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 鹰枪战白龙-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鹰枪战白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呃,哥就是厉害啊!”

    宋谕远也愣了一下,对于自己哥的水平,他也在心里有过估量。以他的推测,陈子昂的力气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天下无敌,但要真正交的话,天下英豪,自己哥应该能够排在前十,这还是有擂鼓瓮金锤加成的情况下。

    毕竟比武厮杀不是只看力气,技巧经验也占了很大的比例。

    但现在他有些看不懂了,刚才陈子昂虽然只是短短的锤,但用力之巧妙,反应至迅捷,都比前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玉麒麟郑春可是大凉王座下的一员大将,在天下英豪都能排得上名号的,却连陈子昂两招都接不下,这样看来,自家哥就连天下第一高的名头也能争一争啊!

    也许是因为心窍打开,所以才又有了进步吧?

    宋谕远心暗想。

    “二庄主怎么样?”

    没有过多琢磨陈子昂的变化,宋谕远低头关切的看向一脸苍白的燕二娘。

    锦毛虎陈达一脸的凄然,哽咽着道:“二娘的右臂已经废了,就算能够养好也使不上力气了!”

    “当家的别难过,我一个女儿家,打打杀杀本就不好,能够留下一条命在,已经是得天之幸了。”

    燕二娘脸色虽然一片惨白,语气却很是轻松。

    “看来以后我是没办法陪你上阵厮杀了,只能在家里老老实实当个小妇人了。”

    “呵呵……,二娘且安心,为夫先杀退敌人,再回去好好照料你。”

    锦毛虎陈达的笑容微微有些凄惨。

    “庄主放心,回去后我一定会请来名医给二娘诊治!”

    宋谕远一脸的郑重。

    “嗯。”

    陈达点点头,也没出言提谢字,毕竟自家兄弟和妻子都是因为宋家的事而遭的难。

    缓缓提起燕二娘身旁的宽刀,陈达默不吭声的翻身上马,双腿一夹就朝山坡之下冲去。

    耿娘微微叹了口气,举起枪也紧随而去。

    不远处即要赶过来的箭虎刘堂顿了顿身子,也翻身原路回转。

    他们人都是以一当十的高,仆一加入,胜利的天平瞬间就倒向宋兵。

    尤其是一脸阴沉的锦毛虎陈达,的大刀挥舞的呜呜作响,迎面的护卫不是被他一刀两断,就是被他劈下马来,对着那群护卫一个冲锋,就有数具尸首落下马来。他那疯狂的架势,实在是让人胆寒!

    耿娘身子灵巧,驱马在人群来回纵跃,长枪四下舞动,势能燎原,连环而去,绵绵不绝。一人竟然直面五六位对还能游刃有余,不愧是专为战场杀伐所创的枪法!

    而最具有杀伤力的反而是箭虎刘堂,他的箭法果然不凡,被他瞄准的护卫无一幸免,一一咽喉箭,瞬间毙命!他也没有节约臂力的意识,长弓毫不停歇,不一会儿就有将近十位护卫命丧他。

    虽然他挑选的都是身体有伤,躲避不宜的对,但这种杀伤速度,不愧是冷兵器时代战场上最具杀伤性的兵种!

    另一方面,仲孙远的情形却有些不妙。

    仲孙远的长枪八尺有余,与小白龙白饮的银枪倒也相差仿佛,枪法更是变幻莫测,诡异多端,细腻处堪比女子绣花之针,专挑人体要害攻击。

    只见他长枪幻化出漫天火红的枪影,扑天盖地的朝着白饮罩去,气势威猛,骇人无比。

    而小白龙白饮的枪法却以稳为主,面对仲孙远的攻击他只是把长枪围着自己晃成一团,偶尔才会看到银光一闪,刺向对方。

    每当这时,仲孙远的动作就会一顿,漫天枪影更是微微一散。

    “你乃何人?如此枪法必定不是无名之辈,可否告知姓名?”

