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367 落难西海(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67 落难西海(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只有一世虚幻的记忆,你猜,我又曾经活过几世?”

    聂红衣微微一叹,神魂识海中无边无际的幻像纷纷浮现,有车水马龙的古代城池,有钢筋铁骨的现代都市有奋勇厮杀的沙场,也有悠闲自在的踏青,纷纷扰扰的场景瞬间把那谷天忘给彻底掩埋。

    “你个怪物!”

    惊恐、不甘的吼声响彻整个神魂识海。

    剧烈的神魂波动猛然在识海之中掀起,谷天忘坚固如水晶的神魂念头上猛然裂开无数碎片。

    “吞了我,你也不会好受的!天道轮转,给我爆啊!”

    疯狂的记忆碎片在神魂中炸开,谷天忘精修百年的天魂神念轰然爆开。

    现实中,聂红衣的头颅猛然朝后一扬,随后就在突然到来的危机感猛然睁开双眸,从天而降的巨大龙首让她身躯一紧。

    混乱的神魂却让她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自如操纵身躯。

    “谷天忘,你个混账!”

    愤怒的低吼声中,聂红衣的身躯缓慢的蜷缩在一起,被那龙首连同整座大山一起吞没。

    庞大的水龙从天而降,巨口张开吞下山峰,更是笔直的撞入岛屿之中。

    “轰……”

    数百米的海浪猛然升起,又重重的拍下,骑鲸岛开始剧烈的晃动,一头惊人的水龙钻入岛内,又从水下探出头来。

    “轰……”

    这片海域彻底陷入混乱之中,神龙涛海,奔腾咆哮的海浪翻滚不休的涌向远方。

    岛屿开始倾斜、晃动,最终渐渐消失不见。

    而那神龙体内的山峰,也被一股股疯狂转动的涡流磨灭,山岩消融殆尽。

    “啪……”

    良久,神龙往水面上一躺,与海水融为一体,彻底消失不见。

    而那远处被水流裹挟住的红木飞龙船船舱之内,段蛇则是一脸疑惑的盯着四周的水镜。

    水镜上景象清晰,但因为水浪翻滚的原因,变换太快,无法看的真切。

    “奇怪,怎么没见他们俩飞出来?”

    段蛇舔了舔嘴唇。

    青龙吞月大阵虽然强悍,甚至比宗师动手的威力还要强得多,但相对之下却是动作缓慢,力道分散,虽然波及范围很广,宗师之下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但要想除掉两个宗师,却力有未逮!

    “难道同归于尽了?”

    “那敢情好!”

    哈哈一笑,段蛇再次巡视了一边,最后把目光放在阵法外沿的一块水域内,那一层层奔涌的海浪之中,正有一位墨绿劲装的女子身化游鱼,在那里拼命挣扎。

    女子容颜俏丽,但脸色发白,双眸失神,显然是快要坚持不住了。

    “有趣,竟然还有一个小虫子没死!”

    段蛇低低一笑,大手一摆。

    “回岛!我要闭关休养两年,这段时间,神龙岛事务,交给你们四位神龙使来处理,如无重大事务,不必向我请示!”

    “是!教主。”

    一旁黑龙使急忙躬身回答。

    混乱的海域上,一艘巨大船只犹如拥有神力一般,行处纷涌海浪缓和,船下涡流涌动,推着它以其他海船望尘莫及的速度消失在这片混乱的海域之上。

    一日后,一片海域之中。

    “呕……”

    齐缨趴在一块木板之上,不停的朝外吐着海水,湿透的紧身衣紧紧包裹着她的身躯,毫无血色的脸上嘴唇更是白的发紫,双眸中遍布血丝,无力的任由海水推着木板移动。

    “哗……哗……”

    寂静的海面上响起一声声节奏分明的声音,也惊醒了即将昏睡过去的齐缨。

    猛然抬头,远处的海面上一手商船正朝着这里行来。

    “这里……这里……,救命啊!”

    提起最后一丝力气,她直起身子朝着那商船大喊。

    三日后,西海大海商司马家的商船上。

    “齐姑娘,怎么样?身子好点了吗?”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坐在甲板上晒着太阳,身下的椅子十分奇怪,可以随着身子的动作来回晃动,也让人可以躺得更加舒服。

    “英伯,好多了,这几日多亏了您的汤药。”

    齐缨换上了一身绿色罗裙,把发丝扎好,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精神十足,比三日前被人救上来时半死不活的样子可是好的多了。

    “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说起来要不是我临时有事晚走了一日,也赶上那场海难了。”

    老者名叫司马英,司马家的老船主了,齐缨曾经跟随父亲一起拜访司马家,还见过这位老者一面。

    甲板上还有几位年轻人在一旁谈论着什么,见到齐缨也过来问候,顺便谈起当日的海难。

    “谁能想到啊!当时的天象可是一直很正常的,这一趟下去,我们家可是损失不小。”

    齐缨也是低头苦笑。

    她可不敢说那是人为的,更曾经远远的看到了神龙教的那艘宝船,齐家只是一个小小的海商,远远惹不起那些人。

    不过,人的力量竟然可以大到这种地步,如果我也能变得这么强大,就再也没人逼我做我不愿做的事了!

    不,不用这么强,只要有他们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本领,就没人能拦得了我!

    狠狠的握了握拳头,齐缨又颓然低头,如果早知道那位聂姑娘是位宗师,自己当初就该卖力的讨好她才对。

    可惜……

    “看,海里有什么东西飘着!”

    突然,船栏上有人大喊,旁边几个无事的船员也靠了过去。

    “是块红布,要不要挑上来看看?”

    “算了,算了!红色不吉利”

    一人摇头否决。

    听到几人口中说的红布,齐缨不由心头一动,上前几步到了船栏边朝下看去,一块熟悉的眼色映入眼帘。

    “那不是布,那是披风,那是人!是人!”

    齐缨猛人大喊,指着那红布旁的一缕黑发。

    “救人,快救人!”

    网兜下去,那片红布包裹的人就被打捞了上来。

    “啪……”

    来人素面朝天,躺在船板之上,四周的人呼吸猛然一滞,都被那显露出来的绝世的容颜所吸引。

    “好美……”

    一人喃喃自语。

    “可惜死了!”

    “胡说什么,她怎么可能会死,只是昏迷了过去。”

    齐缨则是一脸的狂喜,探身去搀扶地上的女子。

    “怎么,这人齐姑娘你认识?”

    司马英也算见多识广,率先从惊艳之中清醒过来。

    “认识,认识!她……她是我的一位前辈,姓聂!”

    齐缨急忙点头,伸手摸向聂红衣的鼻尖,却见对方的眼皮微微滚动,甚至微微露出一丝缝隙,只是在看到是齐缨之后,又合上了双眸,她当即就知道对方对外间还有感应,只是身上应该有伤,动弹不便。

    也是,像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简简单单就死?

    “既如此,那此女就让齐姑娘照顾吧!我会让船上的大夫帮你的。”

    司马英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多谢,多谢英伯!”

    虽然怀里的人昏迷不醒,但齐缨脸上却是满脸带笑,见司马英的眼神有些奇怪,她急忙道:“我这是看到前辈遭了海难还活了下来,不是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心里高兴!高兴!”

    小心翼翼的抱起聂红衣,齐缨告罪一声,下了船板。

    旁边的几位年轻人这才把目光收回。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今日一见,足慰凭生啊!”

    一人口中发出长长的叹息,而其他几人的目光则是变得深沉起来。

    在海上跑商,失踪个把人可是常事!

    感谢书友wq102名字好难取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