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45 杀魔-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5 杀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黯淡的月色,满是血腥味的山寨,一枚通体血红且泛着血光的珠子静静的漂浮在山寨上空,丝丝缕缕血气、杀气从地面缓缓升起,末入其中。

    朱缺手持两柄弯刀,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

    “竟然有人会来送死?”

    他并不怀疑自己会受到埋伏,因为他得了同门传讯后立马就朝着汇合的地方赶去,根本就不会给别人有机会准备好埋伏。

    “前辈?”

    山寨外的大树之上,屈冰彤紧张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在对方把目光转过来之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就像是老鼠碰到了猫,天然的压制感就让她本能的想躲避对方的目光。

    “阴阳魔刀,倒是不常见。”

    陈子昂没有理会屈冰彤的惊恐,而是静静的打量着自己这次的对手。

    平平无奇的五官,修长而匀称的身材,一身表面泛黑、柔顺丝滑的奇异服饰。

    五指宽大,手中的两柄弯刀一厚一薄,状似弯月,刀身长约两尺,上面布满奇异花纹,如行云似流水,充满美感。

    “既然知道我的来历,竟然还敢过来,难道阁下是六大派的人?”

    朱缺眼中也露出一丝凝重,对方居高临下,那审视的的目光竟然让自己的神魂感到一股压迫感,心中的小觑也消失无踪。

    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前来,对方不是傻子就是艺高人胆大,对方明显不是前者。

    “在下无门无派,一介散人。”

    陈子昂脚下一动,曾经在另一个世界东厂内夺来的一瞬千里轻功身法运使而出,瞬间就来到了朱缺身前十丈之处。

    朱缺双眸禁不住一眯,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功夫如何,但只是这门轻功,就已经让他心生忌惮。

    ‘好快的速度!’

    大树上方的屈冰彤额头上青筋直冒,体内的真气艰难的运转,素手也摸到了剑柄之上。

    ‘我不能害怕,我不要害怕!’

    父兄惨死的死状在脑海中回荡,一股热血从心口升起,手脚渐渐的开始恢复灵活。

    “原来阁下这是在教导徒弟!”

    朱缺瞥了一眼远处的屈冰彤,自己特意的用刚刚屠杀百人而积累的杀气压制那女孩,对面的这人明明能够轻松破开,却任由自己施为,任由那女子自己从杀气中挣扎清醒。

    “我这后辈自幼生长在魔门威胁的环境中长大,心中对于魔门的恐惧与生俱来,难以消除。我怕她以后面对魔门中人会丧了斗志,所以带她前来一见阁下。”

    陈子昂语气淡然,把一种小觑对方的态度演义的无比自然,希望能够激起对方心中的怒火,蒙蔽些许心智。

    对于此人,他其实也很重视。

    不同于孙恩所在的世界,这里魔门的武道传承未断,高明的功法,完美的进阶,一手的神兵利器,在同一境界下魔门的人都是无敌的象征。

    不过自己虽然是野路子出身,一身武学零碎不堪,但肉身有宋恒平的天赋,能够完美掌控全身每个角落;内力有无相心经变换,天下间几乎所有的内劲发力之法都能运转,更身怀神秘的斗战之法,无数绝学,也没道理输给别人。

    “哦!现在人已经见到了,阁下还准备如何?”

    朱缺并未因陈子昂的大口气而生气,反而双刀垂下,一脸的笑意,竟是露出罢手言和的意思。

    树上的屈冰彤双目一睁,心中竟然有股放松之感。

    ‘能够不打最好,万一……’

    可惜陈子昂却并不如她意,继续看着那魔门妖人道:“为了让我这晚辈长下信心,还要借阁下人头一用!”

    “哎!兄台何必咄咄逼人?”

    朱缺两手一摊,脸露苦笑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为了教育后辈就要在下的性命,你不觉得太过了?”

    “哦!不知阁下屠杀他人,收集精血煞气时,是不是也要问过他人愿不愿意?”

    陈子昂声音中带着股冷笑。

    “那就是没得谈了?”

    朱缺眉毛一扬。

    “当……”

    陈子昂张口,迎接他的则是两道纵横交错而来的刀光,刀光撕裂空气的尖啸响起,刺的远处大树上的屈冰彤头颅都隐隐发胀,不得不默运真气,拼命对抗。

    刀光下,陈子昂的身体如一只飞燕,轻盈灵巧的辗转腾挪,奔腾的刀光几乎笼罩方圆百丈,却任由那飞燕穿梭,不伤分毫。

    “灵燕身法!”

    屈冰彤口中喃喃,双目呆滞,她从未想到自家门派普普通通的轻身功夫竟然能使得如此优美、极速!

