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72 心路-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72 心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还有三十二人,明日比试却是要抽签了,已经无法提前知道对手,到时候只能靠你自己了。”

    “还有一件事,除了你,其他的人都已经得到了入门的资格,这次挣得只是名次,表现优异争取加入内门。”

    陈子昂盘膝与虚无之中,脸上无悲无喜,语气淡然。

    “看来我是输定了!还输的不明不白。”

    屈冰彤木着脸,心情低落。

    “你也不必灰心丧气,你这段时间的进步我看在眼里,即使没有我的指点,明日只要对手不是先天,你也未必不能一战。”

    陈子昂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太玄派的人又不是没有脑子,怎么可能放过你。

    不过,倒也不用拆穿。

    “况且,你难道甘心受此不公?他们越不收你,你越要好好振作,进入下一轮,狠狠的打他们的脸。”

    “怎么可能?后面有十几个人都是先天,其他人就算没入先天,但也是各个武艺高强。就像那风铭,如果没有你的指点,我根本都赢不了!”

    屈冰彤身躯有些蜷缩,意志消沉,顿脚低吼。

    “有什么赢不了的?你忘了,我曾经的修为还不如你,但那夜魔刀不也是命丧我的手下!”

    陈子昂双眸一眯,淡淡道:“当日的夜魔刀的实力,比他们这些刚入先天的人强的多得多了!”

    “你是你,我怎么能跟你比!”

    屈冰彤却是怎么也听不进去。

    “那你是要认输了?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还是死皮赖脸的留在大乾,留在青州!”

    陈子昂的声音开始发冷。

    “或者,你也像凝儿一样,找个人嫁了,安顿余生。”

    “毕竟你是一个女子,没人要求你一定要上进,一定要奋斗。”

    屈冰彤默然,心中开始挣扎。

    “我们从南岳来到青州,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们走过的路你可还记得?”

    陈子昂声音开始变缓。

    “魔灾的威胁时时刻刻悬挂在人们的头顶,我们一路走来,可曾见过几位花甲老者?在这个世界生存,没有实力就只能委屈求全。”

    “你是要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女子,每日每夜提心吊胆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还是拼命一搏,把自己的人生活的精精彩彩?”

    “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选择。”

    屈冰彤并未发现,陈子昂的声音中透着股奇异,让她情不自禁的在心底对自己暗问。

    自幼,父兄、同门、邻里都在向她诉说的魔门的威胁,小时候就连出门都是心惊胆颤。

    少年时,自己拼命练武,让自己变得强壮、有力,但内心中的懦弱却从未消除。

    当父兄、同门丧命之时,自己只懂着痛哭,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被心中的恐惧压得根本不敢还手。

    当再次碰到魔门之人时,面前的这人让自己认识到了妖魔也有脆弱的一面,那时候自己的心情是如何?

    接连几日自己都无法入眠!

    当时自己就对自己说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做一个这样的人!

    我不要软弱,我不要活的窝囊憋屈,我也再也不会软弱!

    即使不能入门,我也要他们看看,我屈冰彤绝不会服输!

    “我要怎么做?”

    屈冰彤直起身子,抹去泪痕,声音哽咽中透着股坚定。

    “我有一门秘法,可以让你的爆发力在瞬间提升三成。还有一门压榨肉身的法门,也能让你短时间内实力提升一截。当然,你以后不要说是我教的。”

    陈子昂站直身躯,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有这两门功夫加持,你在短时间内的爆发力绝对可以及得上明日最强的那几人。但还有一样东西,需要你自己在身上找。”

    “什么东西?”

    “燕燕同归中真正需要的东西!”

    ******

    翌日,天光放晴,两人并肩来到山门之前。

    广场上人迹寥寥,并已经禁止闲人入内。

    “凝儿?”

    屈冰彤的双眸中透着股惊喜。

    “你也来了?”

    自从离开了殷家,齐凝就只送了一封书信过来,然后就再也没了音信。

    今日的齐凝,换上了一身蓝色的服饰,白色的短靴,头发挽起,看上去比前段日子分别之时成熟了许多。

    “冰彤姐。”

    齐凝双眸一红,上前两步定定的看着两人,什么话也没说,但泪水却忍不住一个劲的往下流。

    “凝儿,怎么了?是不是殷家的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屈冰彤脸色一变,柳眉含煞,银牙一咬,狠狠的道。

    “不,不是。”

    齐凝摇了摇头,低下头,双手来回的在眼前擦拭。

    “我只是,只是见到你们太开心了而已。”

    “真的?”

    “嗯!”

    屈冰彤见她不似说谎,这才放下心来。

    “你是来看我比赛的吗?等下就开始比试了,我们一起进去。”

    “我……我就不进去了。”

    齐凝突然一呆,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

    “渔阳在外面等我,我们接了这批货还要着急回去。”

    屈冰彤的眼神开始变暗,声音透着艰涩。

    “是吗?不能呆上半天吗?”

    “抱歉,冰彤姐。渔阳说不能呆的太久,对方催的急。”

    齐凝嘴角扯出一丝强笑。

    “不过我相信冰彤姐一定会取胜的!我刚才来的时候都听别人议论你的名字哪?”

    她并没有说,人们议论的都是屈冰彤到底得罪了谁?也是因此殷渔阳才会一直不同意让她过来。

    “嗯。”

    屈冰彤缓缓的点点头。

    “那,冰彤姐,我先过去了。以后你可以来殷家在何官的店铺找我。”

    “好的,我有时间一定去!”

    “那,再见!”

    “再见!”

    齐凝摆手,对着陈子昂又点了点头。转过身子,头颅下垂,双肩似乎在抖动,走了几步突然加快了脚步,双手捂着脸跑了出去。

    良久,屈冰彤扬起的手还未放下,双眸中的泪水却已经无声无息的滑落。

    “为什么?”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凝儿选择了殷家,选择了殷渔阳。”

    陈子昂双眸中也是满是深沉,数年间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时常陪在自己身边的少女,为了自己而痛苦的女子。

    今日已经心有所属,以后两人也会形同陌路,渐行渐远。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不同,她们会为了各自相同的一段风景而逗留,却不会陪着你走到最后。”

    “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也许,只有你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