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58 震惊-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8 震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起风了!”

    马背之上,许伯的老脸一皱。

    以赤龙驹惊人的马速,在加上大风,很容易让人辨别不清方向,从而出现事故。

    陈子昂也眺望远方,先天中期的神魂感应,让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远处那即将压来的狂风。

    “找个附近的镇子停下,赶路不必急于一时。”

    天空的阴云开始变得低沉,看来还会迎来一场不小的雨水。

    风起,地面上的尘土飞扬,两侧的树木哗啦啦作响,像是凄苦的嚎叫之声。

    赤龙驹的速度开始下降,一行人沿着官道指示的方向朝着远处的一座小城镇奔去。

    路上的行人不多,但动作都是匆匆忙忙,显然是要在这样的天气下急着赶回家中。

    威猛的赤龙驹卖相很好,几人进了城镇,到了客栈门口就被掌柜的亲自迎来,殷勤的安排着住卧吃食。

    “就是这种果子。”

    在一间客房之内,陈子昂把剩余的两枚朱果拿出来,放在了二女的面前。

    像这种天才地宝,都是吃的越多效果越差,所以他打算让两人服用,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在服用也是用处不大。

    “我是正好见到两头凶兽为了这果子争抢厮杀,彼此都受了重伤,结果就被我给摘来了。看模样,这果子像是传说中的朱果。”

    陈子昂面不改色的说着自己的‘奇遇’,换来齐凝一脸的惊讶和口中的连连感叹。只是那屈冰彤的心神反应有些古怪,像是不怎么相信?

    “可是吃了朱果没说会全身僵硬,昏迷不醒啊!”

    齐凝先是一阵惊叹,然后有发出质疑,对于小人书上经常出现的这种珍奇果子,她也有所了解。

    “嗯,也许是我年龄太小,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药力吧?”

    陈子昂勉强给了一个解释,然后双手一握,把手中的一块坚硬的木头轻易被他握碎。

    “看,吃了它之后,我的力气大增,我试了一下,千斤之力总是有的!而且我体内的内息也很强壮,估计都快滋生真气了。”

    千斤之力可是炼体巅峰的标志,可以轻而易举的舞动百十斤的重型武器且能长久不泄力,在宋恒平曾经的那个世界,就是一员一流的猛将了!

    “冰彤姐和凝儿姐,你们一人一枚,吃了吧!”

    “那我先吃一个试试,要是昏睡了过去的话,你们两个就要照顾我一下了。”

    屈冰彤毫不客气的从桌上拿起一枚果子,看了两人一眼,就缓缓往嘴里放去。

    几口下去,朱果就消失在她的口中,脸上一喜,屈冰彤立马盘膝坐好,运转体内真气,开始消化药力。

    温和的力量接连冲开一条条经脉,壮大着她的真气,十几年苦修,远远不如这一枚果子的功效来的强大。

    “看来没什么问题。”

    陈子昂一笑,看着浑身冒这热汗的屈冰彤点了点头。

    当然没什么问题,这个里面可没有孙天君的残魂。

    “不过我觉得应该去烧点水,等下冰彤姐肯定要换洗一下衣服。”

    齐凝关心的则是另一方面,看着屈冰彤不一会儿就有些潮湿的衣服开口道。

    “嗯!”

    ******

    风越来越大,刮的树梢呼呼作响,也刮的那些不结实的窗棱啪啪乱晃,更有细密的雨水开始从天空落下,被狂风吹动的四下飘散。

    而在这小镇之外数里之处,一百多位身穿黑衣的男子正在夜色和狂风的掩护下,悄悄潜伏而来。

    “兄弟们,前面就是李村镇了,镇里面有几家富户,他们挨着远处的金矿山,这些年可是发了不小的财。咱们今日上门拜访,可要千万记住,动作要快,别露了面目!”

    当头一位手拿朴刀的大汉一边带着人悄悄前行,一边在风中大声嘶吼。

    有狂风在,倒也不虞被远处的人听到。

    “大哥,那女人哪?还抢不抢?”

