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五虎将-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五虎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猛虎山猛虎庄,猛虎庄五虎将!”

    “老大锦毛虎陈达,使一杆重达八十斤的熟铜棍,在征战所向披靡,无人可挡!而且此人心性深沉,可算得上有勇有谋。”

    “排行老二是花虎燕二娘,也是锦毛虎陈达的夫人,使一对日月双刀。曾经连砍位官兵,虽是女子,却杀性极重,尤其喜欢虐杀敌人,那位官兵每人都是身数十刀而死,死状凄惨无比!”

    “老笑面虎朱富贵,肥头大耳,一脸的富态,不过这人心思缜密,狡猾异常,也是五虎的智囊军师。武功倒不怎么样,善使一把朴刀。”

    “老四矮脚虎雷山,身高不足六尺,使一柄八卦宣花斧,力气与老大锦毛虎有的一拼,据闻是铁匠出身,猛虎庄的武器都是他找关系搞来的。不过他个性鲁莽,就是个憨子”

    “老五箭虎刘堂,善使长弓,平地可挽六石弓,马上也可挽四石弓!还有一件兵器名曰飞虎叉,极为歹毒,者必亡!”

    宋谕远骑在马上侃侃而谈,身边却只有耿忠善竖耳恭听,陈子昂躺在身后的战车之上望着天空发呆,估计也没听到心里去,至于一行宋军的领袖宋启远,早就和耿娘远远的骑马并立,培养感情去了,看他们的架势,估计换个无人的地方,早就来场男女盘肠大战了。

    “听说猛虎山上山之路只有一条,而且还十分狭小,双人并立都很勉强,所以官府这些年来一直没能剿灭这些歹人,小宋将军有什么打算吗?”

    还好耿忠善专心听讲,还能提问,到不让宋谕远说单口。

    “耿校尉,这就是父亲大人派我来的目的了。”

    宋谕远一脸的自豪,至于他称呼耿忠善为校尉,那是他们刚刚给他了个告身,虽然没有军部批准,但校尉司马以下的官职,地方军队几乎都是随意任免,倒也不用担心上面给驳回来,话说现在宋家也不在乎军部的命令了。

    “我与笑面虎朱富贵熟识,箭虎刘堂也曾在一起喝过酒,他们以前也曾应允过我,只要我们宋家起事,猛虎山上下愿意归顺,此次只是走个过场,耿校尉不用担心。”

    “原来如此!”

    耿忠善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却没有去想一个太守家的公子怎么会和匪帮的头领交好。

    ******

    猛虎山山路崎岖陡峭,十分难行,山顶却开阔平坦,扎营驻寨也显宽敞。东、南、北面危岩壁立,是天然的凭仗,西面正对下山的地方建着两堵坚固的石墙,墙上放满了守城器械,铜锣鼓棒,还有旌旗朵朵,随风招展。

    不提山间小路崎岖难行,就是这里的守卫措施,也不是能够轻易攻破的,也正是仗着猛虎山天然形成的易守难攻的地势,小小的猛虎庄匪帮才能四下出击,无后顾之忧,闯出偌大的名号。

    一间间木屋凌乱的建在山顶,正是一栋实木混合山石搭建的高大房屋,房屋之内布置简单大气,当的大桌之上正摆满了鱼肉酒水,散发着诱人的肉香,可惜围坐一圈的几人却无一人有动筷的意思。

    “陈达兄弟,你可要想好,宋家本是小姓,毫无根底,贸然起事必不长远,五位好汉选择跟随宋家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蓝靛长衫身材健硕的年男子,男子眉须浓密,双目有神,相貌端正举止有度,虽是一身毫不显眼的破旧长衫,也难掩他傲人的气质。

    猛虎山庄的大当家,锦毛虎陈达闻言叹了口气,缓缓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如果有数万两白银的花红,我猛虎庄就算舍弃了这片基业跟随步兄弟去往上谷也无不可。”

    “可现在秦兄弟和陈兄弟已经被宋家所擒,生辰纲之事依然败露,我猛虎庄上下更是被宋家的人盯住,除了归顺已经别无选择了。”

    那位姓步的男子听到自家两位兄弟被擒之时眼悲痛之色一显,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顿了顿才道:“诸位,薛太守的金银从哪一路来,宋家未必能够探听清楚,况且即使他们知道后截下来,难道还会分与诸位吗?”

