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 鹰枪仲孙远-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鹰枪仲孙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俗话说“单刀看,双刀看走!”,这一点在燕二娘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猛虎庄的演武场内,燕二娘肥胖的身子辗转腾挪,步伐敏捷多变,纵横高低,一点也没有肥胖带来的步伐缓慢的并发症。而她动作更是凶猛彪悍,如猛虎下山,气势凌人,让人望而生畏。

    相比之下她的对却更为引人注目,不是因为武艺的高低,而是因为对方那艳如桃李的容颜。

    耿娘身材修长,腰肢纤细,持一柄尺长枪,在身前舞出朵朵银花,寒星点点。脚下更是步伐多变,与燕二娘拉开距离,发挥长枪距离的优势。

    “当当当……”

    刀枪不时相交,发出一声声金铁交击之声。

    燕二娘久攻不下,又进身不得,身法突变,刀式变得诡异起来,双刀时合时分,角度刁钻,每每从出人意料的地方攻来,且专攻人体要害。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一变,从凶猛的猛虎变为阴险的毒蛇,一双细眼更是反射着丝丝寒光。

    “好!看来燕二姐拿出真功夫了。”

    围观的宋谕远双目一亮,拍掌叫好。

    一旁一身劲装的陈达笑呵呵的道:“在下的习武师傅就是内子的父亲,内子一身武艺尽得岳父大人真传,倒是我只跟着学了一套棍法,单论武艺,我不及她。”

    周围的几人纷纷点头附和,尤其是猛虎庄的几位当家的,更是领教过自家二姐的功夫,近身之下没人能够撑得过招两式。

    只有陈子昂无精打采的看着场上的比斗,在心里暗暗与自己比较。

    ‘如果用锤的话,她们两个没人能接的了我一招,换做其他兵器,我也有把握十招只内把她们俩全部拿下!就算是我赤空拳,与她们单打独斗话,也就是十招左右的功夫。’

    ‘看来老子在这个世上应该也和隋唐的李元霸一样,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高了!’

    想到这里,陈子昂心既有股纵马狂奔,挑战天下英豪的**,也升起了一丝天下无敌的落寞之感。

    ‘哎,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在心里默默地唱诵着歌词,陈子昂又撇了撇人群一位身材修长,浓眉大眼的汉子。

    ‘估计也就这个鹰枪仲孙远能够和自己过上几招了。’

    仲孙是复姓,源自上古。仲孙远是宋启远兄弟的武术老师,武艺高超,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其尤其擅长梨花枪、长剑,宋启远、宋谕远各自得一真传。

    此次他就是专门为了截的薛郡守的金银,以防万一而来。

    几日之前,宋启远带着宋兵,和猛虎山庄的一众老弱已经先一步回了霸下。猛虎山庄只留下了百十位青壮,和几十位精挑细选出来的宋兵。

    前日仲孙远和一脸阴沉的耿娘带着十来人和几车兵器铠甲返回了猛虎山,为即将到来的行动做准备。

    至于耿娘为什么会去而复返,没有跟随宋启远留在霸下,具宋谕远事后给他八卦分析,应该是见了宋启远那十几房妾室,心里受到了严重打击。

    场的战况没有因为陈子昂的分神而停顿,在燕二娘使出全力之后,耿娘就开始落入下风,的枪法也变得捉襟见肘起来,显然不能轻松应对燕二娘那诡异阴险的日月双刀。

    嘣!

    长枪抖出一个弧线,耿娘门大开,身子急退,一柄宽刀斜斜的一刺,正她的腰间,另一病薄刀则轻巧的挡下了耿娘妄想同归于尽的回转枪头。

    “二姐身不凡,小妹甘拜下风!”

    耿娘松开的长枪,拱认输,只是俏丽的脸上却有些许得不甘愿。

    燕二娘呵呵一笑,收起的双刀,拱回礼道:“妹过谦了,你那精妙的燕子镖还没有使出来,要是使出来的话,姐姐未必是你的对。”

    耿娘这才展颜一笑,道:“二姐才是谦虚,我看我的枪法就算是再练十年,也在你上讨不了好。”

    “哈哈……,我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还是请仲孙先生给指点一二吧!”