    在对方一动手之时,陈子昂就知道对方只是位先天初期的魔门中人,因而对方的刀法虽然凌厉,变换也很巧妙,但纵横而来的刀气毕竟还是要留下空隙,而在他强大的神魂感应和无数场战斗的经验下仍能以身法在其中游刃有余。

    “好轻功!好身法!”

    朱缺冷哼,眼中杀机尽显,对方有这身轻功,自己今日要想跑的话,那已经是妄想!

    既然如此,那只有依靠刀法,斩杀对方一条路可走了!

    心中一定,朱缺手中的刀法一变,两柄弯刀顺势而划,变化流畅自然、不露丝毫破绽,一轮圆月陡然在战场之中浮现,日月变换、阴阳沉浮之意缓缓而生,百丈方圆的空气似乎都微微一滞,然后这轮圆月就带着股浑圆无暇之意罩向陈子昂。

    “好刀法!”

    陈子昂不由得惊叹,他精通的功夫很多,彼此也各有特色。但能把刀势施展的如此完美无瑕的倒是第一次见到,以他现在的眼力,面对此招除了硬拼就只有躲了。

    幸好,这招刀法虽妙,速度却不快。

    脚下一点,陈子昂立在原地的身影突然化为无数道,由一只飞燕化为漫天飞鸟,掠向四面八方。

    “哼!”

    朱缺口中发出不屑的一声冷哼,自己这招阴阳斩如果就这么简单,就妄为入道之下的顶级武学了!

    刀势一变,圆月崩散,化作千百道寒光冷刃,绽放无数光华,携带者斩碎万物的凌厉之力,彷如盛开的莲花,笼罩方圆百丈以内。

    千百道悍刃在百丈之内纵横舞动,空气扭曲,劲气激荡,尖啸之声直冲云霄,惊得满山夜鸟飞腾,绕山飞舞。

    这一击就是无差别的攻击,不管对方躲在哪里,都无法完全避开,不过威力也因为分散而有所减弱。

    陈子昂的身影就在朱缺的左侧浮现,并指成剑,身周剑气纵横、如封似闭,挡下漫天激射的刀光气刃。

    “杀!”

    朱缺双眸一亮,体内的杀气、煞气,混合着阴阳变换的气息,在手中的弯刀中扬起,一抹幽幽的刀光浮动,像是急斩万物的阳刚,又有磨灭一切的阴柔,明明看上去很慢,却在瞬间就出现在陈子昂的身前,朝着他的心口贯去。

    而漫天飞舞的刀光也像是被磁石吸引住了一般,疯狂着朝着那么刀光所斩的方向汇聚。

    “好!”

    面对对方如此狂猛的攻势,陈子昂不由得变色。

    体内气息奔腾,竖指轻点,飞燕鸣叫之声在劲风呼啸之下清晰可闻,一股决绝之势升腾而起,轻柔的飞燕剑法竟然透着股狂暴、肃冷,带着股撕天裂海之势点向身前。

    “轰!”

    交战至此,两人第一次正式对撞,滔天气劲升腾而起,碎裂的山石崩飞百米之高,脚下的山岩出现一个遍布几十丈方圆的裂痕,而在裂痕的中心处,一个长达十米深有数米的狰狞而巨大的裂口突兀出现。

    陈子昂倒飞,朱缺追上,两人交缠激斗!

    “燕燕于归!”

    屈冰彤再次苦笑,陈子昂所使得招式都是自己门派的功夫,但威力岂可同日而语?

    恐怕那曾经的先天掌门用出来也可能没这位前辈的威力大吧?

    不是可能,应该是肯定!

    当年的那位掌门可是与他人联手对敌也被人斩了神魂,入了魔的。而今日,这位前辈孤身一人,却能独斗魔门妖人,强的何止一点半点。

    场中从开始那场爆发之后,交手之声就不绝于耳,陈子昂身化灵燕,竖指为剑,剑气纵横呼啸,人影翻飞。朱缺刀势轮转不休,阴阳变幻。以屈冰彤的眼里,根本分不出来谁占上风,甚至就连人影的动作她也分辨不清,只能从朱缺不时发出的怒喝声中,猜测是那位神秘的前辈占了上风。

    看着陈子昂所化的飞燕在场中优雅的转动,她的心中满是激荡之情。

    原来我的剑法这么厉害!

    原来我的身法这么神奇!

    传闻中的魔门中人也要在我们燕山派的功夫下被动挨打,不是我们的功夫不行,是我自己练得不到家。

    终有一日,我也要像前辈这样不但不会惧怕魔门妖人,还要剑斩妖魔,维护苍生!

