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39 悠悠慕华-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39 悠悠慕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理寺。大理寺卿的脸色有些发白,身子也有些僵硬。甄相已经离开,带着剑神去往了皇宫,却把他留了下来。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场中还有另外一人,天下第七的陆七。没错,只有陆七,那位魏朝的天下第六永远的倒在了地上,倒在了南楚的大理寺内!在场数百号人,无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倒下去的,但他咽喉的那柄柳叶飞刀却证明了他倒在了谁的手中。刚才的一幕仿佛就是梦境,像是一道流星划过眼前,短暂而永恒。没人能够形容得出那一刀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够形容得出那一瞬间的光芒。但所有人都感觉得到那一刀所蕴含的情感,那是对生命的赞赏,带来的却是死亡的来临。“齐先生,请!”陆七的声音在耳边回荡。“陆大侠,请!”齐勒的声音还未消散,但人却以没了生机。‘天下第七的飞刀,无人能躲!’众人的心头只有这一句江湖传了十几年的传闻。“孙大人,听说你的祖上是云台人?”陆七的轮椅转动,直面大理寺卿孙大人。“啊!”大理寺卿张了张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是,是云台人。”“云台那里曾经是个好地方,我虽然未曾去过,却听赵大哥谈起过。”陆七侧首看了看身旁的赵平,心头的热血再次上涌。“他说当年的云台就是人间的仙境,大楚的典范。而云台人也是楚人的榜样!”“孙大人大概不知道,赵大哥手下有一支部队,其中有一半人就来自云台!”陆七仰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幽幽道:“十几年了,这支军队战场厮杀不下百场,不管面对什么人,都从未退步过!他们在我陆七看来,都是英雄。”“孙大人,以为然否?”大理寺卿脚下朝后微挪,身子似乎也在蜷缩,眼神更是飘忽不定,不敢看向身旁人的目光。“孙大人,我要带赵大哥走,看在云台人的份上,想来你是不会阻拦的吧?”陆七低头,看向大理寺卿。心中的挣扎在看到陆七手中再次出现的飞刀之时,一扫而空。“当然不会,当然不会!”大理寺卿孙大人连连摇头。“大人!不可啊!”他身旁的武官脸色一紧,急忙喝道。“这位是有一字剑之称的上官云,上官大人吧?”陆七侧首,看向上官云。上官云只觉得头皮一紧,下一刻竟然不敢有丝毫动弹,甚至就连声音也不敢发出。“上官大人的一手快剑学自雁荡山庄,妻子也是雁荡山庄庄主的幼女。可大人还记得雁荡山庄是如何除名江湖的?”“是魏人!”陆七淡淡道。魏人两字一脱口,场中混为一体的气机瞬间开始涣散。“赵大哥二十多年枕戈待旦,一生都在保家卫国,与魏朝征战,难道诸位能够看到他惨死与此,就连尸首也不得安寝吗?”低沉的声音响起,笼罩在整个大理寺大院的气场消散,门前的几位兵丁缓缓移开位置,低头顺耳的不去看他人的眼神。陆七探手,在赵平身上的镣铐处一捏,捏碎铁链,把他的尸首横放在自己膝前,缓缓推着轮椅朝着前院行去。不久之后。京城中的一处宅院之前,陆七手里抱着一坛骨灰盒坐在轮椅之上,身后立着俏生生的陆夫人,身旁则站着一位双目通红、一身孝服的少年。“陆兄要走?”一个黑袍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几人的面前,拦住了去路。“地狱门主?”“呵呵,正是在下,我有件生意要与你商量商量。”地狱门主笑着开口。“没什么好商量的。”陆七低下头,缓缓转动轮椅。“如果是关于赵将军名节之事哪?”地狱门主缓缓开口,面前的几人不出意外的停下动作。“赵将军可是被以叛国之罪下旨赐死的!难道你就甘心让赵将军蒙受不白之冤?”