    燕二娘上前拉过耿娘的小,大步朝着围观几人行来。

    “既然两位执意相邀,那我就厚着脸皮说上几句了。”

    仲孙远背负双,思考片刻道:“二庄主的刀法不错,一反常人刀法的劈砍为主,而是以缠、滑、绞、擦、抽、截为骨架,配合着脚下的步伐,招式往往出人意料,这样的刀法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对于刀法我所学不多,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二当家的毕竟身为女子,体虚力弱,又没有正宗的拔筋壮骨的功夫,应该支撑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因为体力消耗过大,无以为继。”

    燕二娘一脸叹服的点点头,道:“仲孙先生所言不差,我这门刀法就是十分耗力,百招过后我就再也拿不动刀了。”

    “那我哪?还请仲孙先生点评一二。”

    耿娘一脸希冀的急忙问道。

    “娘的枪法有燎原之势,一出就连环而去,绵绵不绝,倒是极为适合战场杀伐,不过细腻处却有些不足,甚为遗憾!”

    仲孙远微微一叹。

    “先生眼光如炬,小妹佩服,我这枪法确实是战场上的枪法。不知先生能否再指点一二?”

    耿娘双眸熠熠闪亮,她可见识过这位仲孙先生的枪法,当时可是惊为天人!

    “娘客气了,我身上还带着一本细雨梨花枪的小册子,上面记了不少用枪的技巧和我的一些看法,等下我拿给你。”

    仲孙远笑着点了点头,一脸看晚辈的慈和。

    “这……这可以吗?”

    耿娘却一脸的慌张,她只是希望对方能给些意见,却不想仲孙远竟然直接拿出一本秘籍出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武学秘笈不同于常物,一般可是不会轻易外传的。

    “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启远让我带给你的,说起来启远的枪法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你要是去问他的话,我想他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仲孙远笑眯眯的回道,其他几人看向耿娘的眼神也是诡异起来。

    “哼!”

    耿娘先是一愣,又是俏脸通红,最后一跺脚急冲冲的朝着院外行去。

    “哎!启远虽然生性好色,但看样子对这位耿家娘子倒是用心不少,希望他以后把放在女人身上的心思能够收敛一些吧?”

    仲孙远摇头叹气,其他人却不敢对宋启远擅自评价,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报!”

    还没等众人换个话题,一个一身灰布小坎的宋兵急急的跑了过来,捧一封书信跪倒在宋谕远身前。

    “禀五少爷,霸下来信,卫家的人已经在昨日进入郡内,预计今日下午就会路过附近!”

    “嗯?怎么发现的那么迟?而且卫家的人走的也太快了吧?”

    宋谕远一愣,接过信件,当着众人的面撕开。

    “嗯?押运的人除了小白龙白饮之外竟然还有玉麒麟郑春?”

    看过信件,宋谕远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

    “玉麒麟郑春不是十路反王之大凉王孟谈圣下的人吗?怎么跑来给苏家接媳妇来了?”

    仲孙远久居太守府,对天下有名号的人物十分熟悉,瞬间就想到了玉麒麟郑春的来历。

    “如此看来,薛太守这批金银应该不是送到京城享福的,反而是给大凉王造反用的军资!”

    宋谕远拍了拍的信件,又扭头看向仲孙远。

    “仲孙老师,你可有把握?”

    仲孙远想了片刻,缓缓道:“玉麒麟郑春的五钩神飞亮银枪虽然也算不凡,但是单打独斗我有九成把握拿下他,小白龙白饮毕竟是岳兴前辈的徒弟,虽然他的名声不大,但既然被评为岳前辈最得意的弟子,想来武艺绝对不差!只是这白饮出的经历太少,我有些拿不准。”

    “仲孙先生,不是还有我们五兄弟吗?那小白龙就交给我们了,我就不信五只虎还咬不死**?”

    陈达双目一眯,冷声道。

    “好,就这么定了!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好好计划一般应该可以拿下!”

    宋谕远来回踱了几步,最后一拍巴掌,定了下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