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76 兵器(求订阅)-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76 兵器(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石室之内,热气蒸腾,红光缭绕。散发着红光之所在,乃是石室正中的一个巨大的石台中心,滚烫的岩浆在其中来回翻滚,却始终无法挣脱那个中心凹陷之处。

    石台之上绘刻着密密麻麻的符箓花纹,起着引导、禁锢地肺之火的用处。符箓中有专门汇聚天地灵气的法阵,可以维持这个阵法长达一年的时间。

    当然,每隔一段时间,峰上修习符箓的弟子都会前来观察一遍,看有没有出现损毁。

    先天真气透体而出,牵引着手中的乌黑棍棒落入那滚烫的岩浆之中,受到高温的灼烧,那棍棒不仅没有变红,反而越发漆黑起来,黑的发亮、黑的通透。

    这根棍棒是陈子昂从两年前那位劫杀自己的少东家手中得来的,材质现在他也已经清楚了,是一种名叫黑炎铁的东西。

    黑炎铁生在地底深处,靠近地肺的位置,小小的一块就有百斤之重,而且它本身就拥有极强的火性,最是不怕火焰的煅烧。

    单手按在石台之上,激发其中控制火焰大小的符箓,黑炎铁的表层开始缓缓融化。

    手一招,摆放在地下的一种种金属材料不停的投入到岩浆之中,让它们缓缓与那黑炎铁的棍体融为一体。

    良久,棍棒腾空而起,朝着一旁的石台落去。

    还未落在石台之上,陈子昂的双手之中已经出现了两柄铜锤,双锤一击。

    “嗡……”

    沉闷的低鸣响起,整间石室似乎都在这一刻微微晃动。

    他知道,这只是肉眼观察的错觉,因为激烈的震荡让空气掀起了涟漪,从而产生了视线上的扭曲。

    他体内强大的先天真气早已在石室内铺出一个庞大的气场,笼罩着这里的一切,不会惊动外面。

    棍棒在空中翻转,陈子安手中的双锤不停击出,低沉的声响连绵不绝的响起,透着股奇异的韵味。

    如果石长老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定然会发出惊叹,竟然有人把九九八十一路轰天锤法施展的如此精妙、威猛,几乎是技通于道了!

    交击的双锤之中,黑炎铁棍的表面,越来越平整,再也不似原本的凹凸不平,逐渐有了棍体的形状。

    良久,长棍落地,在石面之上砸出一个浅坑。

    单脚一点,长棍入手,竖放齐眉,掂了掂,陈子昂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打开石室的大门,随便找了一个借口,陈子昂反身离去。

    一个月后,仍是这间石室。

    黑炎铁棍的表面多出了一些纹理,方便持在手中。而因为陈子昂往里面加入了大量的珍惜金属,选的也是沉重之物,现在的这根黑炎铁帮已经重达三千四百多斤!

    手持这根铁棒,估计轻轻一挥,就能打爆一个后天练气之人。

    夜晚,陈子昂的屋内,一个复杂无比的悬空法阵之中,黑炎铁棒悬浮于虚空之上。

    陈子昂手持一根大红的毛笔,沾着一些金黄色的墨水,双眸凝神,在那棍棒之上绘制着符箓。

    破甲、尖锐、坚固,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沉重!

    一个个符箓汇聚着天地灵力沉浸到棍身,金黄色的墨水更是渗入棍体的内部,与之融为一体。

    一米多长的棍身之中,早已被密密麻麻的符箓所包围、所笼罩。

    又是一个月,一根崭新的棍棒出现在陈子昂的手中,黑扑扑的棍体,上面绘制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花纹,直径不到一寸,长度恰到陈子昂的眉峰。

    看上去不怎么显眼,但它所蕴藏的力量却能让所有先天中人震惊。

    “四千八百斤!”

    陈子昂呵呵一笑,单手一动,往地下一插,无声无息中,半截棍身已经没入地底。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武器了!从前有个猴子的兵器叫做如意金箍棒,你虽然不能变大变小,但气势也不能弱了。以后,你就叫齐天棍了!”

    挥舞着棍棒,陈子昂给它取了一个自以为霸气无比的名字,然后又拿出一跟扫把,把上方的木棍去掉,换上了自家的看家兵器。

    “先委屈你一下,目前就陪我打扫后山的那条小道吧!”

    “师兄,我们还要走多久,你说从前面走多好,干嘛要爬这后山!”

    天权峰后山,崎岖的山道之上,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正朝上攀爬着。

    女子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花季盛开的时候,一身青春的活力,毫不吝啬的四下张扬。

    而那男子,年岁看上去也不大,但面相沉稳,眼神坚定,背负一柄长剑,显得成熟了许多。

    “师妹,我们是求人办事,岂能容许我们想怎样就怎样?”

