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68 诸法奥妙(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68 诸法奥妙(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光明咒,是无上咒!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一无所得故!”

    混乱动荡的神魂之中,有佛经低声禅唱,浩大光明的佛光照彻整个识海,让一切杂念都清晰浮现,也让混乱慢慢消减。

    这门被谷天忘称之为神魂不灭心经的七宝妙术之一,竟是真的一篇经文!

    短短三百余字,却拥有着不可思议之能,聂红衣得到这门秘术不过短短几日,却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神魂变得更加通透、纯粹!

    对他人来说十分困难的神魂入微,对此刻的她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当然,现在她的识海里被谷天忘弄的一片混乱,对外界还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篇心经就是天道宗修行天魂之法!

    或者说,每日诵念心境,真如端坐灵台,天魂自现,于己相合!

    “七宝妙术果然不可思议!”

    心中暗叹,这篇心经不用修习功法,不用埋头苦练,只是每日诵念,就能让人破入宗师,简直就是奇迹。

    混乱的识海在佛光照耀下开始缓缓的恢复着平静,谷天忘的记忆也开始慢慢被聂红衣吞噬,一门门功法开始还原,一门奇妙的功法也浮出脑海。

    “诸法奥妙诀!”

    神魂中一门奇特的功法恢复完整,也让聂红衣的心神全部沉浸到这门秘法之中。

    秘法,没错!

    这又是一门秘法,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秘法神通,却不想不止有七宝妙术,还有这门秘法。

    这门秘法和七宝妙术都是一同传自天道宗立派祖师爷,吕祖。

    天道轮转,诸法归元,万妙合一!

    这是这门秘法的总纲。

    这么秘法与陈子昂所知道的秘法神通大不相同,也让他大开眼界。它对人体没用,它作用的对象是功法!

    这门秘法可以拆解、合并其他的功法,然后组成一门新的功法。

    新的功法会根据修行之人内心需要拥有原有几门功法的优点,而舍弃其缺点。

    运转这门功法,消耗掉就是神魂之力,分解、合成的功法越强,所需神魂之力也就越多。

    “奇妙!”

    饶是聂红衣见多识广,但谷天忘神魂中记载的这两门功夫还是让他赞叹不已。

    但那位吕祖留下的话也很有意思,他把这门秘法流传下来,就是希望后人能够把七宝妙术之一的这门心经给分解,重新组合。

    甚至这位吕祖半生时光,都在想方设法的要完成这件事,奈何心经奇特,只是一篇文字,根本无法分解

    在聂红衣看来,他这做法简直多此一举,有那个心干什么不行?为什么偏偏和这个七宝妙术干上劲了?

    “前辈,您能听到我的话吗?”

    齐缨小心谨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聂红衣费力的睁开双眸,对着面前端着一碗汤药的小姑娘缓缓点了点头。

    “我给您熬了点补药,喝点吧。”

    齐缨小脸上急忙露出笑意,一脸殷勤的凑过身子。

    洁白的陶瓷小勺,黑乎乎的汤药,缓缓渡入体内,也让身体内升起一股细微的暖流,缓缓滋养着伤势严重的肉身。

    当日,聂红衣毫无防备的被青龙吞月大阵给吞噬,内又有谷天忘拼命爆开的神魂,为了夺得修行天魂之法,她绝大部分心神都用在稳住神魂识海之上。

    而肉身硬抗大阵的结果,就是几日过去了,还是不能动弹,甚至还要修养的更久。

    “前辈,您好点了吗?”

    喂完药,放下瓷碗,齐缨见聂红衣双目睁开,眼中神色清明,就试探着开口,看能不能得到回答。

    “嗯,多谢缨姑娘。”

    声音虽然沙哑,但聂红衣已经能开口说话。

    “前辈,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齐缨脸上泛着红光,神情激动。

    “您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我,我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

    聂红衣嘴角微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齐姑娘,你可是有事想要我帮忙?”

    “啊……。”

    齐缨大概没有想到对方会问的这么直接,正打算收拾药碗的她身子不由僵在那里,脸上神色变换几下,猛然往船板上一跪,朝着床上的聂红衣狠狠的叩下头。

    “前辈,请收我为徒!”

