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将军仁义-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将军仁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耿忠勤不比其兄身高马大,但也体格修长,腰细膀阔,面貌虽然不过二十出头,却满布威严。

    此时他一见自家兄长落马,先是为陈子昂的神力震惊,又心忧兄长安危,没有多想跨马就奔了出来,来到近前却犯了恼。

    只见陈子昂把大锤往前一立,就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耿忠勤只觉得自己狗拿刺猬,无处下嘴,眼看两人就要相接,只得牙关一咬,精钢长剑狂风暴雨般的对着陈子昂的大锤砸下,希望对方能退避一二,让自己腾出来救下自家兄长。

    当当当……

    金铁交击之声如雨打琵琶络绎不绝,陈子昂却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即使是耿忠勤胯下的黄骠马侧身挤压过来也不能让他动上分毫。

    耿忠勤劈砍了一个呼吸,的动作一缓,就见陈子昂双锤一张一合,自己的一柄长剑已经被夹在双锤之,心一惊,就感到一股巨力猛地传来,剑瞬间脱,持剑的右更是脱了一层皮,血肉模糊。

    陈子昂夺过对方的长剑,脚下一动,身子一冲,的擂鼓瓮金锤已经撞在了马腹之上,数百斤的黄骠马一声悲鸣,身子打横的移了一米,才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惹得周遭烟尘弥漫。

    耿忠勤已经见势不妙早早的跃下马背,身子还没站稳,就见一柄巨锤已经迎着自己的头颅砸了过来,不由得升起一片恐慌,心暗道:我命休矣!

    “哥,下留情!”

    “弟,莫下杀!”

    宋家两兄弟的吼声同时响起,只见那大锤斜斜的一转,轰的一声砸在耿忠勤的身侧,巨大的锤体没入地面足有一半,即显出了巨锤的重量,也彰显了陈子昂惊人的臂力!

    耿忠勤虽然身体无恙,但心惊吓过度,身子浑身瘫软,使不出一丝力道,只能站在那里双目直瞪着发愣,倒真像了妖法一般。

    “放开我家哥哥!”

    又是一骑跃马奔来,陈子昂心还在为自己收不住力而暗自摇头,就看到对面又来了一骑。这是干什么?难道今日注定要我把耿家兄妹一网打尽?

    却见来人发丝及腰,被金鬓凤釵箍在脑后,肌肤如雪,艳若桃花,身上金铠晃动,脚下银靴耀眼,内衬红衫,细腰裹带,端的是一位巾帼英雄!正是俏飞燕耿娘。

    可惜陈子昂现在却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一脚把发呆的耿忠勤踹倒在地,提起大锤就要迎上前去。

    “弟,这位换我来!”

    还没等陈子昂动身,自己的那位大哥就驱马奔了过来。

    “看我拿下你,再用你来交换我家两位哥哥!”

    耿娘语声柔柔,让人筋骨酥麻,上动作却毫不留情,远远的几枚燕子镖已经疾射宋启远。接着身子一弯,马腹处的一杆长枪已经落入掌,身躯一挺,紧随飞镖之后扎向宋启远。

    “好!”

    宋启远赞了一声,长枪在身前抖出几朵枪花,精准的把燕子镖磕飞,长枪一晃已经与耿娘战在一起。

    耿娘身子灵巧,枪法多变,若舞梨花,犹如翩鸿。宋谕远枪法凌厉,一枪刺出往往会带着呼啸之声,势不可挡。

    两人转灯般厮杀不停,宋启远不时的呼喝几声,倒是耿娘一直闷声不吭,只是把枪舞的越发密集。

    ‘呃……,老大这是在下留情啊!’

    经过几日的习练武功,陈子昂的眼里也有了些增长,换做以前他只能干看着,发表不了任何评价,现在却能看得出宋启远下留有余地,耿娘能支撑这么久也是因为他一直没有痛下杀的原因。

    ‘倒是想不到自己这位大哥还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

    “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大哥又会多一房妾室了!”

    宋谕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双肩一耸一脸的无奈。

    陈子昂一拍额头,倒是从记忆力想起宋启远那从小就风流成性的性子,还有他那不知道有了几房的妾室。

    ‘其实,我也想啊!’

    嫉妒的看了宋启远一眼,陈子昂弯腰提起地上的耿忠勤,走向自家军队的地盘。

    “小娘子,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

    宋启远身躯一跃,来到耿娘的马背之上,两交叠的扣住她的臂之上,身体紧贴对方的后背。

    “登徒子!放!”

    耿娘满脸羞红,口怒道。

    “好好好,我这就放!”

    宋启远呵呵一笑,搂着她跃下马来,在地上滚了几圈才放开双,当自然少不了耳鬓厮磨,占些便宜。

    “宋大郎下留情!我们耿家寨降了!”

    耿天赐见自己的个子女被擒住,禁不住在城墙上慌忙大喊,片刻之后更是和几个耿家寨的老者一起迎了出来。

    “爹!”

    耿天赐的个子女被麻绳绑住双,都是一脸羞愧的看着自己的老父。

    耿天赐却一脸的阴沉,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耿老先生早就该如此。”

    宋启远笑着点了点头,朝后一挥道:“众将士,随我入寨休息。”

    “宋将军,且慢!”

    耿天赐突然伸拉住宋启远马下的缰绳,急急道。

    “怎么?还有何事?”

    宋启远眉头一皱。

    “宋将军,看在老朽投诚的份上,进寨之后能否稍微约束一下将军下的将士,我们耿家寨里多是老幼妇孺,可禁不住将军下人的糟蹋啊!”

    耿天赐身躯抖动,一双沧桑的双眸满是渴求。

    宋启远一愣,缓缓道:“耿老先生哪里话?我们宋家的军队自有法度。”

    随后又声音一提,朝着身后大吼道:“诸将听令,进寨之后,窃人财物,凌辱其民,***妇女者,格杀勿论!”

    “是!”

    数千人齐声回应,倒也气势惊人。

    “将军……,将军仁义啊!”

    耿天赐先是一呆,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后双眸突然涌出激动的泪水,满是沟壑的脸颊更是来回的煽动。

    “扑通!”

    耿天赐突然双膝跪地,对着宋启远激动的再次大吼,“将军仁义啊!”

    身后的几位耿家寨老者也是纷纷跪倒在地,激动的痛哭道:“将军仁义啊!”

    其后在场的耿家寨众人,就连城墙上的兵丁,被捆绑住的耿家兄妹,也一同跪倒在地,大声呼道:“将军仁义!”

    就连一直怒视宋启远的耿娘,双眸也熠熠闪光,一脸的濡目之情。

    “呃……。”

    宋启远大嘴一张,愣在原地,一摸了摸后脑勺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陈子昂,半响才下马搀扶起耿天赐。

    “耿老先生快快请起,诸位老先生快快请起,还有耿家寨的弟兄们,赶紧起来吧!以后咱们都是自家兄弟,怎能会让自家人受自家人的欺辱。”

    “弟,你来做军法官,负责执行军法,如果发现有人违抗军令,格杀勿论!”

    宋启远这次说的却是发自内心,语气斩钉截铁,杀气十足!

    陈子昂在心里默默地翻了翻白眼,拱了拱,表示接受军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