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玉麒麟郑春-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玉麒麟郑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四弟!”

    猛虎庄的陈达夫妇同时发出一声悲鸣,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雷山已经倒下马来,而唯一发觉不对的仲孙远也没能及时赶到。

    “还我四弟命来!”

    陈达一声大吼,拍马上前,燕二娘一脸冷峻,持双刀紧随其后,冲了上去。

    仲孙远此时已经与白饮交上了,只见仲孙远枪影吞吐间,向白饮发起猛攻。

    白饮也是一脸的郑重,银枪抖动,人马合一与他战做一团,两人身周只见重重枪影,人影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陈达举起的熟铜棍,就要与仲孙远一道夹击白饮,一杆五爪神飞亮银枪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镔铁打造,长约丈余,枪头足有一尺八的枪声裹挟着凄厉的风声横扫而来。

    “以多欺少,可不是好汉!”

    一身穿麒麟团云铠,腰系玉罗带,脚蹬云纹靴,身材壮硕,孔武有力的黑脸大汉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陈达把的熟铜棍往前一竖,‘咣’的一声巨响,他连同身下骏马同时一晃,停了下来。

    “当家的!”

    燕二娘双刀一舞,前来相助,一道飞箭也远远的射来,阻挡玉麒麟郑春的动作,正是箭虎刘堂出了。

    “竟然还是一对夫妻档!正好,今日我就送你们一起去见阎王!”

    郑春侧头避开箭矢,五爪神飞亮银枪朝前一挺,速度如雷似电,疾刺燕二娘。

    “嘣!”

    燕二娘双刀往前一格,腕抖动,巧妙无比的卸开长枪,虽然双有些颤抖,到也没有一招倒下马来。

    “想不到你这女子到还有两下子?”

    郑春脸上微微诧异了一下,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顿,丈余的长枪被他舞的凶猛霸气,虎虎生风。陈达夫妻只能勉强支撑,这还是有箭虎刘堂一直在远处不断弯弓射箭,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远处的山坡之上,因为武艺不行一直跟在宋谕远身边的笑面虎朱富贵,一把抓住宋谕远的双肩,一脸焦急的道:“五郎,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大哥他们根本不是郑春的对,请少爷出吧?”

    朱富贵原本满是笑意的脸上现在只有一片凄凉,自家五兄弟还没有真正出山,就已经折了一个弟兄,大哥二姐也凶多吉少,危在旦夕,他只恨自己武艺不行,上去反而是个累赘!

    “不急,娘上去了,看看能不能把人引过来?”

    宋谕远一脸严肃,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下方的战况,一众宋兵已经涌了上去,与那些护卫战在一切,对方只有几十人,自己这方比对方人数多了两倍不止,奈何对面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士,自己这面虽然也是精挑细选,但一时半会却也分不出胜负。

    而耿娘眼见锦毛虎陈达夫妻落入下风,眼看不支,已经纵马援助上去,燕子飞镖,镖镖对准玉麒麟郑春的咽喉要害之处,长枪更是借助马力奋力疾刺。

    “当!”

    郑春身子摆动,以差之毫厘的距离避开飞镖和箭矢,又隔开耿娘的长枪,兵刃横扫,逼开近身的陈达夫妻,虽然受到四人的围攻,动作却也不慌不忙,脸上毫不变色。

    “哈哈……,想不到竟然还有位美人!”

    郑春驱马穿过人的纠缠,定眼一看耿娘,眼淫光闪动,伸舌一舔嘴角,黝黑的大脸上满是**之色。

    “两位庄主,我们把他引到山坡上去,到时自有宋郎出。”

    耿娘在两人耳边悄声道了一句,就和陈达夫妻二人一起迎向了郑春。

    玉麒麟一脸狞笑,上再也不再收力,五爪神飞亮银枪舞动,不管是陈达的浑铁熟铜棍,还是耿娘的梨花枪,只要一碰就会被他崩飞,只有靠上近前的燕二娘能与之交上几。

    人勉力支撑,战马众横交错,不时的会有一两根箭矢飞来,阻挡一二,但落入下风的局势却毫无改善,郑春纵马狂奔,围绕着人来回突刺,一个人却反而像是围攻的一方。

    “哈哈……,弃械投降,饶你们不死!”

