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猛虎山庄-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猛虎山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铜锣唢呐震天响,今日的猛虎山下一片喜庆,几十个悍匪换上了一身鲜艳的服饰,放下了的刀枪棍棒,拿起了锣鼓唢呐,在当家笑面虎朱富贵的带领下迎向了一众宋家兵丁。

    宋谕远老远就翻身下马,大笑着迎了过去,和朱富贵彼此拱施礼,两人有说有笑的携来到宋军面前。

    “大哥,这位就是我说的猛虎庄的当家,朱富贵!你别看朱兄貌不惊人,其实他可是胸有锦绣,心思缜密,智多谋,是一等一的人才!而且一身好酒量,我可是领教过多次,甘拜下风。”

    宋谕远朝着宋启远介绍着朱富贵,至于笑面虎这个称号实在不雅,也就没有提。

    陈子昂也下了马车,打量着对方,只见这为笑面虎倒是人如其名,笑容满面,加上他那肥头大耳的长相,满身肥肉的五短身材,确实让人下意思小觑。

    “五郎过誉了,我哪算得上什么人才,只是以前开过一间酒楼,见识得多了,也就想的多了些。”

    朱富贵即使是谦虚的时候,大脸盘子上也满是笑意。

    “想得多了些,这多了一些就超过凡人不知多少,前朝相公,不也说自己只是比别人想得多一些,却能挣下如此名声!朱先生莫要谦虚啊!”

    宋启远也下了马来,上前牵住朱富贵的双,笑道:“我宋家能得先生之助,何其幸也!”

    “宋将军真是折煞小人了,小人哪敢与相公相提并论,小人能入得五郎之眼,已经是托天之幸,感激莫名了。”

    朱富贵听宋启远这样推崇自己,不由心生感动,在心更是对宋家多了一份认同。

    “将军一路疲惫,还请上山,我们在庄子里已经准备好了好酒好菜,就等将军入席了。”

    “好,有劳诸位了,还请朱先生头前带路。”

    宋启远点了点头,与宋谕远、陈子昂、耿家兄妹还有一百多位精挑细选的兵将一起跟随朱富贵上了山来。

    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宋谕远虽然拍着胸脯打保票,宋启远却不能把自己几人的性命交给别人的承诺之上,带着这些兵将也是以防万一。

    “此山山路崎岖,还有陡峭的悬崖,路途更是常有巨石挡路,需要攀附过去才能前行,诸位还请小心脚下。”

    朱富贵肥胖的身子在山路上却健步如飞,显然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地形,不时的还开口朝着众人提醒路况。

    “来时听说以前曾有官军上万围攻猛虎山,却无功而返,我本来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却是不得不信了!照我看,就算是十万大军前来,仗着这猛虎天险,贵庄也不可能被攻破吧!”

    宋启远看着周围的环境,不由得心生感叹。

    “哈哈,将军过誉了!”

    朱富贵笑着回应,语气难掩自豪。

    陈子昂却不以为意,猛虎山山势险峻是不错,却是一座孤山,上万大军只要打圈一围,山上的人就没了退路,到时候大火封山,烧不死你我也能熏死你。

    行了半路,前方出现一道峭壁悬崖,只有一条小道蜿蜒延长到山上,猛虎山庄的人却在尽头搭了一个堡垒,上方还建有几个箭台。

    站在箭台之上,这条险恶的小道一览无遗,每一个没有得到允许却妄想通过的人,都会受到箭雨的热情招待。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好一个上山之路。”

    宋启远忍不住再次赞道。

    “宋将军过奖了,这条路也就只能难为一下普通人,对于高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箭台之上一身材修长的汉子远远的答道。

    “此人是谁?好耳力!”

    宋启远一惊,看向朱富贵。

    “哈哈……,这是我家五弟,箭虎刘堂,他的耳力、眼力都远超凡人,这才让他练就了一百发百的弓箭之术,绝对当得上神箭的称呼。”

    朱富贵哈哈一笑,指着前面箭台之上的男子道。

    “哥,在外人面前就别调笑我了,什么神箭,平白让人笑话。”

    几人走得近了,才看得清刘堂的样貌,却是位皮肤黝黑,模样憨厚的少年人。

    “在下刘堂,见过诸位将军!”

    刘堂下了堡垒,在宋启远身前拱施礼,只是眼神还透露着少年人特有的好奇,在看到容貌艳丽的耿娘时,更是小脸一红,不敢再看,倒是放在陈子昂身上的眼神透着股惊奇,看来他也听说过陈子昂这段时间大展威风的事迹了。

    “刘兄弟真是少年英才啊!看你的相貌,恐怕还不足十六吧?”

    宋启远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堂,赞叹了一声。

    “回将军,在下刚过了十五岁的生辰。”

    “果然是少年俊杰,你与我那弟倒是相差仿佛,回去后我介绍你们认识。”

    “能识得宋家的杰,是在下的荣幸!”

    刘堂不卑不亢的回道,让宋启远越看越满意。

    “将军请!”

