股刚猛之力透着肉身传出,遍布她身周丈许之内。

    “嘭……”

    短枪瞬间没入这罡劲之中,像是洞穿了水晶一般,沿着枪身,虚空处陡然浮现密密麻麻的裂纹。惊人的极速,浩大的力道,让它破开聂红衣的护身罡劲,继续贯向她的心口。

    “啪!”

    两掌手掌猛然一合,浩然之力让一股浩大的气浪从双掌交击之处产生,也让那短枪在离着心口不足一厘之处,强强停下。

    “看来你还差一点!”

    聂红衣低头,下方的端木长风则已经身躯一纵,跃入海中,身如游鱼,朝着海水深处窜去,速度惊人,无视海水阻力一般瞬间十米。

    “跑得了吗?”

    天空中的聂红衣冷冷一笑,身躯一扬,右臂持枪朝下一甩,如墨长发舞动,血红长衫之中陡然落下一道流光,笔直的贯入海水深处。

    良久,一具贯穿心口的尸首才从海底深处漂浮起来。

    浪涛奔腾的海水渐渐开始变得平缓,钟家客船上的船夫几乎全部消失在海浪之中,只有少许命大之人逃脱一难,各自抱着一块木板悬浮在海面之上,等待着路过行船的救援。

    而在另一个方向,一块三米多长的浮木上,一身红袍的聂红衣正盘膝端坐的浮木一端,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没有让身下的浮木下沉分毫。

    至于齐缨,则是抱着一根短枪呆呆的坐在浮木中间,双腿没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不言不语。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前头的聂红衣缓缓吐了口气,终于压下了身上的伤势。

    “我不知道。”

    齐缨一脸的茫然,就像眼前这一片苍茫的大海。

    “世间虽大,我却不知何去何从!”

    “年纪轻轻,不要老是伤风悲秋,你不是还有一个弟弟在吗?”

    聂红衣罕见的劝了一句。

    “对,我要去找我弟弟,让他远离西海,不要再回来!”

    齐缨精神一醒,突然从浮木上站起,艰难的跪倒。

    “前辈,请收我为徒吧!我……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良久,无声。

    齐缨心中忐忑,却突然感觉身子一轻。

    “起来吧,看一下海路,我们会大陆!”

    “啊!是,是!师傅!”

    ******

    徐州,同城,周家大院。

    周康一脸阴沉的看着眼前的南宫无望和他身后的三百兵丁。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竟敢……”

    “姓周的!别废话了。”

    南宫无望大手一摆,打断了对方的话头。

    “以前的事先不说,贞王也说了既往不咎。但这两个月来,你手下的十八家店铺,可是一分税都没有交!”

    “交税?”

    周康看着南宫无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哈哈……,我姓周的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听说要交税!我倒想听听,我要交哪门子税?”

    南宫无望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单手在身前竖起,一字一句的道:“朝廷的收入来源于税收,而税收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铺路、行水、救灾、普及教育等等,它是每位百姓应尽的职责!”

    “周老板,你活了几十年,连这点东西都不懂吗?”

    “哈哈……,南宫无望,你别给我装糊涂!你别说不知道我后面是谁,我后面可是青山宗!要交税我也是要交给青山宗!”

    周康脸色一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青山宗是什么东西,我今日来就是来问你,钱,你交是不交!”

    南宫无望也是脸色一变,杀气腾腾。

    “我交又如何,不交又如何?”

    周康双眸微眯,背后微微比划了一个手势,庄园里周家的供奉和青山宗的上使也开始生出一股股强大的气势。

    南宫无望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仍旧面不改色的道:“交,就是贞王治下的百姓!不交,就是叛国罪人!”

    “罪人?我今日如果定要当个罪人的话,你又想怎么样?”

    周康一脸冷笑。

    “贞王有旨,周家立业百年,无分毫上交国库,其罪当诛,灭满门!”

    灭满门三字被南宫无望咬的很重,也让周康脸上的冷意越冷。

    “灭我周家满门,就凭你?”

    “还有我身后的三百同僚!”

    南宫无望后退一步,一股奇特的气机开始浮现。

    “就凭他们?”

    周康一脸好笑的指了指那一群刚刚生出气感的人,强的也就是打通了五六条经脉。

    这个世上没有战阵之法,人多对于先天高手来说毫无意义!

    “你可真是可笑!”

    “哼!”

    南宫无望缓缓吐了口气,声音陡然一提,几乎响彻半个同城。

    “商人周康,今日贞王让我问你,税钱,你交是不交?”

    “不……交!”

    周康的声音更加浩大,肯定的声音也传遍了整个同城。

    “好!贞王有旨,罪民周康,抗税不交,灭满门!”

    南宫无望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最后更是响彻天际,甚至震碎了天空中的云朵,在数里之外的江河之中留下淡淡的涟漪。

    而一股庞大的气机也在周家大宅门前升起,这个气机之庞大,甚至让满城百姓都屈膝跪倒在地。

    一只长约百丈的巨大手掌从虚空浮现,在灭满门的喝声之中,狠狠的压向周家大宅!

    下方,是一众绝望的眼神!

    “轰……”

    大地晃动,占地十余里方圆的周家大宅,从今日起,成了过去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