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38 皇帝驾崩-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38 皇帝驾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早朝早已散去,南楚的皇帝正懒洋洋的躺在他的谨身殿内。

    谨身,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这栋大殿蕴含的意义。但在此时的大殿内,却绝没有丝毫能够整饬自身的意思。

    热气腾腾的香炉,十几位宫娥正翩翩起舞,几位娇艳如花的妃嫔依偎在身前。丝竹管乐不停,轻歌曼舞不休,当今南楚的皇帝摇头晃脑,心领神会之时不由得击节赞叹。

    好一派安详喜乐之宴。

    这样的宴会每日都有,是南楚皇帝的必备节目,但有时会有些不同,有时会是酒宴、有时会是游园、更多的时候则是风花雪月、寻欢作乐之事。

    曾经,他也是一位励精图治的好皇帝,也曾想着虚心纳谏、任贤任能,妄图天下靖平,收复失地甚至要扫灭北魏,恢复当年大楚鼎盛时光。

    但这样的时间很短。

    励精图治实在是太累,在于自己的那个弟弟相争之时,他心气饱满,斗志昂扬。但登了皇位,天下再也无人掣肘他之时,心中的懒散一起,就再也不能压下。

    我已经是皇帝了,还那么辛苦干什么?人生苦短,时日无多,要学会享乐!

    所以他开始了游园赏景、聚众饮宴,喜欢上了奇花异石、诗词书画,过上了声色犬马、奢靡荒淫的日子。

    也许人的本性就是贪于享乐的,他很快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贤臣的进谏让他心焦,因而身边慢慢出现的都是阿谀奉承之人。

    他们更是变着法子的给他找乐子,只要他想,南海海底的珊瑚都会呈现在他的面前,北方天山上的雪莲也是他的餐中常物。

    只有一件事他们办不到,那就是长生!

    年纪越大,生活越安逸,人就越怕死!他更是如此。

    如果长生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还好,但偏偏在他面前有一个人能够不老不死!

    所以他嫉妒,更想知道到底他是如何做到的?

    仙境让他看到了希望,现在服了丹药的南楚皇帝精神饱满,容光焕发,虽然御医说过他的身体情况并不好,但那是他们不知道仙丹的威力!

    自己现在可是夜御数女也毫无疲倦,怎会是身体情况不好?

    屋内丝竹之声不停,南楚的皇帝却开始微微皱眉,精通乐理的他明显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

    是哪里?

    哦!原来是有了些杂音。

    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打扰朕的享乐?该死!

    心头的怒火一起,皇帝就要下令让人把那发出杂声的人可处决,但大门咣当一下就被人撞了开来,打断了他将要开口的话。

    “陛下!有贼人闯入皇宫,还请陛下移驾!”

    副统领梁成脸色焦急,身为先天的他对气息的感应十分敏锐,而远处那一股股庞大的气息明确无误的告诉他,闯进皇宫的先天至少也有二十多人!

    ‘他们疯了!’

    梁成怎么也想不到,天下竟然有如此疯狂之事!

    现在他只想带着皇帝逃跑,跑的越远越好。

    皇宫禁卫军常驻八千,但皇宫广阔,八千禁卫军不可能集中在一处,而这一群先天冲来,单凭一方的禁卫军根本不可能挡得住。

    “啊!”

    皇帝一呆,先是一怒,然后恐惧、害怕之意升腾而起。

    自己已经吃了仙丹了,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可不能被这些无法无天的狂徒给害了。

    慌慌忙忙的起身,长袍不便,几乎把他绊倒在地,用手托起衣袍,皇帝慌忙朝外跑去。

    “去太和殿!”

    那里有三千常驻禁军,更有无数高手护卫,不管谁来,都休想伤得了自己。

    ******

    太后的宫殿内,信王正缓慢而有节奏的剥着一个甜橘,对外面的厮杀声仿若未闻。

    “怎么?你不去帮一下你的哥哥?你可是天下第九!”

    当朝太后一脸懒散的斜躺在一张软榻之上,眼眸似眯非眯,声音也透着股倦意。

    “孩儿要保护母后,况且陛下身边高手众多,哪里还需要孩儿的保护?”

    信王一脸微笑的摇了摇头,又把手中剥好的甜橘递了过去

    “咯咯……,果然是天家多出无情人啊!”

    太后冷笑,也不接,突然开口问道:“这次刺杀你可提前知道?”

    “母后怎能怀疑孩儿?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刺杀当今皇帝啊!”

