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40 此章无名-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0 此章无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帝遇刺驾崩,甄相遇刺身陨,信王暂代国事!

    南楚一日之间天翻地覆!

    没人能够想到天底下竟然会有人敢强闯皇宫,而且还能在数千禁卫精锐的保护下杀得了皇帝!

    对于这位短短时日就横空出世并扬名天下的刀剑双绝,他的所作多为让所有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胆大包天!肆无忌惮!

    在江湖和民间,刀剑双绝的名气从此以后恐怕比那天下第一也要大得多。

    而在朝堂之上,人们也在为一个人震惊。

    那就是信王!

    六部、三法司、各州、道、府衙门里,突然就冒出一批他的拥泵。

    太后为他背书,甄相遇刺的消息传来,太子更是出人意料的自愿退出皇位之争,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睛。

    而这位信王的所作所为也是雷厉风行,让人刮目相看。

    当日,身穿九龙铠的信王剑斩十大先天真人,逼的当日攻入皇宫的二十几位先天真人自愿臣服。

    在朝堂之上,无数官员的旧案被翻,但并未统一发落,而是按照情节严重分批处置。只有甄相身边的几位下了大牢,其余人则允许戴罪立功,整肃朝堂。

    在江湖民间,江湖豪门、世家大派俯首称臣,以各种利益交换获得了强闯皇宫的赦免。

    在军方,收缩前线,而许多将军对于信王也是毫不迟疑的选择了臣服,也让不少人再次为信王的手段惊心。

    当然,作为无视朝廷威严,擅闯禁宫,强杀皇帝的刀剑双绝,朝廷更是广发了通缉文书。

    擒杀刀剑双绝陈子昂之人,封一品侯!赏万金!

    一处荒废的宅院之内,莫小静呆呆的看着天空,身旁的陆冷和叶古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莫小静喃喃自语,即使今日的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仍盖不住她心头的阴冷。

    皇宫之事因为朝廷禁口还未传开,但时刻注意着大理寺动静的他们已经得知了赵平遇难,陆七强闯大理寺之事。

    “赵夫人,天下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将军的清白不会蒙冤,他日必定可以昭雪。”

    陆冷低着头,语气也是十分低沉。

    “现在最主要的事是照顾好您自己和永宁小姐。”

    “我不信,我不信!平哥的主审官还未定下,事情还没真正开始查,怎会突然会……会……”

    莫小静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得道:“我要去看看,我要去告御状!我要去见皇帝!”

    她的心头一片慌乱,根本无法接受这突然传来的消息。

    脚下点动,抱着赵永宁的莫小静已经狂奔出了门。

    “赵夫人,别!”

    叶古脸色一变,这几日陈子昂很少回来,都是由他出去打探消息,也知道莫小静他们一群人其实还是朝廷的通缉要犯,罪臣赵平的同党。

    莫小静冲出院落,两人当即追了上去,一行人在街道上飞速狂奔,还未奔至大理寺,一位脸色阴冷浑身杀气萦绕的男子已经拦住了莫小静的去路。

    “嘿嘿,通天灵猿杜川果然是寻踪觅迹的天下第一人,赵平的家人果真在这附近。”

    旁边的一个屋脊之上,一位身材消瘦但个子高挑之人也回之一笑。

    “能够方便打听大理寺的消息,还能藏人的地方本来就不是太多,他们老老实实的隐藏气息躲起来其实我也未必找的到,但既然跑了出来,这世间就没人能躲过我的眼睛。”

    “你们是什么人?”

    莫小静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儿,眼前这两人身上那浮动的杀机也让她的心境猛然一醒。

    “赵夫人,莫慌。我们无意为难你们,只是想让几位帮个小忙。”

    拦在几人面前的男子冷冷的道:“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陈川,江湖人称九绝天魔。”

    “嗜血帮九绝天魔?”

    “正是在下!”

    九绝天魔点了点头。

    “不知前辈想让我等帮什么忙?如若不帮又如何?”