    男子无奈的回过头来。

    “我们求的丹药在齐前辈手中,他住在天权峰的后山,而我们的交易也不怎么能见光,让人看到了终是不好。这次你自己叫嚷着要跟来,来的时候我可是告诉过你要爬很长的山路的,当时你是怎么说的?你总不会忘了吧?”

    男子名叫沈文,乃是青州山石城一个名叫云渺剑派的人,女子名叫苗月,是他的小师妹。

    云渺剑派的祖上也曾是太玄派的弟子,因而这个门派的弟子也常与太玄派的人联系。更何况,太玄派的很多丹药在外面根本买不到,有这个关系却能从某些人手中私下里买上一些。

    “哼!这能怪我?这么大一个太玄派,后山的路竟然连个打扫的都没有,都是落叶,让人怎么走?”

    苗月嘴一撅,强自找了一个借口。

    “不是没人打扫,只是下面的路不常用,上面就有人打扫了。再说几片叶子,真的能碍着你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沈文只得伸出一只手,拉着对方继续上山。

    “哗……哗……”

    有序而充满节奏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沈文低头朝着自家师妹叮嘱道:“太玄派可是天下六大派之一,你可不能对人出言无状,要不然出了事别说是我,就算是师傅也不会帮你的!”

    “哎呀,知道了!”

    苗月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抬腿就朝着上方迈去,那么久没遇见一个活人,她早已经感到厌烦了。

    转了个弯,露出山道上一位手持扫把清扫山道的年轻男子。

    男子一身常服,相貌清俊,手里拿着一把扫把,缓慢的清扫着石阶上面的落叶。

    沈文行到近前,朝着来人微微躬身行了一礼,也不说话就朝着上方行去。

    而那苗月本是也要朝上走的,这个时候却停了下来,探头朝着来人道:“小兄弟,你是太玄派的杂役吗?”

    陈子昂抬起头,对着面前容颜俏丽的女子缓缓摇了摇头。

    “不是?”

    苗月好看的眉头一皱,然后道:“那这后山的石阶终是归你打扫吧?”

    陈子昂这次点了点头。

    “嗯,好好打扫,千万要打扫干净!”

    女子一副大人模样的拍了拍陈子昂的肩头,追随着自家的师兄朝上奔去。

    “你干什么?不是说过不让你乱说话了吗?太玄派……”

    “知道了,知道了!太玄派是名门大派,藏龙卧虎,随便一个人我们都惹不起,我知道啦!”

    上方男子的无奈和女子的娇笑声传来,陈子昂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去管他们。

    反正能够走到这里的,都经过了宗门的许可,自己何必多事。

    “什么人吗?说好的三十**只给了十**,还那么趾高气扬的,真让人讨厌!”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有的给就已经不错了,再过两年想买都卖不到了!”

    半响之后,云渺剑派的两位师兄妹再次沿着后山山道返回,苗月一脸的怒气,而沈文则是一脸的无奈。

    “哼!什么太玄派,全都是一群骗子,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有什么了不起?真打起来那姓齐的还不是师兄你的对手哪?”

    苗月继续发泄着自己的怒气。

    “五十多岁了,每天大把的丹药,炼气后期竟然还没圆满,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沈文也只得暗自苦笑,他因为机缘和天分,虽然年轻,但却是已经炼气后期圆满了,在他们那里,他可是一位奇才!

    “你看那个打扫石阶的杂役,又没影了!就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他们太玄派真是从上到下都烂到骨子里了!”

    苗月脚步一停,指着下方的一根扫把开口大叫。

    “那位小兄弟不是杂役。”

    沈文小声地提醒一句。

    “哼!我把他的扫把给扔了,等他回来了让他着急去吧!”

    苗月眼一翻,像是想到了一件趣事,几个快跑来到那根扫把之旁,弯腰就去拿去。

    “咔……”

    “啊……,我的腰!”

    “怎么了?师妹!”

    “我的腰闪到了!”

    “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是这扫把,这扫把有问题!”

    苗月咧着嘴,一手扶着自己的腰。

    “嗯?”

    沈文一愣,弯腰一手去拿那扫把而去。

    “咔……”

    “呃……,坏了,我的腰也闪到了!”

    “啊!师兄。”

    “快走,快走!别停!”

    沈文头上直冒冷汗,突然意识到这扫把既然如此不简单,那拿扫把的人自己两人更加惹不起,不由得忍着疼痛和师妹两人扭着腰一拐一拐的朝着山下奔去。

    在他们的身后,陈子昂一手提着一个小包裹,里面装着几枚青果,正呆呆的看着两人。

    “看来棍子上还要放上一些减轻重量的符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