    “是吗?那你来的时间可真巧?”

    太后撇了撇嘴,却听到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不由得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奇怪?我听着怎么不像是刺杀,反而有点像是强攻哪?”

    信王嘴角挂笑,淡淡的接口道:“也许就是强攻。”

    太后的脸色终于变了一变,身子也挺直了起来,双眸直视信王。

    “你觉得皇帝这次会出事吗?”

    “皇上九五至尊,受天地所钟,起会出事?”

    “嗯?”

    太后上上下下的看了看信王,突然缓缓开口道:“你觉得有几成把握会出事?老实说,不要给我耍心眼,要知道当年没有我护着你,你早就被皇帝赐死了!”

    信王一顿,把头转向大殿之外,喃喃道:“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出事的可能性很大。”

    屋内一静,当朝的太后突然对着门前的一人喊道:“慕华,你去皇上那里看看。”

    “是,太后娘娘。”

    殿外一人双膝跪地,缓缓退下。

    ******

    陈子昂其实也有些吃惊,他这几日在京城让人传出五行齐聚,仙境之门开启的传言,就是为了眼前这一幕。

    本体所学的来自太玄门的清微符法并没什么大用,但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却是匪夷所思。提前准备好的五行符箓一出,就有了当下的这一幕。

    但他并未料到效果竟然这么好!

    在五行符箓激发之时,天地之气汇聚,会形成各种异样。天地之气汇聚的越多,异样也越明显,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仙境之匙猛然一动,四周的天地之气奔涌而来,原本只是不怎么起眼的五行之况突然变成了如今模样。

    这东西怎么像是一个加成器一般?拿着它,符法的威力都成几倍的往上翻啊!

    不过效果显然不错,在陈子昂跃入皇宫之后,立马有二十多位眼红的先天真人一起冲了过来。

    边打边杀,仙境之匙也被陈子昂远远的抛在了一大队禁卫军中,而他本人则变换身形,留下身后疯狂厮杀的一群人,极速朝着谨身殿奔去。

    “擅闯禁宫者,杀!”

    几十位手持铜锤、仪刀、豹尾枪的卫士已经涌到了陈子昂的面前,当头之人手持一柄仪刀隔着数丈之远当头就砍。

    身后的几十人身随其动,鼓荡的气机猛然扩张开来,伴随着手中兵刃的挥击,方圆百丈之内已经被无数道气刃包裹。

    气刃看上去互相分散,但陈子昂的神魂清晰的告诉他,这些看上去乱糟糟的气刃并没那没简单,而是暗含玄妙,只要与任何其中一个相撞,引来的就是所用气刃的同时轰击。

    但即使他不碰,也由他不得,身前之人手中的仪刀刀法气象森严,迅若雷击,竟是一位极为高明的刀法高手。

    前冲的姿势不停,陈子昂头颅一低,双脚如落地巨锤,把脚下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撞得粉碎,而他本人则借力直冲,整个人犹如一张弯到了极限的长弓,如利箭一般崩射而去。

    刀剑在身周挥舞,极速的速度撕开了身前的空气,在背后留下一道摩擦而起的淡白色烟气云雾。

    “呼……”

    破风声还未响起,陈子昂凶猛的身影已经横贯几十人的战阵,七八具残尸四散横飞,当头之人更是被他的巨力撞成一团肉泥。

    数里之地,在他全力狂奔之下,不过是几十个呼吸之间的功夫。

    脚下一点一间房屋的屋脊,陈子昂的身躯直冲十丈高空。眼神落下,不远处,正有一群人正簇拥着南楚的皇帝由谨身殿快速赶往重兵把守的太和殿。

    “昏君!你忠奸不分、枉害忠良、昏庸无道、任用奸佞,致使天下民怨如焚,民心似火!今日我就替天行道,取你狗命!”

    陈子昂的声音并不大,也不急,却离着皇帝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狗命二字更是几乎近在耳边。

    “保护陛下!”

    副统领梁成大吼,同时牙关一咬,拼命的功法碎玉诀运转,伴随着身体的剧痛,滔滔劲气在体内陡然而生。

    他身躯陡转,身旁七人随之而动,腰间斜跨的四尺青锋,已经电闪而出。

    八人气息相加,梁成手中的长剑速度再增,犹如一道真正的闪电一般,在虚空中划出一道优雅至极的弧度,刺向来人的咽喉。

    从空中落下的陈子昂双眸一眯,被那长剑一点,他的心头猛然一凉,强烈的危机感直冲心头。定下神魂,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变的有些缓慢,眼前那四尺青锋长的铮亮,剑身四周那奔涌的气机,这一击中所蕴含的爆炸的力道更是清晰入目。

    半空中的陈子昂身躯猛然一涨,奔腾的气血几乎透体而出,身周的空气似乎也被他那肉身上的爆发力给震得荡漾起来。

    “喝!”