    “不如还是按我们的原计划行事,到时候猛虎山庄可占五成!”

    男子把当初提出的条件上浮了两成,这可就是好几万两白银了。

    可惜猛虎山庄的几人仍旧毫无反应,当家笑面虎朱富贵笑呵呵的回道:“步大哥,我们猛虎山庄家大业大,往来也是极为招人觊觎,实在是不敢跟您冒这个险。况且就算我们得了银两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拖着上千口人在宋家人的眼皮底下从霸下逃到上谷不成?”

    “朱兄弟,宋修此人只是一介书生,做事也是婆婆妈妈好不利落,可不是什么英雄人物。相比起我们大圣王横扫上谷,胸怀天下的气度,宋修更是不值一哂!”

    步姓男子说起宋修,一脸的不屑。

    实在是宋修此人心太重,给外人的都是一副好欺负的老实人印象,谁又能想到他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把霸下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还没有引起一人怀疑,就连当初那位刚上任的百胜将董开山,不也是毫无察觉,还妄想着把宋修折服。即使是在他起事之后,仍有很多人不敢置信,以为是民间无知之人的流言蜚语。

    “我等本来也是如此看法,但宋家起事,整个霸下郡竟然毫无异常,郡下诸县更是纷纷投诚,本地的百姓甚至都不知道霸下换了主人,可见宋修此人蛰伏很深,有枭雄之态。”

    陈达接过话头,一脸的郑重。

    “相比起大圣王征战沙场,所向披靡的雄姿,宋修虽少了分豪气,但润物与无声,段却更为高明。”

    “我大圣军下有数不清的好汉,各大头领更是其的豪杰,反观宋修,此人无大将,竟然让一个痴儿出了头!必定难成大事!”

    步兄弟仍旧没有放弃劝说。

    “宋家下无人,不正是我兄弟几人出头的会吗?而大圣军座下的好汉数不胜数,我兄弟几人到了那里毫不起眼,怎及得上在宋家出头的会多?”

    陈达笑着反驳,又摇头道:“步叔乘,你也别再浪费口舌了,我等这些日子也算相交一场,吃完这顿饭,就赶紧下山离去吧!至于你来霸下的事,我也不会与他人嚼舌,权当是还了这几日的情意。”

    “看来诸位是铁了心了!”

    步叔乘双眸一眯,冷声道。

    “步家大哥,我等也是无奈,谁能想到宋家恰好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起事,还拿下了秦陈两位兄弟,只能说天意如此。”

    燕二娘也缓缓的开了口。

    “既如此,我等之间的情意就一笔勾销!饭,你们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步叔乘打眼一扫,就知道以自己的口才不可能说服对方几人,大袖一摆,利落的站立而起,反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大哥?”

    老四矮脚虎雷山眼一急,慌忙站起身子看向自家大哥。

    “让他走吧!步叔乘武艺不凡,除非我等兄弟五人齐上,才能有些胜算,而且我们几人还可能会有死伤,没必要冒险。”

    陈达淡淡道。

    “只是可惜了这些下了**好酒好菜!”

    雷山看着桌上的鱼肉满脸的惋惜。

    “呆子,**吃了又不死人,你不会自己吃了,就当是来个回笼觉了。”

    燕二娘嘿嘿冷笑。

    却不想雷山双目一亮,叫好道:“二姐说得有理,这些好酒好肉可不能浪费了!”

    说完拿起一只烧鸡就忘自己大嘴里塞去,另一只又伸向一个猪蹄,几口下肚后又灌了几口酒水,这才舒服的打了个隔,醉眼朦胧的看了看几人,迷迷糊糊道:“味道还行,就是现在头有些痛!”

    话音刚落,‘咣当’一声倒在了桌下。

    “真是个憨子!”

    燕二娘朝着地上轻啐了一口,挪动她那浑圆的腰肢,晃晃悠悠的出了门。

    “老,你安排人打扫一下庄子,都给我把精神打起来,到明日可别在我们未来的主子面前丢了脸面!”

    陈达看着地上酣睡的矮脚虎,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

    朱富贵点了点头。

    “不过大哥真的不把步叔乘在霸下的事告诉宋家吗?”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算了吧,反正这位震山剑也不可能在霸下久留,肯定会在宋家没发现他之前返回上谷。”

    陈达摇了摇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