    白饮趁着交的空隙,肃声朝仲孙远大喝。

    “在下仲孙远!”

    “仲孙远?草原悍匪,鹰枪仲孙远!”

    小白龙白饮对天下使枪的名家都有耳闻,略一思索就想到了仲孙远这个姓名的来历。

    “阁下什么时候离了草原,反而来了着地处偏角的霸下做了山贼?”

    “悍匪既然做的,山贼又有何不可?”

    仲孙远侧头看到玉麒麟郑春跃上山坡,心一定,驱马再次上前,再次舞动长枪迎向白饮。

    小白龙白饮的枪法极为内敛,平时都是把长枪收在身后,浑身气劲内藏,等到出之时,必定蓄势已久,一出即石破天惊,功敌之不防。

    所以两人的战况,表面上看上去是仲孙远猛攻不断,大占上风。其实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仲孙远上的动作跟本不敢停顿,他知道只要自己有一点疏忽,迎接自己的必将是雷霆暴雨!

    “杀!”

    “杀啊!”

    两军交战之声本来此起彼伏,现在却突然一变,只闻宋军的大声呼喝,而护卫众人却只有传来几声恐慌的叫喊,痛苦的嘶吼。

    微微处于上风的白饮打眼一扫,心不由得一沉,场竟然不见了玉麒麟郑春,而原本与他厮杀的几个悍匪竟然在一众护卫大开杀戒。

    自己这一方败亡已定!

    仲孙远却越战越勇,现在他的目的只是纠缠住对方,然后发动众人围攻,再也不再亡命攻击,枪法也由原本的凌厉异常变为缠绵悱恻,

    虚空银芒跳动,宛如雷霆狂舞!

    白饮的长枪这一刻仿佛化作天神的雷霆,朝着仲孙远宣泄着自己的怒火。

    ‘对方要拼命了!’

    仲孙远浑身一紧,心却也有些无奈,他发现自己面对全力而战的小白龙只能勉强保持自己不败,要说还要强留下对方,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几枪逼开仲孙远之后,小白龙白饮毫不停留的纵马朝着身后的车队奔去,一路上挑飞几个宋兵,来到一架马车之前。

    银枪吞吐之间,马车的车厢瞬间四分五裂,露出里面一对哆哆嗦嗦抱成一团的主仆二女。

    “卫姑娘,多有得罪了!现在事态紧急,还请随我上马。”

    白饮右一伸,捞向卫冉竹。

    “好,好!”

    卫冉竹只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富家小姐,此时早已乱了分寸,下意识的把交给对方。

    白饮上一用力,两女直立而起,却并没有跃上马背,因为马背之上空间有限,两人并骑还有一人全身裹甲,已是拥挤,再加一人的话根本行不通。

    况且一马负人,怎么可能逃得掉。

    “你这婢女快快撒!”

    白饮不由得大怒,一持枪就要刺了出去。

    “不要!”

    说话的不是丫鬟水莲,而是卫冉竹。

    “白将军,我和水莲情同姐妹,我是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卫冉竹声音带着哭腔,语气却极为坚定。

    “小姐!”

    水莲更是感动的泣不成声。

    “嗖嗖……”

    几道寒芒迎面袭来,却是几枚燕子镖,白饮银枪一挥,磕飞飞镖,却见一根箭矢极速射来,目标却是身旁的二女。

    “卑鄙!”

    白饮眉头一簇,眼升起一团怒火,大一抓,就把箭矢捞在里,反一掷,箭矢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只听的远处传来一声闷哼,还没等白饮看个明白,仲孙远已经冲了过来,身旁还跟着一男一女,正是不久前围攻玉麒麟郑春的陈达和耿娘。

    “卫姑娘先保重,我去附近县城去搬救兵,你直言自己的身份,想来这些匪徒不会为难于你。”

    白饮一看之下就知已经救不了人,提醒一句拍马就往一处人少的地方冲去,只留下惊慌失措的主仆二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