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82 闹剧(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82 闹剧(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兄,今日可有什么好去处?”

    横山城,城内的一处豪宅之中,城主家的小儿子箫元淳一手拿着把折扇,边扇边道。

    “城外西郊的猎场新来了一批迷雾山脉里的蛮兽,不如我们去玩一场如何?”

    林策,城内第一大富户林家的二公子,人长的英俊潇洒,却是个有名的败家子,精通吃喝玩乐。

    “都到了饭点了,先吃了东西再说吧!总不能饿着肚子去猎场?”

    贺笙,城内雷虎帮的少帮主,一身精湛的外家功夫,相貌粗狂,身高马大。好争强斗狠,一像是三人中遇事第一个动手之人。

    “啪!”

    箫元淳猛然一合折扇。

    “我想起来一件事,听说城内的周道涯家的女儿从碧月派回来了,说是这次回来要带周老夫子回荆州去。”

    “哦,这事我也听说过,我以前还在周老头家学过书法,说起来他家的闺女我还见过。”

    林策点了点头。

    “长得怎么样?”

    贺笙急忙探过头来问道。

    “嗨!那时候我们才多大,能看出什么好看来,不过前两年她回来过一趟,倒是听人说现在出落的挺标致的。”

    林策先是摇了摇头,又是点了点头。

    “贺兄,你就别惦记人家了。那周锦佩现在是碧月派的内门弟子,年岁不大可是已经打通了几条奇经的高手,你搞不定的!”

    箫元淳笑着摆摆手。

    “高手?有什么了不起!你越这样说,我倒越对她感兴趣了。”

    贺笙浓眉一扬,眼中露出猎手看到猎物时的光芒。

    “周老爷子家在哪里?作为本城的宿老,他要走的时候,我们怎能不去送一送?”

    “你啊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林策一指贺笙,然后对着外面几位随从道:“小平子,去看看周家有没有人?没人的话查清楚去了哪里?”

    然后直起身子,开口道:“既然是拜访周老,自然要备些礼物,且等我片刻。”

    “林兄破费了!”

    两人笑着拱拱手,出钱的一向是他,动手的则是贺笙,出头露面晾关系的则是城主家的公子箫元淳。

    三人配合得当,还没有碰到什么搞不定的事。

    “公子,周老和周小姐去了城内的食为天酒楼。”

    刚出门没多久,前去打探消息的随从就急匆匆的跑回来报信。

    “巧了!正好咱们几个还未开饭,正适合在饭桌上与周老交流一下感情。”

    林策用折扇一拍手掌。

    “哈哈,我看不是与周老交流感情,而是要与那周小姐吧?”

    “哎!兄弟心里知道就行,何必说出来。”

    “哈哈……”

    食为天,二楼,酒桌并不多,这样才显得宽敞、安静,但这个时候却已经没了空位。

    箫元淳首先迈入二楼,目光就在左侧一张桌子上顿了下来。

    周道涯是一位白发老者,胡须打理的一丝不苟,满是皱纹的脸上印刻着儒雅。他的对面,是位白衣女子,女子玉颜俏丽、秀美无双、身姿婀娜、气质空灵。

    两人正轻声言笑,老者满脸慈爱,女子一笑直入奇花绽放,满室生光。

    “极品!”

    身后的贺笙呆愣愣的开口,却被旁边的林策猛地一撞,急忙回过神来,用手轻轻擦了擦嘴角。

    “周老,真是有缘啊!我正想着去贵府拜访您,想不到就在这里碰上了。”

    箫元淳双眸带笑,弯着腰就朝周道涯一桌迎了过去。

    “是萧公子啊!”

    周道涯自然认识这位城里著名的纨绔,虽然心中不喜,但还是起身行了一礼。

    但那周锦佩则是柳眉轻蹙,脸上笑意隐去,神色变冷,气质却因此显得越发飘渺起来。

    “择日不如撞日,我等也不必往您府上跑了,今日就由我做东,请周老一同用餐如何?”

