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72 生死判官(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72 生死判官(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啪……啪……”

    清脆的掌声在外面响起,舱门被人推开,满面和气的陶贵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人,身上气息内敛,神魂凝聚,都是先天中人。

    “前辈不愧是前辈,果然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我陶贵佩服!”

    “是你下的毒?”

    齐缨早在聂红衣说饭菜之中有毒之时就站了起来,自己的双剑也已经提到了手中。

    “你不是钟家的人?”

    “齐小姐,小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钟家人。”

    陶贵仍旧是一脸笑意,只是给齐缨的感觉则是与笑面虎无异。

    “你们也是为了那杆枪而来?”

    齐缨双眉挑了挑,冷声开口。

    “齐小姐果然知道这件事!”

    陶贵眼中一喜,单手前伸到:“既然如此,小人就直说了,把双枪王的枪和枪法交出来吧!”

    “看在我家少爷的面子上,我有可能会放你们一马。”

    “你在说什么?枪不在我这里,我也不会什么枪法!”

    齐缨倒是为对方的反应愣了愣。

    “呵呵……,齐小姐何必自欺欺人,你如果没有学到双枪王的枪法,怎么可能杀的了金家的两位先天?”

    陶贵晃着头轻叹。

    “齐小姐虽然使的是双剑,但短短月余时间就能步入先天,还能杀的了先天中期的金修,除了得到了双枪王的传承,还能有什么解释?”

    “……你想多了,我的剑法是前辈交给我的。”

    齐缨苦笑,却发现自己的解释多么无力。

    虽然她没有学了宗师双枪王的枪法,但却有宗师传授剑法。

    也是,谁又能想到,自己旁边的这位其实是一位活生生的宗师!

    “前辈高深莫测我也很佩服,如果身体无恙的话我也不敢擅自动手,不过为了双枪王的传承,小人只好得罪了!”

    陶贵对齐缨的话根本一丁点也不信,大手一挥,道:“小心点,别伤了齐小姐的身子,少爷可是还想把玩一段日子的。”

    “是!”

    身后两人躬身回答,侧身扑来,一人身如灵蛇,身躯扭动,破空声呲呲作响。

    双手朝前一伸,柔弱无骨一般,甩在空气中发出爆鸣之声,猛然缠向齐缨身躯。

    阴狠、凶残的压迫感遍布全场,先天真气呼啸而起。此人功力之深比之几日前的金修也是不差,而且出手间,毫不留力,动辄全力以赴。

    另一人身材魁梧,侧身迈步,一步踏过就到了齐缨面前,单拳一扬,硕大的拳头已经占据了她的整个视野。

    齐缨呼吸一滞,心头一沉,对方蛮横霸道的拳法让她瞬间感到一股死亡的恐惧感。

    而另一人阴狠的气息也如附骨一般缠绕而来。

    惊恐之中,这几日为了报仇而时时刻刻都在修炼的剑法自发而动。

    身躯有节奏的一抖,手中的两柄短剑陡然在身前交叉,恰到好处的挡在了袭来的拳锋之前。

    “轰……”

    拳剑相撞,劲气爆发,坚固的船舱陡然一晃。

    而齐缨的身躯在轰来的沛然大力之下,剑身轻颤,身躯借机陡转,闪亮的剑花舞成一圈,与另一人撞在一起。

    “砰……”

    劲气碰撞的气流撞碎了船舱内的一件陶瓷饰品,碎裂的瓷片四下飞舞。

    动手的三人全都是劲气内敛,浩大刚猛的先天真气丝毫没有外泄,也是因此,这木制船舱竟是没有毁坏。

    场中,钟家的两人拳如猛虎下山般猛烈,动如灵蛇出洞般迅捷,凶猛的攻击瞬间就把齐缨给淹没。

    而在两位先天高手的围攻之中,两道剑光宛如一个旋转的陀螺,旋转借力、震动泄力,凭借着精妙的剑法招式奋力抵挡。齐缨手上剑光笼罩的范围虽然在慢慢的收缩,却自始自终丝毫不见散乱。

    如果钟家两人的围攻如同惊涛骇浪的话,那齐缨的双剑就是浪潮之中岩石,面对汹涌澎湃的海浪,虽然看上去每次都会淹没,却终究还是顽强的矗立在海浪之中。

    “双枪王的枪法果然不凡!如果不是生死相博,郭家兄弟要毫发无伤的拿下齐小姐,还真不容易!”

    陶贵一脸感叹,转身看向聂红衣。

    “您说是吧?前辈。”

    “嗯。”

    聂红衣的声音缓缓响起,没有丝毫波动,也让陶贵摸不清对方的深浅。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怎么样也是要动手的了!

    陶贵双手一缩一伸,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黑黝黝的铁算盘和一杆古铜色的毛笔。

    “钟家大管事,生死判官,陶贵,请前辈指教!”

    陶贵双手朝前一礼,小算盘猛然哗啦啦作响,烦扰人心的音波功已经发出。

    手中毛笔披墨作画,山水涛涛,滚滚劲气呼啸而去,一副青山绿水图悠然浮现,遮蔽数米方圆,朝着聂红衣笼罩而去。

    对方身上有伤,无法动弹,又高深莫测,他自然要远攻试探试探。

    陶贵这一手真气作画的功夫传自一位奇人,那人学通百家,样样精通,后来收徒七人,分受技艺,而陶贵就是其中之一!

    算盘上算珠乱撞,其声扰扰,山水画卷卷动如布,虚虚实实之中蕴藏无尽杀机。

    劲气似缓实急,悄然落在聂红衣的身上。

    “呼……”

    像是挂起一股微风,那看似飘柔,实则蕴含凶猛浩大之力的山水图画突然消散,只是在对方身周掀起一股清风。

    “什么?”

    陶贵双目圆瞪,心中惊骇莫名,任他看的真切,也是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来!

    遇到这种诡异之事,如不是知道对方身上有伤,他甚至要立刻转身就走。

    左手一抖,算盘上四颗算珠脱落,在虚空一顿,猛然极速飙射而去,算珠飞速旋转,激的空气呲呲作响。四颗算珠以四种暗器抛射手法打出,划出各自不同的弧线,撞向聂红衣眉心、咽喉、关节要害之处。

    陶贵的另一手也没闲着,凌空舞字,铁笔银钩,线条凌厉惊人,杀气外溢,紧随其后涌出,使的竟是一门蕴藏与字内的剑法。

    “铮……”

    极速旋转的算珠猛然停滞在聂红衣的身前,像是撞在一个无形的屏障之上一般发出奇艺之声。

    “竟是玄铁打造,倒是少见!”

    兜帽下响起聂红衣淡然之声,一手在身前一拂,拂过算珠。

    四道流光一闪,三声惨叫声接连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