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30 好大胆子-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30 好大胆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座荒废的庭院之中,陈子昂无声无息的落下,缓步打开其中一间房屋,屋内正有孔伯仁、莫小静几人。

    因为陆七行走不便,更是被人重重监视,所以一行人并未与他汇合,而是另找了一个地方安顿下来。

    “陆大侠?”

    莫小静见到陈子昂进屋,首先直起身子,一脸的忐忑。

    “张俊已死,要等再次排下主审官,赵将军之事就可以再拖延一段时间了。”

    “那就好,那就好!”

    莫小静激动的连连点头。

    “我去联络与赵将军关系亲近之人,让他们在朝上多说几句话,最好能让陛下见上将军一面,将军可是陛下一手提拔上来的,怎么也会顾及一点旧情吧?”

    孔伯仁立马站起,在屋内来回走动几步。

    陈子昂点了点头,道:“也可,不过要小心别被人跟踪。”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孔伯仁点了点头,他久在军中,潜藏埋伏的技巧也不弱,而且他的实力在先天之下也是数一数二,单独行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里避上几日。我等下要去拜访一位朋友,有他相助的话,救下赵将军的希望也会加上几层。”

    陈子昂点了点头,见几人都是一脸好奇的看过来,不由笑道:“此人是谁你们先不用管,以后自然会知道。”

    交代了几句,陈子昂又再次跃出院落,而孔伯仁也换了身服饰,以一位独臂老农的打扮走了出去。

    因为是要找人,自己的刀剑太过明显,尤其是刚刚才在京城杀了当朝的二品大员,自然没有再带,只是一身常服施施然的进了南华街。

    南楚繁华之地莫过于京城,京城的繁华莫过于南华街!

    酒楼、店铺、戏班此街应有尽有,而最重要的,则是京城最有名的三家妓馆其中的两家就在这条街道之上。

    怡香馆的大名不仅闻名南楚,就连大魏和一些小邦之国也有人听闻,虽然里面并不做卖肉的生意,但不少的当红倌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只是傍晚时分,怡香馆的大门处就已经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师哥,这里就是怡香馆啊!好热闹!”

    怡香馆的大门之前,今日来了三人,其中一人年岁不大,正鬼头鬼脑的朝里探头看去,眼中透着股急切。

    “行一,你可别乱想啊!要不然回去我就告诉师傅,你怂恿大师兄逛青楼。”

    说话之人虽是一身男装打扮,但声音娇嫩,面貌俏丽,身姿娇俏玲珑,却是一位漂亮的少女。

    “哇!小师姐,你这也太偏心了吧?要来怡香馆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行一不服气的撅了撅嘴角,换来的则是少女美眸一瞪,秀手一扬,就要打来。

    “大师兄救我!”

    行一慌忙跑到那大师兄另一侧,拉着对方的衣袖,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好了,明月。你也别仗着师姐的名头总是欺负行一,再说怡香馆并不是什么青楼,里面的女子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他们口中的大师兄则是位头戴英雄巾,身穿玄黑色长袍,眉目如剑,脸庞棱角分明的男子。此时见两个师弟师妹又要争执,不由得头都大了一圈。

    “哼!什么卖艺不卖身,说得好听,大厅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唱些媚词艳曲,跳些羞人的东西骗男人的钱罢了!大师兄你可不能被他们迷住。”

    说着这叫明月的小姑娘一脸担忧的看了看自家大师兄,脸上还不由得露出一抹羞涩。

    “羞羞,大师兄的事还用你来管?”

    行一在一旁做了个鬼脸,气的明月一跺脚,就要上前厮打。

    “三位,可是要进去?”

    身后一人温和的声音响起,这时三人才意识到挡住了别人的道了。

    那大师兄急忙回头,语带歉意的笑道:“抱歉,朋友。我们这就进去,第一次来到京城这么繁华的地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没关系,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确实很漂亮。”

    陈子昂看了看几乎高达两丈的门楼,心中也不由得暗自拙舌。

    “哼!”