    两人的酒菜还未上桌,箫元淳自然乐的做个东道。

    “萧公子,我们的桌子太小,恐怕坐不开您几位。”

    周锦佩淡淡的开口,声如黄莺,清脆而通透。

    “没关系,没关系!这事我来办!”

    说是自己来办,但其实用不着箫元淳三人上场,一位一直跟在林策身后的中年汉子已经来到了陈子昂的桌前。

    “这位小兄弟,能不能麻烦你让一下位置,我们的几位公子与周老许久未见,想和他亲近亲近,用你的桌子和他的拼一拼。”

    陈子昂一脸无奈的抬起头,指了指饭桌上即将干净的酒菜。

    “喏!你们看,我马上就要吃完了,你们不能等上片刻?”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二楼突然静了下来,远处正窃窃私语的食客们也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朝着陈子昂看去。

    他们的眼中,全都是满满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

    贺笙铜铃般的大眼一瞪,‘咣’的一声朝前一迈,脚下的木板楼面都开始微微晃动。

    “贺兄!”

    箫元淳也是心头不悦,但看到当贺笙发声之时周锦佩微蹙的眉毛,却不由得伸手拦住了贺笙的脚步。

    “这位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我们横山城吧?”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陈子昂,灰扑扑毫不起眼的短打服饰,一根靠着桌子放着的黑棍子,棍子的前头还挂着一个黄布番。

    ‘乡下来的无知小子!’

    一个眼神扫过,他在心中就对陈子昂暗暗下了定语。

    “是啊,第一次来。”

    陈子昂不紧不慢的再次给自己添了一碗酒水,大口一干而净。

    “算了,箫兄。我来吧。”

    林策拍了拍箫元淳的肩膀。

    “小兄弟,这顿酒菜就当我请客,你要是还没吃够,可以换个位置,酒菜钱还是记我身上,如何?”

    “无所谓了,反正我也算吃完了,你愿意替我结账我有什么不愿意的。”

    耸了耸肩,陈子昂拔了几筷子剩菜,直起身子。

    “那在下就告辞了!”

    “刘汉,送一下这位小兄弟。”

    林策对着自家的管事使了一个眼色。

    “不用,不用!”

    陈子昂摆了摆手。

    “小兄弟何必客气,应该的!”

    那叫刘汉的伸手拿起桌旁的齐天棍,笑意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讶。

    ‘这棍子可不轻!’

    “小兄弟可是卖艺的?我看你这番挺不错的!”

    刘汉一边说着把那黄布一展,上面乱七八糟的花纹显露出来,为了避免他人的怀疑,这上面除了很多轻灵符箓之外,陈子昂还做了不少掩饰。

    “我就是一个四处乱跑的旅人,可没有卖艺的本事。”

    陈子昂一笑,又轻轻地一指那黄布。

    “这东西可不能扯掉。”

    虽然那刘汉动作隐蔽,却瞒不过陈子昂。他本是想把那棍子弄断,来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但棍子却发现弄不断,只能去撕扯那黄布。

    “哦,为何,我看上面的图案挺有趣的。”

    刘汉呵呵一笑,猛然把那黄布番扯了下来。

    “呵呵……”

    陈子昂笑了笑,也不阻止。

    “嗯?”

    刘汉正要得意,突然脸色一变,瞬间变得通红、发胀!他只就觉得手上像是托着一个万斤巨石一般,五指的关节都发出咔咔的声音。

    ‘不好!’

    心头一紧,体内真气滚动,脚踏千斤顶,猛然运力。

    “还是我来吧!”

    轻笑声在耳边回响,手上的千钧之力突然消失,运力过度的刘汉只觉得气血上冲,双眼一黑。脚下咔嚓一声响,整个人已经轻飘飘的朝下落去,还未落地,人已经被凶猛的气血给冲的晕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