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69 灭门惨案(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69 灭门惨案(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屋内火光乍现,锋锐的剑气一闪即没入那两个黑衣人的体内。

    “呼……”

    两人身躯一僵,一股火焰猛然从他们体内冒出,瞬间燃烧了那两人的整个身躯。

    透着火光,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两人大口张开,熊熊火焰由内而外的穿出,肉身像是丢入火堆里的蜡烛一般,以惊人的速度融化、消失不见。

    “啪……”

    少顷,一柄刀、两柄短剑落地,发出脆响。

    原地两搓黑灰堆在船板之上,而那泛着油光的船板却丝毫无恙。

    “咕噜……”

    齐缨身躯紧绷,恐惧感油然而生,喉咙不自主的滚动。

    两个大活人,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被焚烧的一干二净!而焚烧的过程更是历历在目,让她头皮发麻。

    虽然明知道他们死有余辜,但这种场景还是让她忍不住身躯颤抖。

    “齐小姐?”

    船舱外响起脚步声,最后停在了门外。

    “您没事吧?我刚才看见这屋里像是着火了。”

    “哦,哦!我没事。”

    齐缨撑起身体,发觉身躯虽然还是瘫软无力,但已经开始慢慢恢复。

    “刚才点火烛的时候不小心撒了点煤油,虚惊一场,已经没事了。”

    提了提声音,压下虚弱感,她又解释了一句。

    外面的李副手叮嘱了几句,也没有起疑,就在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中离去。

    “前辈?这两个人……”

    齐缨指了指地上的那点黑灰,心头还是忍不住直跳。

    “扫掉就行,不用管它。”

    聂红衣随意的扫了一眼。

    “你应该是用双剑的吧?正好,那两柄短剑可以留着,做工不错。”

    “前辈怎么知道我用的是双剑?”

    齐缨先是愣了一愣,然后走过去捡起那两柄短剑,在手里舞出两朵剑花。

    “见得多了,就知道的多了。”

    脸上露出疲惫之色,聂红衣再次闭上双眼。

    “收拾东西之后就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问题明日再说。”

    “哦!”

    点了点头,齐缨拿来扫把把那两人的尸体清理干净,又收起刀剑,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前辈,要不然我也在这里住一晚吧?我怕这些人后面还会有人来!”

    她现在倒是不担心这位神神秘秘的前辈,但却有些害怕一个人独处。

    “嗯,你随意。”

    聂红衣闭着眼回道。

    夜晚,烛光已灭。

    两人床上床下躺着,聂红衣毫无声音,齐缨则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前辈,你睡着了吗?”

    “嗯。”

    嗯是睡着还是睡不着?

    她没有管,而是继续开口问道:“前辈,你那个眼里冒火的功夫,可以教给我吗?”

    黑暗中,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热切。

    “你学不成!”

    “那前辈看我适合学什么?”

    齐缨并未放弃。

    “炼体功夫。”

    “啊!可炼体功夫都很难修炼的,而且好像都不怎么厉害。我们家也是没有好的内功心法,要不然我也不会修行炼体功夫的。”

    齐缨的声音中透着失落。

    “你应该吃过什么奇果吧?”

    “嗯!我小时候在一个岛上吃了一颗蹑空草和伴生的七叶无花果。”

    现在她已经习惯这位前辈的无所不知了。

    “服用奇果,让你的肉身远超同济,而且你对肉身的掌控也很不错,你现在能够踏入先天,就是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开始肉反先天,将要滋生先天真气了。”

    “我入先天了?”

    趴在那里的齐缨突然一呆。

    “我怎么没有感觉。”

    “你现在体虚力弱,等身体恢复好了,就会感觉得到了。”

    聂红衣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响起。

    “而且,谁说炼体功夫就不厉害了?我修炼的就是炼体的功夫。”

    “真的?”