    在屈冰彤的心情激荡之中,场中的战斗也落到了尾声。

    “我给你拼了!”

    眼见对方的攻势越来越凌厉,把自己的空间压制的也越来越小,知道今日恐怕无法善了的朱缺猛然发出一声大喝,体内的阴阳二气猛然一撞,丝丝血迹从体表浮现。

    而他手上的动作猛然一增,刀光呼啸着从陈子昂的压制之中爆发开来,一轮轮明月升腾而起,把四周的虚空斩的支离破碎,房屋倒塌、巨树撕裂,而他本人则化作一道黑色之线,冲向远处大树上的屈冰彤。

    虽然打不过你,但只要拿住此人,自己就能夺得一线生机。

    树上的屈冰彤眼见远处刀光崩散,那魔门妖人突然冲了过来,银牙一咬,竟然运使真气,手中长剑出鞘,划过一道弧线点向对方的额头。

    “呲……”

    长剑只是微微一阻,就轻易的没入对方的头颅之内,顺利的不由的让屈冰彤一呆。

    眼眸低垂,却发现对方的咽喉处多了一根沾满了血液的枯枝,却是对方在来到自己面前之前就已经死绝了!

    “啪!”

    半空中的尸体从剑尖上滑落,落入地面发出一声轻响,也惊醒了还在震惊之中的屈潇阳。

    低头看了看那尸首,原来传闻中不能抵挡的魔门妖人死了之后也是与常人无异啊!

    “如何?”

    陈子昂不知何时已经再次落在了屈潇阳的身旁,口中淡淡的开口。

    “前辈,我……我以后也能像您一样吗?”

    屈潇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激动,面对这位神秘前辈的激动。

    “只要你认真修炼,他日定然能和我今日一般,你没见我用的功夫都是你们燕山派的。”

    陈子昂一笑。

    “嗯!呀!前辈,你受伤了。”

    屈冰彤狠狠的点了点头,突然又一指陈子昂的肩膀,一脸惊讶的尖叫道。

    “无妨,皮外伤。”

    陈子昂随意的摆了摆手,最后这人突然爆发,再加上要救屈冰彤,所以肩膀上被划了一道,不过正如他所说,只是皮外伤,以他的肉身实力,养身功夫,只要一日就能好了。

    “今日就不练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以后记得练功要勤。”

    重新回到商队驻地附近,屈冰彤摆手告别陈子昂,转身悄悄回了几人所在的马车旁边。

    双手枕着后脑勺,心情激动不已的屈冰彤抬头看着天上的弯月,怎么也睡不着。

    ‘如果有一日我也能像前辈那样该多好?’

    ‘不,不是如果,我一定会成为向前辈那样的人的!’

    ‘就是前辈也不说他的姓名,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长相,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

    ‘不过前辈的声音好像不是很大,难道年岁不大?’

    ‘不可能的啦……,前辈会那么多东西,而且样样都精通,年纪怎么可能年轻?除非他是转世的妖怪。’

    心情忐忑的她转了转脖子,却发现一双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恒平,你干什么?怎么还不睡?”

    屈冰彤脸上一红,像是别人撞倒什么恼人的事一般,抢先发难。

    “不是,我只是起来方便,冰彤姐你怎么还不睡,看你的样子精神很好啊!”

    陈子昂翻了翻眼。

    “去去……,小屁孩,一边去,姐姐想心事哪!”

    屈冰彤大手一摆,不经意间扫过陈子昂的肩头,伤口被碰,惹得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奈何装作小孩,却是不能表现得太过反应过多。

    装作方便之后的陈子昂再次托着腮来到屈冰彤的身前。

    “冰彤姐,你也听说了吧?”

    “听说什么?”

    屈冰彤一脸的莫名其妙。

    “魔门妖人的事?你放心啦,不会有事的!”

    她大手一挥,当然不会有事,人都死了,脑袋上还被自己刺了一剑哪。

    “不是,是太玄派收徒的事!”

    陈子昂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道:“太玄派每隔数年就会大开山门招收外门弟子,今年又开了,你说我报名怎么样?”

    屈潇阳已死,他的双修伴侣殷莹也遇难,他们虽然身上有屈潇阳的令牌,但却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安置自己,还不如自己直接进入门派来的妥当。

    “你?你行不行啊?”

    屈冰彤撇嘴,心中却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毕竟太玄派收徒可是二十六之下都可以的。

    “我最近把咱们的功夫练的入门了,体内生出来了内息。”

    陈子昂一笑。

    “真的?”

    屈冰彤一呆,十岁练出内息,自己当年也就这种水平。

    “当然!”

    陈子昂头颅一点,给了个确定的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