    大汉身旁的一个瘦子闻言,急忙开口问道。

    “要什么女人!要什么女人!有了钱什么女人没有?我告诉你,小六,我们这是趁着今天的天气捞一手外块,可不能因为女人误了事。”

    大汉声音一厉,铜铃双目瞪了对方一眼。看来这群人竟是临时起意,前来夺财的。

    而在这一群人的身后,一株大树的树梢之上,狂风下树梢来回舞动,却不能甩落那立在树梢上的人影。

    “可真是巧了,竟然碰到了前来剪径的毛贼,倒正好用他们来试探一下你口中的那位高手。”

    那位吴少东家一身月白长袍,在灰暗的天色下十分显眼,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远处那一群悄悄朝着城镇扑去的山匪。

    “也好。”

    蔡德立在不远之处,缓缓的点了点头。

    而那位像是一团火焰的大汉,则从后背取下一个包裹,拿出几截乌黑的管子组合在一起,最后又拿了一个带着红缨的枪头往上一拧,一杆丈二长枪已然成型。

    “两位太过小心了!先天中期的高手在整个天下都是有名有号的人物,哪是那么常见的?况且,有我们三人在,就算是先天中期,也要饮恨!”

    大汉一抖长枪,真气呼啸,仿佛一条火龙一般在空中舞动,与那狂风为舞,煞是好看。

    “邓庚,你的枪法又有长进了啊!了不起!”

    吴少东家比了个大拇指。

    “比不得少东家您家大业大,我只有这根枪可以耍一耍,只能专心练习枪法了。”

    邓庚一笑,眼中也不无得意。

    “开始了!”

    蔡德缓缓的开口,却是远处的那群匪人已经有几个悄悄的扑上了小镇的城墙,在狂风细雨的掩护下放倒了几人,偷偷打开了城门。

    “我们走!”

    蔡德身躯一展,身如一片乌云朝前飘去;邓庚长枪一抖,人枪合一,化作一抹红光极速朝前一窜;吴少东家则缩步成寸,不紧不慢的跟在两人身后。

    这群山匪个个身手矫健,进了城镇涌入一户大户人家之后,没多久功夫就有几人背着几个大箱子奔了出来。

    不少人手中的兵刃更是沾染上了鲜血。

    “下一个,镇里最大的那家酒楼客栈!”

    当头之人大吼一声,带着一群人就冲上了大街,街上并没有行人,两侧的住户即使看到了这群人也是立即关闭窗扇,躲在家中不敢露头。

    “咣当……”

    客栈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几个黑衣大汉当头冲了进来。

    “掌柜在哪里?”

    其中一人大吼,同时双眸一亮,上前两步拿起了放在屋角的一个酒坛。

    “咕噜咕噜……”

    仰头倒酒,酒水沿着黑巾四溢。

    “呸!什么玩意?一点酒味都没有!”

    大汉‘咣当’一声把酒坛摔个粉碎。

    “几位……几位好汉,小老儿就……就是这家客栈的东家。”

    老东家哆哆嗦嗦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单薄的衣衫裹身,浑身打颤,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

    “东家,哥几个身上不太宽松,想找你借点银子。”

    当头的大汉几步来到东家面前,冷冷的开口。

    “好汉,好汉想要多少?”

    那东家脸上满是苦涩。

    “一万两银子!”

    “什么!”

    东家大叫,脸上已经变了形状。

    “好汉,小老儿做的只是小本生意,真的没有那么多银两啊!”

    “哼!”

    那大汉冷哼,缓缓道:“刚才我们从前门的孙家刚过来,他们家一开始也说没有,不过等他们家里的人死了一半之后,还是把钱拿了出来!你说他们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偏偏要自找死路!”

    那老东家身躯一僵,缓缓的跪倒在地。

    “大哥,后院有马,赤龙驹!有四头!”

    一个人从后面跑了过来,声音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赤龙驹!”

    那老大也是身子一颤,双眸中满是惊喜。

    “哈哈……,好,好的很!”

    “好什么好?那马是我们的!”

    二楼的一间房门被轻轻打开,屈冰彤一身女士劲装行了出来,明亮的双眸熠熠闪光。

    “哦,从现在开始,它们是我们的了!”

    那老大咧嘴一笑,捞起长刀,和几个同伴围了上去。却见楼上的屈冰彤已经一跃而下。

    拔剑、出鞘!

    犀利的剑光闪耀整个客栈。

    “那小姑娘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这般真气,剑法也算勉勉强强,这些山匪这次碰上硬钉子了。”

    吴少东家看着远处的客栈里的情况不疾不徐的开口。

    “奇怪?没有高手!”

    蔡德缓缓睁开双眸,眼中透着疑惑。

    “你说的那个孩子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

    邓庚也收回双目。

    “怎么会?不是在那……,咦?”

    蔡德口中猛然发出一声惊疑之声。

    “你们是在找我?”

    稚嫩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三人头皮一紧,猛然转身,真气极速运转,如临大敌的看向来人。

    “小十七?”

    蔡德双眸猛睁,就如见到了厉鬼。

    “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