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72 银鲨舵主(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72 银鲨舵主(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海水之下,游鱼成群,各自或是悠闲或是奋勇的游荡在这梦幻的世界之中。

    离的海面百米深之处,有一只流线型银梭状事物在急速穿动,水流在它的后面卷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涡流。

    银梭不过五六米长,表面涂抹着一层银亮的防水涂层,尾部有一个涡轮状事物,上绘道道神秘符箓,闪耀着淡淡的水色光泽。

    涡轮疯狂转动,也推动着银梭快速前行。

    这件奇物,名叫避海银梭,乃是魔教西海分舵的独有之物,通体都是用万年水楠木所制,有术法高手加持阵法,以真气催发,可以在深海之处自由遨游。

    在西海,此物之奇,仅在神龙教段蛇的座驾之下,独属于魔教西海分舵舵主,银鲨王所有!

    避海银梭之内,正有四人盘膝而坐,其中一人身穿道袍,手捏法决,正运转真力驱动银梭,在他的身前,还悬浮着一面水镜,水镜上显露着方圆一海里以内的环境。

    其他三人身材各异,唯有一身材高大之人气势最为逼人,此人鼻梁高挺,脸庞棱角分明,显示出过人的坚毅和决断。

    他只是盘膝端坐,却自然而然的透出一股霸气,正是银鲨王端木长风。

    在他的两侧,各自端坐着一男一女,男子面容俊美,一身淡紫长衫,更显风流倜傥;女子娇艳,一身紧身旗袍把自己修长匀称的身段衬托的淋漓尽致,尽显迷人曲线。

    “舵主,看到了,钟家的船。”

    那主持银梭的道人陡然出声,身前的水镜也疏忽变大,尽数显露在四人面前。

    却见在远处的海面之上,一艘造形精美的华丽客船正缓缓的朝前移动。

    “终于找到了!”

    端木长风低低自语,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笑意,大手朝后一伸,一杆一米来长的短枪猛然从后面落入掌中。

    “金家找了几百年的东西,千万不要让我失望!要不然,我会发疯的……”

    低吼声中,他那硬朗的脸庞上,双眼猛然变得赤红。

    端木长风出身西海,修炼家传武艺,中途拜入魔门,却止步于初入绝顶之境,无缘更近一步的他对于力量的渴求大过一切!

    而魔教的宗师,秘籍典藏都在教主、圣女和左右护法之中,外人根本不得传授。

    至于硬夺,天下间还没人有这个胆量,也没人有这个本事。

    因而,端木长风把唯一的希望放在了手下人家族长辈遗留的双枪王遗留兵刃之上!

    在得知另一杆长枪出世之时,端木长风的欣喜可想而知。

    但结果却让他很失望,齐家灭绝,也没能找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次行动也是他唯一的希望,他由不得出半点差池,甚至不惜自降身份,亲自出手,拦截钟家客船。

    “加速!”

    端木长风冷喝,那道人点了点头,水下的避海银梭速度陡增,朝着那钟家商船冲去。

    “给我撞上去!”

    离得近了,端木长风嘴角挂上一丝冷笑,而避海银梭也犹如一头尖细的大鱼,猛然从水底穿出,重重的撞向那庞大的船体。

    ******

    钟家客船之上,一间船舱之中。

    聂红衣单手轻轻拂过身前的四颗算珠,舱内流光一闪,两枚算珠已经破开陶贵的铁钩银划,撞在他的天池和丹田所在位置。

    另两颗算珠则妙到毫巅的出现在围攻齐缨的两人后背筋缩穴道处。

    “啪……”

    陶贵脸色一僵,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腹之处,那颗自己每日千百次摸过,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算珠已经破了自己的丹田气海。

    也就是说自己被人给废了!

    他的脑海在瞬间功夫变得一片空白,随后才被剧痛惊醒,口中惨叫一声,身躯一软,倒在船板之上。

    “啊……”

    惨叫声还从另一个地方同时响起,围攻齐缨的两人身子一僵,但高手相争,只在一线,一直被死死压制的齐缨手中双剑只是一晃,身躯一穿,剑身已经点在两人的身上。

    下一刻,凶猛的剑气在他们体内爆发,一道道血雾喷出,两人惨叫着倒下。

    这也是因为齐缨功力毕竟太弱,要不然刚才一剑过去,这两人必定被刚猛的剑气从体内撕的粉碎!、

    胜负在一瞬间明了,但结果在陶贵他们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多谢前辈!”

    齐缨喘着气,甚至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但脸上喜意凸显。

    她从未想过自己学的这门剑法竟然如此精妙,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式,却能发挥出奇妙的作用,在与人交手时更是屡屡让对手对自己无可奈何。

    “嗯。”

    聂红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兜帽下遮住的脸庞也让人无法得知她的表情。

    “说,我们家的事是不是你们钟家的人做的?”

    齐缨已经习惯了前辈的态度,她上前两步提着双剑就来到了陶贵的面前,右手短剑一指,点在对方的咽喉。

    “不是我们下的手,是魔教的人。”

    陶贵头颅被短剑逼得一扬,眼神复杂的扫了一眼端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的聂红衣,心中一片绝望。

    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位‘前辈’竟然强到如此地步!

    只是简简单单的摆摆手,自己三人也算的上好手的人物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栽了。

    “你们钟家和魔教有什么关系?”

    “我们和魔教没什么关系,你们家的事我们压根不知情!”

    陶贵脸色苍白,陡然失去真气,让他身躯都开始变得瘫软无力。

    “要是知道魔教要对你们家下手,我们肯定会拦住的!钟家出事,我们也很难过。”

    “啪!”

    “放屁!”

    齐缨一剑狠狠的甩在他的脸上,剑背击打的陶贵的半边脸颊瞬间肿胀起来。

    “你以为你们钟家是什么好东西?和魔教就是一丘之貉!”

    “轰……”

    船体陡然震荡,巨响声从外面响起,齐缨扎住脚步,定在船板之上,而陶贵三人则顺着船体的晃动滚动起来。

    “怎么回事?”

    齐缨扭身看向陶贵,在她看来,不对劲的事肯定有他参与。

    “呼……”

    房间内突然卷起一股劲风,聂红衣陡然伸手,三人滚动的方向一变,突然落入她的掌下。

    吞天神功运起,三人眨眼功夫就在聂红衣的手中消失不见。

    “咣……”

    半边墙面轰然爆开,三条人影大步贯出。

    “你就是齐家的小孩,那把枪在你手里?”

    当头的大汉开口,声音洪亮,震得整间船舱都微微晃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