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71 白龙钟家(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71 白龙钟家(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家族的第一夜,齐缨就在遍布尸首的废墟中渡过。

    齐家人都住在一起,兴盛不久的齐家,更是几乎没有亲近之人,因而一夜之间,齐家人几乎灭绝!

    接下来的几日齐缨就在找人安葬家人之中渡过。

    至于金家,在第二日就举族搬迁而逃,不过据说行至半途,就被神龙教的人给拦了下来,整个家族都被压入神龙教的大牢之内。

    这片海域,神龙教就是海域的掌控者,也是次序的维护者。

    除此之外,另有一个好消息传到齐缨的耳中。

    “你说什么?我弟弟没死?”

    齐缨神情激动,语声颤抖的看着眼前的一位老者。

    “对,穆哥儿上了我的船,说是去大周游历去了,想不到竟然逃此一劫!”

    老者是附近海域的一位船商,听说齐家出了事,就前来看看。

    “原来如此,真是苍天有眼,我们齐家还有血脉在!”

    齐缨抬头看天,让外人不知她神情到底如何。

    “多谢木老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了。”

    “应该的,姑娘也不必伤心,金家的人已经被拿下,你们的仇也报了,以后安稳度日,比什么都好。”

    “木老说的是。”

    齐缨缓缓点头,等送走了老者之后,返回刚刚建起的屋舍,她的脸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屋内的聂红衣仍是闭目躺在那轮椅之上,不言不语。

    “前辈,我觉得金家并不是这件事的主使者,他们家还不如我们家的实力强,怎么可能灭的了我们家?”

    “嗯。”

    躺在那里的聂红衣给出一个反应。

    “而且我仔细想了想,我独自出海的时候我家里人的反应也不对,他们好像是逼着我走似的。而且回来的途中,我的副手表现也很奇怪,好像一直不想让我回家一般。”

    “我的弟弟,齐穆。一直想去见识见识大周的繁华,但因为他年龄太小,爹娘一直不同意,结果前不久突然悄悄的搭乘别人的船去了大周。”

    “你想说什么?”

    聂红衣终于睁开了双眼。

    “我觉得我们家出事,我爹娘他们肯定有预感,所以才会让我和弟弟提前出海。而对我们家下手的人,也肯定不会是金家!我们根本就不怕金家。”

    “哦!那你觉得会是谁?”

    “是魔教的人,金家背后肯定站着魔教的人。”

    齐缨斩钉截铁的开口。

    “那你可知道他们为什么对你们家出手?”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金修进门说的那什么枪吗?”

    “嗯。”

    聂红衣点了点头。

    “我们西海有个传奇人物,叫做双枪王向明。他是几百年前的一位散修宗师高手,是除了神龙教之外西海唯一出现的宗师人物。”

    齐缨一脸正色。

    “这人就像一个流星,在西海升起的时间很短,留下诸多战绩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没有后人传出。据说,只是据说,他的一身本领,都被他以武道意念放在自己的手中双枪之中。”

    “你们齐家得了他的枪?”

    聂红衣终于提起一点兴趣,对于成就宗师之法,他一直都很感兴趣。

    “几个月前,我弟弟外出,从外面海里捡了一根短枪会来,当时我没注意,现在想想,那杆枪会不会就是双枪王手中的一杆?”

    齐缨双眸闪着亮光。

    “兵器上如果有神念留存,当时你们怎么会没有发现?”

    聂红衣提出异议。

    “据说,也是据说,只有双枪在一起时,双枪王的功法传承才会重现。而另一杆枪,听说就在魔教之人手里!”

    “你一口一个传说,一个听说,一个据说,可能性也太小了吧?”

    聂红衣摇了摇头,把眼睛一闭。

    “外面有人找你,出去吧!”

    “啊!”

    齐缨皱了皱眉,双眸透着思索,也没有反驳,转身就出了房门。

    她过来只是找个人诉说自己的猜测,而这位聂前辈无疑是一个最适合的人。

    对于这位聂前辈,她其实是又敬又怕的。

    那种眼里冒火、手里吃人的功夫,让她每次想起,都是毛骨悚然。

    而且,那真的是功夫?

    齐缨深表怀疑,她从未听说过功夫可以练到那种程度。

    有时候,她甚至有想过,这位聂前辈可能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不过这个妖魔显然懂得很多,还很好说话。而且交给自己的剑法也很适合自己,能让自己刚刚入了先天,就可以与金家的两位先天厮杀,甚至战而胜之。

    “您是齐缨小姐是吧?”

    一位管家打扮的中年人满脸殷勤的弓着身。

    “我就是,您是哪位?”

    齐缨急忙搀扶起对方。

    “小人陶贵,钟家的管家。”

    陶贵抬起头,身子还是保持着前弓的姿势,一脸恭敬的样子。

    “钟家?哪个钟家?”

    齐缨身子一顿。

    “自然是白龙使钟家。”

    陶贵低着头。

    “齐小姐和我们子岳少爷是定了婚期的,听闻齐家遭了难,我们少爷就连忙让我来带您去神龙岛。一来在神龙岛可以照看小姐,二来举行婚事也方便。”

    “这……这……我需要和我家里的长辈商量一下。”

    齐缨脸色一白,两手紧紧的攥起。

    “长辈?”

    陶贵眨了眨眼,把目光放在齐缨身后的一顿灵位上,眼神诡异的开口。

    “这就……不必了吧?”

    “陶伯,我家里还有一位长辈,在屋里休息哪!”

    齐缨拦住陶贵的眼神,一指旁边的屋舍。

    “哦!那好,小人也顺便拜见一下小姐的长辈。”

    陶贵点了点头,倒是不把自己当作外人。

    齐缨想了想,一时也想不起借口,于是点头,两人一同进了聂红衣的屋子。

    “前辈,这位是钟家的陶伯,想让我去神龙岛,和子岳公子完婚。”

    面对聂红衣说起这件事,齐缨下意识的有些紧张,竟是真的把她当作了自己的长辈一般。

    “嗯,也好,去一趟也可把事情一次彻底解决。”

    聂红衣躺在那里,眼也不睁,脸庞更是被兜帽盖的严严实实。

    “前辈深明大义,那小人就去安排两位的出行之事。”

    虽然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陶贵还是一副恭敬有加的做派。

    “嗯!”

    低低的鼻音响起,两人悄然出了门。

    “齐小姐,您的这位长辈是不是身体有些不适?”

    出了门,陶贵一脸的关切。

    “咱们钟家在神龙岛也算大家族,可以为这位请来神医诊治。”

    “她前段时间受了伤,现在身子还不能动。”

    齐缨介绍了一句。

    “那就多谢陶伯了!”

    “齐小姐客气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人告退。”

    “我送您!”

    “不用不用……”

    “要的,要的!”

    于是,在五日之后,齐缨带着一箱灵位,推着聂红衣就上了前往神龙岛的大船。

    当然,她并非是成亲,而是悔婚的!

    屋内,装饰精美,方桌精致,菜肴丰盛。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齐缨这段时间的悲伤就明显减轻了许多。

    “前辈,吃鸡。”

    她殷勤把一根鸡腿放在聂红衣的碗里,聂红衣这个时候一只手已经可以运动,吃饭倒是不用人招呼。

    往自己碗里扒了一些饭菜之后,齐缨正欲往自己嘴里填,却见对面的聂红衣却丝毫没有动作。

    “怎么了?前辈,菜不合您的口味?”

    “不,菜里有毒。”

    聂红衣淡淡的开口。

    感谢书友奈生、书友171016042626386的五百打赏,感谢书友侗族、不爽不是网文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