    低哼声响起,却是那叫明月的小姑娘一脸不信的撇了撇嘴。确实,陈子昂在这可以算得上天下第一妓馆的地方也是一副随意的姿态,怎么看也不像是第一次来的。

    说是常客还差不多!

    “既如此,不如一起?”

    大师兄习惯性客气的开口相邀,却未想到面前这人却毫不客气,点了点头道:“好啊!一起。”

    “呃……”

    三人一愣,彼此对视一眼,然后掩去尴尬,道:“请!”

    刚进大门,就有一位打扮亮丽的女子迎了过来,身上应是施了香粉,但并不刺鼻,反而透着股清香。

    “四位公子,里面请。”

    随着女子前行,热热闹闹的大厅映入眼中,来往莺莺燕燕,中间搭了一个木台,上面正有三位女子同时演奏者最近风行的唱曲。

    “四位公子,是去雅间还是另选一间大厅?”

    女子扫视了四人一眼,最后对着陈子昂问道,她虽然年岁不大,但眼光却很出众,四人中行一一个毛头小子,明月的女子之身更是逃不过她的眼神,而那大师兄虽然相貌出众,但动作和眼神中仍旧透着股小心与紧张,只有陈子昂虽然相貌普通,但姿态随意,气度不凡,应是带头之人。

    “怎么?你们这里还有别的大厅?”

    陈子昂扫了一眼,也算是替他们问了。

    “自然,我们这里一共有八个大厅,台子上的节目也各有不同,其中兰花厅今日有舞韵姑娘前去演舞

    ,所以可能没有座位了。”

    女子恭恭敬敬的回道。

    “哦!”

    陈子昂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身旁的三位,见他们都是一脸茫然,显然也是首次来此。笑了下,陈子昂就对着女子道:“给我们挑一个雅间吧!”

    “四位请!”

    女子笑意一展,接待去了雅间的客人,可是有更多的油水。

    而大师兄三人则是以一副原来你是常客的眼神看向陈子昂,不过有这位‘常客’在,自己等下也省的闹笑话了,当下也不二话,跟着一起跨出了大厅。

    大厅后方是一个后花园一般的庭院,假山、流水,花草树木一应俱全,在大雪过后别用一般情趣。

    而在花园的四周,则是围了一圈的阁楼,阁楼共有四层,每一层内都有不少房间,有些更是单独隔开。这女子并未把四人领到那明显不同的阁楼内,而是上了其中一栋的二楼。

    “四位公子,这间如何?”

    房间雅致,正中一张八角檀木桌,后面有一个收起来的屏风,可以看到里面的小桌,桌上有琴、有箫,虽然不大,但一眼看去却感觉十分舒适。

    “可!”

    陈子昂点了点头,几人坐下后点了些小菜,然后就是问起需要什么姑娘。

    “兄台可是认识这里的某位姑娘?不如请她来吧?”

    大师兄见陈子昂像是进了家门一般,不由得先向对方询问一下,反正自己三人都是俗人,也听不出雅调,叫谁都行。

    陈子昂当即点了点头,道:“我确实认识这里的某位姑娘,就是不知她还下不下场。”

    “公子既然有熟识的姑娘,奴家这就帮您去叫,不知是哪位大家?”

    一直立在一旁的女子眼眸流转,想不到竟然还是一位熟客,能到这里来的熟客可都是大客户!一般人可没有那个金银常来此处。

    “嗯,她叫凤贞。”

    “呃……”

    那女子先是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再后想了一遍出场的姑娘也没想到,正要问是不是客官记错之后,突然想起,怡香馆的大管事好像就叫凤贞。

    “客官,您没有记错吧?”

    女子压下心头的惊讶,一脸忐忑的看着陈子昂。

    “怎么?你们这里没有一个叫做凤贞的人?”

    陈子昂眉头一皱,这人可是他此行的关键,不过苏巧儿这么久没与外界联系,难保这个叫凤贞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有倒是有,但她应该不会接待客人。”

    女子声音有些低,倒不是一定不会接待,但至少来人要是二品大员以上的身份才能请的动这位亲自出面。

    “无妨,你把这件东西给她,她自然会来。”

    陈子昂倒是心头一松,人还在就行,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递了过去。

    “那四位稍等,我先让人送来点心果子。”

    女子结果玉佩,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兄台不老实啊!还说什么第一次来,等下酒来了,当罚一杯!”

