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 镇山剑步叔乘-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镇山剑步叔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霸下多山,山常有不通人言,不服教化的野民出没。

    再加上这些年皇帝昏庸,朝堂之上纷争不断,各地豪强佣兵四起,霸下郡的山林间也多出了许多盗匪山贼。

    他们这些人自己出入县城不便,自然需要有人代劳,而冷面神王家兄弟干的就是这一行。

    哥哥王林,弟弟王森,两人是对双胞兄弟,彼此心意相通,凭借武馆的师傅随教的一套棍法,两人竟在方圆百里的境内闯下了不小的名号。

    两人父母亡故的早,少年缺乏管教,为了守护自己的东西,养成了什么事都喜欢用武力解决的办法。

    自从有了上山下山的营生之后,两人的日子渐渐宽裕起来,不管是盗匪山贼还是山野流民,他们的东西都能让两兄弟赚个盆满钵满。

    奈何两人的性子都不适合守家,一有了钱就流连于青楼妓馆,酒肆赌档,不花个一干二净不会出来,也因此到了今日两人也没能讨个婆家。

    除此之外,两人还极为仗义,为兄弟两肋插刀被他们当作天经地义之事,所以再把镇山剑步叔乘当为兄弟之后,一听说要劫法场,二话不说的就起了身,置自身生死于事外。

    这样的性格在道上那就是豪杰!

    劫法场不出意料的很顺利,他们计划最危险的反而是怎么逃离郡城守卫的搜索追杀,可却不想还没出城,竟然在半路上碰到了一个硬茬子,先走一步的人两死一重伤。

    “李兄弟!”

    马背上的王林一声大吼,就看到陈子昂脚下一点地上的一柄朴刀,朴刀借力飞起,破空贯穿了自家兄弟的心口。

    “杀!”

    王林本就冷峻的脸上更加严肃,几十斤的铁棒被他当作一柄长枪,借着马力朝着陈子昂当胸捅了过来。

    背后坐着的弟弟王森二话不说翻身跃起,的铁棒一个摇摆,朝着陈子昂当头砸下,呜呜作响。

    他们两人彼此心意相投,招式搭配完美,曾经有过两人打倒二十余位持刀悍匪的经历,这一发动,更是双向夹击,让陈子昂无处可退。

    停下本来迈向重伤倒地的秦谈亮的步子,陈子昂身子一侧,避开了迎面而来的棍棒,单上扬,一把抓住了从天而降的铁棒。

    “希律律……”

    骏马嘶鸣,原来陈子昂竟然在马奔过身旁之时,一个扫堂腿扫断了马匹的两条前腿,让它在悲鸣扑到在地。

    上一紧,陈子昂握住铁棒的右一用力,连同半空的王森一起朝地上掼去。

    “轰!”

    地面一震,烟尘四起,弥漫半条街道,周围的房屋甚至都在瞬间微微晃动了一下。

    铁棒的尽头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凹陷,一个人形物体正在那里缓缓的蠕动,口还发出痛苦的呻吟。

    “弟弟!”

    刚刚落下马来的王林身子还未站稳,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眼前一黑,他张口大吼,提铁棒,就朝着陈子昂冲了过来。

    他那赤红的双目,更是包含了凌厉无比的愤怒杀意。

    自幼相伴的兄弟之情历历在目。

    艰苦时兄弟两人为了一个炊饼彼此相让能争个半响。

    危急之时,两人更是可以彼此舍身相救。

    就算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破坏两人之间的兄弟之情。

    而这个人!

    这个人竟然……

    竟然敢把自己弟弟伤成这般模样!

    借助两人心意相通的神奇感应,王林甚至能够感到自己弟弟那浑身骨骼断裂带来的那种极端的痛楚。

    “你该死!啊……”

    王林面目狰狞,浑身气血沸腾,棍棒不要命的朝着陈子昂抡了过来。

    ‘嗯!这人看来是失了理智。’

    陈子昂眉头一皱,伸一探,正棍棒的顶端。

    脚步一错,身子前伸,的棍棒借势猛然往前一钻。

    “噗!”

    棍棒透体而过,像串糖葫芦一般,把这人给串在棍棒之上,透背而出的黝黑棍体被染上一层鲜红,和陈子昂靠前的一半黝黑成为鲜明的对比。

    “铮!”

    长剑出鞘的声音清脆悦耳,犹如古筝乍响,动人心魄。

    一柄通体黝黑的长剑突然出现在陈子昂的双眸之,长剑造型古朴,大方简洁,剑身之上少有纹饰,只有几条浅浅的血槽纵横而上,直至剑柄。

    入眼处,血槽还有丝丝暗淡的血迹还未擦拭。

    四周一片混乱,人群竞相奔走,樱桃的加油呼喝之声缓缓入耳,却都不及这柄长剑来的引人耳目,让陈子昂不由得把注意力集在剑身之上。

    “哧!”

    长剑破空,因为速度过快摩擦空气而发出嗤嗤之声,持剑之人一身靛蓝长衫猎猎作响,双眸满是悲愤,身躯却宛如千年石松,毫无一丝晃动。

    “嘭!”

    陈子昂的脚下猛然爆发一片灰尘,一个浅坑瞬间浮现,而他的身躯却极速倒退,还微微后仰。

    “啪、啪、啪!”

    脚下步子晃动,陈子昂的身形忽左忽右的摆动,却躲不过眼前那紧追不舍的古朴长剑!

    身躯一绕,出现在一个摊位之后,长剑横空,包铁的支架瞬间断裂,剑尖再次出现在陈子昂的咽喉之前。

    ‘好剑!好剑法!’

    陈子昂双眸精光闪烁,精神完全集起来,此人剑法古朴拙重,甚少变化,却迅捷无比,杀气惊人!当为自己见过的第一高!

    心赞叹,陈子昂眼却毫无一丝慌乱,脚下麒麟步踩踏,身躯宛若灵蛇般猛然一窜,避过身前长剑来到男子的身侧,一成爪,扣向对方的腰间。

    步叔乘身躯一顿,长剑一绕,划过一道奇异的弧线,像是活物一般自动追寻着敌的方位,出现在陈子昂的腕上方,横切而下。

    陈子昂腕一缩,另一只猛然一拂,长袖像只软鞭一样缠绕在剑身之上。

    长剑一搅,衣袖化作碎片漫天飞舞,一只掌猛然从探出,五指成爪,轻巧的扣在剑刃之上。

    陈子昂竟然单凭感觉就能判断出对方长剑的位置,也让对方眼神一凝。

    “铿!”

    步叔乘上的动作倏忽加速,长剑剑背与陈子昂的指甲划出乱人心神的刺耳之声。

    长剑横移,朝前疾扫,陈子昂却像没有重量一般借力飘飞,划过丈余的距离落在地面之上,姿态飘逸,宛如飞仙。

    落定之后,他还犹有余力的对着步叔乘点了点头,在心里为对方惋惜片刻。

    ‘多好的剑客,可惜却碰上了我,真是活该你丫倒霉啊!等下是不是把他的长剑夺回来留个纪念,这人剑法高超,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

    对面步叔乘却心一沉,暗暗叫苦。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