“天下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赵大哥的清白自有恢复的那一日。”陆七回道。“哈哈!你真的相信你说的?皇帝已死,太子必然登基,你觉得太子会有魄力为赵将军翻案吗?甄相肯吗?”地狱门主冷笑,场中一静。“你欲如何?”“你我联手,袭杀甄相!”“你果然是信王的人!”陆七冷笑,地狱门主不以为意的笑道:“可以这么说,至少现在信王是我最大的客户,这些年也没少照顾我的生意。”“由我出手牵制柳随云,有你出手,甄相必死!”地狱门主侃侃而谈。“失去甄相的太子在朝中必定威望大减,而信王则有太后支持,朝中也有势力隐藏,登基必成定局。”“信王登基,必定会为赵将军平反,陆兄觉得这个生意做不做得?”陆七低头不语,而他身旁的少年则眼神复杂的看向陆七。“陆兄在担心什么?刀剑双绝为了能让赵将军脱困,就连当今皇帝都敢杀!甄相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也清楚,难道就这还要犹疑?”“好!”片刻后,陆七缓缓点头。******皇宫之内,陈子昂立于太和殿大殿之前,脚下是当今皇帝的尸首,身周是纷涌而来的禁卫军精锐。眼神中浮出挣扎之色,陈子昂此时的肉身已经面临着崩溃,体内的真气更是几乎消失无踪,身体上更是横七竖八的都是伤口,衣衫破碎,鲜血横流。但他的姿态仍旧狂猛,刀剑仍然有力,甚至奋力撕开了包围逃了出来。口中鲜血狂喷,五脏已经开始出现崩溃。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不用别人动手,他也死定了!避开混乱的人群,他躲在了一片假山丛中,幸好此时整个皇宫乱成一团,暂时不会被人发现。慢慢的缓和着呼吸,收敛的气息,心神陷入平静无波之中。一个熟悉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神魂不由自主的冒出一缕杀机,陈子昂募然睁开双眸,眼中寒光一闪,身躯已经跃起,追着那条人影朝着宫外奔去。林慕华一脸慌张的跑向自己暗藏的府邸,身上所有代表着他的身份的东西都被他丢的一干二净。在知道陈子昂即将进京之时,他已经早早的就把方玉琼母子俩安排到了这里居住,没人知道他在这里还有一个宅子。宅子不大,普普通通。开了门就是正堂,没有几进的院落,也没有花园摆设,但院里有人,有他的妻儿。这就足够了!“咣当……”来不及推门,劲风已经提前一步把门打开。“玉琼,赶快收拾东西,我们走!”院落内肉乎乎的儿子福成正在蹒跚的走路,一脸富态的方玉琼满脸带笑的在前面逗着自家儿子。“怎么了?”方玉琼脸色一变,一把抱起自己儿子。“我们走,离开京城。”林慕华看到两人,心头一松,脸上还能露出一丝笑意。“过我们自己想过的日子。”“啊!”方玉琼一呆,然后脸上嫣然一笑。“好啊!”东西很简单,只有两个包裹,看来方玉琼早就有这个打算。“你的琴不带着吗?”林慕华指了指屋内的古琴,不由露出一丝疑惑。“不了,它太贵重了,也太扎眼,以后你要是想听我抚琴,我们就买一个差一点的,反正我们带的钱足够了。”方玉琼笑了笑,脸上容光焕发,以后再也不用过这种心惊胆跳的日子了,对于未来的生活她甚至打过腹稿,甚至每日里都在梦中幻想。“也好。”林慕华点了点头,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木盒。“送你!”“什么东西”方玉琼一呆,俏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心中则满是甜蜜。“你打开看看。”林慕华接过在她怀里乱爬的福成,脸上带出神秘的笑意。“神神秘秘!”白了对方一眼,方玉琼轻轻打开木盒,一枚晶莹透亮的丹丸落入眼眸。“这是什么?”“延年益寿丹!”林慕华眉毛一扬。“我从太后那个老太婆那里偷来的,她以为她藏的严实,却不知道这上面我早就动了手脚。”“慕华!”方玉琼心头一热,双眸一红,她知道自己因为身中牵机引之毒,虽然有了解药,但不到先天寿命就只有四十,而这枚丹药,却能让她的寿命多上二十年。“呵呵……,赶紧收起来,这种丹药在身体出现下坡的时候吃,效果最好。”林慕华揉了揉她的秀发,一脸笑意。