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62 青州-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62 青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世人都说大乾乃是人间乐土,但真正到了这里,屈冰彤才现人间根本就没有乐土!

    益州因为有大片面积靠着迷雾山脉,吸引了大乾不少武者、高人前来掘财富,也因此导致境内人员混杂,匪人出没。

    而且不知是大乾朝廷的有意放纵,还是鞭长莫及。除了益州境内的几大城池之外,外面的城镇乡村都是靠本地的武者团体或者门派维护治安。

    一路行来,屈冰彤见到的杀戮竟然比之大乾之外的地域还要多!而且高手出现的几率也大。

    “呲……”

    长剑横空,如灵燕掠食,人影贴着地面一纵而过,三个匪人的咽喉处随之浮现一抹血红,身躯踉跄倒地。

    剑光闪耀,剑气在大日之下纵横捭阖,除了寥寥几人之外,无人能够挡得了屈冰彤的一剑!

    片刻功夫,道路上留下了几十具尸,一群匪人一哄而散。

    “恒平,怎么样?我的剑法不错了吧?”

    屈冰彤微微昂起螓,眼中似在炫耀,又像是在等待对方的指点。

    “冰彤姐真厉害!”

    陈子昂竖起一根大拇指,加快了马迎了过去。

    “不过冰彤姐这样施展剑法,真气肯定消耗很大吧?”

    屈冰彤刚才虽然剑气纵横,看上去很是潇洒。但激剑气最为消耗真气,就算是任督二脉全部打通之人,也不能持久。

    “剑气的威力多大!而且攻击范围也广,不这样也没那么快解决他们。”

    屈冰彤小嘴一厥,语气中带着股不服气。

    “剑气的攻击范围广是不差,但威力可算不得大。你没看见有几个后天练气的头目明明实力比你差的很远,也能靠着手中的兵器当下你的剑气吗?”

    陈子昂笑着摇摇头,屈冰彤既然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他也不在可以隐瞒,只是两人都是很有默契的没有言明。

    “真气不到入微之境,激出体内的攻击就远远比不上把真气附在兵器或身体之上的威力。你没见咱们燕山派的剑法当中,用剑气做攻击手段的只有寥寥几招吗?”

    “但人的身体那么弱,离得近了很容易被剑气所伤,哪有远程攻击来的安全?”

    虽然知道陈子昂就是那位神秘的前辈,但真的面对他时,屈冰彤却做不到他说什么就听什么。

    “与弱者动手,激真气与体外也没什么,但一旦对方的实力和你差不多之时,再用这样的招式就是自寻灭亡了!”

    陈子昂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神秘一旦消失,威信就是大减啊!

    “你一直都是近身习武、对敌,怎么到了现在却又开始害怕近身作战了?”

    屈冰彤张了张嘴,最后只能不服气的冷哼一声。

    “哼!”

    “冰彤姐,你们在讲什么?”

    一直跟在最后的几人也奔了过来,齐凝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开口。

    “没什么,我再教育恒平怎么练武!”

    屈冰彤嫣然一笑,翻身跃上马背,和齐凝并骑一骑,朝前奔去。

    “冰彤姐姐好厉害!”

    在自己父亲怀里的杜轻雪双眼都冒着小星星,看着一身潇洒的屈冰彤,满脸都是濡目。

    “是啊!轻雪以后也要努力,争取长大后也成为你冰彤姐姐那样的高手。”

    杜文生急忙抓紧时间教育自家女儿,杜轻雪双唇紧绷,闻言狠狠的点了点头。

    “嗯!”

    一群人朝前再次奔去,这次陈子昂落到了最后,他也不急,而是从腰间的乾坤锦囊之中拿出一个朱红色的葫芦。

    葫芦十来公分长,上面绘着符文,这是在那位吴少东家的身上得来的,也是他的乾坤锦囊之中唯一一件用来对敌的东西。

    想起来都是有些可惜,本来有不少好东西的,结果都在自己身上被那少东家给浪费了,只有这一个朱红色的葫芦还在。

    翻遍了孙天君的记忆和锦囊内的一些记载,陈子昂终于明白了这个葫芦是干什么的。

    血玉葫芦,修真界一家名叫驭兽斋的门派朝外出售的一种东西,里面一般都会装着一些身形极小的毒虫、毒蚊,对敌之时打开葫芦嘴,放出大批的毒虫攻击别人。

    而这个里面圈养的则是一群毒蜂,每个只有蚊虫大小,但毒性惊人,常人触之必死。就算是先天高手,被叮上几口也要浑身僵硬,半天起不来。

    而且这些毒蜂度极快,又是成群结队,很难对付。

    “好东西啊!看来这位吴少东家在他们家肯定很受宠,这东西以后用来也要小心了,别被人给逮着。”

    掂了掂手里的葫芦,一掐手指,一滴血液滴入葫芦之中。

    要想圈养这群毒蜂,每隔两三日就必须给它们滴上一滴精血,要不然它们就会被活活憋死在里面。而且有了精血的浇灌,这些毒蜂才能分辨的出,谁是它们的主人。

    “宋公子,前面就是青州了,我们加快一下度吧!”

    前方的许伯朝着陈子昂喊了一声。

    “哦!好的。”

    收起葫芦,加快马,远处天地交界的地方,一堵延绵不知多少里的城墙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黑色城墙,犹如一条匍匐在大地之上的巨龙,即使不动,那股威压也能让人窒息。

    这堵城墙,象征着魔门与太玄派的疆界,两者互不侵犯。

    高达几十丈的城墙,每隔数里就是一堵城门,城门口人流如织,来来往往。

    “这是你们的身份铭牌,在青州滞留的时间是一年,一年之后要不然离开青州,要不然就到太玄派的分支驻地报备、续费。”

    “不要妄图逃避,没有这个铭牌,在青州境内寸步难行,不管干什么,这个东西都少不了。”

    城门前的一栋大楼内,楼下有着几十个柜台,那是处理各种青州事务的地方。

    “你们是要参加太玄派的收徒大典的吧?只要你们的亲人有人加入了外门,子女和父母都有权长期在青州居住。”

    “祝你们好运!”

    一个胖胖的妇女揉了揉杜轻雪的小脑袋,公事公办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多谢,多谢!”

    杜文生连连点头,接过几个古铜色的铭牌,分别递给几人。

    通过长长的城门洞,几人牵着赤龙驹,跨入了大乾青州,太玄派的驻地。

    一到了这个地界,几人的心中就是一松,也许是因为眼前的环境太过优美,也许是路上的行人都是慢条斯理,不复长久以来见到的紧张与急迫。

    “太玄派的中心驻地,在青州的云门,还有几千里,虽然时间也是足够,但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陈子昂深深吸了口气,翻身上马,一行人再次踏上征程。

    几日之后,云台,殷家大宅。

    屈冰彤抱着一个骨灰坛和几个证明身份的玉牌,敲响了殷家的大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