    喝声不知发自何处,伴随着喝声的则是一道下劈的刀光。

    剑锋与刀尖相撞,闷雷之声炸响,滔天气劲从交接点奔涌而出,横扫八方。

    陈子昂则一个仰身,倒飞十余米,落地之后脚下地面更是炸裂开来,才卸去对方这一剑。

    而那梁成,手中的长剑已经寸寸断碎,嘴角挂血,眼眸无神,气机全无,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但有了梁成的这一阻,几队太和殿附近手持长矛、长戟、刀枪、棍棒的禁卫军已经从太和殿方向涌了过来。

    “狗皇帝,你今日死定了!”

    看着被一大群人围着的南楚皇帝,陈子昂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喝,整个人已经再次撕裂虚空,刀剑之光奔腾咆哮着冲了过去。

    “杀!”

    震天之吼响起,滔滔气劲从四面八方涌来,刀枪剑戟把眼前之路所覆盖,妄图阻下这胆大包天的暴徒!

    “吼!”

    风雷震荡,陈子昂的身躯再次一涨,丝丝血丝在身躯表面浮现,手中的刀剑几乎没了踪影,只有身周一个数米方圆的真空界域,一切的攻击在这数米之内全都崩散,化作细碎的光芒,漫天飞舞。

    奔涌的气浪在数百丈的距离内来回激荡,道道烟尘冲天而起,呼啸的劲风更是裹挟着尘土、花草,卷成道道细小的龙卷,不过是交手的几个瞬间,大地上已经像是烽烟四起!天空中也开始了风云变色!

    看着近在眼前脸色惊慌的皇帝,陈子昂的眼中古井无波,仿佛就是在看一个死人,但脚下的动作未停,两人的距离也变的越来越近。

    “吃咱家一棍!”

    一个尖声尖细的声音在皇帝身后远处响起,下一刻,漫天棍影已经遮蔽了眼睛,一道道的棍影激起的气浪来回激荡、对撞,犹如海浪一般从空落下。

    棍影带着股愁思、无奈、不甘之意与那激荡的气劲融为一体,化作一个庞大的牢笼,罩向陈子昂。

    坐困愁城!

    这是这位不为人知的太监的一生,他的一生都被这偌大的皇宫所困,空有世间最为顶尖的战力,却也只得坐困愁城,束手待毙!

    陈子昂被对方棍中的意念一激,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往日的一幕幕,不甘、不愿,却无可奈何!

    “啊!”

    愤怒的大吼从口中爆发,身周弥漫的无数刀光剑影汇聚于身前,化作一道斩破天地的十字豪光,照亮了数里方圆。

    “轰!”

    脚下的大地猛然凹陷,方圆百丈的地面像是地龙翻身,轰然裂开。

    凶猛的气浪横扫四方,不远处的几栋大殿轰然倒塌,更是掀起了百米高的烟尘。

    “咳咳……咳咳……,好功夫!好功夫!”

    一位头发发白的公公手拄一根黑色的棍棒,立于陈子昂不远之处,苍老的双眸中此时满是欣喜之色。

    “可惜,我见识到的太晚了!”

    “当啷……”

    棍棒落地,这不知姓名却能与天下十大高手比肩的太监颓然倒地。

    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陈子昂抬首朝远处看去,数百禁卫军已经把南楚的皇帝紧紧包围,不留一丝空隙,而不远处更不停的有兵丁涌来。

    “大胆刺客!还不放下手中兵器,束手就擒!”

    皇帝身边一人大声怒斥,而那皇帝看了看周围密集的人群,脸上也不由得一松。

    “哎!”

    陈子昂低头一叹,感受了一下疲惫不堪的肉身,十不存一的真气。再抬首之时,眼中已经化为一片冰冷。

    阴冷、晦暗的气息从他身上飘出,伴随着的则是那无影无形的刀光。

    太后的大殿内,信王猛然站起身子,身躯颤抖的看向太和殿的方向。

    “怎么了?”

    “皇帝驾崩了!”js3v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