    莫小静压低声音冷道。

    “在下与那刀剑双绝陈子昂有仇!希望几位能帮我把他引出来。至于不帮?嘿嘿,这还由不得你们!”

    九绝天魔冷笑。

    “陈大侠与我等有恩,这个忙我们是不会帮的!”

    莫小静毫不在意对方话里的威胁,银牙一咬,就欲上前拼命。

    “赵夫人,这个忙我觉得你还是帮一下为好。陈子昂强闯禁宫,杀了当今陛下,已经是众矢之的了。”

    身后一位身材高大、气质儒雅之人不知何时突然出现。

    “看在陆七的份子上,我可以保你母女二人性命。”

    “风云堂主秦拜泉,见过赵夫人。”

    秦拜泉抱拳一礼,但手中无形的劲道已经落向莫小静的身上。

    “你干什么?”

    叶古大吼,手中的七巧刀已经劈出。

    “当……”

    秦拜泉击出的这道真气看似轻柔如风,却狠狠地撞开了叶古的手中刀,继续撞向莫小静。

    陆冷发出一声大吼,河槊长拳轰出,身躯一震,脸上浮现一片潮红,脚下接连退了数步才强强停住,但虎口开裂,鲜血已然低落。

    “住手!”

    而身后的莫小静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却是一手并指点向身前,却是那九绝天魔一爪擒来,抓向莫小静怀中的赵永宁。

    “撒手!”

    冰冷的声音响起,莫小静口中鲜血狂喷,身不由己的倒退两步,而怀中的赵永宁已经被对方提在了手中。

    “永宁!”

    “娘,娘!”

    母女俩同时响起哭喊之声。

    “闭嘴!”

    九绝天魔猛然冷喝,手中真气激发就欲闭住赵永宁身上的穴道。

    “给我撒手!”

    压抑的怒喝从远处响起,瞬间就到了他的耳边,而那惊世骇俗的斩击也一同而落,让九绝天魔身躯一紧,一股寒颤从尾椎骨直冲脑门。

    来不及细想,手里的赵永宁已经被他猛的朝后扔去,他本人更是幻化出几条残影,撞入临街的一家客栈之中。

    凶猛的杀机突然变的柔软,长刀在赵永宁身上一绕,已经把她朝天空中抛起。

    而下一刻,数道先天真人的气机猛然爆发,各种各样的攻击扑天盖地的落向陈子昂。

    刀剑疯狂舞动,形成一个罩子一般把几人罩在其中。

    大地震荡,四方房屋倒塌,烟尘四起,不知多少人惊慌失措的叫声不停响起。刀剑之光激荡,扫开烟雾,一条人影接住从天而落的赵永宁,立于破碎的街道之上,扬眉四顾,横扫八方。

    “诸位这手可玩的不够地道,以此相挟,非好男儿所为!”

    陈子昂平平淡淡的声音响起,刀剑持于双手,腿边立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而他身旁则是脸色惨白的莫小静几人。

    “阁下引我等攻入皇宫,手段又何曾地道?”

    秦拜泉脚下一点,一击之后却是朝后退去,虽然面前的陈子昂脸色苍白,气息不稳,但向来稳重的他首先想到的则是自保。

    “陈大侠!”

    莫小静张了张嘴,双目中一片茫然和死寂。

    陈子昂转过身子,在心底里叹了口气。

    人算不如天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赵平竟然会与皇帝同一日遇难。本以为杀了皇帝,以信王的手段和心计来说,定会击败太子成功登基,而以他的作风,为赵平翻案的可能性很大。

    南楚内有雄心勃勃、欲要励精图治的信王,外有赵平这一代大将,天下人的日子总会好过一点。

    但如今,赵平突然遇难,莫小静心乱之下毫不掩饰自己气息的跑出了藏身之所,却是要让他们都陷入到了九死一生的境遇。

    莫小静被一群先天真人盯住是因为自己,而自己被人记恨则是因为要救回赵平。

    人算不如天算!神通不及业力啊!

    再次在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陈子昂刀剑出鞘,昂首四顾。

    “这里还有谁?都出来吧!”

