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96 青果(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6 青果(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迷迷糊糊中,陈子昂睁开双眸,天空白茫茫一片,也不知是法术阵法的效果,还是这洞窟外的天空就是这般摸样。

    大醉之后的人如果不是头痛欲裂,精神都会十分放松,心灵也仿佛得到了宁静,就如佛家言道的心神圆满。

    陈子昂此时就是处于这种状态。

    往事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徘徊,终究渐渐远处,只在心中留下那一道道痕迹,却让他不再为之束缚,而是能够以一种超脱的眼光来看待。

    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灵通透圆满,一种淡然而悠长的喜悦从心底浮现。

    神魂外延,世间的一切仿佛变了一个颜色,原本用神魂观察外界,总感觉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似真非真,难以看的真切。

    而这个时候,模糊感消失不见,世界变得通透而真实!

    几十丈之内的一切清晰的在神魂感应中映测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地面下幼虫破土、花根攒动,大地上风吹叶动,花香四溢。

    神魂一动,那掉落在泥土之上的片片花瓣缓缓飘起,升入半空。四面八方不知多少的花瓣飘飘荡荡的来到身前,旋转、飞舞。

    花瓣时而腾空而起化作五彩飞龙,时而蔓延开来把这数丈空间化为一片花海,时而又绕身缠绕彼此嬉戏。

    “啪……啪……”

    掌声轻轻响起,花瓣飘落,苗洪从不远处缓缓行来。

    “神魂操纵如意入微,恭喜师弟在修行之路上再进一步!”

    陈子昂缓缓爬起身子,自己还在那竹亭之中,刚才的一切仿佛都在梦中。

    梦耶?非梦?

    这都无关紧要,只有那七盅酒水的味道让他无法忘怀。

    “多谢师兄!”

    陈子昂对着苗洪拱了拱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自己能够有这一场境遇,明悟神魂之妙,却绝对是这位大师兄和那九指娘娘做的手脚。

    “哈哈……,师弟客气了,那七情酒味道如何?”

    苗洪哈哈一笑,再也不复往日的冰冷。

    “原来那酒叫做七情,倒是名符其实,七情入腹,唇齿留香!”

    陈子昂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

    苗洪点了点头,黑虹一卷,两人就朝着洞窟之外遁去。

    “娘娘不喜外人进来,尤其是男子,我们还是快走吧,免得主人厌恶!”

    黑虹化光,从那百花山千灵洞遁出,直冲云霄,然后隐去身形朝着东方而去。

    “师兄,我们这又是要去哪里?”

    陈子昂转了转头颅,开口问道。

    “去宜山!”

    宜山七心洞,洞主名为鲁弃,人称陆行神尊,天下七大妖魔之一!

    宜山不是一座山名,而是一个山脉的统称,绵延千里之长的宜山山脉之中生有诸多山民,更有几十个蛮人部落,而宜山七心洞,则是这些人眼中的圣地。

    因为,这七心洞中住着一位老神仙!

    在天下七大妖魔之中,这位陆行神尊鲁弃在世人的风评之中最佳。虽然传闻也吃人,但却没有多大的恶性流传,相较于其他动辄灭城毁国的存在,要显得良善的多。

    半月之后,细雨绵绵笼罩宜山西半截的山脉,一道黑虹从那乌云中洞出,落在下方的一个山头之上。

    “师弟,这段时间你就在此专心修炼,为兄去会会旧友,数日即回!”

    陈子昂被黑虹抛下,落在那光秃秃的山巅之上,其后一枚古铜钢圈落下,罩住数丈方圆。

    钢圈之上绘制着密密麻麻的花纹,透着股奇异之感,也禁锢着陈子昂的动作,让他只能在这钢圈笼罩范围之内移动。

    不理下方咋咋呼呼的陈子昂,苗洪黑虹一折,继续朝着东方遁去。

    数日后,七心洞门前,一位面目黝黑的汉子哈哈大笑的把苗洪引进洞内。

    “苗兄,事情可是办完了?”

    “正是,此行就是来与高兄商量一下暂借神尊的困神锁链一用的。”

    高长根,陆行神尊的大弟子,身材高瘦。

    “这几年来苗兄为我七心洞的事可是没少操劳,师尊又曾经应允过你,怎会反复?”

    他哈哈一笑,大手一伸,手中悄然浮现一捆像是碧绿柳条编制而成的绳索。

    “师尊出门远游,不在洞府,怕苗兄到了没人,就让我把此物交与你手。不过切记,苗兄为我七心洞奔走三年,所以此物也只能借你三年,三年之后可别忘了归还!”

    苗洪急忙小心翼翼的接过锁链,又毫不迟疑的收入丹田之中,才开口笑道:“神尊的东西,我岂敢贪墨不还?”

    “哈哈……,苗兄是个信人,也做不出那种事情。”

    高长根也是一笑,当即叫人整治了一桌酒菜,硬拉着苗洪大吃大喝了一场,才放之离开。

    站在洞口看着苗洪遁光远去,高长根脸上的笑意一敛,转身回了洞窟,在其中左拐右拐,来到了洞窟深处,自家师尊所住之地。

    而在那洞府之内,身材高大,神情如山岩一般冷酷的陆行神尊正盘膝坐在一张蒲团之上,静静的凝视着身前的一面铜镜。

    他却并未像自家弟子说的远游去了,而是一直都在洞府之内。

    “师尊,苗洪走了!”

    高长根恭恭敬敬的立在鲁弃身旁。

    “嗯!”

    鲁弃缓缓的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面前的铜镜。

    在那铜镜之上,却是出现了一个山巅之上的情景,一枚巨大的铜环围绕着一人缓缓旋转,经久不息。

    “这人就是哈元生的元胎?”

    高长根看着少年的模样,发出疑问。

    “不错!此子殊为不凡!”

    鲁弃点了点头,镜面上的情景突然变换,换做一位正在攀山的药农,药农身后的背篓之中有诸多药材,正一脸欣喜的看着上方离山巅不远的一株草药。

    “倒是巧了!”

    鲁弃淡淡一笑,双眸中精光一闪,一道流光没入那镜身之中,流光在天空一闪而逝,化作一枚青果,落在那药农的背篓之中。

    药农采到草药,攀上了山巅准备休息,却正看到那被困铜环之中的陈子昂,当即滚倒在地,叩头不停。

    这镜子虽然把图像显露的一清二楚,却没有声音传来,但却能看到那药农一脸茫然的把自己背后药篓内的青果递了过去,轻易的穿入铜环的笼罩。

    而当陈子昂拿些东西作为交换之时,却怎么也扔不出来,只得无奈放弃。

    最后那药农叩着头返回山下,只留陈子昂在那里啃食着那枚青果。

    “师尊,恭喜恭喜!”

    高长根急忙拱手贺喜。

    “还早得很,哈元生一日不死,他身上的东西就没人能夺得走!”

    鲁弃淡淡一笑,大手一挥,铜镜之上的光芒隐去。

    感谢书友雪糕噶的一千打赏,感谢书友累的多次打赏,感谢书友呀大毛哥哥、半黄色的心、老周有乖女儿的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