    郑春一边发动者攻击,一边开口欲乱几人的心神,可惜人却毫不理会,拼命的格挡反击。

    “呲!”

    枪刃划过燕二娘的一条臂膀,一蓬鲜血喷溅而出,把衣袖染成一片暗红,燕二娘臂一软,的薄刀滑落地面,眼神也跟着出现一片恍惚。

    “二娘!”

    锦毛虎陈达一声悲呼,熟铜棍不要命的砸了过去,郑春冷笑一声,不欲与他拼命,长枪轻点,驱马后退了几步。

    “走!”

    耿娘臂一甩,几点寒星照着郑春扑面而去,而她也不看结果,一拉马缰调转马头朝着山坡之上奔去,顺又在燕二娘身下战马臀部之上扎了一枪。

    燕二娘把身子伏在马背之上,任由战马带着她疾奔。

    陈达把的熟铜棍当作暗器往玉麒麟郑春身上一掷,拦了一下,也跨马疾行。

    “想跑?没那么容易!”

    郑春冷笑一声,侧首一看远处的箭虎刘堂,眼的阴翳之色更浓,这人只会远远的射箭,最是让人厌恶,其他人投降可免一命,他却一定要死!

    拍马前行,本就快到山坡之上,不过几个起纵,已经来到了坡顶。

    眼前的景象却出乎他的意料,耿娘人就停在不远处,而且还下了马来,陈达更是一脸关切的检查着燕二娘的伤势。

    除此之外,山坡之上还有五六位兵丁和一个披甲年轻人。

    咦!还有个拿着双锤的矮子,双锤极大,要是实心的话,单个不得四百斤重?

    郑春在心摇头暗笑,也没想这些人是何来路,驱马上前,长枪一指,再次喝道:“弃械投降,饶你们不死!”

    话音刚落,却看到对面几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极为古怪,似乎是在嘲笑自己?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一直提双锤的矮子已经脚步一点奔了过来,速度惊人,竟然一点不比自己跨马疾奔的速度慢!

    心一惊,郑春下意识的提长枪疾刺而去,如蛟龙出海。

    因为担心对方有古怪,他使得是枪法的柔劲,当初他在大凉王下进攻一个山寨,对方从山坡上推下数百斤钟的滚木,都被他用长枪一一挑开!

    陈子昂咧嘴一笑,早就憋了半天劲的擂鼓瓮金锤已经递了上去。

    他浑身肌肉起伏,气血翻腾,脚趾扣地,腿部大筋抖动,一股力道自脚心而上,大腿腰胯震荡,浑身的力道猛然涌到双臂之,单锤上扬,正对方的枪尖。

    郑春身子一抖,就想挑开陈子昂的大锤,却不想一股翻山倒海的巨力瞬间涌来,镔铁铸造的长枪‘崩’的一声断成数截,自己的腕骨骼更是被反震的力道震得咔咔作响,瞬间没了知觉。

    心一惊,还没等郑春再有动作,陈子昂另一只上的巨锤已经迎面锤了上来。

    “啪!”

    就像巨石拍死了一只苍蝇,郑春壮硕的身子猛然一瘪,身上的铠甲断裂崩散,陈子昂的擂鼓瓮金锤直接陷入到了他的胸腔之内,血肉四下崩散,死状凄惨无比!

    郑春双目圆瞪,临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败得如此轻易,死的如此不堪!

    马匹有感主人去世,前蹄一扬,照着陈子昂就踢了过来。

    陈子昂不闪不避,单锤往马头一抡,马匹吭都没吭的就倒了下去,追随它的主人而去。

    场面一静,众人虽然知道陈子昂天生勇武,玉麒麟郑春应该不是对,但这样干净利落的被陈子昂收拾掉,也实在是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更何况一直威风八面的郑春死状之惨,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耿娘甚至觉得自己下一刻都会忍不住呕吐起来。

    就连废了一臂的燕二娘都忘记了自己的伤痛,愣在原地。

    陈子昂却面不改色的收回巨锤,甩掉上面的血迹,迈着步子缓缓归来,不慌不忙一身高风范。

    夕阳余晖下,他的身影附上了一成淡淡的红光,在他心里自己就是战神转世;却不知道在其他人看来,他却是煞星临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