    “阿弥陀佛!”

    两个秃头和尚口诵佛号出现在秦拜泉的身旁。

    “原来是无想宗的两位大师。”

    “玄苦、玄难见过施主!”

    两人脸露愁苦,眼泛慈悲,但身上气机勃发,却是带着股深深的杀意!

    “自在门汪北、李南,见过刀剑双绝。”

    两位姿态潇洒的中年男子并肩出现在一侧的屋脊之上。

    “陈大侠,我们又见面了!”

    天地四绝现在只有三绝,而且各个身上都带着伤势,更是双目怒火喷涌的看着陈子昂。

    “哼!看来昨天在皇宫里没死几个人啊?”

    陈子昂冷哼一声,换来的则是一群人越发愤怒的目光。

    “姓陈的,你害死我大哥,今日我就要你偿命!”

    刚刚躲开陈子昂突袭的九绝天魔猛然冲来,手、指、掌、拳脚在身前变换,各种精妙武学不停变换,一道道开碑裂石的劲气从他身上发出,有序而协调,更有数种意境蕴藏其中。

    没有多余的客套,也没有争强好胜的吼声,伴随着九绝天魔的攻势,数位先天也同时出手。

    既然是要取对方的性命,又何必废话?

    刀剑组成的帷幕再次浮现,如封似闭被陈子昂发挥到了极限。

    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周围再也没了围观之人,而远处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也极速的朝着这里跃来,那是在其他地方搜寻陈子昂的先天真人。

    “陈大侠,我走后,希望您能把永宁带出去。”

    莫小静三人立于陈子昂的刀剑帷幕之中,看着他身躯上逐渐浮出的血丝,知道他抵抗对方的攻击已经十分艰难,现在还要护着自己四人,更是不能动弹。

    这样下去,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而对方当街袭杀赵平的主审官,现今又强闯禁宫,杀了皇帝,显然也与自家关系很大。

    这等大恩大德本已无法报答,怎能还要在连累对方。

    看了看一脸茫然、眼中泪花未散的赵永宁,莫小静心中一痛眼中泪水一涌,身躯轻盈的朝后飞去,在一道剑光撕开陈子昂守势之时跃了出去。

    “赵夫人!”

    陈子昂脸色一变,刀剑之光暴涨,却见到在一群先天真人的攻击下一道倩影轻飘飘的化作一道长剑横空点向九绝天魔。

    闭上眼不敢再看,身后的陆冷和叶古对视一眼,也同时一声大吼,冲了出去。

    刀剑之光缓缓收敛,只在守护自身,一条细带扯住赵永宁,把她绑缚在陈子昂的背后,他那高挺的身躯上突然无声无息浮现出许多裂痕。

    无人看到的五脏六腑、浑身百骸也开始出现不可扭转的开裂。

    “哎!”

    低叹之声响起,一抹流光划过长街,一刀一剑突然贯入九绝天魔的胸腹,劲气爆发,一位名震江湖的先天真人化为漫天血雾。

    “阿弥陀佛!”

    无想宗的两位老和尚双掌合十,大慈大悲之意涌现,却被一刀一剑轻易劈开,斩去两双臂膀,横飞几十米之远,也不知是死是活。

    身后的几人身躯一僵,竟然不敢再次上前。

    “刀剑双绝!吃我无敌刀项子寒一刀!”

    大喝声响起,一位年岁不大之人一跃十余丈,手中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带着股雄霸天下之意狠狠斩下!

    项子寒可算是最近十年来江湖中名声最旺之人,二十余岁的先天真人,一身刀法不知传自和人,霸道凌厉,独树一格。明明年岁不大,但一身内力却惊世骇俗,数年前与老牌先天真人乘风真人比拼内力竟能胜之。

    如不是陈子昂横空出世,他绝对是最有望与天下前十并肩的一代高手。

    昨日他并未参与闯皇宫,但今日却定要与世间传的疯狂的陈子昂比一比,要让人知道,我项子寒才是真正的年轻一代第一人!