    聂红衣倒是没有惊奇,而是微微摇头道:“我不会收你为徒的,我没有时间教徒弟。”

    “前辈!”

    齐缨心头一颤,急忙抬起头来,双眸急切的看着聂红衣。

    “前辈,我可以给您端菜倒水,洗衣做饭,铺床叠被,我……”

    应该是第一次这样求人,她一脸潮红,结结巴巴的把自己能做的事给说了一遍。

    “呵呵……”

    聂红衣闻言也不由的暗自好笑,但还是开口拦住她的话。

    “我虽然不收徒弟,但这段时间身体有伤,行动不便,还需要你的帮助。作为交换,你有什么想问我的我都可以回答你,当然,我也可以教你一些功夫。”

    “这……”

    虽然对方不同意自己拜师,但如果能在对方身边学到东西也很不错。

    “那前辈,你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

    “慢则一年半载,快则一两个月。”

    “这么快?”

    齐缨一愣,然后见聂红衣一脸有趣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羞红着脸低下头。

    “先扶我起来。”

    摇了摇头,让齐缨把自己扶起身子坐在床上。

    “你有心事,家里人对你不好?”

    “呃……,前辈如何知道的?”

    “出海的时候有人说你们齐家也算是个不小的海商了,还能和神龙教白龙使的后人拉上关系,家里人怎么会让你一个人独自跑船?”

    坐起身子,聂红衣疲惫的闭上双目,缓缓开口。

    “前辈说的没错。”

    齐缨叹了口气,虽然她常年跑海,但年龄太小,通常都有家族人陪同,也有高手跟随,这次却是孤身一人出海。

    “其实我家里人倒不是对我不好,只是他们想让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才一个人出来跑商,顺便躲躲家里人的。”

    “那人对你们家很重要。”

    聂红衣点了点头,这种事虽然恶俗,但在这个世上却是常见之事,婚姻大事,父母而决,对于后辈来说,自然时常有不满意的。

    “嗯,就是那日那位不学好的钟少爷哥哥。叫钟子岳,是白龙使孙子里面比较优秀的一位。”

    齐缨也是点头。

    “只是,这人太好色了,都已经娶了好几个妻子了。”

    “这个麻烦我可以帮你解决。”

    聂红衣睁开双眸,眸子里跃出火红之光。

    “真的?”

    齐缨一脸惊喜的扭过身子,却被那红光刺的身躯一紧,下意识的做出防备姿势。

    “当然是真,不过,先要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

    聂红衣点了点头。

    “眼前的麻烦?”

    齐缨一愣,突然身躯一晃,酥麻无力之感从体内升起。

    “怎么回事?”

    浑身筋肉猛然一紧,五脏不适之感传来。

    “有人下毒!”

    明悟升起,但无力感已经让她连身体都站立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床沿。

    “咔嚓……”

    房门被人用刀刃从外面轻轻挑开,两个黑衣人如同一阵风一般落入屋内。

    “软筋香果然好使,要不然弄出声音可就不妙了!”

    一位黑衣人单手把自己手里的一个小香桶合上盖子。

    “好美!”

    另一人手里贴着把刀,刀身做了暗光处理,在烛火下不反射丝毫光芒。

    两人看着聂红衣的模样,都是不由得一呆。

    “早知道这么漂亮,就该让他们加钱!”

    一人狠狠的低骂一声。

    “没关系,我们可以先……”

    “是谁让你们来的?”

    聂红衣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嘿嘿……,小娘皮,想知道?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

    一个黑衣人轻佻的一笑,从腰间拔出两柄短剑,小心翼翼的弓起身子。

    虽然下手的对象只是两个女子,而且都中了毒,职业习惯却也让他们不会大意轻心。

    “前辈!”

    齐缨挣扎着身子想要坐起,却根本办不到,甚至就连大声喊叫的声音也没有。

    感受着身后那两股阴森诡异的气息,这两人竟是两个先天。

    糟了,前辈身上有伤,动都不能动,这下可糟了!

    “既然你们不愿说,那么,就去死吧!”

    正在齐缨心生绝望之时,床上坐着的聂红衣,双眸中的红光猛然一盛。

    感谢书友那词撕了的五百打赏,感谢书友黑水滔滔、愿为北冥鱼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