    刘堂接过朱富贵的职责,当起了领路人。

    再次行了一炷香的时间,猛虎庄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两男一女正衣着盛装立在门外,见到众人急忙快步迎了上来。

    “这位就是我家庄主,绰号锦毛虎的陈达。”

    刘堂一指当的那位壮硕男子,那男子虎背熊腰,尺身高,一身英武,身上毫不显匪人气息。

    “罪民陈达,见过将军!”

    陈达来到近前,双膝一屈就要跪倒在地,他身旁的一男一女对视一眼也屈膝跪了下去。

    “陈庄主使不得,快快请起,庄主的境遇我也曾耳闻,你当时也是被逼无奈,不得不为之,不过庄主行事光明磊落,这些年又约束下甚少扰民,现今更是改邪归正,可喜可贺!”

    宋启远急忙搀扶住陈达,阻止他真的跪下去。

    “哎,多谢将军体谅!”

    陈达挣扎了两下,也不在坚持,直起身来满脸的释然。

    他本是县内的一当家衙役,却因为某事惹到了当时的县尉身上,不得不落草为寇,这些年却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被朝廷招安从良,现今虽然不是朝廷来人,但宋家也已经答应替他消除罪籍,也算了了他的一个心愿。

    “我给将军介绍一下,这位是贱内,这位是我四弟雷山,他就是一憨子,以后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将军海涵。”

    陈达一指跪着的两人。

    燕二娘体宽腰圆,脚粗大,全身上下也只有肤色白嫩这一个优点。雷山不过比陈子昂高了半头,身体却壮硕的惊人,几乎成了一个正方体,只是面目有些呆愣,倒像以前的宋家郎,

    “两位快快请起!”

    宋启远连忙搀起他们两位。

    “将军请,小人已经备好酒菜,只是山野之没什么好吃食,只有些草菇还算稀罕,希望将军不要见怪。”

    “陈庄主哪里话?我也是吃过苦的,美酒佳肴能入肚,粗茶淡饭也咽的。”

    宋启远笑了笑,顿了顿又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酒最好多来点。”

    “哈哈……,我们这个庄子吃的没什么挑拣头,酒却管够!”

    陈达哈哈一笑,拥着众人朝庄内走去。

    ******

    在宋渝远偷偷拿了根银针试毒之后,宋家一行人也开始放心的吃喝起来。当然,陈子昂对他测毒的方法是一百个不放心,倒是猛虎庄的几位当家的率先动了筷子。

    酒桌之上,宋家两兄弟刻意拢络对方,猛虎庄的几位当家的更是对两人讨好不断,场面热情无比。

    只有陈子昂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在一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幸好身旁还有个矮脚虎陪着,两人闷头吃喝也无人打扰,估计宋家子痴傻的名号也传进了猛虎庄几位当家的耳,况且他口不能言,别人说话想插嘴也插不上。

    只是辛苦了跟着一起上山的士兵,却要严守军令,守着大厅,看着陈子昂几人狼吞虎咽自己却干瞪眼什么都没得吃。

    “宋将军,我已经叫庄上的庄户收拾利落,就等您来,我们可以即刻就跟着您下山,至于我们兄弟几个以后如何安排,也悉听尊便。”

    酒足饭饱,也开始说起了正事。

    “陈庄主有心了,不过此事不急,有件事还需要借助一下猛虎庄的名号。”

    宋启远放下的酒杯,正色道。

    “哦!不知是何事?”

    “自然是薛郡守的那金银之事!”

    宋启远也没有卖关子,更何况猛虎庄的人也清楚薛贵运送金银之事,接着又道:“我们宋家毕竟与薛贵同朝为官,如果动的话名声上须不好看,所以还要借助庄主几人之。”

    “理所当然。就不知那些金银何时路过本地?又是何人押送?押送者几人?”

    陈达脸色一正,细细问道。

    “此事谕远最清楚,由他来说吧。”

    宋启远身子朝椅背上一躺,换了个舒服的架势。

    宋谕远停下与朱富贵的斗酒,点了点头道:“再过一旬,就是泰安郡的卫家嫁女的日子,男方是当朝太师的嫡孙苏径。”

    “而根据我们探到的情报,薛贵的这批金银会夹在卫家女儿的嫁妆之,偷偷运往京城。”

    “卫家?那个一门杰的卫家?”

    陈达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错!就是那个卫家。卫家虽然名声不小,但在朝却没什么根基,卫家的这位小姐秀外慧,有咏絮之才,而且容貌倾国倾城,卫家这是想用女儿来攀高枝的。”

    宋谕远冷笑一声,状似不屑。

    “苏太师府上的高只有小白龙白饮是个高,其余的人不值一晒,护送的人数也不会太少,应该会在几十个左右。”

    “小白龙?这是何人?”

    陈达对远在京城的人并不熟悉。

    “白马银枪小白龙,是一代宗师拳枪双绝岳兴的得意弟子,武艺超凡。不过陈庄主不必担忧,且不说白饮不一定会来,就算来了,到时候我们也有人会专门对付他。”

    宋谕远笑着安慰了一句。

    “呵呵,我也是怕误了宋将军的大事,既如此,我就放心了,咱们再走一个!”

    陈达茬笑一下,举起了的酒杯。

    “走一个!”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