    玄铁长刀击出,却被陈子昂一刀轻飘飘的震开身前门户,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一柄长剑已经斜斜划过,留下两半的残肢从空中落下。

    “刀剑双绝,你跑不了的!束手就擒吧!”

    不止一位位先天相继到来,就连大批的城防军也出现在远处。

    侧首看了看双眸含泪,脸色铁青,却始终不发一言的赵永宁,陈子昂淡然一笑。

    “好孩子!我们走,且看叔叔如何刀剑斩群雄,给你杀出一条生路!”

    脚步轻抬,十余米的距离就被轻轻跨过,三道气机从两侧勃发,一枪双剑纵横而来,人影晃动,只见陈子昂手中刀剑一抖,三条身影就已经倒下。

    “没入先天,就别来凑热闹了。”

    口中喃喃,陈子昂脚下不停,接连几步跨过,百米长街已经落在了背后,直面千人战阵。

    刀剑纵横,千人队列中突然出现一道十米宽的空隙,空隙中血雾弥漫、残肢横飞,从高空看去,竟有一份凄厉的美感。

    脚下的速度丝毫未缓,闯出战阵之后面对的则是七位先天。

    刀剑之光猛然如海啸、火山之般爆发开来,七位先天留下两具尸首四散而逃。

    城门前,数千精锐齐聚,旌旗飞扬,却阻不住那一人一刀一剑,旌旗无声倒下,一条条人命就如割稻子一般被一扫而过,伴随着城门轰隆一声炸响,陈子昂背着赵永宁一步步朝着远处行去。

    “将军?”

    城墙之上,天外流星梅星河弯弓张箭,却怎么也不敢把箭射出,最后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只余一个黑点的人影,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颓废的放下手中的射日长弓。

    “罢了,罢了!以他的实力,天下又有何人能挡?”

    天空飘起雪花,洋洋洒洒的落在山林之间,把这无人知晓的小山村遮盖的严严实实。

    一条背负刀剑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山道之上,怀中抱着一位陷入沉睡的女童,踏着积雪来到了村中。

    “嗒嗒……”

    敲击木门之声节奏平稳,熟悉的脚步声从屋内传来。

    房门大开,露出苏巧儿惊喜又惊愕的眼神。

    “陈子昂,你的头发?”

    一日一夜之间,满头黑发化为雪白,白的洁净,一如这天边的飞雪。

    “这是赵平将军的女儿,叫做赵永宁。”

    陈子昂淡淡一笑,把怀里陷入沉睡的女童轻轻的放在苏巧儿的怀中。

    “你帮我照顾她。”

    “怎么,你要去哪儿?”

    苏巧儿脸色一变,一脸僵硬的看向陈子昂。

    “去我该去的地方。”

    深深的看了苏巧儿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最后从脖子上取出一枚念珠,闭上双眼,几门功法刻入其中。

    “这件东西给你,希望你以后能够成就先天。”

    苏巧儿没有去接,而是呆呆的看着陈子昂。

    “你还会回来吗?”

    良久,陈子昂的声音才响起。

    “会,一定会的。”

    “那我等你!”

    转过身躯的背影一僵,最后淡淡的声音传来。

    “不必了,不必等我。”

    身影晃动,渐行渐远。

    苏巧儿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童,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境。她眨了眨眼睛,突然心头一酸,双眸泛起一层迷雾,脚下一点猛然穿了出去。

    不辨方向,不问前路,脚下一直不停的前行,最后一直来到一处山顶,一处悬崖之旁站定。

    入眼处天地一片苍茫,白雪在天地间飘荡,寒风呼啸也压不下山林中的生机。

    遗憾的看了一眼这片天地,把背后的刀剑靠在一旁的岩石之上,朝前走了两步,立于悬崖之旁。

    “原来这里的景色这么美,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哪?”

    口中喃喃,脚下一晃,他的身躯猛然跪倒在悬崖之边,气息全无。

    身后,一位发丝凌乱的女子一手捂口,跪倒在地发出无声的哭泣。js3v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