    那大师兄笑着开口,然后拱了拱手道:“在下风云堂狄琼。”

    又一指身旁的两位,道:“这是我的师妹刘明月,师弟吴行一,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狄兄客气,在下陈子昂。风云堂的大名,我可是早就耳闻了,想不到今日如此有缘,竟能够结识三位朋友。”

    三人都是一笑,为自己的风云堂的名号而自豪。

    “陈兄也听过我们风云堂,难道也是江湖中人?”

    刘明月好奇的眨着眼睛,陈子昂这个名字他们可是没有听说过,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刀剑双绝的名号震天响,但刀剑双绝叫什么除了某些喜欢寻根问底的人之外,还真很少知道。

    “陈某也练过几天武功,但不怎么行走江湖。不过南海风云堂的名头还是知道的。”

    陈子昂笑了笑,又装作随意的道:“几位南海的朋友怎么会到了京城?在下对京城之事还算熟悉,有需要帮忙的话请直说。”

    以他现在的眼力,几人的实力一目了然,那狄琼是位奇经打通了两三条的人物,而他的两个师弟师妹却是刚刚后天练气。

    不过这一路上陈子昂发现京城内的武功高手突然变得多了很多,甚至有两个先天真人并未压制自己的气息而被他感应得到。

    只是一路走来就能碰到两个先天,这也太夸张了!因而他才会在狄琼邀请之时,顺杆子爬上,试探一二。

    “呵呵!我们只是来玩玩,见识见识京城繁华。”

    狄琼笑道,面上没有异样,但他两个师弟师妹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陈子昂也不点破,正好酒菜上桌,当即几人有说有笑的吃喝起来。

    “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屋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位相貌端庄的女子立于门前,然后看向陈子昂。

    “就是阁下给我的玉佩?”

    “正是!”

    陈子昂也站起身子,点了点头。

    “请随我来!”

    “好!”

    陈子昂再次点头,然后对着狄琼等人道:“三位,请随意,不过看来这位凤贞姑娘并不会出场弹奏曲子,不如在找一位姑娘吧?”

    “陈兄轻便,我们自寻就好。”

    “告辞!”

    “告辞!”

    随着名叫凤贞的姑娘下了楼,左转右拐最后进了一个精致的阁楼。

    “陈大侠,我那巧儿妹妹现今如何?”

    缓缓关上房门,凤贞姑娘摩挲着手里的玉佩,缓缓开口。

    “巧儿过的很好。”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凤贞眼神复杂的笑了笑,然后看着陈子昂正色道:“不知陈大侠找小女子有何事?”

    “我要见信王!”

    陈子昂淡淡开口,而凤贞则脸色一变,最后死死的盯着陈子昂,良久才道:“陈大侠稍等,我去请示一下。”

    “好!”

    ******

    半响,陈子昂端坐在屋内纹丝不动,闭目养神,突然双眼一睁,看向房门。

    “咯吱……”

    房门大开,相貌堂堂,一身尊贵之气的信王殿下背负双手缓缓迈步进了屋门。

    “陈少侠,你真的很让本王惊讶!”

    信王上上下下打量着陈子昂,心中不由得感叹。

    天下间若论谁对陈子昂的信息最了解,他无疑是首位,短短不到四年的时间,从后天练气到天下十大高手并列的位置,惊世骇俗!

    “不过你杀了张俊就太过鲁莽了,朝廷的威严不容挑衅,你这样做只会把赵平的情况变得更糟。”

    “哼!赵将军的情况还能更糟?”

    陈子昂不屑冷笑。

    信王摇了摇头,淡淡道:“不知陈少侠找本王何事?”

    “我要知道皇宫的守卫安排,和当今皇帝的起居住行。”

    陈子昂开口,对面的信王脸色猛然大变,死死的盯着陈子昂,低喝一声。

    “你好大的胆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