“好!”两人心中有了彼此,即使不言不语也有一股默契藏在其中。再次看了一眼这个住了几日的房屋,方玉琼接过在他父亲怀里很不老实的福成,由林慕华背着包裹,一同踏出了房门。刚一转身,林慕华的身子就僵在原地。不知何时,他这院中多了一个人!“林慕华,原来你一直躲在这里,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你!”衣衫破碎、满身鲜血的陈子昂手持刀剑立于大门之前,静静的看着两人。“孙恩!”林慕华从牙关里挤出这个名字,也让方玉琼抱着自己孩子的手猛然一紧。“孙恩,你……你……”林慕华从未有事瞒过她,自然也包括陈子昂的事,当下面对陈子昂时,方玉琼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方玉琼,你竟然会看上他,真的是想不到。”陈子昂摇了摇头,方玉琼给他的印象并不错,却想不到她竟然会和林慕华结了夫妻,还有了孩子。“看上我又如何?至少比你一个太监要强得多!”林慕华口中猛然发出一声大喝,右脚一蹬,左拳倏忽击出,山倾之势随之涌现。真气勃发,陈子昂手中的刀剑在身前接连颤动,卸去对方袭来的劲力,余势不绝的轰击在林慕华的胸前,在他身上开出一道十字裂口。先天境界也有高低强弱,像林慕华就是其中最弱的先天。压下身体的不适,挺剑欲要上前解决掉他,方玉琼抱着孩子已经扑倒在陈子昂的面前。“孙恩!不要啊!”“让开,这种人不值得有人为他求情!”陈子昂皱眉。“不,不!孙恩,你听我解释,慕华其实本性并不坏!”方玉琼放下手上的孩子,任由他跌倒在地,上前抓住陈子昂的袖腿一脸慌乱的哀求。“你根本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陈子昂挣了一下,不由得低头怒喝。“我知道,我知道的。但他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啊!他其实也很可怜,他在人前一直那么高傲,其实只是害怕,害怕别人欺负他而已!”方玉琼的双眸已经被泪水淹没,她抬起头直视陈子昂,眼中满是祈求。“而且……而且我们马上就离开京城了,离得远远的,再也不会出现了!”“你看在我们多年相交的份上,饶了他吧!就给我们一家人留条活路吧!我求求你了!”方玉琼一边哭着哀求,一边以头叩地,哽咽之声与身旁幼子的哭声连成一片。“玉琼,你让开,不要求他!”不等陈子昂回答,林慕华已经挣扎着身子跑到方玉琼身边,把她从地上狠狠的扯起来。“我们不要跪地求饶,永远不要!”“你也不用求他,我林慕华不用别人可怜,永远不用!”林慕华脸上满是疯狂之色,抱起地上的孩子,放在方玉琼的怀中,猛然转身,双拳朝着陈子昂疯狂的击出。“哎!”陈子昂张了张嘴,口中发出一声轻叹。体内残存的劲气猛然爆发,刀剑在身前横划,面前的林慕华身子一僵,咽喉处浮现一道血丝,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慕华,慕华!”身后是癫狂的悲鸣,林慕华转了转头颅,眼前突然一片模糊,十几年前那一位少女的模样在眼前浮现。“你叫林慕华,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面对少女的疑问,他默默无语。几日后。“你们怎么欺负人?给我滚!”少女对着几个衣着锦缎的富家公子和几个小太监大叫。“你原来一直被别人欺负啊,那以后我们俩在一起吧!”茅草屋内,少年跪在地上,手臂上一片青肿,他抬起头,目光阴冷的注视着身前匕首上反射出的他的面庞,狠狠道:“林慕华,你以后再也不要被人欺负!再也不要!”“我们俩在一起吧!”“我再也不要被人欺负!”两道声音在耳边不停回荡,最后化为一声奶声奶气的“粑粑”。‘我的儿子会喊爸爸了!’最后一个念头闪过,林慕华的身躯颓然倒地。“孙恩!”“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方玉琼抱着林慕华的尸首,声音嘶哑的大声咒骂。街道上,陈子昂疲惫的身影渐去渐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