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53 夺舍-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3 夺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到了商队的驻地,四周仍然是安静一片,陈子昂再次变换身形,装作小解完毕回到车厢,在悄悄的把怀里的东西放在药匣的暗盒之内。

    看了看身边陷入沉睡的几人,他的细微动作并不能惊醒旁人。

    举起留在手中的一枚朱果细细看去,阴暗的天色下,朱果红的发紫,看上去很是可口,让人垂涎欲滴。

    朱果属于天才地宝的一种,世间很少流传,对于书籍记载当中也只有生服一种,并没有哪种丹方需要它做药引。

    至少陈子昂不知道有。

    看了几眼,张了张嘴,往嘴里一送,一口就把这朱果给吞了小半。

    看上去还算坚硬的朱果咬上去却很是柔软,果肉更是入口即化,当即化作一道暖流涌进身体。

    暖流流经之处,通体舒畅,肉身更是微微发痒,以陈子昂对肉身的掌握,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的到自己的身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强壮。

    ‘真是神奇!’

    深深的叹了口气,几口把那朱果吞咽干净,感受着身体内急剧壮大却没有丝毫不适的真气,陈子昂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

    ‘今天可是赚到了!’

    心头正得意间,一股奇怪的气息陡然从那热流中涌现,沿着血液流淌的方向缓缓的没入身体。

    ‘什么东西?’

    陈子昂心头一惊,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能控制那被气息流经的身躯。

    “小子,你很不幸,要被本天君附身,夺了肉身。但你也很幸运,因为有我占据你的肉身,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铜钟大吕的声音在心头响起,一位浓眉如刀、眼利如剑的男子突然在陈子昂的心头浮现。

    “附身?夺舍?”

    陈子昂心头巨震,却已经再也无法开口,身躯僵硬着朝后倒了下去。

    “嘭!”

    头部撞在木制的车厢之上,也惊醒了身旁的屈冰彤。

    “恒平,你怎么了?”

    眼前的陈子昂双腿盘曲,身躯僵硬,面目呆滞,手中残还留着一个不知是何的果核。

    “恒平!”

    屈冰彤伸手推了推陈子昂,声音猛然一提,惊叫声瞬间惊醒了整个商队。

    良久,车厢内。

    齐凝趴在陈子昂的身上不停痛哭,屈冰彤也是双眸通红,在一旁无声的抽提。杜家父女在一旁低声安慰,许伯不停的垂头叹气。

    “看来他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所以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商队的医师已经赶了过来,检查了一遍陈子昂的身体,遗憾的摇了摇头。

    “早就提醒过你们,不要乱吃这里的东西,还不看好你们的孩子!出事了吧?”

    “他现在身体冰凉,心跳全无,血脉也不流动,已经……,哎!”

    商队的人一变说着一边还朝着屈冰彤几人埋怨,引起的则是更加痛苦的悲哭之声。

    “恒平,恒平!你死得好惨啊!”

    齐凝趴在陈子昂的身上哀嚎,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当初胡药师说陈子昂失踪的时候自己也这样哭过。可那时候他能大难不死,今朝却是真的遇了难了!

    想到此处,齐凝心中越发的悲痛,不由得再次哭嚎起来。

    “恒平,你死得好惨啊!”

    “几位,事情已经这样了,于事无补,你们还是赶紧料理后事吧!”

    商队的人来得快,去的也快,只留下痛哭流涕的几人。

    不知过了多久,屈冰彤首先会过神来,父兄去世,山门灭亡的打击让她的心已经变得十分坚强。

    “我去收拾一下恒平的东西。”

    声音哽咽的拍了拍齐凝的后背,屈冰彤转动消瘦的身躯,开始把陈子昂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

    换洗的衣服,一些他喜欢看的书籍,再次看到这些东西,屈冰彤不由得再次默默流泪。

    药匣,轻轻打开,一****丹药粉末分门别类的在里面放置,其中一个角落里还放着几本书籍,那是自己哥哥送给他的符师秘籍。

    把东西缓缓抚摸一遍,想起陈子昂的药匣内好像还有个暗层,摸索了良久才找到了开关。

    “哎!”

    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从来不让我们碰你的东西,却想不到今日我第一次碰,却是这种情况。

    “咔……”

    暗层打开,屈冰彤的身子猛然一僵。

    入眼处,一件黑色的长袍静静的躺在里面,旁边的夜魔刀和两枚果子等物已经被她无视。

    “这怎么可能?”

    伸手摸着长袍,熟悉的样式,熟悉的感觉,还有那熟悉的裂口。

    “这不可能!”

    屈冰彤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来回变换,心中五味杂粮,不知是和感受。

    ******

    “夺舍?”

    脑海之中,陈子昂静静的看着面前这浓眉如刀、眼利如剑的男子。

    “没错!本天君被仇人追杀,不得已施展秘法逃脱。但肉身已毁,只有残魂幸存,只能选择他人夺舍。索性分出的几具残魂内终于让我碰到了你!真是幸运!”

    孙天君叹了口气,他以自己最后的精血助长朱果树,就是希望引来他人抢夺,奈何此地凶兽太多,根本不适合他做夺舍对象。只有寥寥几人夺得朱果,而陈子昂则是第一位服用朱果的。

    心念转动,其他朱果内的残魂瞬间寂灭,而他这具残魂则变得强大起来。

    “说吧!你还有何心愿未了,我可以替你实现!”

    孙天君淡淡的开口,神识中没有同情,只有冷酷。

    “哈哈……,想夺本老祖的肉身,想得美!”

    陈子昂猛然昂首大喝,下一刻,神光内照法中的一门秘法运转,神魂瞬间与肉身相合,同时陷入死寂之中。

    在外界,肉身变得僵硬,气血停止运转,而在内部,则是神魂消失无踪。

    “嗯?这是什么情况?”

    孙天君一滞,饶是他活了数百年,也没能在瞬间反应过来。

    随着念头的转动,他的神魂开始剧烈的颤抖。

    “这具肉身,竟然只有十岁!”

    “先天中期的神魂,肉身、真气、神魂却都完美到达先天,这……这怎么可能?”

    “这脑海里的石门又是怎么回事?”

    孙天君神魂巨颤,突然又会过神来。

    “他自称本老祖,难道他也是夺舍之人?”

    心念一动,神魂追随者肉身的联系来到了某个阴森晦暗的所在。

    “佛门青莲,入道魂魄!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天君再次一愣,却发现因为神魂良久不能与这具肉身相合,竟然开始产生排斥,神魂之力更是在不停的消散。

    “不管如何,这具残魂再此,我就不能占有肉身,而我的时间也已经所剩无几,只能和他拼了!”

    孙天君一咬牙,剩余的神魂化作一道剑光,没入青莲之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