    “嗯。”

    “那前辈,我们还真是有缘,不如您就收我为徒吧?我很听话的。”

    黑暗中一片寂静。

    第二日,船上少了两个人,而且还是先天好手,自然引起了一阵骚乱,靠着司马英德高望重,事情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但事情背地里的调查却少不了的,不过除了几位心神不宁的公子哥之外,没人会把怀疑的对象放在齐缨和她照顾的那个不能动弹之人的身上。

    有了那夜的那一遭,聂红衣房屋的四周就少了几双来回巡视的眼睛,显然有些人已经明白这两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打消了心里的那些念头。

    此后再无事端,两人的失踪也渐渐的被人淡忘。一晃就是七日之后,司马家的商船终于来到了神龙岛中心海域。

    碧蓝一色的水天环境终于开始改变,一座座岛屿矗立在茫茫大海之中,有的小的只能立人,上面却偏偏长着一颗树木有的宽广至极,却是一片荒芜的沙滩。

    神龙岛是附近诸多岛屿中最大的一座,也是最繁华的一座,不过上面的常住人口却并不是太多。

    比如齐家,他们的家族驻地就不在神龙岛,而是附近一座名为鹿岛的岛屿之上。

    并非齐家不愿去神龙岛,而是在神龙岛定居立业,要求很高,他们家只是花钱在神龙岛上租了一个门面,当作自家生意的经营场所。

    “英伯,这一路上多谢您的照顾!”

    鹿岛的港口,齐缨抱拳躬身,朝着司马英狠狠一礼。

    在她的身旁,则是一架轮椅,身披红袍,兜帽遮住了面容的聂红衣就坐在轮椅之上。

    “客气了,你还是赶快回家报个平安吧!天色也不早了,正好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司马英一边招呼着船上装卸货物,一边笑呵呵的摆手。

    他的船上,还有鹿岛的商人需要的东西。

    “那英伯,告辞!”

    再次感谢,齐缨才推着轮椅,下了码头。

    轮椅下木轮转动,两人已经上了岛内的街道。

    “你们齐家,是不是专门做香料的生意?”

    行走之中,轮椅上的聂红衣突然开口。

    “前辈连这个也知道?”

    齐缨哑然。

    “嗯,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去你们家看看,我听四周人的谈话,你们家,好像出事了。”

    “什么?”

    齐缨一顿,推着轮椅的速度猛然加速。

    沿着石板道路转了几转,就进入一条宽敞的辅道,不远处一片漆黑的庄园让齐缨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会?怎么会?”

    齐缨疯狂跑到庄园之前,双目呆滞的看着一切。

    废墟,死寂,荒凉!

    原本此处的齐家庄园已经没了!

    “齐家真惨,被人一把大火烧得一干二净,人都死光了!”

    “别胡说,他们家好像有人出海了,应该逃过这一劫了”

    “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竟然一个活口都没留!”

    “你不知道,当天晚上这里传出的惨叫声有多吓人!不过没人敢出来看,附近几家出来的人都死了,死的还都是好手吶。”

    “也不知道齐家这次招惹了什么人?竟然会遭到这种报复!”

    四周的低语声入耳,聂红衣低声叹了口气,垂下头去。

    夜晚,齐家废墟之中唯一还立着的大堂内,一具具尸骨整齐的码放在地下。

    鹿岛实际上的管理者,神龙教的派遣人员,安慰了齐缨几句,就告辞离开。

    “前辈……”

    齐缨一身孝服跪在一旁,侧首看着阴暗角落里的聂红衣。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你想知道答案?”

    “当然!”

    齐缨猛然站起身,转过身子,双眸通红的盯着黑暗之处。

    “前辈知道是谁下的手?”

    “我不知道。”

    聂红衣的声音幽幽响起。

    “但是,这些人当中,有几个是死在魔教的吞日**之下!”

    “魔教?”

    齐缨呆住,身躯摇晃着再次跪下。

    “可是为什么?我们家根本与魔教没有关系,甚至就连魔教的人都不认识!”

    “这个问题我虽然不知道,但你可以问别人。”

    “问谁?”

    “问外面的几个人。”

    聂红衣微微侧首,漆黑的夜色下,远处正有几条人影朝着齐家废墟扑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